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长孙的眼泪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古人常说鸿雁哀鸣,杜鹃啼血,指的就是长孙的这封信,全书没有一处高高在上的话语,只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请自己的学生帮自己一把,写这封信的时候很明显魏天珏那里还没有出事,只是希望云烨能警告魏天珏一下,要他小心从事,万万不可骄横,如果云烨回京的时候能把魏天珏捎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云烨合上长孙的手书,低头问那个信使:“你还能不能跑得动?到了这里,骑马要比大船逆流而上要快。”

    “回侯爷的话,末将能跑,只要能让娘娘早日安心,我就是跑死也心甘情愿。”云烨点点头,回到舱房即刻修书一封用火漆封好,装在牛皮筒子里递给了信使,让他检验了火漆之后,就送他上了岸,他的同伴牵着马在河岸边等他。

    瞅着信使的身影消失之后,云烨回头对无舌说:“我是不是心太软了?都信不过我了,我还要帮她出主意,真是的。”

    “你浑身上下就这一点讨人喜欢,面对情义肯弯腰,多少豪杰都想做到这一点,结果总是被私欲迷惑,最后只能成为无情无义之徒,你问问你的左右的人,有谁怀疑过你的情义吗?哪怕是再危险的时候他们凭什么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些年,你云家经手的钱财有多少,可有一人贪污?这些年你云家起起落落被人家围攻的时候可有一个人背叛?没有吧?

    老夫,老刘,小鹰这样的人是你一个小小的侯府能留得住的?还不是被情义牵绊在这里,知道你聪明,可是聪明的人大多薄情,你做的很好啊。聪明脑袋从来没有对自己人使过,这就难得了,更难得的是你一个聪明人为了情义肯干傻事,老夫喜欢云家的家风,平和恬淡,宠辱不惊。在你家里养老还不错,至少不会在年老体衰的时候被你赶出家门,小子,好好地做你的事,好好地做你的人,只要需要我们,一定会全力帮你,好孩子就该有好报。“

    无舌开始还带着笑意说,可是后来脸色就非常的肃穆。看样子很认真。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云烨也就不多想了,既然自己的家人朋友都支持自己这样做,为什么还要费脑筋呢?有伤神的功夫,还不如和铃铛去下五子棋。

    船队三天后返回了长安,现在的灞河很讨厌,居然出现了堵船的现象,离着长安还有十里远的时候。河面上就被大小的船只堵的严严实实。

    都是些商船,听着被堵的商船上传来南腔北调的喝骂声。云烨就开心,终于体会了一下后世的拥挤,太好了,上辈子没机会耍一下特权,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老子是军舰。侯爷,有的是优先权。

    低沉的牛角号响了起来,咚咚的军鼓也敲了起来,军舰毫无忌讳的就向本来就非常狭小的航道直冲了过去,一个水面上的巡检把小船横在航道口上似乎要拦截军舰。玩命的摇晃双臂,嘴里大声的喊着什么,玩心大起的云烨哪里会管他喊什么,眼看着大船就要撞上小舢板了,巡检大叫一声,就跳了河,高大的楼船顷刻间就从舢板上碾了过去,大船过后,河面上只有努力刨水的巡检和一些碎木板。

    “大帅这是怎么了?”赖传峰小声的问刘进宝,两个人都是粗人,一向合得来。

    “大帅吃了亏,觉得自己亏大了,所以就要讨回来一点,每回都这样,只要自己干了傻事,都会莫名其妙的发泄一通,你跟着我家侯爷的时间还短时间长了就见怪不怪了。”

    赖传峰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大帅不高兴了,既然大帅不高兴,那就是说水军上下都不会高兴,要发泄,就要一起发泄,不能只让大帅一个人痛快。

    河道上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声音,当然咒骂声也不会少,所有的船只纷纷的往两边靠,已经有好些船已经搁浅了,看到船头上凶神恶煞一样的军士,只能把咒骂的声音吞进了肚子,伸长了脖子看见面还有那些倒霉鬼,总不能只有自家倒霉不是。

    一艘高大的画舫上面禄东赞正在接受鸿胪寺的官员接风,回程的时候也被堵在这里了,听得外面吵闹的厉害,还有战鼓的咚咚声,就不由得撩开画舫的纱窗往外看,只见一长队巨舟嚣张的从后面赶了过来,抬头一看,只见飞虎旗后面的帅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云字,就知道自己得罪的那个姓云的侯爷回来了,笑着问鸿胪寺的少卿:“张少卿,我观那支船队上挂着云字帅旗,是否就是蓝田侯云烨?”

