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乱糟糟的书院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刚刚亮,书院门前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不管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一脸渴盼的望着书院的大门,虽然人很多,但是卖吃食的小贩一点生意都没有,卖坛子鸡的小贩嗓子都喊哑了也没人理会,黄鼠家的醪糟摊子很显然是行家了,伙计们都靠在柱子上对着人群指指点点,见卖坛子鸡的被人家臭骂了一顿还不怀好意的哄笑起来。

    书院的情形谁家有他们熟悉,早晨的鼓声不响,想要书院开门是做梦,现在的这些人就是再饿也没心情吃东西,只有等书院把榜单贴出来,各家才会有生意做。

    青石板路上远远地跑过来几匹马,都穿着官服,一看样式,就知道是礼部的官员,唱名还是要经过他们的嘴才行,公信力也更加的强大。

    书院依然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走,吃罢早饭的鼓声才响起,伸着脖子看书院大门的人才看见书院的正门大开,四个捧着盘子的军士从迷阵里出来,全副武装,走到书院大门外早就准备好的木板底下站好,等着礼部官员拆封。

    戚大礼现在又变成了礼部侍郎,今天就是他负责验封,一卷卷的看过,见上面的火漆完好,这才动手拆开第一卷,拿给旁边的官员,立刻有两人上前,扯开卷轴,横着贴在木板上,那上面已经有人涂好了浆糊,拿着笤帚一捋,第一卷就已经上了墙。

    “京兆,王原一,京兆,柳东城,河北,戴威。晋阳,李成……’随着礼部官员的唱名,贞观十年的玉山书院入学考试终于降下了帷幕,共录取了八百一十四人,最远有崖州的士子。甚至在今年。海州也有士子入学,没有名次,没有学分,没有标明谁的特殊身份,京兆,李贞的名字大家都很陌生,很少有人知道他就是汉王李贞。

    张谏之从头听到尾。第一卷上都没有京兆张谏之的名字,心头经不住凉了半截,他自认自己考的还不错,但是依然榜上无名,第二卷,第三卷都没有。此时的张谏之已经心如死灰,因为他知道,越是后面唱名的名次越高,这是书院的惯例,自己还没有强大到登上最后一榜的地步。

    “河阳,赖胜义,荆州,葛天来。京兆。张谏之,……“张谏之的脑袋涨的厉害。耳朵嗡嗡嗡的在响,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他仰起头看天,在日头底下尽情的流泪,此时他觉得自己无比强大,一个婊子的儿子,名字登在最高的榜单上,此生何求?

    “与其遮遮掩掩最后被人所知,弄得自己身败名裂,不如正大光明的袒露心扉,用自己的努力换取别人的尊重。“那个青袍的年轻先生的话语再一次在他耳边响起,张谏之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没错,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没办法选择老子娘,但是我可以对我自己负责,仰天长啸一声,只觉得心中的郁闷顷刻间散发的干干净净。

    顾不得旁人惊讶的目光,张谏之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来到书院报名的地方,恭恭敬敬的对负责报名的管事说:“两位先生,学生就是京兆张谏之,这是我的准考证,请先生为我报名。“

    书院管事笑呵呵的接过张谏之的文书和准考证一一核对过之后,一个胖管事笑着说:“小相公好本事,名字居然在第四榜,了不得,将来一定是我大唐的肱骨重臣啊,看小相公穿着简陋,想来家中一定不甚宽裕,这样吧,你可以先把书院的衣袍穿走,呵呵,我也是穷苦人出身,锦衣不还乡,那人还活个什么劲,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申请衣袍,如果管事在的话,说不定能给你申请一点铜圆,回去了几桌酒饭还是要请乡邻们吃的。“

    张谏之连忙躬身致谢,他如今已是穷顿不堪,昨日中午到现在粒米未沾,听了管事的话,自然正中下怀,如何能不欢喜。

    春风得意之时自然一帆风顺。破鼓自然会有万人捶,张谏之如今好似身在梦中,一十五年来的好运似乎全在此时爆发,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获得了成功。

    穿着书院的新袍子,怀里揣着一百个铜圆,沉甸甸的,他不停的去抚摸袍子,生怕弄脏了,怀里的铜圆仿佛要从那里飞出来,需要紧紧按住才安心,春日的长安城依然巍峨,张谏之挺起胸膛,在城门官羡慕的眼神中,缓缓地走进了长安城。

