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谁是最邪恶的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朝廷要集中全力在松江建城,目的就是为了看顾这块息壤,这是一座军城,除了守卫的军士之外不许闲杂人等进入那座沙岛,只要一开春,就会立即施行。

    松江可没有什么人来叫嚣着卖土地,那里的土地都是国家的,所以富商们只能眼看着书院的勘测人员乘船顺流而下,希帕蒂亚先生和侍女两个人就占了一间船舱,她对神话故事非常的着迷从西方不穿衣服的神祗到东方那些喜欢吞云吐雾的魔怪都有很浓厚的兴趣。

    长安的贵妇们对于希帕蒂亚此次的行程寄予了厚望,希望那些男人做不到的事情,最后由一个女子来完成,所以她的行囊里塞满了金银,相比之下,金竹先生就寒酸的太多了,一仆一驴一书生而已。

    闻到浓烈的香气金竹不由得皱皱眉头,对于希帕蒂亚的奢华,他从来都没有看惯过,作为一位学问人,清心寡欲乃是基本要求,这样大张旗鼓的招摇过市,那里是做学问的态度,可是希帕蒂亚的官职与他平级,所以只好闭口不言。

    “金竹先生,书院的主人如今躲在家里发疯,书院也不得安宁,我们需要快速的取到息壤,说不定这样才能让他恢复清明。“

    金竹若无其事的往后退一步,希帕蒂亚喜欢靠近人面对面谈话的习惯很是让他受不了,见希帕蒂亚发问,只好说:“纠正一下,书院是皇家书院,与云侯无关,云家只是书院的资助人,同时云侯也是院正,就这些,有些话不能随意出口。

    第二,息壤到底存不存在还待考证,作为学者最忌讳的就是听信谣言,有时候我们的眼睛都靠不住。更不要说谣传了。这回如果不是有官方佐证,我连去一趟的海口的兴致都没有,相比之下,消失的古楼兰对我的吸引力更大。

    第三,云侯没发疯,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已,一个人生性过于烂漫就会产生这种过激的情绪。只要安静几天就会好,这是聪明人的烦恼。

    第四,我们只有十天的考察期限,我希望能够立刻投入研究,不能在多余的事情上费心神,如果希帕蒂亚先生还有其他事要做。我不会等您,一旦登岛,我不会等待。“

    金竹先生一口气说完自己的话转身要走,想想不妥,又回过身朝着希帕蒂亚抱抱拳头算是礼仪,然后就走进船舱去休息。

    “怪物,怪物,一个只知道干活的傻子。早就听说江南美景。不去看看怎么行,听家在江南的朋友说过。江南的杏花春雨轻衫湿,陌上美人扛着花伞婀娜多姿,我这样的美人不去陌上走走,岂不是白来了江南?哼,书院里就没有多少正常的人。“

    看着她在甲板上一扭一扭的幻想自己行走在杏花春雨里的媚态,书院的学生们怒视着船上的那些船工,这样的美景只适合自己欣赏。

    李承乾来看云烨的时候发现他很正常,除了喜欢用粗瓷大碗喝茶之外,行走坐卧与常人无异,欣喜地说:“哈,烨子,你的病好了?“

    云烨翻个白眼对李承乾说:“没错,我的病好了,但是你的病却没好,我要那座破岛,你们为什么不给我,我已经出到十五万贯啦,你们就没有一点良心吗?一座破岛非要买我多少钱?你说说,你说说……“

    李承乾手足无措的看着狂性大发的云烨不知道该怎么办,却发现辛月很熟练的把他喝茶的那个粗瓷大碗塞到自己丈夫手里,只见云烨一口气摔了四个瓷碗,这才安静下来,只是人被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这是为何?“李承乾惊愕的问辛月。

    “您不知道,拙夫以前就有摔东西发脾气的习惯,只要给他东西摔,就会好很多。“辛月愁眉苦脸的对太子殿下说。

    “那为何非要摔这种碗,家里的其他瓷器难道说都被他摔光了?“

    “不是的,这种碗便宜,家里其它的茶碗都是细瓷的,摔起来心疼,拙夫总觉得一边心疼东西,一边发脾气不爽利,还是这样痛快些。“

    “承乾,你怎么来了,快坐,我最近有点不对劲,心里堵得慌,你不要见怪。“

    李承乾胆战心惊的坐了下来和云烨一起谈笑,唯恐触动了他的哪根筋,又开始发狂,这样一会清明,一会糊涂的样子让他非常的担心。

    “程牛二位今早在大殿上求陛下把沙岛赏赐给你,并且愿意出价二十万贯,结果不讨好,还是被房相他们婉拒了,说其他地方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唯独沙岛不行,书院的先生正在日夜赶往沙岛,一旦研究结束,就会向全国公布这件事有关国体,不是钱的问题。“

