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不当傻子不行啊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说,别人可以不当傻子,你不当都不行,江山是你父皇的,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是你的,你不做恶人,谁做?房玄龄做的没错,你确实是一个当傻子的最好人选,那些愣头青既然给了你好机会,就把事情做足做好,做的让你父皇放心才是。“

    话说完了,见不见皇帝都无关紧要,云家自己还有好多的事情等着处理,长安县的捕快在清水浦发现了一艘小船,这艘船上只有尸体,不见活人,其中一个胡子老人手里抓着半个铜盘,尸体被冻的很结实,捕快掰断了手指才把半个铜盘取下来。清水浦原本就是长安县郊外的码头,四野开阔,无遮无拦,寒风一过,灞河边上都已经布满了冰棱,如果不是有趁着河水未曾结冰的时候准备远行的商旅发现,说不定这艘船就会顺流而下,倾覆在灞河里。

    须发皆白的大长老,眉心纹着火焰纹,满是褶皱的脸上布满了悲哀,不过他的悲哀不是针对死者,而是针对那半个铜盘。

    半个铜盘一拿到手,他就知道这是真的,他非常的想知道凶手是谁,却无法解释自己的手下为何穿着夜行衣,布满老人斑的双手颤抖的像风中的树叶。

    凶手就是云家,当所有人义愤填膺的准备今晚就把云家变成死地的时候,云家来了一位管事,和一个护卫拿着那位已经死亡的长老的火焰令要求袄教支付黄金三千两。

    “你可知道因为何事寺庙需要向云侯支付黄金?“大长老强忍着自己的愤怒,耐心的问云家的管事。

    “长老,小人也不知晓,侯爷只是给了小人这面令牌,让小人亲手交到长老手里,然后领回家三千两黄金就好。其他的,小人一概不知。哦,侯爷还说,处女就算了,云家是良善人家,不会要女人的。”

    大长老的瞳孔都要缩成针尖了。身边的其他人愤怒的跳出来就要动手,一无所知的管事大惊,连忙躲在了护卫的身后,一护卫模样的壮汉抽出横刀大喝道:“好大的胆子,前天晚上我就告诉侯爷,胡子靠不住,应该把他们都杀了,哪里有把自家的宝贝送人的道理,现在果然如此。嘿嘿,你们有种的就动手,爷爷死了,你们一定会为爷爷我陪葬。”

    大长老安抚了一下暴躁的教众,沉声问护卫:“前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护卫笑着说:“七个蟊贼进了府中行窃,被爷爷的弟兄们生擒活捉了六个,还有一个伤太重死了,侯爷本来要把他们都处死。结果一个白胡子老头说,愿意拿三千两黄金和二十名处女交换一个铜盘子。若果不换,云家今后休想安宁。

    三千两黄金不是一个小数目,侯爷说划不来为一个烂铜盘子和袄教死磕,就答应了。那个老头子非要先拿走铜盘,还把自己的一个木头令牌留下来做抵押,说好了今日来拿钱。你们这些王八蛋居然赖账。“

    “你是说那些人走出云家的时候还活着,拿走了铜盘?”

    “嘿嘿,活着六个,死了一个,就是爷爷我下的手。一刀下去,腰子都掉出来了。能活才是见了鬼了。”

    大长老回头问了一下,点点头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护卫狞笑着说:“这还有假,如今咱们都撕破了脸皮,爷爷我也没理由骗你,早就知道胡子说话不算数,侯爷太轻信了。动不动手?你不动手,爷爷就不客气了。”说完挺着横刀就扑上来要抓住大长老,来个擒贼先擒王。

    大长老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手里的巨锤挥舞了一下子,就把护卫连人带刀砸了回来,摔在地上一口血就飙了出来。

    彪形大汉正要举起锤子准备把护卫砸成肉酱,却被大长老拦住了,他走到护卫面前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去了云家的人都死了,死在了灞河边上的一条船里,铜盘也被破成了两半,告诉我,你知道这是谁做的。”

    桀骛不驯的护卫听到那些人都死了的消息,愣了一下,马上开怀大笑起来,指着大长老说:“死了活该啊,胡子都该死。”本来慈眉善目,身体衰弱的大长老一抬脚就把护卫踹的飞了起来,看都没看他的死活,对另外一个长老说:“付给他三千两黄金,耶沙的承诺我们来完成。”说完就缓缓退进帷幕里面,再也不现身。

