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暴雨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放走了鹰奴,居然还能破解鼓耳环声,也很清楚神人间的约定,那就是不侵占对方的财物,鹰奴绝对是宝物,只要落在其他人手里,既然可以破坏鼓耳环声,就一定能够重新控制鹰奴,云烨没有那样做,只是放走了鹰奴,让谁也得不到,这就是神人间相互斗法之后胜利者最常用的手法。

    云烨是白玉京的人,

    老不死的已经活到了无喜无悲的年纪,听到白玉京之后,就再也坐不住了,原以为他会在少林寺扫地扫到老死,看样子白玉京一定不简单。

    寒辙只要想到云烨就会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左手,洁白如玉的左手上赫然缺少了两根手指,每回看左手,他都感觉这两根手指好像是刚刚掉的,前一刹那,还好好的长在手上,再看的时候却没了踪影。

    手指是什么味道?怎么就记不起来?当时的感觉非常的奇妙,浑身好像泡在温泉里面,飘飘欲仙,惑人心智,夺人魂魄,这就是白玉京的法门?下回再见到云烨,问他交换一点,很喜欢那样的感觉。

    云烨自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无能放跑了老鹰,会给寒辙带来如此多的联想,他现在很悠闲,坐着马车四处查看乡民们耕种的情况,还好,司农寺的人不太蠢,他们终于学会了如何育秧,知道把种子在苗床上先培育好,再种到大田里。

    秧苗长得很秀气,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叶子也泛出一种黄玉的颜色,这明显是营养不良的表现,以前告诉他们插秧的苗床要施足粪肥,看样子还是当成了耳旁风。

    他们执着的认为草木灰就是最好的肥料。所以育出这样的秧苗也就不奇怪了,至于云烨没事干拿白绫子盖在稻苗上的这种事情,早就已经是长安的大笑话。

    薄薄刷了一层桐油的白绫子可以当塑料布使,这个秘密云烨决定谁都不告诉,虽然贵了一点,看起来有败家的嫌疑。但是,老子有钱,你们管不着,因为这事,还被长孙叫到皇宫里臭骂,辛月哭哭啼啼的以为夫君发了疯。

    富贵日子过久了,就想找点苦力活干干,人家都在插秧,云烨也想插。选了一小块地,小铃铛就笑嘻嘻的挽起裙子,露出白生生的小腿,端着木盆就要下地,云烨看看浑浊的泥水,拽着小铃铛不让下,随手拿起稻秧就往地里扔,抛秧吗。老子又不是没见过,一小块地。用不着下去,小铃铛才不管夫君的行为合理不合理,见丈夫扔的痛快,自己也加了进来,不一会就给这块田地里扔的到处都是歪歪斜斜的秧苗,扔完了就收工。两人笑嘻嘻的钻进了马车,继续往前走。

    旁边的钱升笑眯眯的看着刺史夫妇干农活,本来还有些欣慰,膏粱子弟也知道农家的辛苦,终于知道干活了。谁知道两个人胡乱的往田地里扔了一些稻秧,就上了马车,听说要去河边烤鱼,这就算是干完了?看着东倒西歪的稻秧,钱升浑身的肥肉都开始哆嗦了。

    “这是我岳州之耻!”钱升蛮横的阻止了从吏们要帮助刺史把秧苗插好,免得丢人现眼的举动,“就让这块地这么长,让所有人看看刺史是怎么种地的,好引以为戒。”

    刘进宝嘿嘿的笑着说:“我家侯爷早就是长安之耻,岳州之耻算得什么,皇后娘娘都说长安城自打有了侯爷,就庸俗了三分,势利了三分到了岳州,天空没高三分,就算岳州百姓有福了。”说完就哈哈笑着打马去追侯爷。

    钱升差点没被刘进宝的话噎死,喘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吩咐从人找来一块木板,挥毫就在上面写了“蓝田县传命侯岳州刺史云烨种田于此”的大字,还让人在插木板的地方搭上凉棚,免得被风雨弄坏了上面的字。

    韩城不停地央求老友慎重,这样做是在往死里得罪勋贵,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毁了自己,可是怒发冲冠的钱升根本就听不进去,红着眼睛警告韩城,如果他敢私自拔掉木板,就和他划地绝交。

    刺史大人的车架到了午后就返回了,钱升特意守在这块木板旁边准备拼死捍卫自己说话的权利,韩城则在心里叫苦不迭。

    都料错了,云烨看见了木牌,大笑着下了马车,夸奖钱升会办事,只是木牌有些草率,糟蹋了一手的好字,如果换成石刻,就会好很多,并且和已经处于混沌中的钱升连干三杯,吩咐快些把石碑刻好,都有些等不及了。

