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恐怖的拆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侯,多谢你的好意,老夫撑得住,现在流民已经在工地周边住满了,不给他们找到营生,迟早会酿成大祸。”

    “关先生,这次建城安置流民,是一个长久的过程,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你现在看着就要垮了,如何坚持到最后?开发两湖是你首先倡议的,如果现在就熬坏身体倒在前进的路上,看不到自己的成果,那该是多么遗憾啊,洞庭湖本来就是一个食物非常丰富的地方,哪里会有闲人。

    制造围堰,开垦田土,烧山种地,都有数不尽的工作要做,书院的正科已经制定了流民的工作流程,不用担心,他们马上就会来到岳州实习,会有人手帮你做好这一切的,等到新城建立的时候,周边的农业也要开始兴盛,这是必然的事情,岭南拿来的三季稻,虽然在这里没可能种三季,但是种两季还是没问题的,稻种已经运来了,教百姓育秧的司农寺官员也正在顺流而下,现在,种一季晚稻还是来得及的。“

    对这个老人,云烨的感觉很复杂,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是一个随时愿意把自己的生命

    奉献给理想的人,必须对他保有最起码的尊敬。

    见云烨对危机已经有了应对之法,关庭珑鞠躬施礼之后就退了下去,随着军士去湖上的舰队,在那里他可以好好休息一点时间。

    “崔琰,你清楚你的职责所在了么?”云烨见关庭珑走了出去,就问崔九。

    “学生清楚了,带着新来的流民,开荒种地,搜集食物。搭建住房,同时还要试验三季稻在两湖的生长情况。”

    “知道了就去做吧,这些天小心自己的安全,出门必须有护卫随行,岳州并不安全。”云烨满含深意对崔九说。

    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相对口的事情,这就是一种做事的态度。云烨绝对不会去管三季稻怎样种植,房子怎样搭建,农田该如何规划,百姓的生活到底该怎样安置,这是地方官的职责,他们总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即使云烨能够做的比他们好十倍,云烨也绝对不会去做的,因为这样得不偿失。当初自己胡乱出主意盖万民殿,就被公输甲嘲笑的好些天缓不过来,既然如此何必多费力气?和那些大城市来的富户们饮酒作乐才是自己的工作。

    富人间的交往总是那样的贴心,一见面一盒子小礼物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在穷山僻壤但是大船上宴会依然豪奢无比,应有尽有,环佩叮当面目姣好的丫鬟,殷红的葡萄酿淅淅沥沥的被倒进了玻璃杯。放上两枚晶莹的冰鱼,喝起来沁人心脾。难得这些人居然能找来冰,云烨独坐一桌,桌上的美食水陆纷呈,天南地北的佳肴齐聚,云烨估计,为了这个聚会。主人算是费尽了心思。

    巨舟缓缓行驶在湖面上,彩灯高悬,丝竹之音袅袅的游荡,有人举酒高歌,有人低吟浅唱。饮胜!主人家好客的劝酒声不绝于耳。酒酣耳热之际,家中的歌妓款款漫舞,扭动腰肢,一遍又一遍的把长长的彩袖抛给中意的郎君,眉眼间全是幽怨之色,刺史侯爷不解风情,犹在与主人家畅谈北方的雄浑景致。

    坐席间有豪放者脱帽解衣,手持巨笔,要在丈二的白宣上记取今日之盛况,也有自调琵琶者,不安曲谱,要品出自己的雅调,最有趣者要数酒量浅薄者,追着歌妓,想要拿人家的绣鞋作为自己饮酒的器具……

    主人家云板一响,顿时万籁俱静,一方新城地理模型就被搬了上来,这才是今日的主菜,做记者毛笔抛于湖面,调曲者琵琶横卧,本来已经擒住歌妓正在上下其手的风流人物,放开烂泥一样的美佳人,眼中精光闪闪,那里还有半分醉意?

    刺史侯爷酣醉,笑拍着模型直说做的不好,比例不对,新城那里会是如此狭小,众人齐声逗趣,悄无声息间就把自家要购买的土地夸大了许多,刺史侯爷一一应允,答应之时狂态毕露,割裂新城土地如同割裂牛羊,随行的从吏面如土色,屡次劝解侯爷,今日醉矣,明日再议此事,却被当庭斥责,只得恨恨离去。

