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流民的心思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姓云的就该住在云梦泽里,就像老鼠回到了老鼠窝,只不过现在自己的老窝里面闲杂人等太多,站在这座本该叫做岳阳楼的阅军楼里,思绪万千,人家都是往事越千年,云烨的思绪却是未来跨千年,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个叫李白的家伙在柱子上题诗,还会有一个叫杜甫的家伙在这里写诗,过上几百年会有一个叫做范仲淹的会给这座楼写下一部千古名篇,先天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两句话,在大唐必须忽视,因为这种把自己和天下融在一起的圣人,会被李二干掉。韩愈不过上了一部辨佛的折子,就立马被远窜到岭南。

    李家很固执,认为有这种包容天下心思的人只能是皇族,最好是皇帝,太子都不该这么想,家天下的思想牢牢的禁锢着他们的头脑,允许你有一点小心思,他甚至会为此高兴,如果完全大公无私到了极致,他们会立刻把你捧上神龛,或者送去地狱。

    一座楼就能看出社会的百态,孟浩然能够写出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名句,就在于大唐开阔的胸襟。强盛的国势,就会催生李白,孟浩然,这样的浪漫的人才,当然,倒霉的时候就会有孕育杜甫,白居易,这样悲天悯人的家伙。你只要把天生我材必有用,这句诗和死去元知万事空,放在一起,就能彻底的品味出社会的强盛与否对个人命运的影响。

    范仲淹可以喜悦,可以忧愁,云烨不行,保持古井无波的心态很重要,漫步在阅军楼看着水天一色的世界,沉沉暮霭之中似乎有猛兽潜伏。高天上就有一只老鹰在飞翔……

    如何把无形的敌人变成有形,这是云烨最近几天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你自己站在大太阳底下,人家躲在你看不见的阴影里,想要对付完全找不到人。

    不过现在不用想了,有了漫山遍野的流民。水贼,响马,那些人一定会受不住这种诱惑的,控制了这些人和云烨真刀真枪的干岂不是更加的有趣?

    就害怕人家不干啊,刘方来信说自己已经到了岳阳,可是云烨连影子都没看见,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百十只老虎放进去,也看不见踪影。不知道老刘如何把那些人从暗地里逼到和云烨真刀真枪的干,这需要很大的毅力和智慧,幸好,刘方这两种品质都不缺少。

    那些人一点都不遵守规矩,明明鬼脸尸已经给了长孙冲,现在又弄出一具来所为何事?洞庭湖的波涛不停地拍击着阅军楼,一个大木桶被波浪送到了楼下,看了一眼。发现是鬼脸尸体,云烨就命人小心的在尸体上写了。送错了三个字,又把尸体用船牵着送回了洞庭湖,有没有效果先辩驳了再说,改不改正在人家,辩不辩驳在你,既然有这个权利为什么不行使?要知道随随便便的放弃自己的任何一种权利都是愚蠢的。

    人家的挑战之心从来不会停止。云烨就只好,写了文告,告诉漫山遍野的流民,只要从荒野大泽里出来,就会得到官府的照顾。以前的种种罪孽都可以一笔勾销,关庭珑早就想这么干了,可惜他的官职让他没有这样做的权力。

    正三品的大员当地方刺史,这也算是史无前例了,洛阳,晋阳这样的上州刺史不过是从三品的大员,岳州这样一个下州,有五品官当刺史已经是大材小用了,不过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这里云烨彻底的说了算,那些敢和关庭珑争辩的官员,到了云烨面前,就只能不断地大声应诺,一个国侯的话不是你一介小小的地方官能质疑的。

    所以云烨说宽恕流民的罪行,那就宽恕,出了问题板子无论如何也打不到自己的屁股上,岳州如今有一个巨大的头颅,不但能遮阳光,连雨水都能遮住,底下的官员办事的热情就高涨了起来,办对了有奖,干错了不受罚,只有不干事的人才会被刺史大人收拾。

    这就算是长见识了,以前被各个刺史当成法宝的下级官员考评册子,被侯爷刺史,当垃圾一样的扔进火盆,眼瞅着淡蓝色的火苗子从火盆里升起,有人黯然,有人欢喜,更有人打算行五体投地大礼,所有人都没了过往,过去的功劳也好,污点也罢,统统消失不见,别的刺史可以用这东西要挟下属,也好真正的掌控地方大权,云烨用不着,没有谁不长眼的去和一位国侯抢刺史的权利。

