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张谏之打饭(继续三节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侯,你一定不方便去给那些小娘子们上所谓的体能课吧?不如我请几位宫里的女侍卫,您看如何?”来英就是长孙最信任的两个贴身婢女之一,早就学会狗眼看人低了,许敬宗她可以不在乎,但是云烨不行,惹得他发怒,自己没好果子吃。

    “用不着,书院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这些小娘子都是云英未嫁之身,男子教授技击,体能不合适,我想无舌先生去教教这些孩子总没问题吧,至于早上跑圈,洪城会亲自带队,这两位都是在皇宫里住惯了的,比那些女侍卫强的太多了,好了,就这样,明日日落之前进入书院,不得懈怠,如果日落前还没有到达,资格取消。”

    云家就有两个需要去书院,一个是欢天喜地的小武,一个是愁眉苦脸的小丫,她之所以帮小武,纯粹是出于义气,可是如今木已成舟,就只好苦着脸去书院读书,以她对书院的理解,那里就是一个苦窑,吃的没有家里好,住的没有家里好,想要自由自在的跟着天魔姬学本事也不可能了。

    小武就对天魔姬的那一套很不喜欢,她认为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弛,爱弛而恩绝,女子艳丽的容颜能保持到几时?只要找到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就算是无盐嫫母,也能白头偕老,恩爱不绝。

    不过这个话是站着说的,一点都不腰疼,天底下,只有有钱的才说钱多钱少无所谓,长得漂亮的才会说长得难堪与否不重要,人们总是对自己拥有的都不会太在乎,这是一个惯例,云烨骂了她好几回了,希望她懂得珍惜已经拥有的,可是,小武总是被新的好奇心所支配,走过了一山。总想去看看别的山。至于脚下的这座,早就被她抛在脑后了,这样的人或许只有经过大痛才能大悟。

    张谏之独自一人来到书院门口,这是他第一次距离这座心目中的神殿最近的一次,以前他也来过玉山,可是因为身份所限,自觉地站在远处观望。看着隐在绿树白墙后面的那几角飞檐,总觉得壮美异常。

    如今靠近了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何其的可笑,书院没人会问你的身份,只要不是有明显的外族特征,绝对不会有人来盘根问底。

    口袋里还有一个铜元。这是临出门的母亲特意给自己装的,因为儿子总是说起书院的红烧肉是如何的好吃,富庶的大唐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富足,作为身份低贱的贱民,现在只要有干不完的活,就能填饱肚子,至于拥有铜钱,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张谏之给人家做了六年书童。少爷没有学会的东西。他倒是学了个精通,有时候张谏之都以为先生好像就是

    在给自己讲课。年关的时候,先生要他辞掉书童这个能让他和母亲吃饱饭的工作,告诉他,如果想带着母亲真正的过好日子,需要去玉山书院参加考试,只有进到那里,贱民的身份才会被无视,等从书院毕业之后,大家就会选择性的忘记他是歌妓儿子的事实,并且给他开具了推荐信,这是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

    大唐初年的的频繁战争造就了无数的孤儿寡母,那些人现在会得到官府的救济,但是像自己这样的人,官府不会在自己母子身上多花一文钱,张谏之早就有这个觉悟。

    这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他没有让自己失望,严厉的先生啊,想起那个面无表情,声音严厉的青衣先生,张谏之就感到一阵阵的幸福,还没进入书院,就能有幸听到一堂课,这堂课给自己黑暗的心底世界带来了一束阳光。

    那座白色的建筑就是图书馆,听说里面的书多得像海洋,那栋青色的石头房子里该是装龙头的地方吧,巨鱼的骨骼在哪?蝴蝶在哪?泪山,汗山该就在那些两层楼的后面吧,流着眼泪垒成的假山叫泪山,流着汗水垒成的假山就是汗山,这些典故,张谏之听了无数遍了,他很想去见识一下迷阵,再去看一下迷林,不过现在的迷林好像有点失控,听说那里总是能找到好多贼偷的尸骨,书院的宝贝都放在那里,不招贼才是怪事。

    食堂里打饭的程序张谏之已经打听的一清二楚,先从架子上取托盘,再去放碗的地方取碗,最后拿盘子,筷子,汤勺。

    碗摆在左面,盘子放在右面,勺子放在托盘靠近顶部的地方,筷子放在最下面,书院是一个最讲究规矩的地方,一丝一毫都不能错,张谏之整理了好多遍,才把这些东西整理好。整理美观,小心的端着来到打饭队伍的末尾。

