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国家的财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禄东赞挥挥手。立刻就有人从围观的人群里走出来,把手里的文书递给了马周,马周接过来,看一眼文书,又看了一眼禄东赞躬身说:“请大相驿馆一行,本官简慢了,还请大相莫怪。”

    禄东赞似笑非笑的坐上四个吐蕃壮汉抬着的步撵,回了自己的帐篷,对马周请他去驿馆的邀请视若罔闻。

    马周也不强求,阴山下本来也没有什么驿馆可供使节休憩的,刚才不过是客气一下罢了,把文书揣进怀里,这就要去找代州都督张宝相,这种事情本就不该自己这样的微末小吏能够插手,刚才不过是在勉力维护大唐声威不坠而已。

    张宝相今日的心情极为愉快,突厥旧部的温顺让他从心底里高兴,云暮也很高兴,刚才接受了满棚子人的夸赞,小小年纪就是知道成人之美,心地纯良,长大之后一定会是一个好女子,让她有点害羞,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撒娇,看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马周把禄东赞的文书放在张宝相的案子上说:“张督,吐蕃人到底还是来了,不过没走剑南,松州,直接从阴山上下来了。”

    张宝相看都没看文书一眼,就吩咐长史把文书转给定襄军,这不是他分内的事,如果不是马周提起,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当年多了一次嘴,几乎让他万劫不复,所以他现在只把目光盯在代州的一亩三分地上,其余的事问都不想问。

    马周也知道他当年误报军情的事,所以也就不再提起吐蕃大相,核实身份,迎接使节是侯公的差事,不宜把张宝相牵扯进来。

    那日暮坐在椅子上不断地给张宝相介绍那些草原上来的部族首领。每介绍一位,云九把他们的礼单一一拿给张宝相看,长史核实过礼单之后,账房就会补给那位首领一张完贡文书,去年一百六十四家部族,到了今年。只剩下一百五十五家,九家部族就此烟消云散,没有完贡文书,部族在草原上是没有办法立足的,大军会围剿这些叛逆,其他的大族也会去攻击他们,就像兀鹰盯上了腐肉,很多时候,一夜之间。一个部族就会被瓜分的干干净净。

    等到处理完这些事情,云九拍拍手,立刻就有云家的仆役捧上十张紫羔皮,还有代表牛羊数目的竹筹,见张宝相很疑惑,就说:“都督莫要惊讶,这是云家代替玉都族缴纳的,这一族如今已经全族卖身为奴。玉都族从明年就不复存在了。”

    从不开口像尊泥人的五蠡司马忽然开口问到:“玉都族只余妇人老弱六百一十七人,这些人无法为贵府提供任何帮助。云府为何要收留?而不是任由他们被草原吞没?”

    那日暮看看这个奇怪的人,救人都救错了?想要开口斥责这个无理的家伙,但是想起宦娘教给自己的话,多看,多听,少说话的告诫。就生生的忍了下来,打算先看看再说。

    云九躬身回答道:“司马有所不知,云家牧场起家之时,全靠我家夫人收留那些没人要的少年人,如今。少年人已经长大,到了需要婚配的时候,玉都族全族青壮战死,对别人来说那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是对云家牧场来说,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将那些妇人许配给家里的牧奴,这样有男有女,男女数量平衡的牧场才会兴旺发达。”

    五蠡司马在军中威权甚重,一般不开口,一旦开口,就是张宝相这样的主将,都不得无视,必须解释的清楚明白,要不然立刻就会大祸临头。

    听了云九的解释,五蠡司马想了一下说:“人可以带走,牧场不行,玉都族的牧场需要归公,云家不能染指。”说完又成了泥雕的菩萨。

    那日暮大怒,她收留玉都族一大半的原因就是为了小河上游那些肥美的草场,如今一句话就把草场弄没了,这口气让她如何咽的下去。她不清楚五蠡司马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张口就说:“这不行,云家收留了人,就要连牧场一起收过来,没有牧场,拿什么养活那些人?”

