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你是一个狠心的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钱带着贺天殇去找陶四宝的家人,云烨摇摇头,这个时间去估计已经晚了,那一家人估计活着的可能性不太大,他都能想象的出事情的经过,有人找到贪小财的陶四宝,要他把猛兽的尿液,涂抹在石狮子上,陶四宝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可惜自己身上也沾上了野兽的味道,结果被狗旺财攻击。

    有了这一档子和云家起冲突的事情,雇他的人怎么能容忍他继续活下去?不但可以灭口,还能激起民愤,让云家时刻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无暇顾忌石狮子上的异状,这样一来,云家不但人紧张,动物也会紧张,而这种紧张会随着时间的推进慢慢进入内宅。

    下一步,他们要做的就是进入云府,收买,威胁仆役?也算是一条道,可是这样做很有可能暴露自己,云家的仆人好像也很不容易被收买,不过,总会有办法的,从现在起,进入云家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的可疑。

    世上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云家不可能做到时时刻刻都警惕,弄得风声鹤唳的怎么过日子?家里来个客人就用防贼的方式对待,日子久了,云家还有客人敢登门吗?世家一旦没了宾客,那还叫什么世家,你来我往的人情走动,就是一个互相了解,互相信任的过程,老朋友二十年不见依然会生出隔阂,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种话是王勃不通晓世事的表现。

    云烨坐在书房里,没点蜡烛,整个人都沉浸在黑暗里,辛月就在旁边坐着,云烨不出声,她也一动不动。她从夫君慎重的态度里看到了危机的存在,陪在一边等候夫君最后的决断,她相信只要夫君经过考虑了,做出来的决定一定是最好的,她有这个信心。

    “王八蛋,老子想过几天安生日子都不行么?非要赶着上来送死。都是一条条的狗,都说狗改不了吃屎,难道老子就是那坨屎?”

    坐在黑暗里的云烨拍了一把桌案,站了起来,黑乎乎的很不习惯,桌子上有火柴,单鹰家的作坊把这东西制造的非常大,足有半尺长,划着之后会爆出很大的一团火。硝烟也非常的多,以至于云烨对自己拿着一根火炬点蜡烛非常的不满,点着蜡烛才看见辛月目光烁烁的看着自己。

    舍不得把火炬熄灭,拿在手里等它着的差不多了,才扔进了笔洗,云烨在家很少用毛笔,这东西也只能沦落成烟灰缸的下场。

    “夫君有决断了?”辛月站起来问:“和咱家做对的人是谁?吐蕃人?那日暮难过的快要活不成了,认为是她给家里招来的祸患。“

    “不是吐蕃人。是我的老朋友,一些以为自己能飞。能千万年不死,能移山倒海的老朋友,多年以来,这些想法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现在只能干点鸡鸣狗盗的小事情。下回再见寒辙,我会笑话他。好了,这是你别管,好好地带好孩子就成,现在给我弄点吃的过来,不知道我经不得饿?”

    话音才落。那日暮就端着木盘子走进来,上面有好大的一碗面条,面条上都没热气了,面一定也坨在一起了,傻女人就端着盘子在门口傻站着,她一定非常的恐惧,害怕这个家里再也没了自己的位置。

    云烨一般是不吃凉面条的,更不要说坨在一起的面,今天却什么话都没说,接过面条,西里呼噜的就吃完了,不是为了安那日暮的心,他才没胃口吃这东西。

    辛月非常的骄傲,自己的丈夫是世间最好的人,夫妻处的久了,就是在这些小事情上感受到彼此的关爱,哪怕这次是对那日暮的。

    那日暮怔怔的看着夫君把哪碗面条吃完,忽然大哭起来,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感情,抽噎着说:“我是一个祸水……生的孩子也是。“

    “谁说的?“云烨把泪流满面的那日暮抱在怀里轻轻地拍她的肩背。

    “宦娘说的,她说都是我的错,家里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草原,总是给家里带来麻烦,一次比一次大,一次比一次麻烦。“

    “不要听宦娘胡说,就算是祸水,也是你夫君我的祸水,关她们屁事,再说了,夫君我喜欢祸水,长得这么漂亮的祸水求都求不来,不管是谁来找麻烦,你就在一边看着,你夫君是如何把他们都干掉的,全部干光了,就没人来找麻烦了,以前那些漂亮女人之所以被称为祸水,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的丈夫都是蠢猪。“

    “夫君是最厉害的人。“那日暮到现在还是一副孩子心性,听云烨吹得厉害,立刻就破涕为笑,如果不在夫君身边,那日暮或许会坚强,会聪慧,只要夫君在,这些草原女儿该有的好品质就不见踪影。