    烧掉那东西是犯律的事情,不过大家都很聪明的保持了沉默,谁能把百骑司的人从大堂里揪出来问话?刺史大人可以,百骑司的人很不习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当刺史大人问清楚了自己的官职,却被轰出了大堂,原因就是自己的职位太低,不配知道刺史大人的事情,必须把自己的长官找来,才能告诉。

    岳州长史韩城脑袋上的汗珠子掉的噼里啪啦的,原因就是他才发现,自己的属官居然就是百骑司的人,而这个人,一向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你们三个不用出来了,都揪出来了,岳州没个监督也不好,不过啊,你们该记的记,不要跳出来捣乱,侯爷我砍几个小兵的脑袋还不用对谁负责。”

    钱升很想跳出来大骂,可是他不敢,云烨这样做比不揪出百骑司的人更可怕,现在谁是友人,谁是密探,只有天知道,到底有没有,或许只有云烨自己清楚,三个?骗鬼去吧。

    云烨这个主帅当然要住在船上,大船就停泊在阅军楼边上四周全是战舰,海里的战舰开到了大湖里,那种碾压一切的威势绝对让人叹为观止。更何况上面密密麻麻的安置的那些投石机,八牛弩,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每隔两个时辰,就会有水鬼跳下去检查大船,云烨不打算再从军营里出来,有强大的优势不加以借用,至少云烨做不出来,一切一切的做法,就是为了把敌人从暗地里逼到明面上,一旦两军对垒,云烨觉得自己就已经稳操胜券了。

    政令不断地从船上下达,岳州的官府全力发动,好些官员骑上青驴就带着老仆去荒野里劝说那些流民把握好现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赶快入籍,到时候会有田土分派下来,岳州的刺史大人特意求得陛下恩准免了岳州三年的钱粮,三年不纳税,还要怎样?

    那个被抓走的流民首领也回去了,他带回去的话和官府说的可不一样,想要转入民籍?没那么容易,必须先做一整年的苦工,官府管饭,一年后结束苦工,分给田地,想做工,会有工钱发放,和那些良民同样对待。

    钱升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他骑着驴子走到流民水贼中间告诉他们只要从大泽里走出来,就能得到民籍,云烨这样说如果有人肯走出来才是怪事,好好地一桩功德,被云烨的粗野和无知毁的干干净净。

    世间的人总是相信自己到人间就是来受苦的,那些骑着驴子的官员,满嘴胡柴,那里有不吃肉的狼?哪里有会有不吃屎的狗?无缘无故的恩德,谁会相信?把官府的告示往最坏里想,然后再降低一个等级,才能信。

    这不是,大狗就带回了最准确的消息,罚做苦工一年,什么苦工?就是在工地上挖土挑砖,砸石头,官府没人可使唤,这才勉强给了大家一条活路,一切都豁然开朗,既然他们需要人,就不会做的太过分,做一年苦工,就做一年苦工吧,听说管饭,在那里不是混个肚子圆?大泽里的热越来越多了,总是没完没了的抢地盘,总是死人,算了,还是出大泽,去接受官府的压榨,他们总要讲点道理的。

    在韩城和钱升不解的目光中,大批的流民开始走出云梦泽,一见到官府的人员,就问做苦工到底管不管饭?

    钱升告诉他们不需要做苦工,只要去官府报备就能分地,和颜悦色的说话还是不能让他们相信,一个白发老者不断地作揖说:“行行好,老爷,俺们就求一碗安生饭吃,您就不要骗俺们了,只要告诉俺去哪里做工,吃饭就成。”

    钱升再一次说明了官府的态度,并且发誓赌咒的说绝无欺瞒,已经把老祖宗搬出来了,依然不能取得信任,迎接他的是一双双鄙夷的眼睛。

    一个粗豪的汉子拎着鞭子走了过来,把腰刀往柱子上一砍,大声说:“你们给我听着,每天天亮就上工地,日落回驻地,他娘的,你们算是拣着了,侯爷说了,最近全是力气活,人不吃饱没力气,所以一天吃三顿干的,干满一年,就给你们上民籍,奶奶的,什么好事都落到你们头上了,要不是侯爷等劳力使,想有这样的好事,做梦去吧。

    一个个都他娘的像鬼,去南边,军中有大灶,有糜子米饭,听说还有肉汤,先吃饱了,睡一晚上缓缓力气,明天就上工地,听到了没有?“

    听说有吃的,流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呼儿唤女的跟着那个凶恶的大汉去南边吃饭,只要今天有干饭,明日一定也会有。

    只留下韩城和钱升百思不得其解,相顾无言。(未完待续。。)

    PS:第三更,求票,求票,绝对不会松懈,还有一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