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七品官马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唐的粮食果真多的吃不完了?马周从不这样认为,他坐在营寨里一笔一笔的核算,进入草原的粮食都是有数量的,它们的数量恰好和牧民们自己种的青稞产量相差无几,这是需要极度深入牧民的生活中才能得出最准确的数字。

    来阴山这几年,他的时光并没有虚度,从开始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到后来开始振作,这个时间并不长,长安那次鲁莽行为,几乎把他打进了十八层地狱,如果不是云烨先生的一封长信,马周只想像个野人一样的活着,此生再也不回长安。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瞬间就从为民请命的英雄堕落成了背叛师友的龌龊之辈,马周扪心自问,自己的心里没有那些奸恶的想法,缘何自己人人都说自己错?

    土地兼并自古以来就是王朝身上的毒瘤,为什么就不能碰?富者愈富,贫者欲贫,大唐就算是北冥之鱼,也总有一天会被那些勋贵们瓜分殆尽,不甩掉蛀虫,想要一飞九万里?做梦去吧!

    李纲先生,元章先生,玉山先生,离石先生,云烨先生,你们都是人中的智者,这些危机怎么可能逃得过你们的法眼,缘何闭嘴不言?

    云烨先生想要通过开疆拓土来满足大唐百姓对土地的欲望,这是饮鸩止渴啊,睿智的先生为什么不明白?

    马周自认为在走出长安之前,自己就有了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高尚情操,没想到在漠北这几年,高尚的情操很快的就被繁忙的事物所淹没,自己这个参军不参与军事,下辖牧民七千户。想要把他们全部纳入大唐治下,何其的难也。

    到了如今,马周手里没有刀把子,这样一来,就对那些牧民们毫无威慑力,这是一个崇信武力的地方。很多时候,他对牧民们几乎是毫无办法。

    读了多年的圣贤书让他对杀戮和残暴非常的痛恨,想要用圣贤手段去感化牧民,最后的结果他自己都不愿意回想。

    好在自己还算聪明,武力折服不了这些人,那就用智慧来打动他们,还好有点效果,只是当智慧变成赤裸裸的欺骗,就让马周寝食难安了。

    帐篷不好。冬天太冷,最好用泥土和草来盖房子,这样到了冬天就不会被冻死了,羊毛没用处,只要拿剪子剪下来,打好卷子,送给商人,就能换一些粮食和麻布回来。烈酒是个好东西,制造起来麻烦。所以很贵,好东西一般都很贵,一头牛才能换一罐子,朝廷仁慈,两头牛可以换三罐子,还是和朝廷交易的比较好……

    马周很快就成了草原上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总能拿牧民不要的废物给他们换回来粮食,布匹,盐,铁锅,羊毛剪掉羊还回长出来。就是剪毛之后的羊,全身上下红红的难看,牛角,牛筋,马尾,那些商人往死里要,牧民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可是马周知道,所以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会下阿鼻地狱。

    今年不错啊,阴山下的塔部,莫部,终于不会再种植青稞了,开始全力养羊,很好啊,马周拿着红笔在地图上把这两个部族划掉,已经没有了威胁的部落,只不过是一群羊而已。

    马周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怎么外面会传来小师妹的哭声?这样的宝贝疙瘩谁忍心把她弄哭?推开桌案上的文书,马周就出了帐篷,只见老孙抱着小师妹温言劝慰,小师妹却在不依不饶的大哭,声音非常的尖利。

    “孙先生,小师妹一向乖巧,从不哭泣,今日为何哭的如此伤悲?”马周不问还好,一问云暮哭的更加凄惨,朝着马周伸出小手要他抱,不要老孙抱她。

    从无可奈何地老孙手里接过云暮,见她白净的小脸上沾满了泪水,这可是真的伤心了,听她不断地喊爹爹,听得马周心中满是酸楚。

    老孙把前因后果给马周讲了一遍,顿时就把他气炸了肺,小师妹不是在瞎胡闹,而是在办正事,大唐堂堂的贵女,讨要两个贱奴竟然会受到如此的羞辱,真是岂有此理。

    “老福,老路,你们去吧白羊部,黑羊部,三花部的头人给我喊过来,我要看看他们长了几个脑袋敢这样羞辱小暮。”

    老孙都来不及劝,就看到两个老仆匆匆忙忙的去河边找人,马周把云暮抱进了帐篷,拿了一些奶渣给云暮吃,自己坐在案子后面,阴着脸等待三个不知好歹的头人过来。

    不大一会,三个围着羊皮袄的吐蕃人就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见到满脸怒气的马周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笑嘻嘻的给云暮行礼,他们很清楚,这个帐篷里谁才是身份最贵重的那个人。

    “我小师妹要的人呢?”马周的声音缓慢而低沉。

    三个吐蕃人相互看了一眼,很是疑惑,不明白马周在说些什么,三花部的头人就小声问:“不知道小娘子要的是什么人?”

