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狄仁杰的道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见不得悲惨的场景,见不得百姓受苦,云烨非常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事情和盘托出,虽然有鳄鱼的眼泪之嫌,但是他之所以迟迟不愿意上任的原因就在这里,由于离得远,所以就不容易招人恨,现在的岳州官员从上到下在百姓眼里没有一个好人,不管他们说什么,百姓们都会认为这是在欺骗他们,所以等到大家知道云侯向朝廷求来了大批的物资,粮食,准备给他们重新盖栖身之所的时候,无数歌功颂德的声音在百姓间响起,尽管新盖的房子离州城很远。

    说的很清楚,这是朝廷为这次受到无妄之灾的百姓们提供的一项仁政,至于那些商人,没人在乎,手里不是有地么?卖掉就有钱了,用不着救济。

    “父亲,云烨放弃了新城,做的比我们还绝,我们最多做到损人不利己,这家伙,把损人利己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咱们也损失了足足三十万贯,虽然我们在新城之事上赢了,但是孩儿总是高兴不起来。“一只少了两根指头的手轻轻地为一个黑衣老者揉捏肩膀,一边在他耳边轻轻地说话。

    “你还没赢,当初为父和他在春雨中相持了足足两个时辰,他就坐在台阶上看着为父扫落叶,还做了很多的试探,说了好些高深莫测的话,小辙,云烨有超乎他年纪的耐心,这次如果不是息壤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我总觉得你的赢面不大。“

    老者的话一下子就勾引起了年轻人的兴趣,连忙问道:“父亲,难道息壤的事情不是云烨放出来的烟幕?是为了让我们转移视线?难道真的确有其事?“

    老者迷茫的说:“官府的八百里加急你也看到了,那封文书绝对不假,去松江的人回来禀报说,岭南水师的人在岛上搭建了几个非常大的帐篷,在里面日夜不停地挖掘,只可惜总是挖出泉水,一时间无可奈何。那座岛屿的确每天每时都在长大。也在不停地向大海移动。似乎底下真的有什么神奇之物在驮着它移动,虽然缓慢,却一刻都没有停息。”

    “难道不是人为地?孩儿见过李泰做试验,一个空罐子,只要把里面的空气抽出来,二十四匹挽马都没有拉开,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如果有人能拖着一座岛跑路。咱们就算是上一次当又如何,岳州的事情停下来吧,云烨今年想要建城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先处理息壤的事情,你带着岩鹰去松江吧,小心些。不要再掉指头了,要不然想掐死我都是奢望,我也要去自己该去的地方……”

    父子间的谈话总是充满了温馨,但是小辙的按摩的手势却总是在父亲后颈上徘徊,似乎只要有半点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拗断自己父亲的脖子。

    韩城,钱升发誓要替百姓们讨回他们的房子,所以挨家和那些商户们打商量。准备低价赎回百姓们的住宅。这是他们的错,所以宁愿倾家荡产也要做到。韩城变卖了所有的家产,钱升连祖传的玉佩都当掉了,京城里的戚大礼也变卖了一切能变卖的家产,送钱过来请韩城专门做着这件事,翠微镇已经毫无价值,心灰意冷的商人抱着能收回来一点是一点的心态半卖半送的把地皮连同房子一起卖给了韩城,和钱升。

    只有镇子西面的商家毫不理会,四海商号也不理会他们的哀求,几乎哭泣的声泪俱下的韩城几次昏厥了过去,钱升毫不犹豫的把绳子挂在四海商号门前的树枝上,红着眼睛说:“你们不答应也好,这些天以来,老夫的日子过得生不如死,如今总算是尽力了,翠微镇已经毫无价值你们依然死守着不放,那就是在故意看着百姓罹难,老夫就在你们门前自尽,看看你们将来如何在大唐立足,这样的奸商,我就不信你们在其他地方的商号会受到官府的庇护,这是你们逼我的。”

    说完话,毫不犹豫的就把脑袋伸进了绳圈,一脚蹬翻脚底下的凳子,自杀的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眼看着钱升舌头伸出老长就要断气,四海商号年轻的掌柜无奈的摇摇头,吩咐护卫砍断了绳子把钱升救了下来,对正在旁边挽绳扣的韩城说:“好吧,好吧,拿你们所有的钱来换,老子在这个鬼地方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韩城和钱升终于赢了,拿着一厚沓子的契约拥抱着哭的像个孩子,四海商号的年轻掌柜揉着发酸的鼻子,准备离开,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地,亲自现身也只是查看韩城和钱升到底是在做戏,还是真的在悔过。现在证明了,人家就是在赎罪,不过,那个小子来干什么?

