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初战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赖传峰站在岳州城上,想了很多,不管用什么样的心思去揣测大帅的心思,也无法把自己军人的天职和破坏,逃跑这些很负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三千弟兄加上一千四百名府兵,足以把小小的岳州城守卫的水泄不通,不要说是一群水贼来攻城,就算是其他精锐的军兵来攻,自己也能确定将这座城守上个半年不成问题,好好的一座城不守卫,为什么要拿来糟蹋?

    “将军,标下已经将滚木礌石,铅汁热油准备完善了,只待贼人到来,我们给他来个迎头痛击,听说有好几万水贼,不知道他们的脑袋算军功不?”

    “不算,死的不算,只有活的算,残废的要倒扣你的军饷。”听到属下的都伯表功的声音,赖传峰就没来由的烦躁。

    “啊?这样的仗怎么打,将军,如果贼人攻上来了,您说卑职要不要干死他?您昨天不是都说,要把贼人插在木头杠子上,插在湖边示威吗?”

    “当然要干死他,记住了,不要伤病,贼人只要受伤,就必须下死手补刀,速度要快,不能被司马看见,这是大帅特意吩咐下来的。”

    临阵限制将军的自由发挥,这完全就是取死之道,就算是再愚蠢的主帅也不会给自己将要上战场的部下颁布一条这样的命令,云侯一向睿智,绝对不会有失心疯的时候,这里面一定有自己这种粗人理解不了的东西。

    刘仁愿接到的命令接到的命令就不是这样了,彻底坚决完整的消灭所有敢于反抗的水贼,如果必要,一个不留。

    长孙冲的定武军,就在不远的巴陵驻守,六千甲士。足以应付所有的突发事情,这也是云烨为什么会大咧咧的告诉赖传峰需要捉拿活的水贼最大的的原因所在。

    水军的艨艟巨舟,依然和计划中的一样开始开始合围君山,木兰舟作为帅舰,漂浮在湖面上如同一座山一样的就像前来迎战的水贼扑了过去,小船对付大船。无非火攻而已,巨舟上伸出长长的挠钩,抵住火船,然后就有一个硕大的石头被丢到火船上,火船被砸了一个洞,汹涌的湖水就从船舱底部涌了上来,火船没有支持多长的时间打着旋就沉到水里,水面上只有那些浇了油的草球还在水面上燃烧。

    火船接连不断的从水寨里涌了出来,上面的风帆兜满了风。船头上布满了巨大的铁钉,借着风势直扑了过来,这一次,有的船上开始有了一些悍匪的影子,亲自掌着舵绝望的嚎叫着,想要和大船同归于尽。

    湖面上烟雾腾腾,官军大船不得不退避五里,想要在这里等待那些火船自然烧尽。宽阔的湖面上也用火攻,不知道是谁的蠢主意。刘仁愿吐了一口唾沫,并不说话,就站在甲板上眼看那些水贼的大小船只夺路而逃。

    “韩先生您的预料非常的准确,官军果然让开了大路,他们以为我们这次强攻岳州,是一次失败的战策。却不知,我根本就不指望这些人能活下来,只要彻底干脆的毁掉岳州,我们的计划就达成了。”

    刘方有些伤感的看着那些前赴后继的水贼,拍拍栏杆不做声。寒辙又说:“大先生也是人间智者,为何就看不透这世间的本源,人之将将,天地万物为我所用,区区几万水贼何足道哉,人世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生死的距离永远都只有一线而已,太执着,只会让自己心魔丛生,何苦来由?”

    刘方艰涩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话:“公子乃是神人,自然可以风轻云淡的看这些,老奴不同啊,昨日一个小兄弟笑着给了我一个橘子,我吃的很香甜,今日就要他去送死,老奴心中不快一点,前天一个年轻的兄弟在老奴上船的时候,扶了一把,今日就要他去送死,心中的不快又增加了一点,前些日子一个和老奴年纪相差无几的老兄弟和老奴在落日里共享了一葫芦劣酒,今日就要他去送死,所以老奴心中的不快累积了很多,公子,如今你要我抛开一切,敢问我如何抛开,怎么能抛的开。”

    “你意欲何为?”寒辙讥诮的看了刘方一眼,很有兴趣的,瞅着刘方,看他要做什么。

    “公子是神,一来到洞庭湖就打开杀戮,轻易地收服了二十几股水贼,财货诱惑,名利昭彰,无所不用其极,憨奴在泻湖边上强悍凶残的一幕,吓破了所有人的胆,这洞庭湖还真的就属于公子了,官兵是水,水贼是石头,水总有流过的时候,石头永远会屹立在原地不动,现在我们的形势大好,因何非要毁掉所有人?