    一封封的土地文书被大醉的刺史侯爷一一签发,金银之物被现场交割,从吏虽然痛哭流涕,检验金银却毫不怠慢,这是侯爷唯一能向朝廷交代的东西。

    宴尽宾主散,独留下刺史侯爷躺在金币之中狂呼过瘾,今夜要盖着金币睡觉,巨舟消失在黑夜中,只留下粉黛脂香萦绕不绝。

    韩城,钱升顿脚嚎啕,怒发冲冠的指着大醉的侯爷就要痛斥,却发现侯爷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瞅着远去的巨舟面目阴森恐怖,难道另有玄机?想起自己以前的遭遇,浑身就不停的打摆子,这时候才想起来,如果远去的豪商是一群饿狼,这一位绝对是一头啸傲山林的猛虎,见侯爷看自己,连忙垂首弓腰不敢言语。

    “金银归档,卖掉的土地一一做好标记,金银七分入公帐,三分进刺史衙门,等待赔偿给那些人。”云烨接过刘进宝手里的水壶,漱了一下口中的酒气,就要离去。

    “侯爷,为何七分进公帐,三分入州府,是不是少了些?属下已经知道您没打算把土地给他们,可是这样公然赖账国法,人情每一样能说得过去的。”

    韩城钱升知道云烨绝对不会这么做,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刺史如何能把这些金银在众目睽睽之下吞掉,只能期望上官解释一二。

    “你们不要管,新城的土地价格又要大落了,暂停建造城池,所有人手都去开垦荒地,告诉这些流民,谁开垦出来的荒地,就归谁所有,只要去官府备案,就免税三年,这是朝廷对流民开的一条口子,关中的流民如此,岳州的流民也该如此才是。”

    韩城钱升面面相觑,却又不好发问,只能按照云烨的吩咐去做事,既然地基已经完工,剩下的当然是要开始平整活命之资,田园,这是早就商量好的,侯爷为何要旧事重提?

    回到刺史府,李承乾还没有睡,一脸期盼的看着云烨,不知道他这次到底能黑这些富户们多少金银。

    云烨伸出四根手指,然后就从井里提出凉水洗脸,李承乾强自忍着,只是无声张大的嘴巴里的小舌头抖动的厉害。

    见云烨洗漱完毕,殷勤的把茶壶送到云烨手上,小声说:“钱到手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做?我们要是白白侵吞,他们恐怕会不答应,到时候很麻烦,你扛不住。”

    “岳州马上就要有大战发生,五万水贼,号称十万,浩浩荡荡的杀进了岳州城,云烨兵少将微,只能退避三舍,让过贼人的锋芒,以图后势。”

    “你有必要玩的这么大吗?为了四十万银币,弄得民不聊生的划不来,虽然水贼的主将是你的谋士,手下的贼将是我父皇的探子,可是贼人一旦进了岳州城,就会失去控制,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损失太大了。”

    “你来告诉我,我要把岳州拆掉,并入新城,怎么拆?那里的百姓不愿意离开,你让我吩咐属下拿着马棒去挨家挨户的威胁拆迁?总会有不愿意离开自己家园的人,他们有胆量对抗官府,因为官府要讲道理,拿他们没办法,可是他们没胆子对抗水贼,因为水贼不讲道理,会抢他们的钱财,会抢他们的妻女,还会把他们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所以啊,这是最快捷的办法,我在岳州死守城池,守不住了,才后撤的,在这之前,我会坚壁清野,和贼人在岳州恶战一场,把岳州彻底的毁掉,这样就没人不同意把岳州并入新城,百姓们会感激官府的作为,民心可用啊。“

    “就是为了拆迁?我们给他们讲道理,说明白补偿,不就好了,大唐百姓淳朴,厚道,一定会理解朝廷的苦衷。“

    “算了吧,你爹连死囚都不愿意杀,更不要说这些百姓了,大唐百姓还有彪悍的一面,我不想面对,还是这样省事,再说了水贼们没有罪孽,怎么让他们当苦力?好百姓都要去种地,种菜,养鸡,养猪,养羊,为新城的将来做储备,谁去做苦工?只有水贼,我估计最后会抓到三四万壮劳力,有他们在,我们的新城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建好,只有强壮的人才回去当水贼,同理,他们也是最好的苦力,在鞭子底下干活,一定会很卖力,要不了很久,我就会回到长安继续教书,谁有工夫待在这个到处是蚊子的水坑边上。“

    刚才在酒宴上光顾着喝酒了,衣襟上吐得全是,不舒服,云烨脱掉外袍,吩咐自家的厨子送两碗哨子面过来,李承乾一定也没吃,他们家人都是这个样子,随时随地的在邀买人心,好像等着一起吃饭就能让别人感激,云烨很讨厌这一点。果然,李承乾就没吃晚饭,一大碗哨子面还没吃饱,喊着再来一碗。(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