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皇家不讲理啊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有了一幅效果图,就可以卖房子了,云家做事从来都是这样,要买就趁早,玉山的房子是这样,兴化坊的房子也是这样,下手晚了,你就连渣滓都捞不到,尉迟家的噪音房白送给老程家,如今是程家撵恶客的法宝,自从云烨说那间房子可以静心养性之后,房子又成李孝恭家的了,整个玉山,能随便倒手的房子就这一套,至于其他的房子,早就是每个家族标注成非卖品的家族产业。

    这里有最好的景致,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医院和医生,顺便说一声,这里还是守卫最严密的地方,每天傍晚,站在山顶守卫的士兵发出一阵阵凄惨的狼嚎,让住在这里的所有住户们感受到了最贴心的安全感。

    作为无意中从玉山房地产开发沾到大便宜的薛万彻,当初因为兄弟情义,一时没把握住,觉得兄弟可怜,就咬牙买下来一套房子的他,如今家里成了公主们聚会的地方,不是长安城的公主府,是玉山的别墅,老薛最满意的就是玉山书院开具的房产证明,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着薛万彻三个字,而不是什么,什么公主。

    丹阳公主觉得自己是一家之主,上面应该写自己的名字,从薛万彻那里强要来证明书,找书院要把名字改成她的,结果,被许敬宗一竿子给捅到李纲老先生那里,李纲老先生也是丹阳的先生,早就对公主们横行无忌的做法大为不满,认为自己当年没有教导好公主,导致她们如今各个飞扬跋扈的。不但扣押着证明书不给,还命丹阳在他书房里抄写《女诫》十遍,最后还需要薛万彻亲自上门把公主领回去教导。

    老薛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面子,当着李纲的面狠狠训斥了丹阳一顿。在丹阳万分期盼的目光中,与老先生告辞,趾高气扬的回了家。

    被公主诬陷成连行房都不懂的疆场悍将下早朝遇到云烨,二话不说就上了醉仙楼,也不说话,就是一碗。一碗的傻笑着喝酒,喝酒喝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云烨,好不容易找了个空当发问,为何兴致如此高昂,结果薛万彻小声的颤抖着说:“丹阳的手掌被打成猪蹄了!”说完就大笑,直到喝的大醉的云烨被刘进宝背回家,都不明白丹阳的手掌被打成猪蹄这句话有什么可笑的。

    如今,薛万彻有把云烨拽到了醉仙楼,老规矩。先干三碗再说话,喝完酒之后,一个檀木匣子就推到云烨面前,小声的说:“兄弟,哥哥我这些年就积攒了这点钱财,放在家里不安全啊,我大哥也不愿意帮我保管,你也知道丹阳是个什么性子。闹了两回了,哥哥听说兄弟你打算在两湖建一座大城。那里一定有好多的房子等着卖,你看着给哥哥我置办点家当,你的眼光哥哥信得过,我薛万彻虽然人粗了些,但是这些年就是靠着眼光混的,那座大城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实不相瞒。哥哥我外面还有俩孩子,妇人是我以前的贴身丫鬟,丹阳进门就把他们撵了出去,所以她们的日子过得很苦,我还不能去看。一旦去看她们就是害了她们啊,丹阳杀别人不敢,但是杀一个奴婢没有半点忌讳。

    给她们一份产业,走的远远地,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你把户头写上妇人的名字,如果妇人问你,你就说是一个死人给的,她就明白了。“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把话说得柔肠百结,自己眼泪啪嚓的,云烨就知道这事没法拒绝,打开盒子数里面的票据,云烨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王八蛋藏私房钱的本事了得,足足一万三千贯,按照新城云烨制定的地价,这绝对是一桩大产业。

    写了回执薛万彻不要,揉成一团填进炉子里,一口气干了一坛子烈酒,撕开胸襟,就这么敞着怀顶着风雪扬长而去,奶奶的,人走的豪迈的一塌糊涂,可是你好歹把帐结了再走啊。

    当那幅巨图被狄仁杰和小武蒔莳再加上崔九扯开以后,戴着暖帽的皇帝就走下了座椅,拿着一根竹竿东问西问,一会指着碉楼问正面的城墙为何会是凸凸凹凹的,一会又问山上的泉水够不够五十万人之用?还问云烨水陆码头为何要建在城里,而不是建在城外?

