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卖粮者言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孙把云暮护在身后,缓缓地往后退,老刘手里的弩弓已经备好,只要发现情形不对,他会立刻下杀手,刚才小娘子甩开自己两个独自进帐篷,实在是太危险了。面前这个坐这的吐蕃人,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

    没必要和吐蕃野人多说,报上名号更是显得气馁,这时候拼的就是一口气,禄东赞也不阻拦,见他们退出帐篷,也没动弹,只是瞅着把脑袋露出半个好奇的往外看的云暮说:“你是要替你的狗奴要回妻儿吗?怎么走了?”

    老孙止住了要说话的丫头对禄东赞说:“小娘子要的人,你们自然会给。“

    “哦?不一定吧,你们打算抢不成?我听说这里只有牧人没有强盗。“禄东赞又重新拿过一个银碗,倒了一杯奶茶,继续饮。草原上出现中原贵女,实在是新鲜,难道说唐人已经正式将阴山之地纳入了版图?否则怎么会有家眷留在这里。

    老孙抱起云暮,回头对禄东赞说:“不要打小娘子的主意,吐蕃王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说完话就带着云暮匆匆离开,这里让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回去后,应该告诉夫人,早点做防范,因为刚才那个人看着小娘子的样子,很不对劲。

    “老刘,刚才你动手的话,有几成把握?“老孙回头问跟在后面的老刘。

    “不好,两丈之内应该是燕翅弩威力最强的距离,但是我的感觉不好,好像只要动手,死的该是我。“

    “我也是这种感觉,这个人不一般啊,小娘子怎么就找到他的头上去了。”

    “我要把丹朱的老婆孩子要回来。丹朱说他们在头人那里总是饿肚子。”云暮气鼓鼓的说,刚才要不是孙爷爷进来,旺财就会去咬那个人,一定能把丹朱的老婆孩子救出来。

    老孙没办法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丫头还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那个人很明显的不是旺财能对付的。只能抱着云暮回去,旺财紧紧地跟在后面,乃日之后这个人如果还留在附近,那就说明心怀不轨,到时候再收拾他,老孙想起临来之时云烨的吩咐,好事干在明处,恶事干在暗处。不求扩张,只求安稳。云家没必要把自己搞成恶人。

    云暮走了不一会。就有一群人进了帐篷,规规矩矩的坐在下首,禄东赞不问,他们就不说话,这是禄东赞的习惯,他不喜欢多嘴的人。

    “什么原因让那些哭泣的人转瞬间变成笑颜?”

    “那日暮夫人同意那些小部族搬到阴山下来,今年的牛羊可以不必缴纳,但是从今往后的羊毛。却属于天可汗了。”

    “那日暮夫人是谁?”禄东赞有些奇怪,这里的首领居然是一个女子。

    “蓝田侯云烨的小妾。原来是突厥人,因为美貌绝伦,就被云烨收纳,这一片草场其实都是云家的,草原上有封地的中原大户,就此一家。”

    “她有一个女儿?”

    “名字叫云暮。今年四岁,是云家的长女,非常受宠,包括侯君集都非常的喜欢她。’”

    “小仙女一样的孩子,我也喜欢。如果我们带走,会有什么后果?“

    回答问题的吐蕃人猛地抬起头,吃惊的看着禄东赞说:“战争,死人,很大的战争,死很多的人。“说完就把鼻尖挨在地上不敢再说话。

    他不想告诉因为这个小姑娘和她的母亲草原上已经死了多少人,不要说想把小姑娘抢走的,就是对那日暮稍有不敬的部族都已经被灭亡了两个,而那个小姑娘的身份,明显比她的母亲要更加的高贵,一旦被相国抢走,以唐人的性格,此事只能不死不休。

    禄东赞呵呵一笑说:“我也就是看中了那孩子身上的一股钟秀之气,咱们的孩子身上可看不见,也罢,明知不能取而取之,智者不为也,是谁给那个小姑娘送了狗奴?那就连狗奴的妻儿一同送过去吧,就说是怪人送的就好。“

    见手下的吐蕃人应诺之后,就把皮袍在腰上扎紧,踱出帐篷一个从人都不带,就在稀稀疏疏的人群里闲逛,有时候从汉人商贾摆在外面的口袋里捞起一小把麦子,查看粮食是不是好粮食。

    “客人请尝尝,这是关中去年上好的麦子,簸的干净,晒得干,绝对不掺夹沙土。“见衣衫华贵禄东赞对粮食感兴趣,商贾连忙上前搭话。

    禄东赞把粮食扔到嘴里几颗,咬开,嚼了嚼,点点头说:“确实是上好的粮食,没有受潮,没有发霉,你做生意还算厚道。“

    “贵人哪里的话,大唐商贾从不掺假,做生意其实就讲了一个长久,老汉做这一行已经很久了,缺德的事情从来不做,不知道先生要多少粮食,就是一个部族的粮食老汉也供得起啊!“