    “你前年送给我小师妹几头大狗可还记得?”马周也很奇怪,看三个人的样子好像并不知情,难道不是这三个?

    “记得,记得,不知道小娘子使唤的可还高兴,如果喜欢,我就再派人送些过来。”三花部的头人很得意,自己不过送了八只大狗,没想到夫人居然回赠了三坛子烈酒,和五口铁锅,虽然部落里不缺这点东西,但是现在只要到这里办事,总能受到礼遇,他最在乎这个。

    “小娘子要丹朱的老婆孩子,你送过来就好,你知道这次到乃日还有那些吐蕃人么?”马周很肯定,惹小师妹大哭的一定不是这三个人,因为作为熟番,常年和大唐打交道的人,清楚的知道这片土地上有哪些人是不能惹的,自然不会为了两个贱奴去得罪小师妹。

    白羊部的头人说:“前几天从雪原下来了好大的一队人,是从吐谷浑过来的,都是武士,刚才还有人问我大狗是谁送给一个小姑娘的,很凶恶,三花不在,我就说不知道,他们见到吐蕃人就问,我正想和参军大人禀报此事,没想到您就问了。”

    瞅着这几个谄媚的吐蕃人,马周从心底里感到骄傲,这些人就是自己三年来的努力结果,原来都是桀骛不驯的好汉,短短三年,就被大唐的繁华训导成了现在的模样。

    东女族,羊同族和松赞干布的战争还在继续,这些原来的吐蕃贵族就只能四处逃跑,躲避战火,不知道当年给了颉利什么好处,居然同意他们在草原安家,如今大唐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自然需要重新投靠大唐,比草原上的突厥人还要温顺。

    一大队吐蕃人过来了?马周不觉得笑了,又是一群前来躲避战火的可怜人,看来自己需要考虑要不要收编这些新来的吐蕃人。

    “马参军,不对啊,小娘子见到的那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老孙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能肯定那人是一个大贵族,身手不凡的大贵人。”

    “大贵人?”马周抬头看看老孙,又看看一边疯狂点头表示同意的三花部,把云暮交给老孙,他准备去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让见惯了贵人的老孙如此评价。

    禄东赞如今完全搞不清楚,大唐这样做到底要干什么?让草原上的突厥人都去放牧?他们祖祖辈辈就是这么做的,这样无限制的提供粮食真的没问题吗?

    剑南的部族得到了粮食,证明他们对抗灾害的能力更强了,这属于资敌啊,刚才自己的想法真是太可笑了,他一瞬间就想到了无数种能让大唐吃尽哑巴亏的方法。

    聪明人想的总是比别人多些,唐国皇帝是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不是一个无能之辈,自己能想到的,他一定也能想到,看到乃日集市上数之不尽的货物,他真的有些迷惑了。

    一个又一个的可能都被他一一推翻,没想到啊,自己和大唐人相遇的第一天,就碰到这样的难题,这一下子就激起了他胸中的傲气,想去长安看看的想法越发的强烈。

    “你是谁?那个部族的?来这里何干?”一个很没有礼貌的声音传了过来。禄东赞有些不悦,这种高高在上的语调,松赞干布都不会对自己用。

    眼前的是一位官员,唐国的,禄东赞看看他的绿袍,伸出一只手很自然的就把马周扒拉到一边,继续看这个摊子上的麻布,拿手往开撑一撑,甚至数了一下麻布上的经线,一寸五十七条才是上好的麻布,这些麻布只有四十五条,算不得好货。

    “我定襄军参军,马周,敢问阁下是谁?不可自误。”

    禄东赞这才笑着说:“去通知定襄军总管侯公,就说,吐蕃大相噶尔、东赞宇松奉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之命,前往大唐长安觐见大唐皇帝陛下。”

    “入我我关防须有文书,这是大唐律令,你吐蕃大相又何能例外?”

    “你是地方官?”

    “正是!”

    ‘官职几品?“

    “七品!”

    “微末小吏也敢阻拦本相讨要官凭文书?“

    “拦住你,九品就足够了,我是这里官职最低的,只能亲自来勘验,已是破格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