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节冬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看到李怀仁的时候几乎认不出他来。从头到脚肿的乌青发亮,整个人就像是吹了气一般,胸口上画着一个婴儿鬼头,有气无力的躺在吊床上哼哼,只要孙道长碰一下他的身体,他就大声的惨叫,这家伙除了手掌和脚底板,浑身都不能碰,老孙仔细地检查了他的舌苔,和脉搏,告诉李孝恭,李怀仁没中毒,五脏六腑安然无恙,至于为什么人全身会肿起来,而且疼痛难忍,就弄不清楚是什么缘故了,他行医多年,这样的症状没见过。

    老孙束手无策,云烨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拿着一柄放大镜仔细的观察李怀仁的身体,前胸后背包括脚底板一处都没错过,他从进门的时候就知道李怀仁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全身刺痒难当,这种症状云宝宝在去年也犯过一次,孩子贪玩,光着屁股到处跑,结果被皂角树的飞絮沾到了身上,钻进了毛孔,孩子不疼,就是痒的厉害,只要一穿衣服就大哭大叫,云烨最后好不容易才想起傅山给小儿用糯米团子治病的往事,就拿温热的糯米饭团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试试,结果很有效果,糯米团子滚了三遍,云宝宝就没事了。

    李怀仁的症状可比云宝宝严重百十倍,刚才拿放大镜仔细观察了,这家伙身体上也到处扎满了细细的纤维,云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拿镊子夹了一根,非常的细,扎的很深,用糯米饭团恐怕没用,不过没关系,这种皮肤炎症引起的水肿一时半会死不了人,喊过管家,让他熬一盆子稀稀的松胶过来。再准备一把大刷子。

    看到云烨老神在在的样子,李怀仁赶紧问:“烨子,哥哥我还有没有得救?没得救你说清楚,哥哥我扛得住。”

    “没问题,能救,死不了。只要你扛上三五天自然就会好,这事不急,听说你纳了一个小妾,乃是人间绝色,不妨请出来,让小弟见见。”

    在云烨说出没问题的时候,李孝恭全家悬在嗓子眼上的心就算是落地了,李孝恭请孙道长去前厅用茶,至于儿子的病情有云烨在。不会出事,至于怎么治,那是他们兄弟间的事情,自己不操心。

    “你个王八蛋,哥哥我都要死了,你还说风凉话,你到底是来救哥哥老命的,还是过来勾引二嫂的?我小妾漂不漂亮关你屁事!”

    云烨叹口气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疯子,我就是招惹了疯子。才被人家整得躲在家里那都不敢去,躲都来不及呢,你偏偏自己往上凑,去看看吧,你的小妾一定没影了。”

    “我当然知道,当天晚上就没影了。哥哥我就洗了个澡的功夫,人就不见了,谁都没看见,然后我就刺痒难当,哪有心思去找她。你少说废话。赶紧给我治好了,我们一起去找她的晦气,不把她扒了皮,老子就是王八。“

    这时候云烨要的松胶已经熬好了,管家把松胶端了过来,还给云烨找了一把刷子,云烨等松胶的温度降了一点,把手指放进去,发现不太烫了,趁着没有凝固,用刷子沾了胶掀掉李怀仁身上盖的薄毯子,毫不留情的把胶水刷在他的前胸后背上,等胶水凝固了,云烨小心的把胶皮卷起了一个边,猛地用力一扯,在李怀仁的惨叫声里,一大张胶皮被扯了下来,不但把那些奇怪的纤维扯掉了,连李怀仁自以为傲的胸毛也一起扯了下来。

    疼的李怀仁眼泪都下来了,刚要说话,去发现云烨在用手持触碰他的胸口,果然,胸口不痒了,见云烨又要去扯后背上的胶皮,含着泪咬着牙忍奈。

    李孝恭听着儿子发出的惨叫声,手都哆嗦起来,老夫人更是急的团团转,孙思邈云淡风轻的喝茶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论医术,自己比云烨强的太多了,可是论这些旁门左道,云烨比他强很多,从来不把话说死的云烨既然说能治,那就一定可行,更何况从李怀仁的惨叫声里,他听出来这家伙的中气很足,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个时辰后,一个脸上蒙着黑纱的胖子杀气腾腾的出现在大厅里,见了老爹就说:“爹爹,孩儿要去找那个贱婢,抓回来挫骨扬灰才能泄愤。”

    “畜生,才捡回一条命这就忘了教训?烨子废了心思帮你治病,孙道长也忙前忙后的,你不说感谢人家,能动弹了就要往外跑?”李孝恭见儿子能出去寻仇,就知道病已经治好了,想到那些人匪夷所思的手段,严禁李怀仁往外跑。

