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诈死还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陨这东西云烨从来都不喜欢,呜呜呜的,吹起来就像哭,颜之推说骚人听此凋朱颜,满座尽白衣。

    当初和老先生两个人戴着范阳笠,踩着河东屐,身着素衣,挟一木杖,过密林,度水洼,夜半敲僧门,寒僧无餐饭缪客,唯有陶埙一曲,以待嘉宾。

    一时间腹中雷声共蛙鸣一色,坐中客涕泪横流,无他,需要背老先生回家。一曲《山鬼》一曲《苏武牧羊》让云烨恨死了陶陨这种东西,不管是谁,被一个长得像鬼的老僧用呜咽的曲子折磨了半个时辰,而后扭身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好像已经给足了面子,颜之推老先生从云烨袖子里摸出一大块赤金,放在蒲团上,大声说:“失礼了。”就让云烨背他回家,给人家金子,还要道歉,这种歉云烨也很想让让人给自己倒。

    能把低沉哀婉的曲子吹得高亢入云也是一种本事,天上的老鹰看起来非常的痛苦,一会向东飞飞,一会向西飞飞,总是舍不得离开云烨所在的地方。

    被困在网里的这只老鹰也翻腾起来,爪子把甲板抓的木屑横飞,云烨想了想,让单鹰抓着老鹰的头,自己在老鹰的脑袋上细细的摸索,果然,一个薄薄的铁片就在老鹰的后脑勺上,不断地发出嗡嗡嗡的响动,很有规律,陨的声音变急促的时候,铁片就震动的强烈,陨的声音变得柔缓的时候,铜片就震动的轻微。

    把铁片从老鹰脑袋上拿下来以后,这只老鹰就变得温和了许多,躺在甲板上双脚朝天,看着天上飞的那只老鹰,不停地叫唤。

    “就是这个东西控制老鹰的?这是什么东西?”单鹰单纯的脑袋里混乱一片。

    “小铃铛的百宝箱里有一套铃铛,总共十八个,是我送给小铃铛的礼物,你去问她要过来,给你变个戏法。”云烨没回答他的废话。而是让他去找小铃铛。

    很快。单鹰就拿来一个精美的银盒,小铃铛不放心的跟在后面,担心单鹰把自己的宝贝损坏了,这是夫君送的生日礼物。

    打开盒子,里面并排放着很多的铃铛,从大到小都有,云烨先拿起一个中等的。摇一下,见铁片没反应,又拿起一个继续摇,等他试验到第四个铃铛的时候,那个铁片终于有了反应,摇一下。铁片就震动一下,非常的有趣。

    云烨笑着站起来,没命的摇晃铃铛,只听得叮铃铃一阵脆响,天上的老鹰一个跟头就栽了下来,掉了半截,又忽闪着翅膀飞上了天,云烨把铃铛悬在手上。一阵陶陨的声音响起。铃铛居然无风自鸣。

    云烨笑的越发得意了,又把手上的铃铛使劲的摇晃。单鹰,无舌都抬头看天,只见那只老鹰在空中不停地翻滚起来,似乎非常的痛苦。

    “这个戏法如何?这只老鹰再也威胁不了我了,如果可能,今天就把它玩死。”于是得意地把铃铛左摇摇,右晃晃,嘴里还哼着莫名其妙的歌。

    “叮铃铃,叮铃铃,铃儿响叮当……”

    看到天空上的那只老鹰像个玩具一样的一会被陨声袭扰,一会又被杂乱的铃声所惑,不断地发出惊惶的叫声,闭着眼睛不忍卒看的单鹰,忽然间操起一架八牛弩,身子躺在地上,把粗大的弩箭直接对准了那只已经降低了很多的老鹰,没用踏簧,直接用手扣动了扳机,被巨大的后座力震得虎口部位鲜血直流。

    三支弩箭呼啸着就上了天,单鹰闭上眼睛,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老鹰中箭的情形。云烨可不想这只老鹰就这样死了,多好玩的东西啊,在发现单鹰意图的时候,干紧摇晃一下自己的铃铛,老鹰痛苦地翻滚一下,三支呈品字形的弩箭就从它的身形上方呼啸而过。

    地上的老鹰忽然间凄厉的叫了一嗓子,天上的老鹰,就箭一般的呼啸而下,冬鱼他们连忙用木槌敲击了八牛弩,一张巨大的渔网就向老鹰扑了过去。

    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光用翅膀,就把渔网扇的朝下掉了下来,云烨和单鹰都被渔网盖了个结实,匆忙之间,解不开身上的渔网,

