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奸贼,还是老的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剩下的人云烨并没有处理,而是交给了大清早就飞马赶来的贺天殇,七个人不管活的还是死的,都被他塞进了麻袋里,像货物一样的垒起来,小小的钢铁制造的囚车被塞了个满满当当,云家必须把人交给官家,不能把一件占理的事情弄得自己没了道理。

    从贺天殇根本就没把他们当人看这一条上,活着的那两个人,想要继续活下去,难度很大,只要不是大唐子民,贺天殇从来都不会把他们当人看,更何况是这种夜入公侯之家的人,非奸即盗啊,张亮家的惨剧,李二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一次,因为,杀人全家,这是他的权力,染指者必死无疑。

    “云侯,把光明盘也给我吧,知道你不会把他劈开,就是吓唬一下那些波斯人而已,交给我,让官家去处理,这样对你云家最有好处。”

    云烨点点头,让刘进宝把两瓣的盘子拿给了贺天殇,贺天殇看到断开的盘子惊叫起来:“你真的把光明祭盘给毁了?”

    “算不上毁了吧,你找一个修补铜器的匠人,修补一下,不就完了,喊什么喊。”

    “修补?这东西只要落在地上就算是被玷污了,你如今把它砍成两半,居然说没毁?还要找铜匠修补?你当这是你家的铜夜壶?我还是调派捕快到你家蹲守吧,昨夜有七个黑衣人,今晚一定会有七十个黑衣人到你家,想要安生,做梦去吧。“

    贺天殇实在是不明白一向做事情很有条理的云烨,这一次为什么会把事情做的如此的绝,这是完全不给袄教的祭司们留半点的余地。

    “盘子又不是我砍烂的,袄教的人找我做什么?”

    “可你刚刚还说盘子是你剁开的。那两个黑衣人也说是你砍的,人证物证俱在,你怎么抵赖。’

    “我是侯爷,能做到这么大的官靠的是什么?就是胡说八道,刚才对你说盘子是我砍的,那是刚才。现在不是给你说了么,盘子不是我砍的,此一时彼一时也,只要对云家有利,半个时辰后说不定我又会承认盘子是我砍的,你之所以没有做更大的官,就是因为你没有掌握随时推翻自己说过的话的精髓,有空好好学学,先从你没有听见过我告诉你盘子是我砍的这件事学起。“

    贺天殇气的浑身发抖。指着云烨说:“大丈夫一言如白染皂,怎能出尔反尔,你这是无耻,不是什么本事。“

    云烨坐在椅子上安忍不动如同大地,刮刮茶碗里茶叶末子很正经的对贺天殇说:“你上回在我家骂房玄龄什么话,还记得不?“

    “当然记得,我说他鼓唇摇舌是一个无耻的老贼,我现在说又怎样。”

    “再之前你评价杜如晦处理草原纠纷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哼。他不问青红皂白,只看谁的部族强大。就判谁有理,根本就不理会弱小部族的生死,让草原上血流成河是一个奸猾的老贼,当着他的面我也这么说。”

    “你看看,其实你说的非常的有道理,这两个家伙确实是两个卑鄙下流的老贼。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但是做法就大不相同,我在努力的成为一个无耻的小贼,所以你看我富贵满堂,娇妻成群。而你却在远离这个伟大的目标,所以老娘想吃口好的,你都需要从我家拿,满朝堂的老贼,杀才活的有滋有味,只有正人君子比较苦,反正我不准备当正人君子,如果二十年后也能得到老贼这个称号,这辈子就算是没白活。”

    贺天殇恐惧的看着云烨,他不敢想这样的一个人一旦成为了盖世的风云老奸贼,别人还怎么活?这个世道难道说真的如他所言,好人没什么盼头?

    猛然间想起昨日自己躺在屋顶听那些学生的话,当时听得自己流了一身的冷汗,如今看来,这是一脉相承的,一想到今后朝堂上充满了这些老贼,中贼,小贼,自己的前途就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啊。

    那些小贼,要学识有学识,要手段有手段,要心胸有心胸,简直就是为了当官天造地设的,还是一群一群的,想想自己监听到那些州府上来的贡生们的慷慨激昂的理想,是如此的可笑,当时自己还在为朝廷庆幸,又有一批人才加入,现实告诉贺天殇,估计那些才子的理想还没有萌发,就会被这些小贼撕成碎片,连皮带骨的嚼下去。

