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全城都在悲伤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您要把作战的主战场放在岳阳城里?”韩城,钱升一起跳起来问云烨,他们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岳阳城新建好的时间并不长,相对其他城池来说,甚至显得很新,为了修建这座城池,当时的刺史戚大礼,想尽了办法,和韩城,钱升一起铸造了岳阳城,由于没钱,戚大礼又不肯随意糊弄,所以这里的每块砖瓦几乎都凝聚着他们的血汗。

    韩城抱着柱子对云烨说了,想要毁掉城池,先把他砸死再说,钱升还说准备陪着岳阳城一起死,城在人在,城毁我亡。

    如果是后世的官员说这话,云烨会立刻开着铲车把这两个家伙埋掉,但是,这里是大唐,后世的官员深深地懂得趋利避害的道理,除非你要拆的是他家,在大唐,官员最讲究一口唾沫砸一个坑,说抱柱子死扛,那就会死扛,尾生为了泡妞,都能坚守自己的诺言,云烨认为,韩城和钱升比那个泡妞的尾生强大的太多了。

    “钟楼还是新的,上面的钟可是全岳州百姓一人一枚铜钱缴纳上来,化成铜水浇筑的,你不能把钟楼拆了。“

    “

    新城的面积比岳州城大了十倍不止,你在这里杵一个不到三丈高的钟楼,你觉得合适么?还有你的那口破钟,声音比蚊子的叫声大不了多少,还有脸说是一口好钟,铜钱里面有那么些铅锡杂志都没有剔除,比例不对,哪里会有好声音传过来,你听听人家寒山寺的钟声,隔着一条大江都能听得清楚,喜欢这口钟就抱回家,我要另外铸一口大钟。“

    “谁家官员没事干修官衙。破一点就破一点,将就着还能用十几年。”

    “少丢人了,官衙必须要修,最主要的是我们不用花自己的钱,这该是吏部掏,我的城市美丽绝伦。你在这里放一座破官衙,丢不丢人。没说的拆。“

    “这座善所你不敢拆吧,这是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捐献的,专门给那些无儿无女的老人养老的地方,拆了会被骂死。“

    “我这里是高尚住宅区,你把一群带着各色穷酸怪像的老人放在这里是何道理?我的房子还卖不卖了,善所给他们修一座新的,让它连着书院,那些学生们闲暇时还能去照顾一下老人。修身养性的好法子啊,必须拆。

    三个人穿着常服,一人拎着一把扇子施施然的走在大街上,如果不听他们的言语,还以为他们在吟诗作赋,听了他们说话的人,只想一扁担把中间那个最年轻的敲死。

    大家现在都忙着收拾细软准备跑路,三十万水贼已经浩浩荡荡的突破了官军的围剿。就要杀到岳阳城了,听说山大王已经穿上了龙袍。准备和现在的陛下拼一下,谁坐江山江山不要紧,只要不杀人就好。

    年轻的水军大帅云侯听说在前面已经杀成血葫芦了,刀刃子都已经卷了七把,就这样也挡住贼人洪水一样的冲击,快要全部战死了。再不跑就没命了。一个个走的时候把家里的大门锁的严实,有发狠的还把自己的门窗用石头砌起来,念着菩萨希望战事结束以后自己的家还在。

    有害怕的,也就有不害怕的,韩城看着一个抱着门廊死活不松手的老妇人。想要上前劝几句,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伤感的把头扭过去。

    “云侯,你是如何做到这样铁石心肠的?”钱升瞪着湿润的眼睛问正在笑呵呵的看笑话的云烨,他想不通,云烨为和会看着一幕幕的惨剧发笑。

    “无他,我只是在想等老妇人回来以后看到自己漂亮的的新家,会是很等的欣喜,所以就替她高兴,自然就无视了她现在的悲伤,百姓们目光短浅,所以啊,就需要我们这些目光长远的官员来替他们考虑。“

    “

    云侯,我们真的比老百姓聪明?“韩城恨恨的问云烨。

    云烨随手指指那些仓惶逃命的富商们说:“我比他们聪明吧?“事实摆在面前,云烨刚刚骗了他们六成的买地钱,自然比他们聪明,韩城是君子不善于说假话,只好点点头。

    云烨又指指那些背着包袱带着老娘,挑着孩子的百姓问韩城:“我都告诉他们等他们回来就有好日子过了,他们依然面带凄惶的准备逃难,你说说,我是不是也比他们聪明?”

