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大盗不操戈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一天云烨那里都没去,由于昨日兵部有人随皇后一起过来,所以回京的文书不用自己亲自去办,军中有军中的规矩,只要遵守了规矩,就没有人来打扰他,李承乾,李泰,李恪,程处默,李怀仁他们都没来。

    只有老程,老牛家的管家到家里来传达老公爷的意思,明日去家里吃饭,老婆孩子都带上,自家人关上门自得其乐。

    云烨一整天的时间都是带着两个襁褓中的孩子和云宝宝,云暮玩耍,还好跟着两个奶娘,要不然云烨的小命会被四个孩子要了去。

    摘果子,打青柿子,树上剩下的几个番石榴也没逃过魔爪,统统都被打下来,这些石榴其实是庄户们特意留下来的,表示年年有余的意思,敬天用的,不过这一套到了云烨面前统统不管用,只要见着了就是一竿子,下面有两个嗷嗷叫的娃娃等着呢。

    家里的小水塘上面才引种了一些莲菜,水面上只有几只孤零零的小莲蓬,云暮指着莲蓬要,这自然没问题,找了一个巨大的木盆,云烨就坐了上去,人家江南的小姑娘不都是这么采莲藕的吗。

    仆役们心惊胆战的看着侯爷晃晃悠悠的划着木盆一朵,一朵的摘莲藕,现在已经九月天了,要是不小心落水,会染上风寒的。好在侯爷的技艺高超,在儿子和闺女崇拜的目光中,一气把池塘里的莲藕都摘了下来,两个小人儿一人扛着两三个莲蓬去向母亲报功。

    辛月一整天都在算账,夫君回来以后,家里又多了一笔进账,今年草原上的收入一定会减少,那日暮半道上跑回家。没个管事的主人,注定了收益会受影响,边军给云侯夫人面子,没有给云家管事面子的道理,有这一笔钱来填补亏空也不错。

    那日暮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自己收拾的香喷喷的,今晚夫君可是会到自己房里安寝。自己能拉下脸皮和辛月挤一张床,辛月可拉不下脸皮来抢自己的床,想到这里就开心,做小妾也有做小妾的好处。

    天很晚了,云暮都睡了,夫君却没有来,洗脚水都凉了,人去了那里?那日暮悄悄地趴在辛月的窗户上往里看,夫君不在。只有辛月在算账,一时没忍住,就进屋去问辛月。

    “姐姐,夫君那里去了?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辛月呲着白牙笑的开心,走到那日暮身子跟前趴在脖子上闻一下,笑的直打跌,拍着自己的双手说:“好一个怨妇啊,你注定今晚要守空房喽。老江他们有事情找夫君,天刚擦黑就骑上马出门去了。留下话说,今晚不一定回来,哈哈哈,笑死我了,叫你耍心眼,晚上抱着竹夫人睡吧。“说完话就把那日暮推出来。咣当一声就掩上房门。那日暮都走到月亮门了,还能听见辛月的笑声。

    宦娘刚刚把云暮哄得睡下,就看见那日暮自己走回来,侯爷并没有一起跟过来,这是怎么了。这个傻女人又招惹侯爷了?

    听完那日暮的解释,宦娘才松了一口气,自己还指望那日暮再生一个男娃,将来好继承草原,把云暮一个闺女家家的放在荒原上,实在是太残忍了。既然侯爷是有事出去了,不是厌恶那日暮那就没问题,侯爷是个情重的好男人,刚才是自己多心了。

    一行六匹骏马快速的在官道上奔驰,不一会就到了细柳营,远远地看到吐蕃人的营地就安置在那片长满柳树的洼地里,是这一片土地上最阴凉的所在,长安的秋日依然让吐蕃人感到炎热难耐。

    来到那座土包后面,老江扒开那片乱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就出现了,朝里面喊了一嗓子,不一会,一个提着琉璃灯的人影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影影绰绰的让人寒毛直竖,云烨强忍着没跑,等影子走近了才发现是黄鼠,这个混蛋的那张丑脸被灯火照的煞白,从地穴里钻出来能吓死人。

    “侯爷,小的已经找到了吐蕃人藏财宝的地方,明晚就能动手。“黄鼠看到云烨来了,非常的激动,侯爷既然能来,就说明侯爷也同意做这一票。

    “做一票不打紧,可是,手尾干净不干净?要是被官府拿住可就难看了。“云烨小声的问黄鼠,这家伙是老贼了,问问专业意见。

    “侯爷,小的这两天一直待在地底下,发现那些吐蕃人只有早晚各查一遍放财货的房子,其他时候都不许别人走近那两间屋子,他们不喜欢住在屋子里,喜欢住帐篷,好些家伙直接就往草地上一躺就睡了,小人有半个晚上的时间可以清扫手尾。“