    “你这样出尔反尔的说话,到底想干什么?”贺天殇决定不在这上面费脑子,直接问。

    “我只是觉得有一大群彪呼呼的傻子可以利用一下,都是人命,浪费了不好,与其让他们被我家的护卫一个个的射死,不如让他们发挥一下余热。”

    “你打算让他们如何发挥?怎么发挥?如果想用他们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我绝对不会答应,只要长安城里死一个大唐人我就唯你是问。”

    “谁说会死人了,那些人从沙漠逃到大唐,不就是想重新让自己的圣火燃烧起来么,甚至想建立自己政教合一的国家,一群波斯人不可怕,一群团结的波斯人才可怕,宗教在凝聚人心这方面有着强大的作用,所以我听说到那个盘子的重要性后,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毁掉这个盘子。

    昨晚小睡了一会,起床后就后悔了,预防这种随便在大唐建立隐性王朝的的责任是你的,又不是我的,我干嘛要让云家成为靶子?成为靶子的应该是你才对,所以才矢口否认,我刚才已经派管家去长安城散布消息,一群蠢贼从云家盗走了一个上古的铜盘子,古怪的是,旁边就放着价值连城的明月珠,那些蠢贼都不知道拿走……“

    “而贼人又被我所擒,铜盘子又被我的快剑斩开,变成了两瓣是也不是?“贺天殇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手按在剑柄上,似乎下一秒钟就要出手。

    “没有,云家的故事结束了,接下来的故事就该你续上了,刚才你说的也是一种可能,当然还有无数种可能,比如黑衣人和孔雀明王大战三百回合啦,哎呀,不好,黑衣人一刀不小心把铜盘子斩开了,或者佛门,亦或道家,他们无耻的参与其中,或者你的一个仇人也不小心参与了等等等等,总之就看你有多大的心思了,你想要达到的目的都会有人帮你出死力,比死士还死士,好机会啊,把握住了,升官发财就看这一回了。“

    “盘子是你砍的!”贺天殇从肺里面挤出这句话。

    “是我砍的,你看,我又承认了,但是谁信啊,那个盘子是上千年的古董,价值不菲,更何况,有了这个盘子就能从袄教那里换来无数的财宝美女,昨晚那个长老说,用教里所有的处女和我交换,我都没答应,有谁会把一个代表财富和地位的宝贝毁掉?

    所有人都会说:云烨?不可能,他就是一个贪财而且好色如命的家伙,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啊,贺天殇这是在故意转移人们的视线,这事八成就是他干的,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什么目的呢?城东的一条狗被奸杀了,是不是为了……“

    “住嘴,从我到你家的那一刻起,你就打算陷害我!“贺天殇悲愤的难以自己。

    “你才给我住嘴,我这是给你功劳,你贺天殇这些年勤勤恳恳的守卫长安,好多回我上早朝都能看见你疲惫的在街市上溜达,有几次天寒地冻的,你的鼻涕流的老长,还他娘的冲着我笑,你公正,善良,认真,这是你的美德,所以你才会有陛下的令箭,查探一些陛下需要核实的消息,就是说你已经简在帝心,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为什么还是八品官?

    陛下用人唯才是举,就算你简在帝心,没有相应的功绩,和手段,陛下还是不会给你封官许爵的,就因为你的这些美德,所以你才能和我称兄道弟,满长安的人都知道云家的点心好吃,为什么只有你一来就能连吃带拿不客气?也是你的那些美德的功劳。

    这次的事件,是你能把握的最后机会,陛下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一个没本事的滥好人,陛下不缺,作为朋友,你没有看明白的事,我就有义务指出来,云家处理这件事情很容易,随便把尸体扔在荒野,只要上崇宁坊袄教的庙里走一趟,去讨要财宝处女就好,袄教的人只会怀疑到别的地方,我保证这件事云家没有任何麻烦。为什么把人给你?想明白了没有?想明白了就赶紧滚蛋去布置,点心我让仆役送到你家去。“

    贺天殇从井里打上来满满一桶冰水,把自己的脑袋浸在水里面,快要淹死了才抬起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气息平定,接过仆役送上来的毛巾,擦干了头面,冲着云烨弯腰施了一礼,就带着人犯和死人离开了。

    “夫君,您认为他会陷害谁?“辛月瞅着远去的贺天殇若有所思的问。

    “他谁都不会陷害,只会把这事禀报给陛下,请陛下定夺。“(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