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雪后初晴寒意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你听着,那里面真的很危险。”断鸿看着曲江畔断裂的芦苇,朝着冰层下面的小鱼轻轻地说了一句。

    昨日破开的小洞被寒风吹了一夜,又冻的硬梆梆的,云烨掏出刀子,继续破冰,破开一个口子之后,云烨发现冰层下面的小鱼好像也被冻坏了,行动的非常迟缓,要两条沉在浅浅的水底一动不动。

    云烨笑了起来,用竹矛插上来四五条,然后又去找菰米,断鸿跟在云烨身后一言不发,做早饭而已,对云烨来说非常的简单,雕胡饭让人欲罢不能,鱼的香味给是让人馋涎欲滴,云烨的调料从来都是装在自己的一个小包里的,用了一点,就香气四溢。

    关上门,云烨和断鸿对坐在案几两边,只见云烨用筷子挑出一条鱼,随便的扔在桌子上,断鸿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样浪费美食可不对。

    云烨把那条鱼一点点的解剖,先是鱼皮,接着是鱼肉,不一会,骨头上的最后一丝鱼肉也被剔了个干净,看着云烨一脸的紧张,断鸿的心也不由得抽了起来,像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云烨用小刀把鱼的大骨头切开,刀子似乎受到了阻力,云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垫着手帕,拉断了鱼骨头,除了一只细如牛毛的钢针,里面没有其它的东西。

    “让我用这根针扎你一下。”云烨转过头阴测测的对断鸿说。

    也不见断鸿起身,他的人就和凳子一起滑出去了三尺远,白痴都知道鱼骨头里面发现的东西不是什么善类。

    云烨又捞出一条鱼如法炮制,这次还是从鱼的骨头里抽出来一根蓝汪汪的针,两条钢针,并排摆在云烨的面前,他支着下巴,不断地晃脑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相出法子。

    昨晚如果有人想杀自己。八十个云烨都死的硬硬的了。为何不这么做呢?什么缘故?如果不想杀人,钢针又怎么解释?

    “云侯,把这两枚钢针让我带回去,皇宫里的老供奉们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会知道这是谁用的东西。”断鸿小心的对云烨说,如果以前他还把云烨当成一个有运气的人,这一回。他算是第一回用平等的口吻对待面前的这位年轻人。

    “用不着,我知道钢针是谁放进鱼骨头里去的,只是不愿意戳穿而已,我感觉这两只钢针有毒,应该是一种合成毒药,只有一只钢针。这条鱼吃不坏人,吃了两条鱼,说不定就会有事情发生,我敢打赌,这种合成毒药毒不死人,你拿回去,赶紧让供奉们做试验,看看是些什么东西。如果死不了人。你就把今晚的晚钟少敲一下,如果毒死了人。晚钟就正常,我好做准备。”

    “做什么准备?”断鸿这时候认为自己的智慧好像不太够用。

    “跑路啊,还能做什么,如果毒不死人,就说明这是一场智力游戏,只要够聪明,玩下去不会有事,如果毒死了人,就说明人家就是想杀人,我不跑等着挨刀啊,快走。”

    “你还没说到底放毒针的是谁,这些年来总算是有了点突破,你死了就他娘的又成了谜案。”断鸿用小小的声音和云烨争辩,结果被云烨连推带搡的赶出门。

    云烨拿着鱼骨头想要倒出门外,结果不小心倒在了门槛旁边,他拿脚踢了一下,鱼骨头就没入了雪地,然后就回房,坐在窗前继续看自己的《礼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床脚的一条暗红色的带子忽然蠕动了一下,云烨戴上猪嘴,双手套上鹿皮手套,从床下拿起带子准备看看,谁料想,那根带子居然胡碰乱撞起来,云烨笑的开心极了,抓住了带子的一头拎了起来,放在桌案上任由带子不断地乱跑,每回要掉到桌子下面的时候,云烨就吧带子拽回来,乐此不疲。

    终于玩腻了,就把带子翻过来,那根带子上并排缝制着两只很小的老鼠,它们的皮肉被针线细细密密的缝在一起,从两个单独的个体,变成了一个共同体,手艺很高啊,老鼠皮被缝在一起,老鼠的身上却没有多少血迹,急于逃命的老鼠八条腿没办法保持一致,所以才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走路,如果看不见老鼠,就会以为一条暗红色的带子在跳舞。

    乌鸦又来了,呱呱的叫着非常的讨人嫌,云烨不是公冶长,所以听不明白乌鸦在说什么,不过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乌鸦多的地方一定有腐肉。

