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肥猪来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朝堂上出奇的沉默,房玄龄念完奏折之后就退回座位,一言不发,朝廷的收入和支出都是早就制定好的,新城会在今年有收入,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可是如今,云烨的一纸奏章,就让朝廷三十万银币的收入化为泡影,最愤怒的其实是户部尚书长孙无忌,可是,皇帝很明显的在支持云烨。

    奏章他看过,上面应该还有一个的名字,却被朱笔涂掉了,不用说,那个名字一定是太子的,搞什么,建新城就是为了牟利,在他看来,天下的重心应当是士大夫而不是那些愚民,一座宏伟美丽的城市里住满了这些人成和体统。

    在兴化坊住了几年,他已经很习惯那些干净美丽的环境,春日里梨花盛开,雪白一片,住在那里的人都习惯换上赶紧的白衣,和环境相称,饮一杯梨花酒,听着剧院里袅娜的歌声,如在云端。

    夏日里一到清晨就能听到滴答的马蹄声,还有木制车轮碾过石板的声响,再加上淅淅沥沥的洒水声,燥热的长安似乎都不那么热了,下朝后,选一躺椅,梨树下小憩片刻,看瓷瓶上的水珠从瓶身上滑落,不必去想,就知道冰镇的葡萄酿是如何的清凉。

    最喜欢的就是秋日,梨子成熟时节,脖子上架着孙儿辈,看他们摘梨子的憨态,就足以让自己老怀大慰,更不要说老妻举着竹竿子,在上面设置一个纱兜,将梨树最顶端,日照最充足,最甘甜的梨子摘下来,洗干净之后,放进阔口的瓶子里。浇上酒,用黄泥封好,到了冬咳时节喝一点,润心又润肺。

    寒风吹来的时候,兴化坊的梨树叶子就会泛红,或者泛黄。这时候的扫街人,就不会去清扫那些落叶,让它们随意的从树上飘落,置之不理,每到这个时候,很多戴着高冠的雅士,会在落叶里郁郁独行,感叹北风的肃杀怀念远方的亲人和朋友……

    新城原本也该是这个样子的,却被一群流民毁了。那座城市将变得和大唐其他城市别无二致,污水横流,蚊蝇飞舞,挑担贩浆之流无孔不入。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兴化坊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太深,就想着城市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几年过得太安逸了,竟然少了很多的斗智。强自把心绪转移到三十万银币上来,这或许是国朝最大的单笔收入,如今化为了泡影。这让他极为心痛,原本今年的财政是健康的,还有大量的盈余,如今。一出一进损失了六十万银币,让他怎能安心?

    打着圣人的招牌果然管用,王珪听云烨的奏章听得摇头晃脑,魏征也听得如饮琼浆,萧禹对于云烨文章里把圣人和统治者天衣无缝的连接在一起加以赞颂。更是非常的满意。

    “云烨又开始使坏了。”长孙对下朝之后正在喝茶的李二这样说。

    李二惊诧的抬起头不解的问皇后:“观音婢看出有什么不妥之处么?”对于云烨的奏章他看了不下三遍,字字忠贞,句句切中要害,而且太子就在岳州,从太子的私信上就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充满了对长安富户的愤怒,就算云烨钻进了钱眼,以他和太子的关系来说,无论如何也不会害太子,这一点李二非常的肯定。

    “不知道!”长孙回答的干净利落。李二这才放下茶壶,拿着白绢擦拭自己的茶壶,这只茶壶已经被自己用的表面像古铜一样漂亮,这件茶壶他将来打算陪葬,没打算留给谁。

    “可是妾身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一个纨绔子弟忽然间变成了忧国忧民的圣人,这个转折太突然了,拿着好文章做幌子,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这道奏折上,自己好暗度陈仓。

    您忘记了,这家伙,装牛像牛,扮马像马,安上长耳朵就是驴子,现在装的是一位圣人一样的忠臣,妾身可知道,他一直都把做一个没做为的奸臣作为自己奋斗目标,这样一来,他的行为就非常的可疑,三十万银币,白白没有了,他会心疼死,就不知道这一次他打算坑谁,三十万银币的窟窿不好堵。“

    李二放下手里的茶壶,习惯性的敲着桌子说:“皇后说的有理,行家有行家的尊严,财货一道是云烨最强的一点,他也自诩为再世财神,赔钱可不是财神的做派。我们看戏就好,他不会做的很过分的,再说,洞庭湖上风云聚会,光是那些人就够他操心的了,这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他,不过,他居然还有赚钱的心思,就说明洞庭湖之事他稳操胜券,自己的谋士成了那些人的管家,有趣啊,有趣!”