    “不行,百骑司的高手众多,有一些追踪之术了得,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就只能彻底的把现场破坏,你当时不是说,能把这块地方弄得塌陷么?就这么干,不管谁来了,都只会以为是天灾,不是人为。“

    “侯爷,如果需要把这地方弄塌,小的一个人不够,万一吐蕃人打算进了城,咱们的盘算就落空了。“

    “你告诉我,如果这个洞里面灌满了水,会是什么结果?“

    “侯爷,这里都是黄土,里面本来就很危险了,就靠着两根大石柱子撑着,如果灌满了水,泡松软了墓璧,小的只要把那两根柱子弄塌,这里一大片的地方都会坍塌,那些吐蕃人可能活不了几个。“

    “

    山包后面就是一条山溪,水量不小,只要把水引过来就行。“

    “不行啊侯爷,咱们要是人为地给山溪改道,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有人害吐蕃人,满长安就咱家和吐蕃人有仇,傻子都会知道是咱家干的。“

    “干好你自己的事,谁说要给山溪改道了,你以为隔着一个山包我就没办法把水取过来?你只要做好洞口的伪装就好,记住,倒了的草都要扶起来,折断的草梗要处理,万一来不及处理,就从附近的人家偷几只羊过来放在这,把现场弄乱。“

    黄鼠虽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隔着七八丈远的地方把水取过来,但是他对侯爷从来都有信心,既然侯爷说到时候能取来水,自己没理由不相信。

    嘱咐黄鼠万事小心,还给他留下来一个家将,就匆匆的赶回了家,今夜云家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到家就让老钱把家里的牛皮连夜拿出来,请那些老兵们在酒坊里连夜裁成一个个的长方形,最后卷成一个皮桶子,中间用竹篾撑起来,一个个连接好之后最后用漆料糊住所有漏气的地方,到天刚刚发亮的时候,两条七八丈长的皮管子就做好了,卷好的皮桶子脑袋都能钻进去,这么粗的两条水管子,一天时间足够把那座陵墓灌满的。

    选了一个地方做试验,结果很好,在给皮管子灌满水之后隔着高高的堤坝把管子放了下去,两头堵口的绳子一起松开,结果这条管子就开始哗哗的往外淌水,老兵再把两头用竹篾撑圆,水流的就越发的畅快,万事俱备,只等晚上行事,必须要赶在吐蕃人第二次查验财宝的时候劲量的把最多的水灌进陵墓里。

    老江不允许云烨亲自做这些事,一旦被发现家主被捉住,那就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了,堂堂的国侯去做贼,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老江自己去就没问题,了不起说自己见财起意,背着家主做了这件事,所有的罪责往自己身上一揽,侯爷最多背个御下不严的罪名,算不得什么事,长安城里的豪门大户里,谁家家臣不替家主背几条罪名,像自己这么干净的实属罕见。

    云烨深以为然,自己一位传命侯去做黄鼠才能干的事情太丢人,被抓住的话就算是出了大名了,史书上还不知道会怎么埋汰自己,一位大盗侯爷的名声是逃不掉的,李二不过是把自己的嫂嫂,弟妹纳进后宫都被那些写史书的人写的污秽不堪,汉经学、晋清淡、唐乌龟、宋鼻涕、元糊涂、清邋遢,这是后世人看史书总结出来的三字经,说到李二家的时候,好大的一只乌龟啊。李家男人的帽子都是绿油油的。

    到了自己,那些史家要是不妙笔生花才是怪事,所以把自己摘出来,是必须要做的一个环节,万万不可稀里糊涂的折进去。

    眼看着时日还早,就躺在酒坊里睡了一个时辰,直到日上三竿,才睡醒,睁眼看时,老兵们都不见了,云烨自己也不问,直接带着刘进宝回了家,刘进宝非常的想和前辈们一起去当一回大盗,可是被老江臭骂了一顿。

    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那日暮撅着小嘴委屈的给夫君换衣服,云烨随便哄了她一下,就过去了,那日暮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草原上的女儿还没有学会给自己的男人脸色看。

    四辆马车载着云烨全家浩浩荡荡的往程家庄子走去,两个时辰就到了程家庄子,看着捋胡须大笑的程咬金云烨的心里就温暖,程处默现在也留了一把大胡子,一把就抱住了兄弟,用力的拍打后背。

    带着两个能走路行礼的孩子老老实实地给老程夫妇行了礼,云宝宝常见,但是穿着小皮甲,骑着大狗的云暮就招老程喜欢,他最喜欢匪里匪气的孩子,像云宝宝这样文静的孩子总觉得不像是将门家的孩子。(未完待续。。)

    PS:第三节,求推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