    把那些巡逻的侍卫喊过来,陪着自己朝乌鸦最多的地方走去,还没有走到跟前,乌鸦就大声的鼓噪起来,忽闪着翅膀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云烨不在乎,侍卫更加的不在乎这点威胁,用长刀斩开茅草,四处寻觅,等云烨走到荒草滩最深处的时候,才发现有一片乱石滩,早年间曲江远比现在要大,后来被前隋修整之后保留了一小部分,这片河滩其实就是当年曲江池的一部分池底,乱石滩自然怪石林立,有几个造型奇特的,云烨甚至有弄回家放在花园里的念头。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深又长,云烨把侍卫挡在自己的前面,慢慢腾腾的沿着小路往里走,云烨尽量把自己缩在侍卫的背后,装作看不见他幽怨的目光,不时地伸出脑袋四处观察一下,云烨的小心谨慎感染了这四个侍卫,其中一个暴怒的把石头扔向呱呱乱叫的乌鸦,见它们全都闭上嘴巴,这才感觉舒坦了一点。

    最前面的侍卫脚崴了一下,云烨就看见这家伙的骨头茬子从脚面露了出来,不知道是怎么崴的,但是看样子非常的严重,所以云烨就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放在路边继续前进,聪明的家伙啊,不过这个时候把自己弄伤,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没天理啊,被一颗小枣树的尖刺挂了胳膊一下,就能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最后七窍流血,蹬了两下腿就没声息了,这是什么毒药?听都没听说过,传说中的牵机药也没有这么恐怖,问过长孙,打算要点这种好东西,结果还被殴打。

    其实人的生命力是很恐怖的,如果不是氰化物,没什么毒药能这么快的要走人命,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居家旅行所使用的毒药都是生物毒素,或者植物毒素,使用合成毒素的时代还没有到来,这个侍卫的心跳,脉搏都没了,云烨才确定这家伙真的死了。

    云烨不打算步他的后尘,猪嘴这东西是一定要戴的,鞋子底下加一块木板是要有的,鹿皮手套是一定要戴的,等云烨把自己收拾好,回头看剩下的两个侍卫,发现他们面如土色,浑身抖的像筛糠,眼中哀求的意味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云烨自己也不想硬闯,凭什么拿自己的小命做赌注?他很想回头,但是看到远处那个伤了脚的侍卫已经被挂在东南枝上了,云烨就不肯回头了。

    前面阳光普照的光明异常,好像希望就在前方,更何况石头上还写着危险回头的字样,怎么看怎么贴心,多好的凶手啊。

    北风呼呼的刮,没化的雪沫子往人的脖子里灌,很舒服啊,没人感到寒冷,两个侍卫冬衣都被汗水浸透了,云烨把死去的侍卫衣服剥下来,点着后就扔到乱草丛里,不管是什么毒药,被大火净化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毒性了,大火也会把其它的侍卫招过来,蓬松的茅草烧的很快,前脚烧,云烨踩着草木灰跟在大火的后面,宛如漫步。

    留字的石头云烨远远地绕开,只有庞涓那种蠢货才会拿着火把看敌人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乌鸦远远地飞走了,草丛里也有一个灰色的人影,跟着乌鸦往前跑,他没有乌鸦跑得快,云烨手里的小弩力道强劲,弩箭上涂抹的药物又缺德,灰衣人只不过跑了两步,后背上就中了三支弩箭,一矢三发,这是公输木为了弥补云烨糟糕的准头特意设定的。

    大火从灰衣人的身上滚过,他只能发出三两声无意义的呻吟就寂然无声,两个侍卫发出一声欢呼,就要扑上去,被云烨制止了,依然耐心的跟在大火后面慢慢往前赶。

    灰衣人的衣衫在着火,拿树枝子抽打两下,就灭了,头发眉毛都被烧光,但是人还没死,除了浑身颤抖之外,心跳,脉搏都有,但是嘴巴里全是草木灰,云烨掰开他的嘴,发现他喉咙上的黏膜已经变成了白色,呼吸性烫伤,云烨知道有这么一个名词。

    侍卫想要剁下这家伙的脑袋,一看就是战场上的做派,对于重伤,没用的敌人,就是这么处置的,每一颗脑袋就是一份军功,可不敢浪费。

    “我们需要情报,这家伙很重要,不能杀。”

    “侯爷,这狗日的嘴被烧坏了,就是醒了,也问不出什么来,咱们身在险地,带着他是个累赘,不如带着脑袋方便。”

    云烨又取下猪嘴笑着说:“谁告诉你一个人说不了话就不能透露秘密?没有了嘴,还有手,没了手还有脚,手脚都没有了还有胳膊和腿,不会写字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有一个朋友,我听不懂他的话,但是能看懂他画的图画,是个人就会画图,看懂图画,不是什么难事。“(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