    老鹰的目的不在伤人,而是抓起船上的那只老鹰就要飞走,好不容易从渔网里脱身的云烨阻止了冬鱼他们准备再次攻击的举动。

    老鹰拖不走那只网,云烨早就把困老鹰的那张大网,钉在了甲板上,无论它如何努力,也拖不走,绳子绷得笔直,可惜只能离地三尺,见带不走,只好无奈的抛下,冬鱼淫笑着就要把八牛弩的长箭射出去,却被单鹰一脚踹飞,看着眼睛泛红的单鹰,只能自认倒霉,单鹰惹不起,急红眼的单鹰更加惹不起,你只要看看侯爷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知道他这个时候不想惹单鹰。

    鹰飞冲天,果然厉害,转眼即逝,躲在云层里不见了,可是转瞬间,一只黑点就从云端直直的冲了下来,看它头下脚上的样子,这是没打算活啊,云烨一把抄起铃铛盒子,立马就钻进了船舱,单鹰大叫起来,剩下的弩手立刻做好了准备,一连三层防御用的大网就遮盖在了船头,要是真的这样砸下来,说不定船都会被砸个大窟窿。

    只听噗噗的两声,前面的两张渔网轻易地就被撕开第三张大网,也是最粗,最结实的,拇指粗的绳子被绷得笔直,好几股绳子都已经被崩开,不过好歹把老鹰拦住了。

    大船都在不停地摇晃,云烨探出脑袋,发现那只老鹰的脑袋从渔网的窟窿眼里把头软软的探下来,无力的摇摆着,船上的那只老鹰不停地拿长长的喙拨拉它的脑袋,啾啾的声音不断,看样子这是一对老鹰夫妻。

    “怎么辨别老鹰的公母?”云烨挠着鼻子问无舌。

    “滚开!”无舌也很愤怒,这些人都在发神经,害人虫被除掉了,应该高兴才是,单鹰的横刀闪耀出一片雪亮的刀光,那些渔网顿时就被刀光绞成了一截截的,走到那只老鹰跟前,单鹰低下头,从老鹰的脑袋后面抠出一片同样的铁片,随手要扔掉,却被云烨拿走,这是好东西,年经人一点都不知道珍惜好东西,造孽啊。

    老鹰似乎死了,满船的人除了云烨有点高兴,剩下的都是一脸的肃穆,更死了爹一样,云烨心里暗暗诅咒。

    单鹰把另外一只老鹰也放开,这只老鹰也不逃跑,就呆呆的窝在那只死老鹰的身边,长长的鹰嘴在它的羽毛里啄来啄去,像是在梳理羽毛,听说老鹰一辈子就一个老婆,或者丈夫,一旦成亲,就会至死不渝,不知道这只活着的鳏夫或者寡妇,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雁丘词》里说的好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这下子好了,它们不用飞来飞去的被人使唤了,云烨非常期待这只老鹰上演一出被撞或者凄婉的戏码,然后自己吟诵一曲《雁丘词》以为祝贺,这样一来它们也不枉这世间走一遭。

    单鹰闭着眼睛,不忍心看,也不忍心听那只老鹰咕咕的低吟,英雄末路,就这副样子,想当年霸王乌江自刎之前,还不是和虞姬唱了一出《霸王别姬》想想唐明皇和杨贵妃在荒野里的凄惨离别,云烨心中就充满了吟诗的冲动,赶紧啊,惜别的时间有点长,用铁爪,或者把脑袋往甲板上撞都能达到目的,个人建议用铁爪,这样比较悲壮惨烈。

    老鹰迟迟的不自杀,云烨都以为这家伙是不是变卦了,不由得装出一副悲伤地样子,走上前去,准备就近观察一下这只老鹰的情绪到底适不适合自杀。

    才到跟前,异变突起,那个明明已经死了的老鹰居然挥动了翅膀,鼓荡起来,一膀子就把云烨拍的飞出来船舷,冬鱼大呼小叫的喊着救侯爷,自己一头就跳下了水。

    单鹰就地一个翻滚,还没有站定,另外一只老鹰也呼扇起翅膀来,只好再一次后退,两只老鹰就像滑翔机,在甲板上跑了两步就从船舷上飞了出去,顷刻间就飞的远远地,远处的陶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这回的声音很温柔,很可惜,两只老鹰理都不理的就朝着大湖的深处飞去,无论陶陨的声音如何变化,都不理不睬,清亮的鹰唳远远传来过来,声音中充满了喜悦,这一飞,好像没有再回头的意思。

    云烨被冬鱼从水里丢上甲板,肚子鼓的老高,刚才被老鹰一翅膀扇晕,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水,无舌把云烨倒挂起来,大股的湖水就从口中,鼻子中往外喷涌。小铃铛哭的样子比刚才那只老鹰更加的凄惨。

    一声长长的喘息声传来,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云烨睁开无神的眼睛吩咐:“那两只老鹰不要放过,侯爷我要把它们生吞活剥。“

    所有人都在看着太阳的方向,无舌带着嘲讽的口气说:“抓不到了,天空之王只要到了天空,谁有办法捉住它?”(未完待续。。)

    PS:这一节很难写,对比,糅合,反衬,总之很麻烦,足足写了三个多小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