    想到云烨设计了诺大的圈套,把水贼,百姓,官员富商们一网打尽的光辉事迹,也只好点点头,云烨最后指着韩城和钱升说:“我比你们两个聪明,你们没意见吧?”

    钱升羞恼的甩甩袖子,不愿意搭话,云烨最后挺直了胸膛大声说:“既然我比这里所有人都聪明,他们为什么不听我的安排,高高兴兴的前往山里搭好的棚子,却要面色凄惶的自己吓唬自己?”

    云烨的无耻或许连上天都看不下去,平地上无故起了一阵风,灌了正在大笑的云烨一嘴的沙子,见云烨不断地在吐唾沫,韩城钱升这才感觉好点。

    看见单鹰从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云烨就把手里的折扇一收,就直接回了刺史衙门,回到官衙,单鹰已经吃饱喝足,在书房等他见他进来就说:“刘方先生说了,你现在也是神,要善于使用这个身份,那个叫寒辙的家伙最近在制作一具美丽的尸体,据他说,那具尸体被装扮的非常华丽,没错,就是华丽,这两天就会给你送过来,为了表示那具尸体带有神性,寒辙特意把自己的手指割破。滴了两滴血上去,据说这样才符合你的身份,一旦你接到尸体,就是战争爆发的时候,早点做准备。”

    云烨点点头让单鹰下去休息,单鹰没走两步,云烨又说:“不要尝试去和那两个巨人作战,我已经安排好了对付他们的法子,你就不要掺合了,大丫已经给你生了儿子,这时候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

    单鹰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就出去休息,云烨一个人坐在书房仔细的研究赖传峰,杨月明他们制定的作战计划,水军的刘仁愿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孙先生给开的诊断证明,确认了这家伙果然在最短的时间里搞大了老婆的肚子,这才让他去了水军,有他在,湖里的水贼玩不出什么花花来,问题是怎么才能把寒辙引到岳阳城里来,最后一鼓全歼。

    想不出好办法,只能去外面走走,铃铛和丫鬟坐在凉亭里无聊的做着刺绣活,见到夫君从书房里走出来就快步迎了上来,挽着云烨的胳膊,陪着在花园里溜腿。

    小苗的日子很不好过,这些天小苗就一直在接受无舌的虐待,现在的样子更是夸张,需要快步从一根绳子的这头走到那头,一炷香十个来回,只要看到小苗泫然欲泣的样子,就知道这根绳子非常的难走。

    果儿居然也有了身孕,洪城这个便宜岳父算是当定了,想想他一封信,一封信的哀求云烨保护好果儿,至少不能和狗儿有苟且之事,可是不管云烨怎么防备,也没有办法防住狗儿往人家的闺房里钻,一次两次,总会天雷勾动地火,现在果儿已经显怀的肚皮就说明了一切,云烨在信里告诉了洪城真相,不知道这一对人儿回到京师,会有什么样的麻烦,不过现在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很舒坦。

    从来不知道问云烨要工钱的狗儿,前些天已经开始大大方方的要他两年来的所有工钱,百十枚金币扔过去,他就立刻买了两个小小的丫鬟伺候果儿,如今两个人整天都黏在一起,一点正事不干。

    听着小铃铛嘀嘀咕咕的说起她在岳阳城里买玩偶的情形,云烨就很吃惊,长安的布偶也能卖到岳阳来?别人都忙着出城,为何还会有新店铺开张?这也太夸张了,这个世上还没有不怕水贼大军攻城的。

    喊过狗子,告诉他去那家布偶店探探底,到底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个时候开店,就不怕水贼们在拿走布偶的同时,连他一起拿走?

    小苗又一次从绳子上掉下来,不用无舌催促,她自己又回到绳子的这一头,重新开始走,不清楚她练的是什么功夫,估计是一种轻身的功法,以前听无舌讲起过,这种功夫需要女孩子来练,男孩子筋骨强健,不容易转换身形,但是女孩子的天赋偏于阴柔,练起来自然容易很多,见到刚刚练完绳子功夫的小苗,立马在一张毯子上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云烨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他就是从这个人的身上知道了世间真的有鸡鸣狗盗的功夫,无舌不会让小苗练的就是这门残酷的功法吧,断鸿可是说了,这门功夫非常的残毒,一般人根本就没办法撑下来,十个里面有一个能练成,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小铃铛最怕疼了,看到小苗在遭罪,眼睛里已经在闪烁着泪花了,拽拽丈夫的衣角,想让丈夫去和无舌说说,不要这样折磨小苗。(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