    “那是你云家的事,与本官无关,本官说了,人可以带走,牧场不行,必须重新划分。”五蠡司马饶有趣味的看了那日暮一眼,自己的话被人质疑,这还是第一次。

    不等那日暮再开口,张宝相笑着说:“司马说的极是,朝廷之所以把草原划分的七零八落的,就是不愿意看见一家独大,暮夫人,此事就是如此,事关国策,司马准许云家收拢玉都族的牧民,已经是网开一面了,此事休要再提。”

    云九也笑着说:“是极,是极,今日有草原歌舞,浪人曲调,云家的大厨也备了一些饭食,我等一起去观赏歌舞,顺便品尝一下云家的饭食,要知道啊,诸位,云家饭食在大唐那可是出了名的,不可不尝。”

    张宝相大笑起来,对五蠡司马和长史说:“歌舞看不看得无所谓,不过是草原牧人围着圈圈跳舞,虽说刚健剽悍,可是看多了却无趣的紧,倒是这云家的饭食,不可不尝。”

    五蠡司马还是那张死人脸,拱手说:“下官寒酸惯了,有碗面吃就足矣,富贵人家的豪奢,恐怕享受不起。”

    张宝相和云九一起大笑,冲着五蠡司马伸出大拇指,见他一脸的迷惑,张宝相又说:“不愧是五蠡司马,一语中的,云家是富贵人家不假,可是他家的饭食却从来不是什么豪奢的酒宴,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家常饭,经过云家之手,那可是化腐朽为神奇。

    司马可知,当年本都督与云侯都在卫公手下当差,冻死人的季节里大军与颉利作战,那个遭罪啊,有一日天寒地冻的,腹中饥饿,蒙云侯相邀,去他的帐房里取暖,一口铁锅,一个面团,一把花盆里种的青蒜,再加上辣椒醋,就说要做一顿好吃的犒劳我老张,云侯把面团扯成一寸宽的面条,加上青蒜,辣椒,拿素油一泼,啧啧,那滋味,我老张到现在还回味无穷。“

    说起军旅往事,五蠡司马的脸上顿时就有了一点笑容,都是行伍出身,最喜欢听这些军中趣事,见张宝相说的传神也就笑着说:“既然如此,今日就见识见识云府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

    眉花眼笑的云九立刻就邀请张宝相和五蠡司马去外面,说云家的厨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吃面条。

    那日暮的眼珠子都要被气出来了,张宝相不帮自己也就罢了,偏偏云九这个狗奴才也不帮自己,走的时候看都不看自己,真是没了管教。

    宦娘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云暮抱在怀里,在那日暮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恨恨的说:“就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从里到外就是一个草包,五蠡司马是个什么身份的人,我跟你说过三遍了,今日如果五蠡司马不吱声,那就随你怎么干,只要五蠡司马发话了,就立刻闭嘴,不要说是你,就是侯爷在这,五蠡司马这么说了,侯爷也绝对不会反对。

    还好张都督替你说话,云九也机灵,把这事盖过去了,五蠡司马既然肯去吃饭,就说明没往心里去,要不然你就闯大祸了,收编突厥部族是个什么罪名,你不清楚,侯爷到时候都会吃挂落。“

    “我就想要那片草场,谁稀罕收编部落了,多一个不如多一只羊,将来闺女的嫁妆也丰厚些,夫君本事那么大,才不会怕一个六品的小司马。“

    宦娘见那日暮犟嘴,嘴里直念阿弥陀佛,苦着脸说:“老婆子当年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硬是把你塞进侯爷的被窝,这下子好了,娶了你侯爷真是倒霉死了,儿子生不出来,生一个闺女,偏偏侯爷把闺女当宝贝,把你也当宝贝,小妾嚣张到可以对五蠡司马大吼大叫,你是嫌侯爷不够倒霉是不是?“

    “那怎么办?我很想要草场,现在白白弄进来六百多人,草场却不归咱家,怎么办啊。“那日暮听宦娘说的严重,就低下头不敢犟嘴,只好拿草场说事。

    “也对,侯爷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娶一个傻老婆也算是相配,你眼睛光盯着草场,就没听出五蠡司马的话外音?草场必须归公,这是铁律,谁都不能触犯,草场归公,司马没说草也归公的话吧?谁能在上面放羊?还不是咱家。

    司马管律条,可是他不管草场分配啊,只要请侯公不要把这片草场分配出去不就完了,你这些年在公家的草场上放牧的次数还少了?养了那么多的牛羊,都是在公家的草场上放牧,自家的草场全被你割成了干草储存起来,谁家有这本事?契必家的草场也在附近,你何时看见他们家这么干了?这才是侯爷的本事。“

    听到可以在那里放羊,那日暮顿时就高兴起来拉着宦娘的手说:“我以后听你的,绝对不再乱说话了。“

    宦娘看着已经熟睡的丫头,怜惜地说:“怪不得侯爷会把闺女留给你,他就是害怕你这个傻女人吃亏,特意把闺女留在草原上,那些悍将就算是不理会你小妾的身份,怎么都要给云家大闺女一点面子,为了照顾你,把自己弄得骨肉分离的,想想也真是可怜。“(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