    “其实在微臣看来,这座城池最没用的就是城墙,如果敌人能够打到这里,有没有城墙又有多大的关系,陷落是迟早的事,但是为了给子孙留下一点希望,微臣还是把城墙添加了上去,还把他们按照微臣自己的理解,制造成最恐怖的防御工事,这里有一个名词叫棱堡。”

    “朕看到了,这种城墙在防御上确实有独到之处,城门两侧有突出部分,一旦城门受到攻击,就会接受三面的打击,很不错,但是朕对你说城墙的这段很感兴趣,说说。”

    “那微臣可就说了,说的不对您不要发怒。”

    “听有道理的话朕从不发怒。”

    “自古以来我们给自己盖房子,一来是为了遮风挡雨,它还有另外一种功能,那就是防御功能,上古时期我们只能依靠简单的工具进行残酷的搏斗,和天争,和地斗,与野兽争雄,无时不刻不是处在危险之中,当我们睡觉的时候,就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所以我们的房子逐渐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越来越结实,等到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大家发现一堵又高又大的城墙就成了大家安全的保障,所以城墙就应运而生,最后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就出现了长城这样的宏伟建筑。

    它西起临洮东到辽东绵延万里之遥,很可惜,修建它的强秦还是灭亡了,长城的主要功能是抵御外族,可是汉朝初期,他还是没有起到应有的功能,直到冠军侯勒石燕然,卫青万里逐寇,汉朝边患才得安宁,汉朝灭亡之后,草原上的民族再一次来到中原,堪称血浪滔天,尸积如山,所以啊,微臣从心底里就看不起长城的价值,微臣比较看好陛下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大军不断地在草原上涤荡,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样做比较有效,臣可惜没有冠军侯的本事,您知道的,微臣对冠军侯的爵位早就垂涎三尺了。“

    李二的笑容很古怪,对云烨说:“大唐没有冠军侯这个爵位,所以你就好好的做你的蓝田侯吧。”说完就拂袖走了,长孙过来指指云烨,也黑着脸走了,弄得云烨一头的雾水。

    “师父,您怎么忘了,您说的那些坏事,其中就有陛下的祖宗们的一份,大唐之所以没有冠军侯,颜老先生说就是因为霍去病把胡子杀的太惨。”

    听了小武的提醒,云烨敲敲脑袋,自己怎么把这事忘了,没事干戳人家的心窝子干什么,有个战绩彪炳杀人无算的胡子祖宗也没什么,老子又不歧视。

    李承乾很大气的在新城划出了好大一块土地,拿着竹竿子敲敲那块地方说:“这是皇家离宫的位置,早些划出来,我父皇打算南巡的时候要住。”

    “没问题,钱!给我钱,只要给钱,整座城都给皇家都行,没钱的话,只有这一片地方,而且我们不负责建造。”

    “天下都是我父皇的,国家的钱和他老人家的前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去了,皇家的钱粮都是从国库里拨付的,有一定的比例,剩下的钱就是国库的,你把这话去对你舅舅说说,一定会被他一口唾沫喷回来,这座城市从设计到建造都是国库掏钱,可说都是民脂民膏,你好意思敲骨吸髓的喝百姓血?”

    李承乾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没好气的说:“一点钱而已,至于让你说的如此恶劣,再说了,每处新城皇家想在那里住,就在那里住,这是皇家的权利。”

    “我知道啊,所以给你们划了好大一块地方,这地方离洞庭湖近,晚上可以枕着波涛入眠,很容易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一般人我都不给。”

    “哼哼哼,离洞庭湖近,就说明那里潮湿不堪,地下水一定丰沛无比,说不定一锄头下去就能刨出一眼泉水,你说我父皇母后要是住在挂满兽头,到处都是喷泉的屋子里会不会想起来给你加官进爵?”

    李承乾一脸的不怀好意,对云烨的这套说辞他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最好的地段拿来卖钱,最差的地段用来应付皇家和军队,新城的山川地理图册他已经看了不下三回,拿着图纸对照云烨的效果图研究了很长时间,所以他很清楚云烨分给皇家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住在旱塬上,难得见到那么多的水,你想想啊,把那块地方改造成水乡,到处是泉水,再种上花,一到炎炎夏日,水花飞溅,小舟穿梭其中,那些美丽的宫女在水柱间嬉戏,清水打湿了衣衫,陛下坐在凉棚底下嗅着花香,吟着诗句,手中把酒一杯,看美人湿衣舞蹈,这是神仙才有的享受啊,如果陛下没空欣赏,我们饱饱眼福也不错啊。”

    “哈哈,那样一来,我这个太子会被废,你这个国侯会被砍头,一个身在诏狱犀牛望月,一个的人头挂在旗杆上随风飘舞,确实是人间奇观。”(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