    当他看到一个嘴里叼着筷子,一手抓一个饭盆,咆哮着要求厨子多给点肉,少给点土豆的学生,就知道自己被人家忽悠了,不由得红了脸,想要把盘子打乱装出一副很老道的样子,最后还是忍住了。

    把托盘放在窗口,带着白帽子的厨子,看到托盘嘿嘿一笑,抡起勺子,就给他装了满满一盘子肉,几乎看不到土豆,雪白的米饭也给他装了冒尖的一大碗,临了,还找了一个碗,给他从大锅里装了一碗蛋花汤。

    张谏之几乎要跳起来了,他只有一个铜元,还是面值最低的铜币,买不了这些饭的,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把铜元递了过去。

    “你是来考试的小相公吧,看你家境不富裕,怎么样?只要考上了就来后厨帮工,每天总有三个铜元的,不耽搁你做学问,就是需要比别人起得早些,睡的晚些,中午也比人家吃饭晚一些,一天下来大概需要两个时辰,怎么样啊?来后厨,最重要的是你来后厨帮工,吃饭就不要钱,剩下来的份例还能送给老子娘,养活他们没问题。”

    张谏之的嘴巴张的几乎可以塞进去拳头,期期艾艾的问:“大哥,书院里还能做工?”

    厨子看看后面已经没了人,就把胖胖的身子从窗口探出来说:“当然可以,书院做工可是要记入档案的,毕业的时候没有这一项,会被打差评,别看那些相公都是公子哥,撑船,赶车,帮厨,喂猪,养鱼,修剪花圃,打扫庭院,帮先生做试验,谁没干过,蜀王,齐王两位王爷不也需要整理花圃挣学分,在书院帮工不丢人。”

    张谏之现在就已经认为这里确实是天堂,每天三个铜圆,书院一个月还会发二十个铜圆,这样下来,三年功夫,自己不但可以养活母亲,最重要的是可以出仕,少睡点觉有什么关系?受点累有什么关系?能和自己当书童的时候需要不断地忙碌一整天相提并论么?死也要考上书院,这是张谏之给自己的做的决定。

    就在张谏之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厨房后堂里,胖胖的厨子正在给另外一个厨子说:“今天运气好啊,有一个一看就是苦出身的小相公被我说动了,打算一考上书院就来后厨帮工,院监先生说我们越吃越肥,不肯多雇人手,这下子他老人家总不能阻止书院的小相公帮工吧,咱们好歹能轻松一些。“

    “胡说八道,你以为书院是谁想考就能考上的?咱们伺候的都是星君老爷,上天早就安排好了,你我就是抡勺子的命,少抱怨两声,赶紧干活。把这两屉馒头放到蒸锅上去。“

    胖厨子端着馒头一边往蒸锅上放,一边嘀咕:“我看那个小相公挺机灵的,说不定能考上,神佛保佑啊,千万要考上啊。“

    张谏之看着空空的盘子直后悔,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抽了两巴掌,怎么就这么馋,明明想好了只吃一半的,剩下的给母亲留着,怎么就一口气吃了个精光?米饭都没剩一口。

    懊悔的走到水池边上,竹管子里不断地留着清水,他仔细地洗干净了餐具,一一放回原处,走出书院大门的时候,张谏之拍着那方巨大的石头,暗自发狠,六年苦读,六年发奋,所有的结果就看明日一搏,先生说我基础扎实,放手去考,会有希望的。

    小丫把头顶在云烨的胸口上像钻头一样的拧来拧去,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说服哥哥住在家里,不去书院住宿,去了书院,布偶一样都不许带,衣服需要自己洗,吃饭要去食堂买,每天早上要跑圈,晚上要练功,无舌公公就会折腾人,跟着学了两天腰都快被扭断了,谁能练得把脑袋搁屁股上?

    粗俗的话才出口,就挨了奶奶的揍,奶奶没好气的嘀咕说:“是你自己去求得恩典,现在又不想要了,老天爷,外面的那些小相公为了一个上书院的名额争得快要打破头了,你还挑三拣四,这样下去就是不知福,老天爷打雷都先劈你这样的懒娃。“

    云烨乘势抱住小丫在她额头点了一下说:“去了书院就要规矩,不能欺负同学,不能往人家衣领子里扔毛毛虫,也不许把老鼠放在人家的被子里,一旦被抓住,你会受到重罚,上回和我去书院,侯杰垒假山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不希望你被洪果儿他爹抓去垒假山,你知道的,果儿他爹,最近快疯了。“(未完待续。。)

    PS:第三节求票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