第四节遭遇了审计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自从来到大唐之后,活着就是云烨追求的最大目标,只要那些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不被触动,活着,就是他对自己最大的安慰,凡是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李二有多么的暴虐。

    都说外无恒敌,内无法家拂士,国恒亡,李二对国家和权力的认知要远远的超越云烨,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帝王如果不想被骄奢淫逸的生活腐化,就必须给自己不断地树立敌人,现在外面的敌人已经摆消灭的差不多了,好些强横的英雄都在行馆准备表演舞蹈给自己看,谄媚的语言和行为令人作呕。

    只有一个高丽还在内战中苦苦挣扎,一旦内战分出胜负,就到了大唐介入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李二就把眼睛盯在了国内。

    自从三国陈群制定了《九品中正制》这一套世袭的勋贵体系就深入了勋贵们的内心深处,勋贵天生就是要做官的,只要生下来就高人一等。

    自己就是依靠门阀起家的,李二如何不担心后人走自己的老路?他这次不但要把老牌的勋贵们的骄傲打消掉,同时还对新兴的勋贵们做了安排。

    分封诸侯来拱卫皇室,是李二一直以来的梦想。贞观十年,李二下决心推行这个梦想——建立“世袭刺史”制度,授予诸王贵戚、功勋大臣世袭刺史的名号,分镇各地,代代罔替,其中包括二十一名亲王和十四名功臣。在李二的安排下,他们接受诏令后,便要立即奔赴各地赴任,从此成为李唐皇室的可靠屏藩。

    长孙无忌身上挂着赵州刺史的头衔,房玄龄挂着禹州刺史,杜如晦知贺州。程咬金知卢州,秦琼知齐州,就连八竿子打不着的云烨现在也挂着岳州刺史的头衔。

    这摆明了是要分封天下的架势,本来李二想依靠这些手段把新兴的贵族影响力控制在地方,让他们家族的势力远离长安这座权利中心,为此他对自己最忠实的盟友长孙无忌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带头答应这样的封赏。

    谁知道长孙无忌第一次没有按照皇帝的想法行事,在长孙无忌的带领下,受封的功臣们集体表示不愿前往世袭封地走马上任,这样一来世袭刺史制度就成为了泡影——连受封的人都抵制,你总不能拿着棒子赶他们去上任吧?不久,长孙无忌又通过自己的儿媳妇长乐公主再三向皇帝请求:“老臣与陛下当年一起打天下,历经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天下太平,为何要把我们赶到外地上任呢?这不是和流放差不多吗?”

    长孙皇后事实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书院的。她想散发自己的郁闷之气,夹在丈夫和哥哥之间难做人,长孙知道,哥哥已经为自己牺牲的太多了,要不然早在贞观八年就会成平章事,这就是宰相的位置啊,可是这一次,他的哥哥没有配合皇帝的政策。反而带头的反对,这是摆明了不愿意放手自己的权利。

    从李承乾嘴里知道这些事件后。云烨就理解了长孙为什么会在大雪天爬玉山了,要是给了自己,估计会去吐蕃爬雪山。

    其实岳州刺史这个职位云烨很喜欢,现在都回到京城了,云烨也没有主动去辞这个职位,毕竟岳州现在进入了大开发的时期。只要按照做好的计划进行施工就行,一边卖房子卖地皮,一边加快建设脚步,相信很快一座大城就会出现在洞庭湖边上。

    云烨没有辞掉岳州刺史,这是李二分封刺史事件上唯一的一块遮羞布。当时长孙无忌带领大家一起推辞的时候,云烨已经在任上了。

    这段时间,云烨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心打理书院,鼓励那些出身微寒的学生,养熊猫,时不时的进宫去问候一下皇后,带着孙思邈去给晋阳看看病,就是不去拜见李二。

    朝堂上的气氛诡异极了,皇帝要去山东泰山封禅的事情被那些大臣们一竿子就捅到明年去了,至于明年能不能去,还要看大唐是不是风调雨顺。

    这是一个装乌龟的时候,给皇帝解一次围,市面上云烨已经有了弄臣的传言,这时候要是再多事,那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了,云烨这时候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这样大家都看不见自己,就不会有人来找麻烦了。