    禄东赞的瞳孔不由得缩了一下,奇怪的问:“据我所知,大唐从来不允许粮食外流,老先生这里却能大肆的买卖,这是何故?“

    商贾闻言捋着胡子笑着说:“贵人一定在雪原上住的久了,不知平川里的事,您说粮食不许出关的事,那是贞观七年以前的法令,现在,关中粮食多的吃不完,朝廷的常平仓也收不了多少,百姓家里粮食又多,怎么办?总需要一个去处啊,不能烂在仓库里虫吃鼠咬的,就只好卖给草原上的牧民,换些牛羊皮张回去,就是换羊毛也好啊。“

    禄东赞被商贾的一番话说得头晕目眩,中原之地什么时候富庶的到了粮食吃不完的地步了?这不可能,粮食应该永远都不够吃才是,吐蕃人在冰雪里挣扎,在饥寒交迫中哀嚎,山下的人粮食居然多的吃不完?

    “呵呵,老先生诓我,世间那里有粮食吃不完如此离奇之事。”禄东赞不动声色的继续问,这次下了高原,看样子需要好好见识一下中原风物。

    商贾见禄东赞不信,更是得意,从筐子里抓出一把粉条递给他说:“那是您不识我祥瑞之故,您手里拿的是粉条,就是用祥瑞土豆做的,这东西一亩地产三五千斤不费事,还有玉米,如今也已经在关中大肆的开始种植,亩产也不错,如今朝廷已经把农税一降再降,看样子过上个几十年,就没有农税这一说了,您说说,多吃一口粉条,玉米的就少吃一口麦子,再说如今关中又兴盛养鸡鸭,猪羊,谁还没事干抱着锅盔整天啃?这样一来,粮食不就多出来了?‘

    “一亩地产三五千斤?”禄东赞眼中升起浓浓的戏谑之意,真把我当成普通吐蕃人来欺骗了?一亩地能收三石麦子,就算是不得了的好年景了,三五千斤?

    见禄东赞怀疑,商贾干脆停下手里活计对他说:“没指望您信,早几年说出来老汉我都不信,老汉家里也有地,老婆子和儿子在种,秋天的时候,地里面满世界堆得都是土豆,都在发愁,一亩地的收成,老汉一个人背了整整一天,才背回家。”

    禄东赞忽然发现,这个行商说的好像不假,因为剑南,南诏,这些和吐蕃接壤的地方,很久没有收到饥荒的消息了,听说好些部族已经放弃了种青稞,一门心思的养牛羊,当初自己百思不得其解,逻些在白灾的时候都是哀鸿遍野,那些部族何德何能可以平安的渡过灾荒?难道说他们的粮食都是从唐国得到的?

    吐蕃虽然被赞普统一,然而,这不过是一个名份而已,就是说所有的部族头人都承认赞普是王,但是,其他的权利依然是部族头人的,每年上贡一些粮食,牛羊而已,所谓令不出逻些就是这个缘故。

    “贵人啊,其实雪原上就没必要种什么粮食,青稞一亩地就打一点点,你们又不会种地,养牛羊才是本行,听说现在雪原上的羊绒已经价比黄金了,养上一群羊,剪毛,梳羊绒才是正经,把这些东西给老汉,老汉拿粮食跟您换,保证一年落到手里的粮食比你种田还要多,听说剑南高原上的一些部族,就和中原的大商家签订了合约,不种田,光养羊,衣食无忧的都肥成猪了,老汉插不进去手,只能到这里碰碰运气,想要粮食您发话,老汉一定给您备足了,就是高原上上不去,镖局也不愿意去,需要您自己运上去。”

    禄东赞的心,早就坚如铁石了,可是听到这个商贾的话,额头的冷汗就一直不停地往下流,关中有没有亩产三五千斤的祥瑞他不清楚,他从商贾的话里面听到了一个让他肝胆俱裂的可怕消息,那就是唐国商贾正在一点点的蚕食吐蕃,春蚕吃桑叶还会有沙沙声,这些商贾蚕食吐蕃,无声无息。

    人到底是需要吃粮食的,吃羊肉的时候吐蕃人都想有口糌粑配着吃,青稞这东西怎么可以不种?产量少就不种?天啊,养羊能换到更多的粮食?人家万一不换了,你们吃什么?把自己部族的命根子交到唐人手里,这需要短视到何种地步才能做得出这样昏悖的决定。(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