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希帕蒂亚的律条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看到这个女子,云烨很自然的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红萝卜的胳膊,白萝卜的腿。樱桃小口一点点.”美人见多了,可是这样的异种美人没见过,害个羞,血液在一瞬间就能让身体变成玫红色?这个,这个需要见识一下。

    刚往前走了两步,又抽回腿,狐疑的看着这个叫庞准的家伙,那个国色天香的美人真的是这家伙的闺女?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那个儿子百分百是这家伙的种,圆脸,麻子,狮子鼻,阔嘴巴,手短脚短肚子圆。

    “这真的是你亲闺女?“云烨想再一次确认一下。

    “自然,俺老庞的亲闺女,您家走大河的金掌柜,也是俺家的座上客,他可以为俺作证、“庞准把自己的大肚皮拍的砰砰作响,就差发誓赌咒了。

    “或许是基因变异。“云烨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你闺女几岁开蒙,现在都读些什么书?“这些东西必须问清楚,如果外表长得漂亮,内心依然是一个傻子,那就惨了。

    “匙儿五岁就开始读书,先生总是夸她聪明伶俐,几乎有过目不忘只能,诸子百家样样精通,对天文地理也有涉猎。“说到这里庞准难过的摇摇头接着说:”可惜她是一个女子,如果匙儿是男子,我何苦这样没羞没臊的纠缠云侯,书院今年正科招收一榜,其余三榜即使出了书院还是要另谋生路,我庞准也算是家财万贯,犯不着啊,匙儿一旦要考正科,那也是十拿九稳的事,可是。老夫的儿子……“

    瞅着从心底里悲凉的庞准,云烨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的儿子确实不适宜进入书院,但是你闺女如果如你所说,确实聪明伶俐的话,我保证把她教出来,你就这两个孩子。儿子靠不住,那就靠闺女算不得大事,你的事听老金说过,赤手空拳打下诺大的家业,也算是一方豪雄,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肖,有个好闺女已经是上天格外开恩了。“

    庞准哈哈一笑说:“云侯说的是,身后事谁管得着,只要闺女进学。老夫就感激不尽了。“说完拉着云烨的手不着痕迹的把那颗蝉玉珠塞进云烨的手中,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云侯啊,这次八百多学生,书院的压力那是前所未有的大,咱们不但要管他们的衣食住行,还要操心将来的出路,这个黑锅我们背的有点大。“

    许敬宗的嘴皮干裂,看样子今天他也说了不少的话。云烨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润润嗓子。等他把气喘匀了以后才说:“玉山书院又不能只教育出官员,如果只教育官员,我们何苦把书院弄得这么大,每年只需要教百十学生就好,费这个心力做什么,有才华的去当官。没才华的就转入民间,世间四民,工农学商,哪一行都需要人才,在草原上你敢说一个合格的兽医不是人才?

    玉山书院只有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到民间。才能更有生命力,你想想啊,当年齐国的稷下学宫如今安在哉?就是因为那里只教授清谈,纵横之术,酒桌上看似无敌,实际上如同河边的沙垒,大浪一来,转瞬间就消失了。

    参加考试的人共有一千七百四十三人,这几乎就是大唐的精粹所在,能从老师那里拿到推荐信的,无一不是当地的才智之士。

    李纲先生其实对第四榜看得不重,他最看重的是第三榜和第二榜,这里面的学生将来都是要充实到各州府的学馆去的,你认为是何意图?“云烨奸笑着说完这些话,就把脚搁在案子上,不停地抖动。

    许敬宗不由得开怀大笑,把椅子往后挪一下,也把脚搁在案子上同样抖着说:“好算计,这样一来,外面的学馆都成为给我书院输送人才的地方,书院成为大唐最高学府,就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说句难听的话,将来即使出现大的纷争,我书院也能岿然不动,不管是谁做了最高的位置,都离不了书院的支持,高,真的高,来,云侯,你我饮胜。“说完话就把手里的茶杯举举,两人一起阴笑着干了一杯茶水。

    没办法,想要书院永远开下去,就需要避开每隔几百年就要改朝换代的怪圈,云烨尽量的想让书院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如果你能够赶在自己死亡之前,能够让书院独立于尘世之外,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功勋,显然许敬宗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样的目标,比起什么高官厚禄踏实的太多了,和书院捆在一起,就是给子孙后代在汪洋大海中找了一座永不沉没的海岛。