    “天啊,时间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安个猪头就是猪,安个牛头就是牛,哈哈小短腿,蛤蟆眼,鼓肚皮,踢一脚会不会滚起来?“女孩子今天被勒令关在院子里不许出去,由魔姬带着她们熟悉自己的环境,云丫从来都不安份,再加上魔姬一向宠她,找了架梯子搭在墙头看外面的热闹,外面真是太热闹了。

    小武扶着梯子大喊:“快下来,该我了,什么人这么丑?“见小丫不下来,就松开梯子,自己也爬了上去,沿着小丫的手指一看,顿时笑得喘不上气来,果真有一个五短身材的胖子在围着师父转悠,走两步就需要擦汗,师父似乎不愿意理会,到处和别人说话,那个胖子就一直跟着,撵都撵不走。

    笑得正欢的时候乐极生悲,梯子倒了,两个丫头就被挂在上面,抱着墙头吱哩哇啦的喊叫,正好蒔莳到书院来探望她们两个,沿着墙根跑了两步踩着墙壁就攀到了墙头,先把小丫抱下来,又把小武也从上面接下来,黑着脸说:“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是没个正经,摔着怎么办?“

    殊不知她刚才的动作全落在那些小丫头的眼睛里,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蒔莳,兰陵跑过去拉着蒔莳的手说:“蒔莳姐姐,你教我,我也要爬墙。“

    高阳一把就把兰陵扯过来说:“一个乡下野丫头,凭什么在我们跟前拿大,先生早就说了,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你们这些侠客最是无聊,小心被大理寺抓了去,充军到边塞,去和野人打仗。“

    蒔莳平时的话很少,但是很有见地,见高阳一付欠揍的样子,也不和她计较,见小武不停地揉搓胳膊,就把她的衣袖撩起来看,只见上面蹭掉了好大一块油皮,就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一卷子纱布,薄薄的包了一层,家里的几个小丫头受伤是家常便饭,所以这些东西她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

    小武放下袖子对高阳说:“你完蛋了,蒔莳姐姐是你嫂子,你也敢出口无状?蒔莳姐,把杨妃娘娘给你的玉佩拿出来,要她给你赔罪。”

    “胡说,黯哥哥才不会娶你,最多当一个侧妃,敢叫我给你赔罪,武媚,你不要欺人太甚。“高阳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跳的三尺高,没有半点公主的优雅。

    “嘿嘿,李玲,你完蛋了,我师傅的大弟子就是蒔莳姐姐,谁敢让她做你哥哥的小老婆,杨妃娘娘依足了礼仪,向我师父求亲,我师父还说亏了,我去告诉李黯,让他对你说。“

    蒔莳恼怒的拍了小武一巴掌,也不理会高阳,拖着小武和小丫去她们的房间,要好好查看一下她们在书院的生活。

    云烨烦恼极了,就四个名额,无法应对那些疯狂的同僚,军中袍泽倒也罢了,但是那些脑满肠肥的商贾往跟前凑就丢人了。

    “云侯,在下乃是金玉阁的庞准,以前惯在大河做生意,走些金珠宝贝的红货,这里有蝉玉珠一颗,乃是难得的宝贝,在下别无所求,只求云侯能让犬子进入书院求学,犬子这次不过是一时失手,只要进了书院一定会成为栋梁之才。“

    云烨不用看就知道,这样的父亲能生出什么样出挑的儿子来,果然,顺着庞准手指的地方望去,一个同样五短身材,鼓睛阔嘴的麻皮小子,吹着鼻涕泡朝自己傻笑,这家伙不但犯有遗传性甲亢,更重要的是,这家伙的智商绝对不会超过五十,蝉玉珠是个好宝贝,可是把这样的家伙收进书院,李纲先生一定会满书院的追杀自己。

    “不行啊,你那个儿子一看就有问题,无论如何是进不了书院的,这事你就不用想了,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云侯,俺也知道俺儿子差了点,但是俺闺女进入书院没问题吧,俺闺女长得可是像天仙一样。“庞准依然纠缠着云烨不松手,云烨这时候都有点不高兴了,你他娘的长成这样,你闺女能长得好看到哪去,为了自己的心脏着想,还是不要看为好。

    “云侯,您就看看,就看一眼,如果俺闺女也入不了您的法眼,俺扭身就走,绝不纠缠。“这家伙是刘弘基介绍来的,云烨不好翻脸,听他这么说,只好转过头去,准备看看她的极品女儿。

    一个穿着白纱裙的女子,正在拿着手帕给那个蛤蟆样的傻小子擦口水,见云烨往这边看,害羞的扭过脸去,不但脸红了,那股胭脂色一直沿着脖颈蔓延到白沙衣下……(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