    云烨袖着手走进来说:“怀仁,伯伯说的没错,你和那些人是没办法斗的,告诉你,你胸口的那个鬼头很可怕,不要去招惹,你惹不起的,别瞪眼睛,我这么说可不是什么激将法,就是在说事实,这些时间把身子养好才是正经。”

    李孝恭张了张嘴想要问,到底没问出来,只是派了那个给李怀仁买小妾的管事把云烨送了出去,孙思邈在他的再三挽留之下,在河间王府做两天客。

    在大门里云烨听了管事描述的情况,拍拍手就骑上旺财回了云家庄子,嘴里不停地嘀咕:“杂耍?”从怀里掏出三个鬼头图样仔细地看,怎么看这些鬼头怎么觉得熟悉,自己从哪里见过?到底是从哪里见过这些线条?

    整整两天云烨那都没去,就躲在书房研究那三张鬼头,最早出现的那副鬼头,线条最复杂,寒辙家的鬼头线条也很复杂,到了水门和李怀仁胸口上的那副鬼头只有寥寥几笔,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档次》

    “有意思,神人里面也有地位高低不同?他们也没有消灭阶级?按理说不管哪种主义,那种信仰,发展到最高阶段不就是实现物质极大丰富,消灭阶级吗?神都没有达到?这样的神和凡人世界有什么区别?“

    云暮和云宝宝一直坐在爹爹的书桌上乖乖地画乌龟,云宝宝已经画好了一只硕大的乌龟,等了半响也没有听见爹爹夸自己,摇晃着云烨的胳膊要他看自己的大作。

    儿子最重要,让那些鬼头见鬼去吧,抓过儿子的大作仔细欣赏,不错,到底是姓云的,你看看这乌龟画的多有气势,三扁四不圆的壳壳,长短不一的爪子,尾巴比脑袋长多了,最有特色的就是三角形的脑袋,眼睛已经长到脑袋外面去了。

    “儿子,乌龟耳朵下面的这条短线是什么?“云烨指着乌龟三角形的脑袋上的那对大耳朵下面的一个黑点向儿子请教。

    还没等云宝宝回答,云暮把脑袋伸过来看了一眼说:“那是嘴巴。“

    云烨怎么都无法理解,这条耳朵下的短线怎么就成了嘴巴?看着云宝宝不断点头承认,云烨的脑袋里灵光一闪,对呀,为什么不行?它为什么不能够成为嘴巴?谁规定画乌龟不能画耳朵的?谁规定短线怎么就不能代表嘴巴了?谁又规定了鬼头就不能延展开来变成长短不一的短线了?

    什么天干地支,什么河图洛书,什么阴符经,什么五行八卦,玉牌上的点线只要只要卷起来,不就是一个立体的鬼头么?和那些高深的学问没有半点的关系。

    云烨幸喜若狂的拉开抽屉,取出一张拓印的图案,这就是白玉京上的线段和点,把整张纸卷起来成一个圆筒,定眼一看,又有些气馁,卷成圆筒好像有了点变化,可是还是杂乱无章的没个头绪。根本不像寒辙家的图案那样粗犷,也没有图腾特有的野性美。

    想不通就抛开,云烨把孩子抱上自己的膝盖,父子三人就一起坐到摇椅上来回的摇晃,不一会就摇的迷迷糊糊的,秋日的午后正是睡眠的好时候,太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书房,三个人都已经睡着了,那日暮走进来,轻手轻脚的把一张毯子给他们盖上,把桌案收拾好,散落在地上的纸筒捡起来放在桌案上,夫君书房里的一张纸都不许丢,这是云家的规矩,是老奶奶亲自立的家规,见一切都收拾了,这才走出去掩上房门。

    太阳慢慢的落下光线斜斜的从桌案的面上掠过,夕阳的光线照在纸筒上,在纸筒的背面赫然出现了一只狰狞的独角鬼头,这一幕只出现了一会,阳光就偏移了过去,睡梦里的云烨对这些一无所知。

    直到天色有些昏暗了,辛月才走进来叫醒了父子三人,两个孩子不能多睡,要是现在睡足了,到了晚上就不肯睡觉了,再说又到了吃饭的时间。

    云烨把桌子上的纸筒收进了抽屉,领着两个孩子去前厅吃饭,当然在这之前,必须要洗手,三个人洗干净了手,被辛月挨个把手掌擦干净,这才允许上桌子,厨娘今天很卖力,因为冬至节到来了,云家惯例是要吃饺子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大盘饺子,孩子们的小碗里也装满了饺子,以前都是吃馄饨的,云烨当家就改了,这个惯例已经延续了五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