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目标转移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八牛弩向来都是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气,射程远,力量大,准头足,自从云烨给八牛弩上加装了棘轮系统,以前需要一个团体才能使用的八牛弩现在只需要两个人就能操作,一个负责摇着手轮上弦,一个负责装箭瞄准,如果说以前的八牛弩一刻钟能射三箭的话,现在的八牛弩在一刻钟之内足足可以射出二十箭,更何况公输木把八牛弩改造成了一矢三发,可以一次性的射出去,也能选择单发射击,在云烨看来,这东西比起后世的火枪差不到那里去。

    狄仁杰在云烨的教导下把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儒家精髓学到了极致,一旦钻进装了铁板的马车,就立刻下令射击,至于刚才说饶过人家的话,您就当没有听见,六架八牛弩轮番射击,小儿手臂粗细的弩箭狂乱的飞舞,串在弩箭上的护卫还有那个专门用来做伪装的仆役,在第一瞬间就被钉在了地上,或者树上,伸着手想要去拔出穿在身上的弩箭,这样徒劳的动作一直持续到第二波弩箭的袭来才停止。

    狄仁杰捂住嘴巴发出一阵阵的干呕,那个脑袋被射爆了的护卫,脑浆子到处飞舞,实在是太恶心了,也就是胃部不适而已,云烨这一脉,自己是开山大弟子,至于小武和蒔莳,没人把她们当回事,挂着一个女弟子的名头将来好混个地位高,人脉广的好丈夫而已,从家里的给的份例就能看出不同来。

    小的时候是按着年龄给的,蒔莳最多,狄仁杰最少,现在还是一样,问题是狄仁杰有去账房支取银钱的权利,不超过五百贯。师父是不会过问的,而这条权利,蒔莳和小武没有,不光她们没有,小丫,东南西北她们也没有。这在大户人家里面是男子的专利,将来,李容,云宝宝会有,云丫头却不会有,对于这条规矩,就连最傲气的小武都没有任何意见,她能做的就是拼命的压榨狄仁杰,伙同小丫在发份例的时候抢劫狄仁杰。

    每当狄仁杰从笑容满面的管家手里接过五贯钱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了被抢劫的准备,只希望这一次她们打闷棍的时候不要打脑袋。不管挨了什么样的打击,狄仁杰都会立刻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地上就会有一些散碎银子和铜钱丢在一边,直到那两个蒙着脸的强盗拿着钱离开之后,才会从地上施施然的爬起来,掸掸身上的泥土,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虽然不在乎这些事情。可是成年累月的受下去,必然会有一些郁闷。所以需要找一些事情来发泄一下,比如现在,听着八牛弩狂响,看着那个掌柜的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闪避,狄仁杰都感到吃惊,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这家伙除了一道擦伤之外,居然再也没受其他伤害,真是了得,但是,这样不是办法。狄仁杰知道六架八牛弩带了足够的弩箭,连番攒射之下,四海商号的掌柜的想活下去不太容易,更何况那些射手开始准备放火弩了。

    地上插满了标枪一样的弩箭,对于小辙来说,这些标枪就像牢狱一样将他生生的困在空地上,自己的活动范围已经很小了,正在绝望的时候,一群惊马从商号里面狂奔出来,尾巴上点着火,狂暴的向空地奔过来,马匹不多,也就十一二匹,但是已经足够小辙离开险地,奔腾的马匹不停地哀鸣着倒在地上,四蹄翻腾扬起漫天的灰尘。

    狄仁杰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等到那些马匹都倒在地上以后,尘埃也就落定了,空地上的四海商号掌柜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的事情就与狄仁杰无关,长孙冲的三千兵马就埋伏在这里,如果再抓不到人犯,就是他的问题了,自己原本就是来传话的,出手攻击,都是因为实在是闲的无聊,源源不断的船队会把建筑材料从巴州运过来,早在三个月前,那里已经开窑烧水泥了,砖窑自然被京城里的砖石商会所垄断,关庭珑早就挖好的码头,就是用来停靠这些船队的。

    狄仁杰伸个懒腰,想从马车上下来,可是想到那个恐怖的掌柜的,就绝了这个心思,师父说过,这个家伙有两只老鹰,会飞啊!