    “唉,算了,你们不清楚那里是怎么回事,这样做无可厚非,房相一心为国,我也无法指责,说到底是我的私心作祟,让陛下难做了,这是臣子的错啊,明日就去向陛下请罪,从此之后不再提沙岛之事。“

    李承乾见云烨说话很有条理,眉目之间也是清明一片,到底没有压抑住心头的好奇悄悄地问:“烨子,到底是不是息壤啊,你也给兄弟一个准信啊,到时候帮你都好说话。“

    “没有,没有,胡说八道,谁说有息壤了,那东西可能出现在人世间么?以前听说白玉京……“云烨说到这里忽然惊恐的捂住嘴,胡乱的朝李承乾施礼一下,一头就钻进自己的屋子里,把门关得紧紧的,谁敲门都不开。

    太子不是一个人来的,随员很多,这种正式的拜访自然少不了记录起居的官员还有众多的仪仗侍卫官,很多人的眼睛都有了奇异的光芒,白玉京这名字可不是头一回听到。

    此时的岳州,愁云惨雾弥漫,关庭珑穿着麻衣,不断地从学生手里抬着的竹筐里拿出窝头,一一分发给那些灾民,江南西道的救济并部不是多么有力,一来,这些人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灾民,他们有今日之灾,实在是咎由自取,所以只是提供最简单的生活条件,其它的就不闻不问。

    关庭珑竭尽所能的为灾民提供了生活物品,可是随着春天的到来,岳州府库再也无法提供更多的食物和钱财来帮助这些经济灾民。

    走投无路的不光是乡民,那些想做投机的商户也已经日渐穷儊,往日炊烟四起的翠微镇如今看起来就像是鬼蜮,一到夜间,只能听到野狗的哀嚎。

    松江发现了息壤,云烨变得疯癫,开发两湖的步伐被无限期的推后,朝廷上再也没人提起岳州,关庭珑到了四月也要离开。

    韩城,钱升也是一身的麻衣,整个人和以前相比老了足足二十岁,韩城才四十余岁的人满头的头发都已经变得斑白,钱升佝偻着腰,一边咳嗽一边帮着分发筹集到的粮食,很可惜没人领情,粮食会拿,但是白眼却少不了,一些乡民甚至会对着他们吐痰,失去了家园的妇人,会扯着他们要自己的家。

    当初就是他们蛊惑了乡民,说所有的地皮可以卖个高价,谁知道价格才起来,乡民们就把家给卖了,想着有了这些钱很容易在其他地方盖更好的房子,全家也能得到富足,可是,事情和他们想的不一样,房子的价格还在涨,好像没有尽头,于是在商人的蛊惑下,又开始拿自己的钱去买……如今,地价又跌了,自己的钱已经被黑洞吞噬的无影无踪。

    韩城和钱升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那些钱到哪里去了?钱上哪里去了?同样的地,同样的钱为什么就会人间蒸发?

    他们不知道的是,钱都被云烨拿走了,不但乡民们卖地的钱被云烨拿走了,那些无良的商家的钱也被云烨拿走了。当然国家也拿走了一部分,就是那些商税。云烨空手套白狼的从岳州弹丸之地抽走了四十万贯的巨资一走了之,少了资金支持的地产,没有了不断出现的买进者,崩溃是迟早的事。

    账面上的亏损和实际上的亏损是两回事,钱庄早就有保全延期这一功能,从岳州到长安一来一去足足有三个月的账期,只要云烨在三个月之内弥补上漏洞,他就不会损失一文钱,因为两地的账务是平衡的,给戚大礼看的是长安的账务,这个账务上只有支出,但是距离生效还有足足的三个月,而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云烨在这个空挡里翻跟头了,关庭珑当初买地的那点钱,不过是云家用信誉担保从钱庄借出来的一部分而已。

    建一座城池如果连这点地价因素都考虑不到,还建什么城池,更何况后世惨烈的拆迁早就让云烨认识到了百姓的强大,不打算用城管,让无良的商家和敌人来做这件事是最恰当的,大唐的百姓无疑要比后世百姓强大的太多了,只要坐在路边哭泣,立马就会有无数官员来问你有何冤屈,这个时代,拼着官位不要,也要为百姓讨个公道的家伙从来不缺少。(未完待续。。)

    PS:第二节还有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