    见了鬼了,大唐皇家玉山书院迎来了它的第一次审计,户部,吏部,礼部,工部,联合大检查,如果加上后世的卫生部,公安部,这就是一次六部委的联合大检查。

    原以为要接受审计的不光是玉山书院一家,国子监,弘文馆,应该也接受审计才是,谁知道人家说抽查,于是长安数百个单位,玉山书院是第一个被抽出来的。

    牵头检查的就是魏征,冷冰冰的一张死人脸,公事公办的令人憎恶,皇家每年拨给书院的钱粮,户部每年拨给书院的俸禄,书院自身产业的查究,都在此列。

    许敬宗奸笑着命人抬出来一房间的账本,他连先生们每个月俸禄发放的表格,书院学生补贴发放的记录,统统找了出来,诺大的房间里,真正称的上是汗牛充栋。

    “给事中,书院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官家审计过,既然来了,那就不能走马观花,每一道账簿都需要给事中查验清楚,忘了说了,书院里已经毕业三波学子了,如今他们在大唐境内为官的为官,做大匠的做大匠,当商人的当商人,早年的补贴发放就是一笔糊涂账,所以本官把凡是不能入账的银钱都做到那个账册里去了,您如果想要弄明白,就需要和那些已经毕业的学生对证。”

    许敬宗把脉搏卡的很准,因为在他看来,只要书院把皇帝的大腿抱紧了,得罪其他人无所谓,所以故意做出一付我就是有漏洞,有本事你来查的可恶形态,就是给皇帝看的,如果魏征能在朝堂上弹劾他一下,就再美妙不过了。

    因为学识眼光的差异,用惯了出入流水记账的魏征没有一点可能看得懂借贷记账法,对于借贷相抵,两者平衡的方式他需要很强大的理解能力才能做到,许敬宗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才把云烨粗粗提出的记账方式规范化,现在他们记账的法子吗,云烨自己看起来都非常的吃力,许敬宗作为这方面的绝对专家,很有资格藐视户部的那些账房先生。

    想把书院的账目弄清楚,没有两三年的时间不可能,如果要把学生的补贴账彻底算清楚,最少需要十年,这个时代想要把几百个流窜在大唐的人一一找到,那是痴人说梦。

    再说了,有些秘密账目,只能拿给皇帝看,你魏征算老几?

    魏征算是一个狠人,钻进房子里一天一夜没出来,也不知道看懂了几本,天亮的时候红着眼睛要去饭堂买饭,却被告知,书院里的饭食都是有补贴的,不对外。当然想喝口热茶也不行,书院从来不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外人身上,要不然账目上就说不清楚了。

    大唐是一个人情社会,没有人情的存在寸步难行都是轻的,当魏征看到书院把香滑的米粥,还有一些蛋糕喂给了三只肥的走路都吃力的花熊,就感到非常的愤怒,最让他生气的是,花熊喝完米粥,吃完蛋糕,厨子就从白褂子上的口袋里,掏出鸡蛋,给张大嘴巴等待的花熊每张嘴里敲两个鸡蛋,直到花熊吃完,才拿毛巾给花熊擦嘴,在它们的屁股上踢一脚,撵去竹林继续进食。

    什么时候花熊吃的比人都要好了?大唐没饭吃的人到处都有,为何要如此的铺张浪费?魏征对自己的遭遇毫不在意,他做这样的事多了,比这还难看的脸色见过无数遍,但是书院这样嚣张的无视自己的存在,却让他从心底升腾起了怒火。

    过完年天气就慢慢变暖了,书院忙着清理东羊河,去年大雪天的一场大雪崩,让玉山脚下堆满了冰雪,如果开春融化,有可能让东羊河泛滥成灾,云烨,许敬宗都在忙活这事,趁着开春东羊河水位高,水量充沛,旱塬上的一些田地也能从泄洪渠里得到灌溉,蓝田县的官员带着大量的民夫修整水道,为了储水,他们甚至在东羊河的下游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水塘,书院里面专攻水利的先生,为此忙碌不休。

    没人理会这个巨大的审计组,由于生活环境不好,魏征带来的人只能把书院里的账簿用牛车拉走,回到长安继续审查。

    房玄龄来了一次,他是来做和事老的,希望云烨能从书院抽调人手,帮助整理一下那些堆积如山的账簿,调动书院人手至少需要云烨,李纲,元章,许敬宗四人同意才成,从他的话语里,许敬宗听到了软弱,书院的人自己查自己?他喜欢这样的审计。

    房玄龄之所以会来是因为花熊的事件爆发了,当所有的大臣都在弹劾书院优待三只花熊,把它们当祖宗养的时候,暴怒的李二终于发作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