    来岳州的人越来越多了,大部分都是长安洛阳,晋阳,扬州这些大城市的富商,云烨的一道奏折上达天听之后,这些人就坐不住了,岳州自古以来就是水陆交汇之所,如果家里能在岳州有一家店铺,就算是不赚钱,只是作为中转站也是很好的选择,更何况新兴贵族群如今已经到了开枝散叶的阶段,在新城安家,不会引起其他势力的反弹,也不会被老牌势力倾轧,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只论能力,不论家势。

    越州现任刺史是一位国侯,这样的人对任何势力都有免疫力,他如果想把新城弄好,就绝对会力排干扰,很明显,云烨是一位非常强势的侯爷,事情做崩了才是最丢脸的事,至于好处?他需要么?

    新城的一半土地需要给流民,还需要给军队一大块,官府会占用一大块,还会保留一大块作为调剂,这样下来,能发卖的土地就非常的有限,如果下手晚了,恐怕会后悔不迭。

    看着从水门上进进出出的各种船只,李承乾郁闷的指着这些衣着光鲜的人说:“这些人就是你要宰的肥猪?”

    云烨没好气的说:“那是自然,穷鬼们的好处你看的死死地不让动,害得我没办法下手,那就只好宰肥猪了,我总要侵占一部分人的利益才能把窟窿填上,你以我财神的名头是浪得虚名不成?‘

    “都是大唐子民,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如果你肯给我三十万银币,就当我刚才的话白说。“

    “我哪里有这么多的钱,东宫卖了都不值,高丽已经没钱了,商队今年的利润下滑的厉害,原因就是到处打仗,那个和你作对的渊盖苏文彻底的和高建武翻脸了,想要截杀高建武,把事情的影响弄到最小,谁知道被人告密,计划破产,只好明刀明枪的大战,听说在新长安一代杀的天翻地覆,血流漂杵,听说告密的人姓崔,和你家的崔管事有没有关系?

    西域也好不到那里去,原来还能在昭武九姓找点补偿,现在昭武九姓被侯君集杀的千里无人烟,想赚钱只能去波斯,谁能想到,波斯现在还被喊着真主的一群人杀的节节败退,侯氏已经跟我抱怨过好几回了,说家里已经一年多没有正经生意了。

    烨子,你也知道,东宫是个穷地方,开销大,收入少,苏氏,侯氏都要烦死我了,你在新城弄快好地给我,我拿去堵她们的嘴。“

    云烨重新看了太子殿下一眼,奇怪的说:“我记得半个月前,你还在为富户们侵吞了百姓的产业,痛苦地日夜不安,现在就改主意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看着老百姓发穷,谁都会不安,但是这些人吗,少点钱又不会饿死,倒是东宫现在连三万枚银币都拿不出来,这才是燃眉之急。“

    李家的人全身都是道理,云烨自然不会让大唐太子殿下被老婆逼得去住大街,自己人的利益总是要保证的,程家,牛家,秦家,李靖家,李绩家,长孙家,这几家已经派了最可靠的人手把银币送了过来,就在岭南水师的大船上,李承乾再拍给一厚叠汇票,就万事不问,其余几家也是如此,就等着新城建好之后,来接收产业。

    到了八月桂花香的时候,岭南水师终于全员到齐,新城也已经平整好了土地,就要开始正式的建造,不断地有流民从深山大泽里走出来,汇聚到岳州,关庭珑顶着满头的白发四处奔忙,韩城和钱升带着疍吏也开始平整岳州城外的土地,将一些小的水塘截断水源用建筑垃圾填塞,而后平整,整个两湖平原上,一大块不毛之地正在向外延伸。

    “侯爷,现在在册的流民已经达到了两万户,已经超越了整个岳州的原住人口,这如何是好,一旦分配不均,灾祸就在眼前。“

    关庭珑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苍老,原本红润的脸膛上布满了皱纹,两个大大的眼袋吊在眼睛下面,好像他从来没有睡过安稳觉。

    崔九倒是显得很健康,到底是年轻人,繁重的工作反而激发了他全部的活力,很不错的年轻人,谁说大户人家尽出棒槌?崔九这样的简直就是人中龙凤。

    “关庭珑判事有误,以致工期迁延,着令,暂停别驾之职,去岭南水师营地休整,读书悔过,别驾一职由崔琰代替,不得有误!”(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