    管事连忙把护卫扶起来问:“老张,怎么样,能不能站起来,咱们不要金子了,我们这就走。”见护卫艰难的摇头,就把他掺起来,准备出去。

    一个大胡子手里拎着两个箱子,放在管事的面前,也不说话,走进了后殿,一时间整座大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护卫仰面朝天的躺在青石地板上,对管事的说:“余管事,这些钱不急着拿,他们既然付了帐,就不会赖账,再说了咱家的债没那么好欠,现在你当务之急就是快马赶回家告诉侯爷,那些人都死了,有人想要陷害咱家,要侯爷小心,快去,金子先别管,我看着呢丢不了,正事要紧。”

    管事的面色大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壶,塞给护卫,急匆匆的解下马车上的挽马,骑在光背马上就往长安城外疾驰。

    看到管事的走了,护卫靠在箱子上,把横刀放在身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仿佛下一时间,就会有人冲出来抢金子。

    就在大殿的隔壁有一个小房间,大长老和其他的长老都在,透过一个铜管子,大殿里的动静都尽收眼底,看到那个忠心耿耿的护卫在拼了命的保护主家的财富,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说:“事情有了波折,这个人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沙耶他们的死亡应该不是云家所为,没有人无耻到杀了人还来讨要承诺的金钱,教中处女的事情只有长老才知道,三千两黄金和二十名处女的承诺,正好是一个长老的最高权限。

    云烨这个人我们研究过,确实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只要不惹怒他,他就是无害的,沙耶的承诺的确有很大的可能打动他。

    更何况光明盘被毁坏了,而不是被抢走了,这就进一步说明,云家与此事无关,如果没有这半个光明盘,不管云家如何解释,他们都是最可疑者,光明盘出现了,孔雀明王一定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了,我们最近要发动教众,寻找另外半个光明盘的下落,谁拥有,谁就是凶手,是光明世界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以光明神的名义起誓,哪怕我们全部死光,也要追杀损坏光明盘的罪人,能洗清罪孽者,唯火焰而已。“

    所有人在大长老说完之后,都抱着双肩,大声的允诺,不复此仇,死不干休。

    张栓感觉自己的胸口火辣辣的疼,不敢张嘴,只要一张嘴,就想吐血,鼻腔里全是腥咸的血液,打开酒壶,猛猛的喝了一大口,辛辣的酒浆下肚立刻就压下了胸口的烦恶。

    眼睛看着大殿的穹顶,不由的想起侯爷说的话,胆欲大,而心愈细,云家这次想要避免开战,就看你表演的如何,老余不知道任何事,所以你不必担心他,只要你发挥出平日里的三成精明,这一次咱家不但可以有三千两金子入帐,还能座山观虎斗,好好欣赏一下陛下的奇谋妙智,傻傻的开战,是下下策,云家不为,也不想为。

    该是成功了八成了吧,侯爷说,成败取决于细节,现在还不是懈怠的时候,还有三个时辰需要坚持,只要坚持到家里大队人马赶到,就会万事无忧。

    “父皇,为何拿走半只盘子,留下半只?“李承乾站在父亲的身边,一边研着墨,一边发问,正在看图纸的皇帝眼睛离开图纸,漫不经心地说:”这是帮云烨脱身,他原来的想法太粗糙,想要逃避过去,就要有足够的谨慎。

    哼哼,朕敢打赌,这个主意是这小子临时起意的,他告诉贺天殇的话半真半假,开始他一定是被怒火冲昏了头,砍了那个光明盘一定是怒火中烧下干的事情,看到盘子被砍成了两半,才想到弥补,能在电光火石之间想到这样的法子已经不容易了,看在他一心为大唐的繁荣兢兢业业的份上,父皇就替他收个尾,正好,咱家也有一些麻烦事需要处理,皇家实在是不好出面,那就让这些人去做吧,事后,再杀了袄教的人为他复仇就是。“

    李承乾不知道李家的仇人是谁,父亲没有说,那就表示自己不该知道。所以他也就不问,把研好的墨汁放在父亲顺手的位置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自己的本章。

    翻看了两份本章,还是忍不住,嗫喏的问父亲:“父皇,房相他们打算让孩儿来捅破道门的把戏,虽然这是孩儿该做的,但是孩儿心中总是觉得不痛快,他们这是当孩儿是傻子?“

    李二放下手中的笔,笑的涕泪横流,拍着桌子说:“不错啊,看出来了?被人逼着当傻子的感觉如何?你父皇我这种傻子做了无数次。哈哈哈。“(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