    看着云烨车架远去,钱升指着背影,大喊一声:“无耻之尤啊!”喊完了就掩面大哭,踉踉跄跄的回了自己的简陋的草堂。

    钱升要辞官归隐,钱升要远遁三千里去越州,他认为和云烨待在一片蓝天下呼吸同一个地方的空气都会让他窒息。

    告别了老友告别了亲友,收拾好了行囊准备乘船离开,好些天不见人影的韩城却拖着他去了田地边上,指着那块地里的秧苗对钱升说:“没死一棵,我这些天没事干就守在田地边上,没发现有人来重新栽种,可就是怪了,秧苗没死一棵。”

    钱升仔细看了一遍田地里的秧苗,依然是东倒西歪乱七八糟,但是秧苗都活着,没有死的,枯萎的,十三天的时间,那些鹅黄色的秧苗有的已经可是泛青,脱掉鞋子下到地里,提了一棵试了试,发现秧苗已经开始扎根了,这绝对是原来的那些秧苗,没人替换过。

    旁边的稻田里,秧苗虽然也没死,依然是鹅黄色一片,绝对没有这片田地里的秧苗如此的有活力,“什么缘故?”钱升揪着自己的头发问韩城。

    韩城木然的摇摇头,扶着一瞬间苍老了十岁的钱升去自己的府上,这时候的钱升需要大醉一场,多年的老友了,彼此知之甚深。

    对于钱升的困惑,云烨是听刘进宝传的闲话,听到之后自然是一笑了之,夏季已经来临,岳州就要迎来绵长的雨季。

    “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耀,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

    云烨站在阅军楼上背诵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可惜没有知音,小铃铛一脸的崇拜,这无关乎文章的好坏,只要是丈夫念的,就算是狗屁不通,她也会大加赞赏,另一个是刚刚跑到楼下对着洞庭湖撒尿的刘进宝,至于正在专心致志的烤鱼的冬鱼,完全可以

    无视,所以就注定了范仲淹的千古绝唱在大唐泛不起涟漪,更不要引得洛阳纸贵了。

    岳阳来雨一般就会有风,大湖上波涛连天,大浪拍击在楼下的石头上,溅起了漫天的水花,被风一吹就化作水雾,打湿了白色的纱幔,云烨后退两步,脚上的鞋子已经被水雾打的半湿,躺回自己的矮榻,随着大浪拍击的声响,敲击着矮几。

    只要云烨闲下来,小铃铛就会凑过来,她只是喜欢和云烨在一起的感觉,用手撕着冬鱼烤好的鱼柳,一点点的喂到云烨的嘴里,有时候云烨会故意咬到她的手指,逗得她咯咯直笑,小铃铛的笑声能带来好运,云烨从来都是这么认为的。

    刘方终于把战事拖到秋后进行,这是早就商量好的,洞庭湖的雨季没法作战,视野不清之下,随时都会偏离航道,撞到湖里林立的礁石上。在这样的天气里偷袭,估计还没有到达战场,就会损失一半的人手和战船。

    可是这对岭南水师并不是什么问题,海里面的风浪远不是洞庭湖能比拟的,就算是大海上的潮涌,也比这里的风浪危险,所以岭南水师趁着大雨的掩护,决定去君山试探一下敌人的力量,好做下一步的准备。

    休整了一个月的关庭珑被放出去查看塘堰的情况,刺史府里的大小官吏都披着蓑衣下到州县里坐镇,一旦有灾情,是要就地处理的,在大唐,最忙碌的不是那些高官显贵,而是底下的疍吏,俸禄不多,杂事无穷无尽,乡民丢了一头牛,就是一件大事,找不到牛,说不定有一家子就会破产,云烨来岳州处理过的最大的案子,就是连环偷牛案,贼偷被抓住,却无可奈何,一头吊睛白额虎,除了剥下虎皮发卖,你能将它如何?

    当时看到哭嚎连天的农妇,韩城就把目光盯在了刺史大人的身上,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虎皮在这里卖不上价钱,尤其是夏日里的虎皮,脱毛脱得厉害,不值钱,冬日里的虎皮价格就不错,换一两头牛还是没问题的,刺史大人审的第一件案子就以损失三头牛,换回一张脱毛的虎皮。

    水师的安危云烨不担心,自己的手下,这几年在大海里历练的都已经成了水上的霸王,一个校尉就敢喊着直捣水贼老窝,生擒贼首,献于阶下,从大海里忽然来到了澡盆一样的洞庭湖,非常的不习惯,经常说帆还没有张开,就已经到了对岸,海上的鲨鱼就不是可以养在澡盆里的,这次出击,也是那些穷极无聊的水师将领,在拉练的同时做一次简单的狩猎。(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