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水贼是咱家的?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关于成功这个话题,云烨很早就和铃铛说过,很明显,小铃铛完全没有听进去,小苗现在举目无亲,想要好好地活下去,就要靠自己,看样子她很清楚,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这样好的几会不是所有人都有,虽然不识字,艰苦的生活已经把这个道理刻到了她的骨子里。带着铃铛离开,不打扰人家,别人倒霉的时候越少的人见到越好。

    退地契的人已经形成了风潮,长安来的人,最后也坐不住了,他们知道的最晚,五万水贼已经被百姓们夸张成了三十万,如果再无动于衷那就是一个标准的傻子,不愿意做傻子的人挤满了刺史衙门,挥舞着地契要云烨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前些日子的浓情蜜意转瞬间就变成了刻骨的仇恨。

    在云烨困坐愁城的时候,那些人也不罢休,一定要云烨按照契约把三成的赔款给他,韩城打开空空如也的官仓让他们看,结果引来了更大的仇恨。

    “云侯,当初我们可是看着你的面子订立的契约,如今,老夫也不要求全部退还,你只需要按照契约赔给我们三成的本金,不算是逼迫你吧?”

    云烨把手支在下巴上冷冷的看着薛家的管事说:“我记得当初是你们把我灌醉,求我签订的契约吧,怎么,看到情形不妙,就要抽身?”

    “云侯,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也没有几十万水贼要攻打城池啊,您是刺史有守土之责,您就是再得陛下宠爱,丧师辱国这种罪责您还是没办法逃过去的,就不要吓唬小人了,这个时候。您先把银币赔出来才是正事,我们的银子都被您用掉了,这是官面上的,私底下您并不缺少这点银子,要不然,云家在长安兴化坊的那座宅子。我家公主非常的有兴趣,就拿它抵账如何?”

    云烨笑了起来,薛万彻确实是一个废物,有这样一个公主老婆,那就不要怪老子心黑,没说别的,只是拍拍手,就自己回到了后堂。

    薛家的管事刚要张嘴叫,却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老程家的管家收回了手,对正要发作的管事说:“老夫今日就揍你这个心肝目无长上的,不就是几千枚银币么?地契给老夫,把钱拿上快滚,再敢多说一句,老夫撕了你的臭嘴。”

    老头子这些天也是睡不安稳,眼看着云烨被围攻,作为盟友自然坐不住。最后和几家亲近的管事商量之后,就决定替云烨把这些债务背过来。一家背这些债务,那是要破家的节奏,但是,云家,程家,牛家。秦家,尉迟家联合起来,就没有那么吃力了。

    云烨冷眼旁观,看着他们从哪些人手里以三成价格接收了那些债务,心里虽然暖和。但是,也挠头啊,这样一来,这五家人赚的太多了,不行啊,这种大宗的交易,只能是皇家来做,要是把城里一小半的土地买走,李二会发疯。

    很奇怪啊,那些明明赔了很多钱的人,却在兴高采烈地祝贺,阅军楼上大摆筵席,说这是岳阳最后的晚餐,一大群人在那里胡吃海塞,好像真的没了明天一样。

    “侯爷,咱们几家从今后恐怕要小心做人了,老公爷发了话,只要您这里没了钱,家里就算是卖房子卖地也要给您供上,万万不能短缺了您这里的钱,老夫算过了,总共会有四十万的亏空,咱们五家节俭些,日子也能过,您不必这样烦恼。”

    牛奔就是牛进达家的老管家,为了应付这次风波,五家人不约而同的把家里的大管家派了过来,牛家来的就是牛奔。

    这个时候京城里的这几家人也有怨言,毕竟家大业大的,总是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牛家好说,老牛二话不说的就力挺云烨,牛见虎虽然在外地,但是对支持自家兄弟这事也不含糊,只要主家不说就没人多嘴。

    程家也好办,老程是家里的老天爷,程处默恨不得卖了内裤帮兄弟,财产和其他兄弟关系不大,就算是有怨言,也不敢说,说了挨一顿揍是轻的。尉迟家的情况和程家一样,就他家的家风,老尉迟就算是把所有的家产换成酒喝了,夫人也会笑呵呵的陪他去讨饭。

