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大醉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船到了洛阳,云烨下了船去探望一下大丫,与此同时六封军令已经上了驿路,岭南水师分散在各地押运钱币的分船队,将会全力交接自己的差事,然后进入长江水道,去岳州集结,云烨打定了主意把自己圈在军营里,就不信那些人有天大的本事能穿透军营找到自己,如果这样还不能保证自己的平安,在那里都不会安全。

    刘方半路就下了船,带着几十个走了,云烨问话,他也不说,只说自己一定会按时抵达岳州误不了事,无舌想和他一起走,被拒绝了,用云烨的腰牌从驿站换了马匹,就沿着大路走了,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一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在单鹰家里住了一宿,小子挺会生活,整间庭院算不得大,却胜在精致,大丫羞答答的挺着肚子给哥哥请安,然后就欢喜的去张罗晚饭,知道哥哥的嘴很挑,特意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给哥哥下酒。

    单鹰穿上常服,换下来平日里的麻衣,云烨怎么看都看不习惯,尤其是戴着一顶四方高帽,那是富贵人家的员外才是这副打扮,怎么单鹰现在就戴上了?不过看了他两个兄弟的装扮之后,云烨就不奇怪了,王八窝里要是能养出凤凰才是怪事,一个恨不得把全部家当挂身上,一个居然涂脂抹粉的装人妖,据说这是洛阳城里最时兴的打扮。相比之下,云烨光着脑袋挽着发髻,插一根玉簪子,穿一身青色袍子,怎么看怎么寒酸。

    “洛阳的有钱人就这德行?云烨拿筷子指指在另外一桌上吃饭的那哥俩,单鹰可能也觉察出来,不好意思的把帽子摘下来,再把外袍脱掉,穿一身内衣也比刚才顺眼的多。

    “怎么样?在洛阳这就算是把家安了?安家不光是有有一座宅子就成的,还需要相应的谋生手段支撑才行,那个火柴厂的利润微薄。主要是被你哪去救济你爹以前部下的家眷去了。你靠什么手段养活大丫还有你们没出世的孩子?”

    作为大舅哥,这些事情都要问清楚,万一单鹰又去做了响马,大丫跟着一辈子提心吊胆,山贼婆娘的日子不好过,而且非常的危险。

    “劳动大哥操心,小鹰感激不尽。前些日子接到了熙童的来信,他说有一笔大买卖需要和我联手做一下,信里没说清楚,我因为要和大哥去岳州,就把这事推掉了,再没问是什么买卖。好像必须去北面一趟。”

    这么说云烨就清楚了,熙童还是想去极地捕熊,然后把皮毛拿回来卖钱,一般人去了极地很有可能回不来,只有单鹰这样的家伙,才能在极地生活的如意,他想找个伴当。

    大唐就这点不好,如果兄弟妻儿天各一方。想要再见一面。就需要下下大恒心,走老远的路。王勃在诗里曾经说到: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这样的场景灞桥边上总要上演无数回,以前云烨很不习惯两个大男人在离别的时候矫情,但是现在习惯了,一世人两兄弟他娘的出了不长时间,一个去岭南,一个去漠北,这辈子大概就只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了。王勃把这种心态描述的非常贴切,难怪他的诗能流传一千多年。

    云烨想念那日暮,想念闺女,想念熙童,也想念才回岭南的蒙家寨子的援兵,离家两天就开始想念奶奶,想念辛月,想念李安澜,想念铃铛,走的时候,铃铛哭的撕心裂肺,很想就地掉头,可惜只能鼓起余勇杨帆南下。

    多愁善感的人非常容易醉,一杯一杯的往下灌,就不知不觉的喝高了,最后醉的人事不省,这种状态在云烨身上出现的并不多,这回只因为单鹰的一句话,就从心底里勾起无限的愁绪,说起来是一个侯爷,但是能把日子过得妻离子散的侯爷,大概也就自己一个人吧,自己能把那日暮强行留下来,也能把熙童强行留下来,可是自己都没去做,由着他们的性子来,现在一个在草原上放羊,闺女说不定也拖着老长的鼻涕在放羊,熙童为了他妈的生活要一个人走好几个月的去北极抓熊?卖熊皮,都是怎么了?我是大唐的侯爷,我是大唐的侯爷,云烨一直这样叫着直入梦乡,在梦里面或许会好过些。