    “好了,不要腻了,都是老夫老妻的了,没得让人恶心。“眼看着两个人扯软糖一样的扭在一起,那日暮面色潮红,气息粗重,再下去就会把书房当成战场了,辛月没好气的拿手帕抽抽那日暮的头,把她从夫君的腰上扯下来,给她拉好衣襟,万一下人进来不好看,云家怎么说都是要诗礼传家的。

    云烨只是告诉辛月,让家里的仆役最近留心一下陌生人,尤其是行为怪异的人更要多观察就好,其它的一切照旧,没必要为这事把家里弄得紧张,辛月深以为然,内紧外松才是防备之道。

    钱管家和贺天殇回来了,果不其然,那家子人消失了,一同来的还有蓝田县的县尉,五里坡陶四宝全家不见踪影,从云家走后就再也没人看见他们。

    “侯爷,此事蹊跷,下官也是五里坡人氏,陶四宝一家离奇失踪,真是怪异,据下官所知,他们一家亲眷甚少,原来是秦岭山里的流民,前两年陛下大赦天下,才从秦岭里钻出来,落户五里坡,平日里规规矩矩的,虽然喜欢贪点小便宜,乡下这种人多的是,没什么特别的,现在忽然全家失踪,下关已经禀报了县令。“

    “这是自然,陶四宝是你治下的子民,自然不能让他们全家死的不明不白,做好你的职责,该怎么上奏,就怎么上奏,不要隐瞒,不要夸大,实话实说就好,不必顾忌我,我想他们全家的尸体一定会很快就会发现的。“

    云烨喝着茶,淡淡的给县尉做了交代。

    “这么说云侯已经猜到陶四宝全家的下落了?“贺天殇好像发现了什么。

    “少套我的话,人家要陷害我,你还一个劲的盘算我,傻子都知道,埋他们全家的

    地方只可能是我云家的土地,说不定就在果园子里,李神通家的案子知道吧,人家就是学那个案子给我栽赃呢,老钱,你就发动庄户们在咱家的地里还有果园子里,树林子里找吧,一定会找到的,他们不会把尸体藏起来,应该很容易找到。”

    管家带着县尉走了,贺天殇放下茶碗说:“你是怎么弄死那些吐蕃人的,我明明白白白的知道是你弄死的,就是找不到证据,原本有点证据,结果被你撒了盐水,把牛羊引过来,破坏的一干二净,最可气的是一个牧童非要说那些吐蕃人是他一石头砸死的。禄东赞整天问我进展,我一无所知的怎么说?”

    “你是白痴,还是我是白痴,吐蕃人的事情要是我干的,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然后好叫你把我拿去送给吐蕃人砍头?你要是有猜罪犯的本事,赶紧猜是谁在陷害我,我去把他抓住碎尸万段,把心思用在当用的地方啊。

    我一个大唐侯爷,被人家坑的有苦难言,损失了钱财还损失了人气,你却没事干帮着吐蕃人伸冤不管我的死活是何道理,

    其实吐蕃人的案子查不查的就那么回事,咱们还死了三百多人呢,魏天珏的身体被人挂在洛阳城头,这事有多丢人你不知道?亲手掐死魏天珏的感觉怎么样?”

    贺天殇额头的青筋乱跳,被云烨的毒舌伤的不轻,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一个叫魏天珏,一个叫贺天殇,同样出自晋阳大族,如果说他们两人没有瓜葛云烨是不信的。

    “云烨,你明知对手非常可怕,为什么不事先警告他,哪怕你回程的带上他们一起走,又怎么会出这样的惨事,我甚至认为,你预料到了后果,故意而为之,魏天珏是个王八蛋,死有余辜,可是那些跟随他的将士,死的太冤了。”

    云烨放下手里的茶碗说:“我是一个多么守规矩的人你是清楚的,以前性子太散漫,随心所欲的惯了,吃了无数苦头才强迫我自己遵守大唐的规矩,这才慢慢融进了大唐社会,为了一个目中无人的魏天珏,就随意更改?可能吗?”

    “魏天珏是我们那……”贺天殇伤感的就要把自己和魏天珏的关系说出来。却被云烨阻止了:“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不该知道,也没兴趣知道,陛下也不会允许你乱说。闭嘴吧!”

    “你是一个狠心的人,云烨,真的是一个狠心的人。”贺天殇指着云烨大吼了一嗓子,就提着自己的剑走出了大厅。(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