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真正的好对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钱多了就要引导消费,把钱全部投入到伟大的两湖开发,要比送到燕来楼消费要好,一个可以给子孙留基业,一个日夜戕伐身体害人无算。

    埋到地下需要不停地防备贼偷,用的时候还要不停地洗刷银子,黑黑的银子钱庄不收,好多地主老财呼天抢地要求钱庄必须兑换那些锈迹斑斑的铜钱,高傲的活计随手从柜台里拿出两个精美的铜元,放在老财的眼皮子底下说:“这也就是朝廷厚道,怕你们受了损失,要是按照我们掌柜的说法,你这样的钱应该全部送到化铜厂去,当成钱在市面上流通,没得折损了朝廷的脸面,你换不换,按照汇率你不吃亏,要是不换赶紧抗走,过了今年,你看看有谁会要你手里发霉的铜钱。”

    户部的告示已经发布了,按照粮食作为基准计算好的汇率,开始大规模的兑换铜钱,收回来的铜钱一律回到化铜厂,冶炼过后,去除杂质,重新冶炼成铜板,最后在水压机的工作下,压制成铜板再继续兑换。

    由于铜元上有币值,所以节省下来大量的铜料,大唐的钱荒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得到了极大地缓解。

    不知道官府是怎么执行的,农户家里的几个铜钱有一个算一个,大半个的残币也能换成新的铜圆,至于大户人家的钱财,谁有耐心一枚枚的数,扔在大秤上随便拨拉几下,告诉你一个大数,就开始兑换,往往会和原来的数目不符。

    鬼都知道铸造出来的铜钱分量会不一样,官府铸钱的时候又缺德,超了分量的会被挑出来,少了分量的会被流通到市上。这样一来,难免就会受到损失。

    辛月坐在屋檐底下骂了一天了,家里莫名其妙的就少了好几百贯钱,莫非那些户部的人把那些钱都拿去填了坟?

    长孙无忌缺德啊,定了这条铁律,就是这样子换。要用最快的速度完成钱币的兑换工作,小户人家钱多了还能送到农户家里让他们帮着兑换,大户人家,就云家这样的,一去就是七八马车,找谁去兑换?

    长孙冲皱着鼻子听李怀仁臭骂他,好不容易得着空隙大声说:“你家少了钱,有本事去找我爹嚷嚷,在我跟前吼什么。我家的钱也少了快两千贯,我爹都不让吱声,这次咬死了就是按照分量换钱,谁都没话说。“

    李怀仁不好拿农户说事,自己的脸面还是要的,也就是撒撒气罢了,满大唐的军州都是这么换的,军中的司马在每个钱庄驻守。稍有不对劲,刀子就砍了下去。军司马枉法,杀全家,全家都住在军营里,想逃都没地逃,没家没业的军司马只能看着别人拿着极高的俸禄,看着山一样高的铜钱流口水。

    岭南水师被户部撵的和驴子一样到处跑。全部的船只都被派发了出去,带着新制作好的铜钱在内河里四处游荡。

    云烨把售卖新城地皮房产的期货权交给了何邵,户部的两个侍郎紧紧的盯着他,弄得何邵在不知不觉间又瘦了十斤,不管是谁每天耳朵里都能听到杀头。抄家,灭族这些话,都会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户部还以为这回不可能收到多少钱,毕竟房子还没影子,盖房子的地方还是一片沼泽地,朝廷征发的囚徒还在路上,都没有到达岳州,早期填平沼泽的活还没有开始干,现在卖房子就是笑话。

    “云侯,阴山军马场的马监和监臣请求告老致仕,您看如何?“

    一大早的吏部侍郎戚大礼就登门拜访,也不掩饰,直接要求云烨放过岳州原来的司马和长史,而且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恶劣。

    “这是为何,两位官升一级有什么不好的,五十几岁的人了,还能为国效力应该感到荣幸才是,因何要告老?大唐的官吏不是晋时,你不高兴了只要挂冠求去就好,能不能告老还乡需要朝廷发话才行。“

    云烨也没有给半点好脸色,这两个家伙如果不去草原牧马三年,才是对不起自己,就因为他们自己要白白付出半年的时间和金钱,好多从长安大户拆借过来的银钱那是要算利息的,钱庄的利息也需要白白的多付半年,这样下来就是好大一笔钱,这两个人受人蛊惑,为了自己的一点小利,就敢生生的把时间拖了大半年,一想到那些钱,云烨的心就像被油煎。

    “韩城乃是开国时候的功臣,当年陛下征讨雷大鹏之时,开启岳州城防的就是韩城,他后来不愿意为官,只愿意为民,是我亲自登门拜访请他出山,委身区区小吏,已是屈才,如今云侯为了一己之私,就将他发配到漠北,难道这就是你的君子之道?”

