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大家都在等傻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夫君,既然是功劳,为什么给别人,尤其是给了这个人,明知道他不会陷害人,好机会都被浪费了。“

    云烨回头笑着说:“我以为你是一个心软的,我这样做你会难过,没想到你也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辛月骄傲的挽着云烨的胳膊仰着脸说:“夫君做英雄,妾身就是英雄夫人,夫君做奸贼,妾身就是奸贼婆娘,如果夫君去杀人,妾身就帮着夫君挖坑,即使被砍头,妾身也陪着,到了阴曹地府我们受刑的时候也好有个伴。“

    “哈哈哈,自然如此,你是我婆娘,是我最亲的人,我自然不会让你们没有一个好下场,等到我们活的不耐烦了,就驾上大船,直接走到天边,到一个阎王爷都找不到的地方再死,让他们将来想挖坟鞭尸都找不到尸骨。“

    云烨搂着辛月的肩膀,两个人哥们一样的走进了月亮门,今天不打算再出来了。

    李二隔着桌案看着单膝跪地的贺天殇,桌案上放着那个被砍成两瓣的盘子,久久的沉思之后才问:“云烨给你的机会为何不把握?“

    贺天殇惨笑一声说:“回禀陛下,这件事臣如果运作得好,很多无头公案都能在一夜间破获,不但可以平息民心,也能让下官的功绩直达天听,最后只需要收拾掉那些出手的人就是了,非常符合云侯说的简单,高效,直接。

    微臣在云侯府上做了天人交战,差一点就要应允,可是,微臣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这些人夜入公侯府本就是死罪,无论如何也难逃颈项一刀,可是微臣就是做不到,云侯说得有理,我就是一个不适合做官的人,他和他的弟子们才是陛下需要的合格臣子。所以微臣只好将此事上报。请陛下裁决。“

    李二张了张嘴笑了一下说:“云烨说的太偏颇了,满朝君子自然不好,如果满朝全是小人,那后果也非常的可怕,自古以来阴阳相济才能做到平衡,好与坏站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看法,不要听云烨蛊惑。他的那张嘴能把死人说的从棺木里坐起来,他只是希望你把这件事秘密的禀告朕而已,你还真的以为他是在为你找升官发财之道不成?

    对你的考验朕一直都想做,不过有了这件事,你的里外朕已经看得透彻了,用不着了。现在你就出宫去吧,那些人的事,你不必对任何人说起,朕自有道理。“

    等贺天殇走出去之后,李二脸上的青气勃发,重重的一拳砸在案几上,轰然的响声在大殿里久久不息,柱子后面站立的宫女。太监立刻就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就听见皇帝阴鸷的声音响起:“朕的国公才被人灭门,现在又有人悍然夜入侯府。都要干什么?一个个都当朕是死人不成?“

    太监宫女们都知道天子怒了,以为天地一定会变色,江河会倒流,可是第二天起床之后发现外面居然飘起了小雪,天子心情愉快的在小雪里漫步,不要伞,也不戴冠,穿着常服就在雪地里来回的走,心情好像很愉快,不时地伸出手去接雪花,其实算不得雪花,只能算是雪沫子,落在天子温暖的手上就化成一滴滴细小的水珠,等手上湿润了,天子就拿双手搓自己的脸颊,直到搓的通红才住手。

    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皇后才拿着披风过来,给皇帝披上嗔怪地说:“每年都要来这么一出,臣妾看不出第一场雪和其他的雪有什么区别。“说着还伸出自己的手掌接了一点雪,拿到皇帝面前说:”是雪渣滓,连个完整的样子都没有,如此无趣,您却乐此不疲。“掏出自己的手帕替皇帝把头发上的水珠子擦干净。

    不知道龙爪子按在了那里,皇后惊叫了一声,在后面不停地追打皇帝,一帝一后在纷纷扬扬的雪粉中很是愉快。

    “承乾。你老爹老娘一直都这么恶心么?“

    “你懂个屁,夫妻情深才是这个样子,其实我很羡慕我爹娘,他们一起过了二十几年,还有这种心境,我和苏氏过了这才几年,就不愿意多碰,侯氏虽然也是喜欢玩闹的,但是只要出了房门,就变成了太子侧妃,眼睛都长到脑门上去了。“

    “喜新厌旧啊,想当初你让长乐帮你约人出来看戏,我专门把剧院的露台给了你,你趁着看戏的功夫差点把人家就地正法,现在才说不愿意碰,是不是晚了点。“

    李承乾的心思被云烨的一句话勾的悠远起来,看着雪地里玩闹的父母对云烨说:“我们下午再来吧,天大的事也没有我父皇母后的欢乐重要。“

    云烨深以为然,一个人在一辈子的时间里,这样的快乐的日子不多,为了琐事打扰,实在是不该,两人折返回了东宫。

    苏氏照例是不出来的,侯氏挺着自己的大肚皮在李承乾和云烨的面前晃了三遍了,这才三个月而已,肚皮至于这么大?