    大丫坐在床头不断地拿手里的湿巾子给哥哥擦拭嘴角的呕吐物,看着哥哥难受的挠胸挠肺的样子泪流满面,这样子的大哥,才是自己最真实的大哥,这个时候的大哥虽然没有了平日里的风流倜傥,也没有了平日里自信满满的样子,可是大丫觉得,自己的大哥原本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单鹰坐在窗台上,瞅着妻子服侍大舅哥呕吐,他也觉得这样子不错,还以为自己的大舅哥是一个天压不垮,地裂不伤的好汉,原来也有这样虚弱的时候,很不错。

    云烨这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的胃吐出来放在清水里洗洗,太难受了,云家的四不像制酒法,说到底像酒精多过像白酒,那根本就是提炼酒精的法子,后来为了贪财,才逐渐兑上水变成白酒的,整个酒文化缺少了好几百年的发酵,沉淀,快速催生出来的东西总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怪不得尉迟恭喝醉之后就想自杀。

    一直折腾到了三更天,云烨才昏昏睡去,大丫放下帐子,被单鹰搀着去了卧房,至于花园里还有两个醉鬼,单鹰选择无视。

    天光大亮的时候云烨这才醒过来,脑浆子似乎和脑壳脱开了,晃脑袋都疼的要死,拿腰带紧紧地勒紧,吩咐仆役打来一盆子凉凉的冰水,把脸整个埋进去,冷的浑身都哆嗦,不过这样被冰水一激,舒坦多了。

    吃什么吐什么,最喜欢的小米粥晾的温温的,一口吞下去。估计还没有到胃里,就被强大的气流顶了出来,一滴都没剩,算了吃不成了,云烨把碗筷放下,今日还要去洛阳都督府报备,耽搁不得,眼看着就中午了,再去晚了就算是失礼了。

    洛阳都督府的主官换成了裴良策,侯君集去了漠北杀人,他被留下来镇守洛阳,所有经过洛阳的武将都需要去都督府报备,接受检查,看看你的印绶是否齐全,不全的,会立马被拿下,不用说就是打算到外地去造反的,很严肃的一件事。

    再严肃的事情云烨也能把他弄成笑话,路上看到有烤土豆的人,不禁食欲大振,俩铜子换来一堆,拿在手上剥了皮就啃,贱毛病啊,从银耳莲子羹到香浓的小米粥喝什么吐什么的人,一路上吃了三个拳头大的土豆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理睬刘进宝在后面的尖叫声,大步流星的就进了节堂,裴良策已经等了好一阵子,给云烨面子才没有派人去抓,他有这权利,皇帝给的,摆在桌子上的印绶都比云烨怀里揣的那两个大,裴良策好不容易把云烨等来了,准备寒暄两句就开始办正事,一抬头,怒火就从鼻孔里往外冒,那指头点着云烨哆嗦了半天才狠狠的把手放下怒斥道:“你看看你,也是一方重臣,谁家刺史上任有带着军队的,这是陛下对你的厚爱,怎么如此的不知珍惜,官节,官身,官容那一样符合规矩,先去净手,再来公堂办事。”

    云烨被骂的莫名其妙,正要发火,却看见那些属官都低着头窃笑,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自己身上不妥,看看衣服,没问题,帽子?就没戴帽子,大丫早上给梳的头不可能出问题,直到看见了自己的手,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他娘的唐朝人蠢得可以,连个土豆都不会烤,就不能盘个大膛的炉子慢慢把土豆烘熟,非要丢进炭火里烧熟?外皮黑乎乎的,刚才光顾着吃了,把这茬全给忘了,不用说,现在一定有一个黑嘴圈,这就没脸见人了,拿袖子掩着脸匆匆去了节堂外地接雨瓮,仔仔细细的洗了一把脸,这才重新上堂,给裴良策道歉。

    “昨晚喝得大醉,今早起来一口东西吃不下去,路上看到有卖烤土豆的,这才把命救了,吃的惶急了些,都督莫怪。“

    裴良策见云烨确实不是故意给自己难堪,脸上的表情这才放缓,轻声说:“这也难怪,往南边走的官员多少心中都有些不快,在洛阳城中买醉也是常有之事,既然云侯已经清醒,你就请你拿出陛下旨意,兵部命令,行军印信交予老夫查验。“

    说完话就有一个属官端着盘子来到云烨面前,等着云烨拿出这些东西,印绶一直在云烨怀里揣着,放在盘子上,云烨又从背后的革囊里掏出谕旨和兵部文书一并放了上去,属官涌上前来拿着拓印一一对照,尤其是印信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云烨心头一动,忽然对裴良策说:“大都督下官有些私下里的话,需要和大都督单独说。“(未完待续。。)

    PS:第四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