    鸿胪寺少卿张克己闻声往外看去,脸色都白了,赶紧降下纱窗吩咐船夫赶紧靠边,搁浅都不打紧。

    “少卿何必惊惶,左右不过是一个浮华小儿而已,何必担忧。”禄东赞看到了趴在船头拍着栏杆又跳又叫的云烨,戴着紫金冠的除了云烨不会有别人。

    “大相见笑了,云侯自洞庭湖凯旋而归,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十万水贼一战而定,功在社稷,利在国家,这个时候,只要将士们大胜归来,小小袭扰算不得什么。”

    “原来是剿匪,如此舰船,就是剿灭十万贼盗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点功绩就让这小儿忘乎所以了?”禄东赞继续追问。

    张克己正色道:“大相此言差矣,云侯乃是我朝悍将,当初在辽东,一月间歼顽敌,克坚城,孤军深入高丽腹地,迎我前朝阵亡将士骸骨,最后全师而归,如此功绩在我大唐早就耳熟能详,大相何以轻慢?”

    见张克己居然动怒,禄东赞笑而不答,心中暗想,这样一个草包也配成为我的敌人?枉自己这些天还在担忧云烨上门问罪如何应对,这样的纨绔,只要我吐蕃悍卒大喝一声,大概都会尿裤子吧,自己与这样的人物相提并论,实在是毕生之耻。

    军舰硬是在船舶群里挤出来一条通道,撞毁了巡检司的检查据点,大摇大摆的扬帆远去,灞河上的水军营地就在不远的地方。

    前来迎接的人被吓了一跳,一长队舰船从密布船只的河面上挤了过来,不一会就到了跟前,长孙坐在銮驾上银牙咬的吱吱响,如何会不明白云烨这是故意而为之。

    这一次凯旋很有面子,宫中教坊司的美女们舞起长袖舞,一声声鬼舞问答中规中矩,问一句,军士们就大喊一声,回一声,教坊司的美女就舞的更加起劲。款款扭动的腰肢,让军中的粗汉们各个目瞪口呆,口水长流。

    很可惜云烨欣赏不到,狂笑着刚刚下船,就被两个体健如牛的健妇,抬着就扔到了一个銮驾上,这可不行,这是皇后的銮驾,打死云烨都不敢上去撒野,攀着銮驾的栏杆就要下去,却被帘子后面伸出来的一只芊芊玉手揪着耳朵提了进去。

    銮驾很大,跟一间小房子似得,里面还站着一位老宦官和一个冲着自己笑的老婢女,还以为揪自己耳朵的是长孙,结果是他的贴身婢女,刚要发怒,就听长孙低低的哼了一声,云烨立刻就垂着手站在门口,从这一声轻哼里已经听得出来,长孙很生气。

    “好啊,好一个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哦,你还算不上大将军,最多也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将军,怎么,在洞庭湖还没有过够大军纵横的瘾,要在长安再回味一次?

    你船上的投石机,八牛弩这些东西怎么不用用?说不定你现在就可以把在洞庭湖立下的战功再重演一遍。多威风啊。“

    没想到长孙会来,长孙听说云烨跋扈和亲眼见到云烨跋扈这是两个概念,这个时候还是乖乖受教的比较好。

    谁知道长孙就说了两句,接下来居然掏出手帕哭了起来,一边说自己对云烨有多好,一边说云烨是如何的狼心狗肺,既然抓到了神人寒辙,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就把头砍下来,非要把活的往长安送,如今被同伙劫走,后患无穷,太子,魏王,吴王都不会再安稳,有兄弟阋墙的隐患,说到悲伤处,居然说自己瞎了眼,怎么就教出云烨这么个混账来。

    长孙如果斥责,云烨还能抵挡一阵,现在人家边哭边骂,这就不好应对了,脑袋大得像笆斗,眼前无数金星在飞窜,很想大吼一声,还不敢,那个老太监眼中的精光已经开始乱冒了,只要自己敢胡来,一定会被他抓住挂在旗杆上。

    “娘娘,您讲点理好不好,寒辙不能一见面就砍头,他们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大群人,势力之大超乎了您的想象,我也是到了现在才知道,商鞅,庞涓,孙膑,晁错,这些人,这些事都有他们的影子,不问清楚怎么行,有些问题我还没办法问,需要陛下亲自去问的,我还想留着脑袋吃饭,不想英年早逝。

    那个魏天珏信心满满的向我保证说没问题,就是来一百万贼寇他也能对付,谁知道就几百人轻易地就把他干掉了,自己也被人家把全身的骨头敲碎了八成,留下来丢人现眼,陛下派来的人我敢说他是草包吗?再说了,我不是给您去信了吗?怎么还不放过我。‘(未完待续。。)

    PS:恭祝大家团圆美满幸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