    李承乾烦躁的冲过去,从侯氏的衣服底下拽出一个瘪瘪的小枕头,扔到软榻上黑着脸说:“云烨早就知道你怀有身孕了,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他了,他也准备好了礼物,如果你不满意,就去他家的宝库里挑,现在让人上茶水,大冷的天气里没口热茶喝怎么行。”

    侯氏没好气的出了门,李承乾朝着云烨苦笑说:“这女人疯了,自从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就一直问我肚皮为什么还不大起来,我说需要时间,胎儿长大也需要时间,然后她就在怀里揣枕头,这不是第一次了,上回青雀来,她也是这样。“

    云烨大笑着说:“这也没什么啊,她就能在我们几个面前显摆一下,三年多没怀孕,这下子有了孩子,是我我也塞枕头去。“

    等侯氏送来了茶水,李承乾就正色说:“朝廷的那些新晋官员们集体上了一道奏折,房相,杜相,已经审阅过了,然后就送到了我这里,房相说,奏折里的方法狠辣,字句入骨三分,有一掴一掌血,一鞭一条痕的效果,要我仔细看看,说不定会大有裨益。

    我看了,吃惊的都要坐不住了,谁都知道道门这一次算是服软了,谁会从这些字里行间里看到这么多的东西,道门的奏折几乎处处陷阱,到处是机诈,一个请入税亩的条例就能占尽朝廷的便宜,用钱来抵充徭役,听起来前景诱人,可是就这样的好事情,怎么也是处处机锋,以后道士随军居然能够获得军功?就因为不能算是徭役,只能算是征辟,两字之差,后果一在青天,一在地啊。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云烨拿起那份奏折看了一眼,然后就扔到了一边,愁眉苦脸地说:“书院的教育还是不到位啊,这些混蛋被人家当枪使了,还不自知,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似得,还有脸上奏折。’

    云烨的话一下子把李承乾说蒙了,不解的问:“这多亏了他们,要不然朝廷会吃大亏,颜面上也不好看,你为何如此评价他们。“

    “承乾,你真的以为老狐狸房玄龄看不出其中的奥妙?你真的以为杜如晦没有知觉?王珪这些古板的人看不出来是有情可原的,这两个老狐狸看不出来的话,那就天理难容了,你以为房谋杜断是说笑的?恐怕朝堂上看出来的人不止一两个,四五十个都不止。

    陛下的麾下,人才济济,而且都是被激荡的风云变幻磨练出来的人才,朝堂上那些看起来肉的恨不能让人拿脚踹的家伙,你翻翻他们的履历就清楚了,哪一个不是人里面的精英,一个两个被蒙蔽了,难道几百号人都被蒙蔽了?

    这种本事我自问没有,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循规蹈矩,想想看,已经十天了,这段时间足够那些家伙把每一个字都嚼三遍的,都是老于世故的干吏,怎么可能会看不清楚。’

    “那为何朝堂上都是一片赞颂之音?“

    “都在等,等傻子的出现,得罪道门对自己有甚好处,不信你吧这封奏折扣起来,等到陛下宣布的时候,一定有好多的忠志之士跳出来阻拦,毕竟装傻是一回事,真傻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没有书院的这些小傻子跳出来,房玄龄,杜如晦,这些人迟早都会拆穿道门的把戏,也会制定更加狠辣的对付手段。

    承乾,你千万,千万不要忘记,这些老狐狸都是造反起家的,能在乱世中助你李家最终得天下的人,哪一个会是简单的人?想想看,十八路反王,三十六股烟尘如今安在?窦建德的豪雄,李密的阴毒,萧铣的四海,王世充的富庶,薛氏父子的强悍,都说百人出一豪杰,千人出一英杰,这些人都是豪中豪,杰中杰,最后下场如何你比我清楚,到了现在,你还敢小觑你父皇麾下的人物?“

    李承乾面前不断地浮现朝中的大臣,他们的事迹也一一从脑海里流淌而过,怵然一惊,对云烨说:“恐怕真的如此,房玄龄这是拿我当傻子,自己不沾道门的任何因果。“(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