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贱人理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个土人猛地出现在云烨面前,张着大嘴,白白的牙齿似乎要择人而噬,两只手直直的伸着,云烨好像听见自己脑袋里面有一根筋绷断了,如果不是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保持清醒,恐怕这时候早就口吐白沫的昏过去了。

    “侯爷,夫人让在下给您送东西,地太硬,挖了好久,这才挖通,手艺生疏了。”

    听了这话,云烨的七魂六魄才各安其位,狗日的黄鼠,吓死老子了,云烨已经感觉到自己又要尿裤子了,赶紧来到后面,重新尿了一遍,这才放心。

    “侯爷,您刚才不是已经尿过了么?怎么又尿?”云烨黑着脸看着黄鼠,这种没心眼的王八蛋不揍一顿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蹲下。”

    “为何?“黄鼠摸不着头脑,还是很听话的蹲下,云烨扑上去拳打脚踹之后,浑身暖洋洋的有说不出来的舒坦。

    “夫人都送来了些什么?“云烨接过包袱,摊在桌子上打开,很欣慰,这才是夫妻,一个知道自己丈夫在什么时候最需要什么东西的女人,遇到了就娶了吧,绝对不会错,云烨现在就充满了这种幸福感,多好的老婆啊,蘑菇粉,长刺的臂甲,软甲,手弩,可以塞在头发里的锯子,一双能够弹出利刃的暖靴,哦,不错,不错,春风散也有,老孙制造的麻药也不缺,有了这些东西,云烨认为遇到鬼都没关系。

    “你回去吧,你待久了不好,地道在哪告诉我就好。“

    黄鼠侧着头从耳朵里掉出很多的泥土,指指墙角,想说话,被云烨粗暴的推搡过去。等他进了坑,云烨挪过来一口接雨瓮盖在洞口上,回到了屋子里,躲在蚊帐里全身披挂之后,搓搓手,继续看自己的《礼记》。

    “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事者,民之风雨也,事不节则无功。然则先王之为乐也,以法治也,善则行象德也。“

    这套理论真是妙不可言。它事先把人分成不同的等级,加以定位:有人是“农夫”。有人是“庄稼”;有人是栽培者,有人是被栽培的禾苗。得到了“农夫”的关照,是福气,还得对“农夫”感恩戴德,感谢阳光雨露的普照沐浴。云烨在这段话的后面拿起笔墨饱蘸了浓墨,在后面批注,此乃贱人理论是也。

    自己辛辛苦苦的支撑书院,就是想让天下的贱人少一点。自立的人多一些,命运终归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比较好。在大唐自己就是一个异类,不管自己如何的向唐人靠拢,终归处处显露出不同,等自己把书院的学生全都教成自己的德行,怪人,怪事多了起来。自己就不显得怪异了,到了最后,不这样怪异说不定才是怪异的。

    书不需多看,只要理解就能自然记住,比如刚才的那段文字。将来用它来讽刺别人,显得多么的有学问啊,你是庄稼,你们全家都是庄稼,说不定挨骂的人还会乐呵呵的。

    窗外的寒风凛冽,雪沫子从窗棂的缝隙里钻了进来,落在书案上,回头看看火盆,云烨叹了口气,拿着火钳子把炭火拨旺,把剩下的鱼汤倒进红烧鱼里,搁在架子上咕嘟,千炖豆腐万炖鱼,等到炖的肉酥骨烂之时,正是下嘴的好时候,把剩下的一点雕胡饭倒在鱼汤里,看着热气蒸腾,鱼香四溢,云烨几乎有高歌一曲的欲望。

    寒夜孤灯鬼宅,多么和谐的环境啊,乌鸦已经不叫唤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躲风雪,就算是鬼,也不会挑这样的日子出行吧。

    想到唱歌,就会想起那日暮,那些简单的字句,会被那日暮演绎出别样的风情,这个瓜女子,越来越有味道了,就是不知道她和闺女在草原上好不好,现在的草原一定被大雪覆盖了吧,瓜女子不会再抱着羊羔取暖了吧,说不定啊,她骨子里就是一个草原人,如果现在去看她,见到她抱着闺女和羊羔睡在一起,自己绝对不会惊讶地。

    年纪越长,老婆越多,感情却越发的细腻了,尘封的往事不敢想,一想,鱼汤就熬干了,吃着有点焦糊的雕胡饭,云烨知道,这是老天在罚他。

    吃过了宵夜,云烨在斗室里踱步,在确认了地面都是实心的以后,他把目光转向了墙壁,李二给自己选择一间这样的屋子一定会有用意的,白天自己观察了整个废宅,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里的房子都是被人为地拆毁的,很多倒在地上的梁柱都很新,挂的漆也没有爆裂,敢拆除皇家园林的人,除了李二之外,云烨想不出还有谁有这个胆量。

    刀柄逐寸逐寸的敲击了墙壁,没有发现暗门一类的东西,云烨忽然想起,公输木失踪过一段时间,谁都不知道他的下落,他儿子公输甲还跑到书院要人,老家伙失踪半个月之后自己回来了,但是不管谁问他去了哪里,老家伙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死德性,莫非老家伙也是被弄到鬼宅来的?

