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贱民也考试?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唐就像一个巨人,在大地上迈开自己的脚步,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牵绊他的脚步,不管多么可怕的阴谋,也不过是阴谋而已,只能在黑暗中瞪着发光的眼睛等待时机。

    昭武九姓的消失,让全世界都闭上了嘴巴,周边所有的国家都在战战兢兢地等待大唐的君主变得仁和,等待那些狂暴的将军们将自己染血的长刀收回刀鞘。

    龟兹的新音乐层出不穷的出现在长安,许多从来没有过的瑰丽多姿的舞蹈在长安上演,兴化坊的剧院每天都在通宵达旦的演绎着不同的曲目。梨花开放的兴化坊原本就是最美丽的时刻,游人仕女打着不知从何时兴盛起来的油纸伞,倘佯在飘零的梨花中,或伤感或喜悦,或者还有一丝期盼。

    对面的少年郎为何不看过来?我已经用最婀娜多姿的步调展示了柔美的身段,为何你依然在揪着梨花发怒?

    穿着男子骑装的小武当然不高兴,书院大考,狄仁杰已经参与了考试,师父却打发自己来兴化坊看舞剧,还说女孩子就该这个样子,嗅嗅花香,跳跳舞蹈,给自己准备一份好心情,哪怕是在厨房里学着做一道新的美食,也是好的,没必要和一堆臭男生挤在一起,书院到现在还没有女学生,以前说过那个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就是一个没脑子的故事,如果三年还不知道祝英台是女的,那个女人长得该有多么令人发指。

    小武是小美女,瞎子都能看出来是个女子,师父舍不得把你送进狼群,还是在后院和师娘一起学习怎么管家,或者绣绣花才是正经。

    “师父骗人啊,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那些愚蠢的女人没有一个认为我是女子,抛媚眼抛得眼睛都要翻过来,这样的傻子。也配做女子?”小武嘀嘀咕咕的把最后一朵梨花从树枝上揪下来。随手抛开,找了一个最漂亮的女子,走到她的身边,推开丫鬟,抱着那个已经傻掉的小娘子,狠狠地在脸上亲了一口,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从今后。你该是我的人了。”说完就把那个浑身酸软无力的小娘子放在草坪上,理一理自己的衣衫,掏出一把好大的折扇就踱着方步隐入了梨花从。

    “你是谁?”惊慌失措的小丫鬟鼓起勇气朝她离去的方向大喊。

    “记住了,爷的名字叫云五。”小武的声音远远地从花丛里传了过来,引得其它少女齐声尖叫,那个倒在草坪上的小娘子。娇羞的拿手帕掩盖住了脸庞。

    “愚蠢的女人!”小武忿忿不平的走出梨树林,几乎要要仰天大叫,这就是女人?师父说梨花从里向来都会有好姻缘,可是,那些看着女人就会流口水的猪头,真的是自己的好姻缘?最过分的这些混蛋对着女人流口水也就是了,居然对着本少爷也流口水?恶心死了,真是该死啊。算了。还是回家吧,万一找不到合适的男人。就用小杰将就一下,也就他还能让自己感觉像个男人。

    侯杰看见了小武,可是不敢走近,刚刚自己听见了什么?没有好男人就拿小杰将就一下?天啊,自己听见了什么?

    侯杰哆哆嗦嗦的靠着梨树坐到地上,翻过来覆过去的念叨:“拿小杰将就一下?我叫侯杰,先生们一向都喊我小杰,除了我娘喊我宝贝之外,姐夫,姐姐,兄弟们都喊我小杰,那个小杰就是我?嘿嘿嘿,也该是我。”

    对于自己无意中制造的误会,小武毫不在意,骑在旺财家老大的背上,一溜烟的就像云家庄子奔去,剧院里的舞剧也只能骗骗蒔莳那个没脑子的,看个舞剧都能看的眼泪滂沱的实在是没劲,最恶心的就是李黯,坐在一旁递手绢,像个傻子。

    师父说过,愚蠢是一种病,会传染,离傻子越远越好,免得有一天也变成他们那样看故事流眼泪的傻子。

    旺财家老大今年刚刚长成,身段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高一点,尤其是缎子一样的皮毛,怎么看怎么高贵,完全不像旺财整日里把自己的毛弄得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那么喜欢旺财,脱毛的时节,只要骑一下,就会弄得一身马毛,就这样,还不许别人骑,好像自己多稀罕似得。