    秦家就不好办,秦琼这些年已经不太管家里的事情,这一次退契约的风潮传到长安,老秦是用暴力镇压了家里,强迫老管家亲自来主持收购地契的,为此,家法最近就没消停过。

    再加上如丧考批的老钱,五大管家硬是大部分的地契吞了下来,来晚的太子府洗马只收购了一点,至于魏王府的内侍,收购的就更少了。

    韩城,钱升,两个人的眼白都要翻上来了,如果不是这些人捣乱,官府会把大部分的地契都收回来,如今倒好,赚了钱还一个个装出一副我对你有恩,你应该记住的嘴脸,就是不知道一会恼羞成怒的刺史会不会把他们排着队扇耳刮子。

    云烨也很烦恼,知道是好心,当然,李承乾这个准备发横财的家伙不算,思虑了良久才对老程家的管家说:“把你手里的地契捡好的留下,剩下的全部卖给官府,四成的价格吧,毕竟你们都算是做了一回生意,不能亏了,就赚一成利吧,赚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真的降下灾祸就不好了。”

    “侯爷,老程家可不会从云家吸血,也不会从官府身上

    吸血,您放心,家里不会有半点的怨言,要是老奴没把这件事办好,老公爷的脾气您也知道,扒皮都是平常。”

    不但老程家这么说,其他几个管家也是一样的话,太子洗马更是义愤填殷的要老程家和牛家再给他匀一点,亏得太少,钱都没花完,回去了太子殿下不会放过自己的。

    话说的豪迈,听得老钱一个劲的给太子洗马拱手作揖,云家很在意这样的情义。

    “程叔,我说过了,你们手里的地契是好大的一笔钱,这些钱我们赚不完,也不能赚,一座大城的一大半土地都成了我们的,不合适,挑好一点的地段留下来,其余的都退给官府,你们已经让官府亏了好多钱,不能贪得无厌。”

    云烨的话让他们都呆住了,不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相互看了一眼,老钱最清楚自家侯爷的性子,小声的问:“侯爷,您说这笔买卖不亏,还会赚大钱?那么说湖里的水贼都是假的?没有五万人之多?“

    见老钱这么问,其余的几位管家连呼吸都屏住了,就想从侯爷嘴里得知这是他的一个圈套,这几天看着银币流水一样的从手里往外流,实在是心疼的厉害。

    “不假,水贼有五万六千四百余人,现在还在增长。“云烨把手里的茶碗放下,若无其事的说。

    这句话以下子就让他们颓废了下来,它们和本地的商贾一个看法,那就是朝廷一定会赢,但是岳州在战火中也就完蛋了,如果不能在湖面上将他们一网打尽,说到天上去,这座城也没办法建成,都成了一片白地了,还能有新城?

    “程叔,知道你家老大程风去了哪么?”云烨放低了声音问老程管家。

    “这个,老奴还真的不清楚,臭小子总是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他是陛下的人,老奴从不问他在干什么,您知道的,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他的前程。”老管家只要提起自家老大,就变得和弥勒佛一个样子,这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一个孩子,没靠程家,云家的帮助,自己生生的考上了书院,毕业后不知道被陛下派去干什么,一年到头见不了一次面。

    “不知道?我知道,现在的程风是水贼左哨第三寨的大寨主,统领着三千水贼,准备与我决战,秦家的秦战,虽然不是正房所出,现在这家伙是第六寨的大寨主,尉迟家的远房亲戚也有一个是寨主,都是杀气腾腾的人物啊。”

    老程管家,老秦管家,尉迟管家,听得腿肚子都哆嗦了,尤其是老程管家腿一软,就跪坐在地上,刚要说要去贼营把儿子揪出来就地正法,猛然间发现不对头,自己的儿子自己哪里会不清楚,好不容易混出来了,那里再有从贼的道理,能去贼营,除非是陛下安排的。

    最先明白过来的是老钱,神色阴晴不定的问云烨:“侯爷,咱家不会也有人进了贼营当头目吧?老奴从来就没见过小鹰出来,是不是他也是水贼的大头目?”单鹰是家里最适合当强盗的人,他家原先就是干这个的,大丫小娘子生孩子都没见他的踪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单鹰也去了贼营当了头目。“

    “是啊,他去了贼营给水贼最大的头目刘方,刘先生当护卫,一时半会的回不来。“

    “侯爷,您是说水贼的大头目是刘方先生?“

    “没错,就是这个老贼当了头目,还把水贼都给你家侯爷我聚拢到了一起。’

    “您的意思是说,水贼都是咱家的?”老钱惊愕的问出大家都想要问的话。

    “咱家的谈不到,不过,他们都是我要拿来使用的劳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