    岳州百姓惊恐的看着大队的甲士在岳州穷搜山岭,所有的小路上都有马队疾驰,只要看到天上出现烟柱,所有的人都会向烟柱的方向围拢过去。

    只要不是岳州的乡农,没有里正,县衙具保,全部被狂暴的长孙冲带回了军营,这一次他接到皇帝的命令是宁可杀错一百,也绝不放走一个。

    这不是一个仁慈的君主该下的命令,在问过父亲之后,长孙冲打算严格按照这道并不合乎规矩的旨意办事,很明显啊,这道旨意没有给事中的后续文书,就说明,这道旨意没有经过中书省,房玄龄,杜如晦,魏征他们都不知道有这道圣旨的存在。

    长孙冲当着那个面目阴沉的太监的面,烧掉了旨意,二话不说,就带着大军合围了翠微镇,如果不是关庭珑以死相逼,他不打算让翠微镇有一个不认识的活人。

    “军爷,俺是滁州的商贩,到翠微镇是来做买卖的,俺不是奸人,俺不是奸人啊。”听着那些商贩哭天喊地的声音,长孙冲面色阴冷,关庭珑低下头不忍卒听,那个受伤的贼首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这让长孙冲心头的怒火上升到了极点。

    从行李里面搜到了刀剑,居然还说自己无辜,虽然常出门的商贩带着刀剑是常事,但是长孙冲可不这么认为,只要是犯禁的人,如果不据实招来,难逃一死。

    搜索的行动一直进行了十天,除了一些四海商号的活计和管事,其余的人一个都没有找见,茫茫洞庭湖,水道河川密布,只要有一艘小船就会隐没在万顷碧波之中。

    那些伙计和管事都被打入囚笼,被那个太监一路带回长安,长孙冲白白靡费了大好良机,被一个太监训斥,实在是让他脸上挂不住,更何况狄仁杰就坐在自己身边,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从他不断抽动的肩膀就知道这家伙这会笑的是如何的开心。

    因为长孙冲被御史弹劾,必须回京面圣,狄仁杰紧紧跟随在长孙冲的身边,自己刚刚杀死了人家好几个人,这时候需要有一个挡箭牌在前面,说不定人家更恨长孙冲,自己一个小虾米有长孙冲这头肥猪挡在前面一定非常的安全。

    站在阅军楼上总给人一种去国还乡的感觉,长孙冲的怒火却在上升,自己处死的那些人里面一定有敌人中的大人物,因为一具被钉在大木板上的鬼脸尸体顺流而下,准时出现在自己的大船前面,死者是自己的部下,整张脸被刀子划成了一幅诡笑的模样,胸膛上被刀子刻着深深的十个字,福祸本无门,尤人自招取。看到这具同伴的尸体,有相识的军士大怒,伸出手就给自己的兄弟要把脸面恢复过来,刚进门的狄仁杰看到这一幕的

    第一反应就是躲在桌子底下,长孙冲也不含糊,一个大翻身就跃出了阅军楼,只听得一阵机簧的响动,无数蓝汪汪的毒针从尸体上往四面八方激射,为首的军士被钢针插了一身一脸,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身体不断的抽搐。

    狄仁杰这个时候才扑出来,看到中针的军士毫不犹豫的拿出刀子,一刀子就把针带着皮肉一起削掉,回到楼里的长孙冲也是如法炮制,不一会,阅军楼里血腥味就弥漫开来。

    中针最多的那个军士已经变成了黑人,身体僵硬的宛如石头,长孙冲解下披风,盖在部下的尸体上面,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才回头对狄仁杰说:“小杰,你现在需要靠自己的力量回去,和伯伯我在一起很明显,你会更加的危险,我给你准备了一队军卒,你坐最快的船离开,伯伯我要看看这些杂碎到底有多厉害。”

    “不行,师父说了,你得和我在一起,要不然你就死定了,您不会以为我师父会把他的开山大弟子扔到外面不管不顾吧,您是武将,对付这些鬼蜮伎俩非您所长,但是有些人很熟悉,他们一辈子都在干这些事,我们坐那条船就好。“

    长孙冲看着楼下一艘不起眼的小船,再看看上面那个年老的渔翁,皱着眉头正要说话,却立刻闭上了嘴巴,一个清秀的农家小子从船舱里走出来,扶着老渔翁坐到甲板上,自己跪坐在一边给老渔翁煮茶。

    长孙冲的回程极度的诡异,他似乎忘记了还有敌人环绕在自己的周围,悠哉悠哉的坐在那艘小船上随着大船队起锚回京,护卫们坐在另外的一艘大船上紧紧跟在后面。

    每天晚上大船上都有惨叫声传来,总有护卫倒霉,其中的一个死的样子最是凄惨,整颗头颅都被猛兽的爪子抓爆了,死的无声无息……(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