    小武的丫鬟碰头也是一身的好骑术,主婢二人放开缰绳,任由战马自己狂奔,路上有无数的士子,正在前往玉山,看到她们主婢的好骑术,有喝彩的,也有吹口哨的,大唐人,就是女子也该有一身好骑术才是。

    玉山书院的考试严谨程度某些方面几乎超越了朝廷的大考,作为国家取材的一场考试,多少都会给这些士子留些颜面,但是玉山书院不会,脱衣检查是必须的,最恐怖的还有医疗检查,孙思邈带出来的学生他们将来都是要成为医官的,每一届的学生都会被军队抢走,甚至连大考这道手续都没有,只要进了军伍,最低都是从正八品的宣节校尉做起,要知道太医署的博士不过是从七品的官身。

    按照大唐律的规定,有隐疾,恶疾者不得为官,所以玉山书院的学生也必须过这一道关口,云烨指着那些进出芦席棚子的考生对拖着自己衣角撒娇的小武说:“你看看,就这一关你就过不去,脱光衣服检查,出来了你那里还能做人?”

    “这有什么,我去请孙爷爷给我检查,不就没人说我的闲话了,敢胡说的会被别的病人打死,您就让我进书院吧,孙爷爷最疼我了,我去说,他一定会同意。“

    “不行,当年你大丫姑姑也想进书院,最后不是也没进去,只落了一个给老先生们端茶倒水的差事,这事你做不来,太懒了,连自己的内衣都是碰头给你洗,别以为我不知道,进了书院,你看见谁带着丫鬟仆役了。“

    小武犹豫不决的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碰头,非常的舍不得,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理想,咬着牙说:“没关系,碰头可以留在家里,我每隔五天就会回家一趟。“

    “带着一大堆脏衣服让碰头帮你洗?进了书院就要自立,要知道啊,你一个月就只有十个铜元,要自己吃饭,自己购买洗漱用品,家里的份例就会停掉,你大手大脚的习惯了,做不来,还是留家里祸害师父比较好。“

    云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小武胡扯,忽然看见前面人声鼎沸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那里是礼部的官吏,不知道抽什么疯,现在只要书院开始招生,这群人就会学书院的样子弄一排桌子,非要把书院检查过的学生再检查一遍,现在一定是又出了茬子。

    “贱民之子焉敢窥我大唐神器,来人叉出去,免的污了这片文华宝地。“听见这句话云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走过来打算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围观的考生见先生走了过来,齐齐的让开道路,那些正在斥责考生的礼部官员见云烨过来,立刻说:‘云侯来的正好,您的先生们怎么能让贱婢之子进入书院,这是为大唐蒙羞啊,请云侯即刻命人将此人轰下玉山。“

    云烨没有看那几位官员,而是拿起桌子上的履历开始对着那个一身新麻布衣服的考生发问:“不要害怕,告诉我你的籍贯。”

    那个遭受了斥责依然咬着牙坚持的考生见云烨发问立刻拱手回答说:“回先生的话,小生乃是金州孟阳县人氏。”

    云烨点点头又问:“你父司何职?你母操何业?”

    考生闻言面如死灰攥着拳头小声说:“小生生来就不知父亲乃是何人,家母早年为歌妓,如今以织麻贩浆为业。”听他这么说,礼部官员无不露出讥讽之意,其他考生也大为哗然,只有云烨翻看着履历继续问:“你知道的,书院是为唐人开办的书院,你如何证明你不是倭国人,或者高丽人,或者其他地方的人?”

    听见云烨的问话礼部官员和其他考生立刻哄堂大笑,歌妓的儿子如何保证自己血脉的纯正性实在是一个大难题,他的母亲整天生张熟魏的忙碌,能记得自己肚子里的种是谁种的才是怪事。

    那个穿着麻衣的少年脸色铁青,按在地上的两只手都已经深深地插进了泥土里,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忍耐,不让自己离开,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进入书院,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羞耻感却让他痛苦万分。

    云烨见他咬着嘴角,鲜血都流了出来,就把刚才的话又重新问了一遍,少年人猛地抬起头瞪着血红的眼珠子一字一字说:“我母亲当年是官妓。”

    云烨又点点头,既然是官妓,那么他就只能是唐人,官妓是不允许其他人染指的,既然血脉没问题,他的考试资格也就没问题。

    放下手里的那张纸,对礼部官员说:“他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参加考试,给他盖章,经办手续吧。”(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