    希帕蒂亚被李纲先生教育了足足两个时辰,又来到了云烨的办公室,跟没长骨头一样的瘫坐在躺椅上,抱着茶壶嘴对嘴的灌了一气,才有气无力的说:“不就是担任女子书院的院长么?至于训导了我足足两个时辰,老人家年纪大了,也不知道歇歇。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快说,我还等着去看我的乖学生。“

    云烨拿出一个卷轴递给了希帕蒂亚,对她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有点规定,希望你能严格执行,这是我们讨论过之后我又私自加了几条,但愿你能遵守。“

    “很好啊,你有一个标准就好,我很喜欢女学生,教那些臭男子总让我心烦呢,不好好听课,总是偷看我,问题还多的要死,上课问,下课也问,这两年你没看见我老了许多么?“希帕蒂亚无所谓的接过卷轴展开瞟了一眼就跳了起来。

    “为什么我不能和那些香香的,软软的小姑娘一起住?为什么不能邀请她们一起洗澡?我也是女子唉,不得有一些奇怪的肢体接触,这是什么意思?“

    云烨坐在桌子后面凄凉的说:“我有什么办法,你有一个美丽的女人身体,可是你的身体里却有一颗强大的男人心,金竹先生和你去了大江尽头,结果被你气的大病一场,差点没命,二月的天气里,梅花还在开,你分不清梅花和杏花也就算了,大冷天穿着纱衣,在梅花丛里打着伞瞎逛是何道理?金竹先生给你披衣服,你还把他推到水沟里,他身体本来就弱,整整烧了三天你知不知道?“

    希帕蒂亚一脸尴尬的说:“你不是总是说杏花烟雨江南,算得上人间盛景,撑一把伞在微雨中漫步,美绝人寰,我就是想切身感受一下这种意境,谁知道金竹先生疯了一样要给我披裘衣,我不小心推了他一把,谁知道……“

    “你还有脸说,知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在围观?你把松江城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看一个胡子女人在雨地里发花痴,书院的脸面要不要了,如果不是关系到书院的脸面,金竹先生会去管你,你也知道他本来就是一个对外面事物不理睬的人。“

    提起这事云烨的怒火就从嗓子眼里往外喷,这是白痴才会干的事情,你一个好不容易从狮子嘴里逃出来的女人,怎么能干这种蠢事?

    “还不是你,你是一个大骗子,骗了所有人,也骗了我,什么息壤,什么会移动的海岛,都是假象,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骗人,金竹先生说你一定另有用意,还不要我到处说,如果不是你设骗局,我会没事跑到长江口?“

    云烨笑了起来指着喘的气呼呼希帕蒂亚说:“想要拆穿我的把戏,就要比我聪明,告诉我,你掌握了何种证据证明我在撒谎,是骗子?海岛变大了没有?有没有往海里走?那座岛是不是在不断地在移动?底下说不定有息壤,只是你没本事取出来而已。科学最讲究证据,有本事就拿出证据证明我在撒谎,要不然就给我把头低下,乖乖地听话,按照我说的去办。”

    希帕蒂亚哑口无言,云烨说的没错,海岛在变大,她亲自测量的,海岛也在往大海里走,这也是她测量的,当时金竹先生说传说里海中有巨大的乌龟,可以拖着大陆到处跑,海外仙山就是这样,时隐时现,希帕蒂亚完全不相信这些鬼话,可是以她的知识还不晓得半岛形成的原因,在西方,这样的海岛也一定会被冠以神奇之名。

    被云烨逼着把所有的规定念了一遍,只要犯了一条,就会面临扣俸禄的危险,现在的希帕蒂亚因为要养活很多人,所以她的俸禄是经不起扣的,只能眼泪吧嚓的去女子书院见自己的学生。

    “希帕蒂亚,希帕蒂亚,听说你来当我们的先生,真是太好了,咦?你怎么哭了,是哪个混账东西欺负你了?告诉我,我们去打折他的腿。“

    云丫远远地看见希帕蒂亚过来,立刻就兴奋地迎了上去,猛然间发现她在哭泣,就义愤填膺的要主持公道。

    “是云烨那个混帐,他总是欺负我,今天还说要扣我俸禄,你知道的,我如果没了俸禄,怎么养活黛米他们,哈斯汀也就没办法烤肉给你吃了,她们就只能接着去给人家跳舞挣钱,被人家欺负。”(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