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女子分院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礼部官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古以来贱民不得入高堂这是祖例,难道玉山书院要打破这个惯例,私自给这些贱民一条活路?

    刚才因为自己是贱民不得不跪在地上的考生不能置信的抬起头,他不明白自己刚刚明明在遭受羞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机?对于受辱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就是抱着最渺小的希望来考试的,母亲在自己来之前曾经抱着自己哭泣,说自己孩儿的才学够了,奈何身份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即使来了也必然会遭受羞辱,会遭受不公正的对待,刚才自己几乎已经准备离开了,怎么就一下子能参加考试了?

    云烨一边督促礼部官员干活,一边笑着问那个考生:“不明白?”

    考生茫然的摇摇头,云烨又说:“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刚此问你的话就是你的实际情形,是在确认你的身份,只要是唐人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与其遮遮掩掩最后被人所知,弄得自己身败名裂,不如正大光明的袒露心扉,用自己的努力换取别人的尊重,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有毅力的人,如果能够考进书院,你会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好好考试,进了书院你就会发现你为它付出怎样的努力都不过分,这些话,就当你来书院我给你上的第一堂课吧。”

    对这个麻衣少年说完话之后,云烨又把头转过来冷冷的看着刚才取笑少年的其它考生说:“现在你们还不是书院的学生,所以书院管不到你们,记住了,一旦你们有幸进入书院,最好把这些幸灾乐祸,耻笑他人的心思收起来,否则,书院的纪律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悔过。”

    云烨冷冰冰的话语,让这些少年人从心头感到了寒意,想起从书院那些毕业的学长们嘴里传出来的那些刑罚。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谢谢先生,学生张谏之对先生的教诲之恩永世不忘。”云烨稍稍愣了一下,却站在那里生生的受了他三拜,而后就拖着撅着小嘴的小武回了家。

    云烨抱着小儿子,小闺女的时候,小武就跟在那里,云烨去奶奶房里请安。小武也跟着去,总之云烨到哪,他就跟到哪,烦躁不堪的云烨最后说:“想要去书院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用其它不烦我的法子达到目的,这样耍赖不算数。”

    小武好不容易听到了承诺。大喜之下就去找小丫,商量对策,蒔莳就算了,她是最听师傅话的人,说了不让过去书院,就不去书院,主意拿的很正。

    小武有几个闺中好友,小丫更是交游广阔。硬逼着喜欢缠着蒔莳的李黯带着自己和一大群伙伴去了皇宫。名义上去给皇后请安,这是正事。不过在她们串通好了高阳和兰陵之后,就变成了一群小姑娘哭殿的戏码。

    长孙也头疼,三四十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跪在自己的两仪殿哭得肝肠寸断,自己也不忍心,都是勋贵家的嫡房闺女,看看年纪,从十岁到十四岁都有,好不容易安抚了她们,就听到了她们打算去玉山书院读书的建议。

    “不行!”长孙言辞拒绝,玉山书院现在对大唐来说已经是一个要害部门了,大唐的人才就指望着从那里源源不断的输送出来,哪里会同意几个小丫头去哪里胡闹,女孩子家家的,读书识字就好,能管家,能算清楚账目就很好了,要不然在学些诗词歌赋的本事陶冶情操也不错,至于书院里的那些经世学问,一个女子还是少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越没好处,她们都是嫡女,将来她们的夫君必然非富即贵,女子插手政务没好处,不同意。

    高阳居然把云烨送给她的驴耳朵又戴上了,哭泣着说:“古人云知书才能达理,云烨所述《三字经》里也有,蚕吐丝,蜂酿蜜。人不学,不如物的句子,孩儿就是没有学好才会被云烨用驴耳朵羞辱,这样的无知的日子儿臣再也过不下去了,您不知道,那个向来粗鲁的房遗爱,在书院学了几年之后,他知道的就比孩儿多了好多,这样下去,孩儿作为皇家女儿,那里还有一点颜面。”

    不光她哭,那些小姑娘们都哭,十几岁的年纪家里早早就把亲事给定了,她们的夫君八成都是书院出身,一想到自己将来会被像傻子一样的哄,就哭得死去活来。

    长孙的眉头都要拧成疙瘩了,母鸡司晨固然不是不是好事,但是女子过于柔弱也不是一个好的苗头,青雀现在就和自己的妻妾没有什么话好说,妻妾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到底需要什么,有时候出于好心的关爱,都会招来丈夫的不满,因为,关爱错了。