    老奴的年纪大了,手段没有公子狠,智慧没有公子高,又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被公子捏在手心里动弹不得,老奴肯定的相信,这座大营里,我唯一能够指挥的动的,就是我自己,恐怕连我的护卫现在都成了公子的人吧?“

    刘方的话一出口,寒辙就大笑起来,看着水贼前赴后继的去和官军水师交战,拍着手说:“我以为你还能忍耐多长时间,原来也不过如此,我还是高看你了,难道说想真正掌控这些水贼的欲望,竟然能够让你忘记了死亡是如何的恐怖了?“

    憨奴这个时候竟然站了起来,其中的一个把木球含在嘴里,拖着铁链子哗哗的走了过来,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刘方,只要寒辙一声令下,刘方就难逃成为一滩肉泥的命运。

    湖面上的厮杀任然在继续,水贼的凄厉的哀嚎不断地传了过来,密密的小船在逐渐变得稀疏,但是足足由三万水贼组成的庞大船队,官兵想要彻底的把他们吃干净,没有两天的时间绝不可能,云烨没胆子让这些水贼又分成很多股,为将来留下后患,寒辙从一开始就是清楚的,云烨之所以能够容忍水贼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结社成群,唯一的原因就是准备一战定大泽,否则,无法解释云烨的纵容,云烨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水贼,这是他唯一的缺漏,就这一条,就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田地。

    喜欢一战平定大泽?寒辙想到这里就开心,如果只有三万水贼,自己就会有多远跑多远,哪怕回去被老家伙笑话,也绝对不肯冒险,可是现在有六万,就不太好玩了吧?

    从一开始寒辙就没想过和云烨拼斗什么智慧,他对自己有很深切的认识,老头子也给云烨下了断语,那就是自己比不上云烨,虽然很不愿意承认,无数的事实让寒辙说不出自己比云烨更加聪慧的话。

    没有人家聪明,那就用最笨的法子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三万人抵挡水军,三万人去攻击岳州,甚至于不用攻下岳州城只要把它变成焦土就好,不耍花招,就这样直白的杀过去就好,不计牺牲,哪怕用尸体填平河沟,也要攻下岳州。

    带着憨奴,让刘方的侍卫押着他,一起上了最后一条船,三万水贼,浩浩荡荡的就向岳州进发,这一趟不过只有百里之遥,顺风顺水之下,一天的时间都用不了。

    刘仁愿非常的郁闷,这些水贼不是来打仗的,就是过来送死的,投石机,八牛弩刚把一艘船掀翻,把落水的水贼用强弩一一狙杀干净,又来了两艘比较大的船,他发现还没有轮到自己砍杀水贼,那两艘大船上的水贼自己已经杀了起来,

    一个蓝衫大汉手持横刀在水贼群里左右砍杀,虽然一人面对十几个水贼,嘴角依然噙着一丝冷笑,逼人送死的差事并不好干,不杀几个刺头立威可不行。

    左一刀削下来一个水贼的一大片皮肉,右手的拳头已经砸在另一个水贼的脖子上,颈骨折断的声音,清晰入耳,当他杀尽了挑衅自己的刺头,剩下的水贼只能低着头,冒着暴雨一样的箭矢,艰难的靠近官军,只有短兵相接才能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面对水贼毫不惜命的攻击之后,刘仁愿为了减少自己家的伤亡,不得不把阵型往后撤,水贼们发一声喊,继续咬着官军的尾巴纠缠不休。

    两天时间?刘仁愿认为大帅要自己两天之内消灭这些人,实在是羞辱自家啊,原以为水贼们一见战事不利,就会和以前一样,四散溃逃,这样一来,想要全部抓住,就是痴人说梦,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是自己想跑,这也水贼也会死死地咬住不松嘴,弄不清楚谁才是更强大的一方。

    韩城,钱升再一次骑着马在岳州城里巡视,远处天空上已经冒起了三道烟柱,这说明水贼们已经登岸了,正在快速的接近城池。

    城里空荡荡的,只有将士们在准备作战,赖传峰一遍又一遍的在喊话,要哪些年轻的府兵们不要慌,只要跟着自己的动作就好。

    兵一上万无边无沿,三万悍贼会给守军造成多大的心里震撼,赖传峰,杨月明都很清楚,第一次上阵的本地府兵,马上就会迎来自己人生的初战。(未完待续。。)

    PS:晚了点,对不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