    狄仁杰笑嘻嘻的走过来,冲着韩城,钱升恭恭敬敬的做了一个揖说:“韩先生,钱先生,如今二位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所有承诺,真是可喜可贺,戚公这次能够不用去阴山实在是仰赖二位之功,现在,您只要把这些契约交给晚辈,就能无牵无挂的去长安为戚公贺寿,您二位弥补了自己的过失,想必是戚公最喜欢的贺礼。”

    韩城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把手里的契约塞给了狄仁杰,大声说:“还我岳州百姓的三万贯卖房钱,要回房子只是第一步,我们还要当初答应百姓的高价,三万贯,一个子都不能少!”

    “这是自然,二位请看,阅军楼那里停着一艘大船,上面载满了银钱,铜圆,共计有三万六千贯,三万贯是百姓们的卖房钱,六千贯是你们三位的家产赔偿,钱先生,这是您祖传的玉佩,这些天小子日夜都揣在怀里,唯恐有失。”

    钱升一把抢过玉佩,狠狠地擦拭两下才说:“这个玉佩是我闺女的嫁妆,你一个富贵门第的臭小子整天揣在怀里算什么,我闺女不会嫁给你这样的膏粱子弟。”

    一句话就把狄仁杰满腔的崇敬之情打消的干干净净,黑着脸送两位上了马车,自己来到咬牙切齿的四海商号的掌柜面前很有礼貌的施礼说:“家师要小子转告先生,新城的建造这就要开始了,感谢先生为新城提供充沛的资金,还有转移走了所有的乡民,并且给新城召集了足够的劳力,小子代家师谢过,新城建好之后,先生的慷慨事迹一定会被刻碑立传”

    ‘“你如何确定我就是你师父的对手?我只是一个掌柜的而已。”

    狄仁杰笑着说:“最后关头,一个负责任的头目一定会亲眼看着自己要做的事情到底是成还是败,成则加勉,败则汲取教训,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小子看遍了这里的人,除了您没发现其他的什么人有资格成为家师的对手。

    您看那个锦袍人,虽然身上全是价值不菲的装饰,但是只要看看装束就知道,这人是一个卑微的人,您看,他虽然穿着锦袍,但是身体还是在自然的前倾,眼睛一直看着地,这是奴仆才有的习惯,所以他不可能。

    您身边的这一位看起来孔武有力,器宇轩昂,算得上是一位汉子,但是他却左肩高,右肩底,说明他的左腿短了半截,虽然走路看不出来,这是因为他用了大毅力纠正了自己的步态,但是只要停下来,习惯就会出现,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拿着一杆短矛,以他的雄壮身姿,这柄短矛实在是太短了,所以说,他只是一个帮别人拿武器的护卫。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主要是您的左手少了两根手指,虽然带着指套,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端倪,您的两根手指就是在和家师争斗的时候掉的吧,我师父后来在废墟上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两根手指,就找到了一小节指骨,就对我说您很可能再被迷幻药迷幻的时候把自己的收起来的手指吃掉了,所以这才肯定您就是首脑,自然要向您致意。“

    掌柜的看着自己的左手脸上有痛苦之色,售后的护卫说:“少主,待我砍了这小子,为您泄怒。”

    狄仁杰面对着壮汉边后退边说:“知道我为什和你们说这么多的废话么?就是因为八牛弩安装起来很费时间。”说完一个骨碌就滑进了一个土坑。

    掌柜的听到狄仁杰的话面色大变,连忙扑到在地,努力的把身体缩成一小团,因为这是应付强弩的最好手段,他的四个护卫也有样学样,把身体紧紧地扑倒在地上,等了一会,却没有听见八牛弩那令人发狂的鸣响,抬头看时才发现狄仁杰已经跑到了马车跟前,上马车的时候还在大喊:“你们不要追过来,真的有八牛弩,这一次是我师父说看在你上次放过他一回的回礼,你们要是追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一个护卫留下来守护少主,其余的三位护卫紧紧的追着狄仁杰的马车还没跑上两步,就发现自己好像飞了起来,胸口麻木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耳朵里这时候才听到八牛弩弩弦的嗡然巨响。(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