    把小丫头们打发走,皇后就召集了很多的诰命夫人,其中刚刚出了月子的辛月就在其中,那些妇人们事无巨细的打探云家隐私,尤其是他们夫妇间的闺房夜话。

    辛月的脸羞臊的像刚刚蒸出笼的包子,冒着热气,没办法,那些妇人问的问题,不但大胆,而且古怪。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夫人顿着拐杖说:“这里都是过来人有什么难为情的,事关以后那些小妮子的一辈子,我们谨慎些是应该的,不要说她们感到吃力,就是老妇人面对自己的两个书院出来的孙子时常都不晓得他们的心思,要知道啊,这两个孩子可是老妇人一手带大的,夫妇之间将来连话都说不到一起,如何算得美满?”

    辛月低着头说:‘拙夫从来都不在家里说那些奇怪的话,也从不说妾身不懂的怪话,闺房里的事还好……“

    “云烨是出了名的心思活泛,自然不会冷落你,世上的男子有几个有这等玲珑心思的人,你算是嫁了好人家,虽然妹子多了些,废嫁妆……’

    辛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皇宫里出来的,只记得自己好像同意,在书院里面建立一个女子分院,那些贵妇人们难得有机会参与一件大事,自然个个踊跃,出谋划策者有之,慷慨解囊者有之,鼓吹宣传者有之,能力之强悍,长孙都为之惊叹。

    许敬宗拿着文书脸黑的像锅底,面前俏生生的站着一位美丽的宫中女官,身后还有一长排的嬷嬷,各个青衣短打,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就是对书院这等文萃之地有些畏惧,低着头不敢说话。

    “娘娘的上谕,下官知晓了,不知这位内官如何称呼?”

    “本官来英,任职宫闱局令,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考察将女子分院安排在哪里好些,等到玉山书院开学之日,那些小娘子也会进入书院就学,课程安排,住宿要求都有我们来制定,需要那些先生,我们会去书院调派,现在给我和这些嬷嬷安排住宿之地,不得迁延。”

    许敬宗怒气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上,自己堂堂四品院监,被一个从七品的女子呼来喝去的成和体统?这里是书院,是老子的地盘,不是掖庭局,你一个才混出品级的女官,如此狐假虎威是为何故?

    “书院还没有接到陛下的旨意,即使接到陛下的旨意,书院也要研究一下再做出是否需要请求陛下收回成命的决定,自古乱命不受,女子好好地相夫教子就好,学什么学问,无稽之谈。”

    “书院是皇家书院,娘娘为天下之母,安排几个小娘子进学有什么了不起,你这样的官员我见多了,要不要我去告诉娘娘书院不接受娘娘的谕旨?”

    许敬宗忽然间不气了,自己也是一个大人物,和一个尖嘴滑舌的女子争论有失体面,小心的把谕旨卷起来,放在来英的手上,拂拂袖子,转身就离开办公室,自己就是不接,你能如何?

    “嘿嘿,许院监,想清楚,娘娘或许真的拿你没办法,但是,要来书院就读的那些小娘子,你一个都得罪不起,这件事是这些小娘子哭着求来的,你要是坏了她们的好事,后果一定比发配还要凄惨。告诉你,总共六十二位小娘子,身后就是六十二位勋贵,只要有一位发怒,你都吃不了兜着走。”

    许敬宗思付良久,喟叹一声,又坐回椅子,提笔就把书院以前的那座封闭的小楼划拨给了来英,吩咐仆役们重新洒扫,准备迎接那些姑奶奶的到来。

    来英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得意的扭着腰肢就去了那座院子,对这个封闭的环境非常的满意,学着书院的样子给每间房子编号,做完这些,就强硬地要求书院为这些女子准备食堂,洗澡之处,玉山书院男子有的,女子分院也必须有。

    不过这次接待他的人换了,换成了云烨,云烨把她的计划全打了个稀巴烂,除了住所,剩下的全盘否定。

    想吃饭?去食堂排队,想洗澡?去黄鼠家的澡堂,想游戏?对不起书院不提供,能提供的只有早晨跑圈,晚上练功,人进了书院,就是书院的弟子,没人可以例外,课程书院会作安排,希帕蒂亚回来之后,就会兼任女子分院的院长。(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