    明天找把梯子好好查看一下这个高高的屋顶,云烨做好了打算,就开始在屋子里缠绕丝线,一枚小小的铃铛就挂在枕头边上,吞下一颗白色的药丸,然后就把一点蘑菇粉放在火盆的边上,只要火盆上的火焰熄灭,水壶里不再往外冒水蒸气,蘑菇粉就会被烤干,如果有什么东西经过,就会被走动的风带的飞扬起来,云烨下的量并不多,虽然吞了解药,他还是不敢冒险,别鬼没有抓到,自己先疯上一天。

    如果真的

    有鬼怪,养在迷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按照云烨现在的想法,再这么添置下去,迷林就没人能进去了,云烨自己也不行。

    毯子上有一股子霉味,明天一定要在火盆上好好地烤一烤,这样睡觉纯属遭罪,强迫自己睡着,这是云烨在南诏的老林子里学会的一门本事,人不能被自己拖累垮,睡觉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未来还有两个月呢,谁知道你会遇见什么。

    云烨睡着了以后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一个大头鬼在窗户前面走来走去,一条红红的舌头从天而降,只差一尺多就要碰到云烨的头,远处有女人唱歌,还有小孩子没有任何感情的哭号,很可惜,云烨听不见,他用毯子蒙着头睡的昏天黑地。

    大雪慢慢的停了,乌云也消失不见,大雪清洗过的天空就像黑色的幕布,点缀着无数的明珠,云烨床前有一缕冷月的清辉,一条黑色的带子,宛如活物一般在地上扭动,看起来比蛇更加的让人恐怖。

    独角戏唱的久了谁都会感到无趣,那条带子终于跳舞跳累了,缠绕在床腿上不动弹了,远远地地方有鸡鸣,带子似乎想要逃跑,可是被云烨的丝线挡住了去路,它好像不会走弯路,一次次的要去触碰丝线却又停下来,当鸡鸣三遍的时候,它就颓然倒地,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恢复成了一条衣带的模样。

    太阳照在窗户上的时候,有人敲门,云烨拉开房门,只见断鸿站在门外,云烨一拳就冲着这家伙的鼻子揍了过去,没想着能打到他,这种事情云烨干了无数回,从来没有得手过,可是这一回,云烨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断鸿的鼻子上,云烨甚至都能听到鼻子骨头断裂的声音,高手的鼻子也是软的,挨一记重拳也会塌下去。

    鼻血长流的断鸿没去管自己的鼻子,吃惊的问云烨:“你昨晚睡了

    一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谁说没有,我昨晚煮了一锅雕胡饭,炖了几条鱼,连晚饭带宵夜一起解决了,堂堂侯爷需要自己做饭,洗锅,烧水,难道还不奇怪?走上起来看到仇人,轰爆他的鼻子,人生极乐不过如此,这样的一天谁不喜欢。“

    断鸿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鼻子,抓了一把雪塞进鼻孔,手在鼻子上一捏一提,扁鼻子又恢复了挺拔,看得云烨非常的羡慕。

    断鸿走进了屋子仔细检查了一遍,不大的屋子里确实没有任何异状,手塞进云烨的被窝,里面还有一丝余温,看样子云烨确实在这间屋子里睡了一觉。

    “断鸿啊,你今天再给我找点颜料来,我准备一个人没事的时候画几幅画,光是读《礼记》我觉得会把我读傻,那东西简直就是人心的毒药,别我没被鬼干掉,却被《礼记》给活活毒死了。多找点杂书也行,如果你有春宫画册,拿上百十本给我解闷也不错。“

    断鸿的鼻子不流血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好办法,虽然需要不断地去往起来揪一下,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势。

    “侯爷的吩咐奴婢自然会照办,但是吃食还需要侯爷见谅,您只有干饼,这是您今日的份。“断鸿从怀里掏出两个干饼递给了云烨。

    云烨接过来,把两块饼相互敲击一下,发出梆梆的声音,叹口气说:“你回去告诉娘娘,不怎么会烙饼,就不要烙,我们之间用不着这样做,这跟刘备给诸葛亮织草鞋是一个道理,我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总会找到谜底的。“(未完待续。。)

    PS:第三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