    戚大礼戟指云烨大声质问,如果不是畏惧云烨的权势,恐怕会扑上来厮打。

    “谁告诉你是发配?他们是去草原上任,一个是六品官,一个是从六品,这是陛下的恩典,到了你嘴里怎么就成了发配?亏你还是吏部侍郎,难道连这点问题都弄不明白?”

    戚大礼惨笑起来大声说:“韩城何罪,钱升何辜,要早到权贵的羞辱,如此朝堂我戚大礼羞于为伍,这就向陛下请辞,做我的山野闲人,去陪伴两位老友去阴山牧马。”

    ‘“你辞不辞职,我不管,但是我要告诉你为什么把他们两人弄到阴山去,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人嘴硬,替你担了干系,你全家都要去阴山牧马,你知不知道?“

    戚大礼激怒如狂的仰天大笑,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指着云烨说:“老夫清廉一生,家中产业不过中田六百亩,还是官田,家中只有老妻和一子一女,一日三餐嚼得草梗,你一介膏粱子弟其奈我何。“

    “好啊,你只要拿出三十万贯填补你们弄出来的窟窿,我不但立刻上书请求把他们两人调回来,还当着长安百姓的面给他们磕头致歉,你看如何?“

    “胡说八道,韩城全家的资财加起来不过千贯,钱升更是家无隔夜之粮,俸禄一到手就散给了孤寡,跟何况,岳州五十年的赋税也没有三十万贯,你这是要陷害他们?“

    “要不是看他们人还不错,就是人糊涂了些,否则他们满门抄斩都是轻的,你看看这卷宗就清楚了,戚大礼,你还是告老吧,要不然你这样的人越多,大唐就越是倒霉。“

    云烨把拆借的文书,还有钱庄的文本递给戚大礼,顺便把算盘推了过去,这东西朝廷的一般官员都会用。

    戚大礼越看脸色越是苍白手也颤抖了起来,晃的纸张哗哗作响,云烨说的没错,按照他最后推算出来的数字,半年时间损失三十万贯,只少不多。

    “我们只是想为乡梓多求些补偿而已,没想到会有如此损失。”

    “现在你满意了?你的那些乡梓都等着从朝廷身上吸血呢,以前的历朝历代都没有补偿这一说,不也是好好地,这回朝廷为了不伤民,提出了补偿,就生出这么多的事,你如果只是多栽几棵树,多盖几间破房子,多开垦几亩荒地,这样的小手段我们只会一笑而过,可是你们居然要求在未来的新城里面给你们重新盖一座村子,要一模一样的,少根草都不行,这就太过了,你们是要在城里过田园生活?”

    “这只是条件而已,大家可以商谈的。”戚大礼的汗水涔涔的从额头流了下来,不一会就把冬衣湿透了。

    “用不着了,你看看新城恰好从你们的村子边上穿过,不过城池的大门不会开在你们那里,沿湖十六个村寨几千人,以后想要进城需要划船走一天才能从城门进去,从巴州到新城都比你们进新城容易,所以啊,你就看着新城建起来之后,巴州附近的乡民他们很快就会富裕起来,而你们那里的乡民就会越发的穷困,一个大城的出现,总会有阴暗的地方,强盗,流氓,地痞,这些人就会汇聚到你们的家乡,不出十年,相信那里就会成为官府重点剿匪的地方,想要保持淳朴的乡风民俗,做梦去吧。’

    自从何绍拿来经济预算表,云烨就差点癫狂的想杀人,半年前多好的时机,原本花五贯钱就能买到的土地,已经被那些闻到腥味的商贾炒到了二十贯,而愚钝的关庭珑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硬是和长史,司马扯了半年的皮,等到何邵的考察团把消息传回来以后,云烨才发现崔九说的都是小问题,如何降低地价,不让国帑被黑心的商人赚走,才是云烨需要真正面对的。

    这才是一群好对手,没有廉耻,没有顾忌,学习能力超强,云烨不过才炒卖了两回地价,就被他们学了个十足十,既然新城已经是朝廷的方略,自然没有更改的余地,炒卖地皮,比什么都来钱,李二知道以后,也是仰天大笑,告诉云烨,投资不会追加一文钱。(未完待续。。)

    PS:第二节,还有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