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恶龙的等待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看到了大场面另外两个毛人立刻就跪伏在地上,头趴在地上,看都不敢看云烨,孔雀明王看看自己已经变大了好多的双手,人变得平静下来,慢慢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去天竺看看,跟着神僧沾点光,弄个名头回来好去执掌康国,这次到中原来,想看看中原风物。“

    云烨奇怪的看着孔雀明王,嘴里不住的数着数,可是数到八十了,孔雀明王还是站的稳稳地,这让他大为不解。

    “云侯,天竺有一门功法,翻译过来叫做瑜伽,此人乃是个中高手,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各种机能,你忘记了夜陀是如何用铁环把自己挂起来的了?“

    玄奘打开窗户,还是那副慈悲的样子,但是话里面的意思却没有丝毫的慈悲之意。云烨一声令下,两位家将就冲了过去,他们一交手,云烨才发现孔雀明王的掌心不断地有鲜血流出来,这家伙在把含有麻药的血液往外挤。

    结实的渔网这东西是云家抓人时候的标配,家将们对于这东西运用的非常的熟练,两个人一挥胳膊,一大片渔网就罩了下来,孔雀明王不管把身子如何的扭动也无法逃脱,因为云家的渔网上有好多的倒钩,挂在肉里,一时半会是挣不脱的,刘进宝上前挥动自己的刀鞘,击在孔雀明王的耳后,他只不过抽搐两下就不动弹了。

    家将们接过云烨的丝线,将这家伙捆了个结结实实,直到丝线勒进肉里,困住了关节,这才罢手,对付高手,不捆结实不行,云家抓的人没一个是好对付的。

    看到家将们又要去捆那两个毛人,玄奘出声道:“这两个是迦楼国王送给我的仆役,不是他们一伙的。“家将们这才作罢。

    “和尚你刚才身在困厄中。好多话没办法明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跟着你去天竺了吧。“

    “有什么好说的,当初你我都被夜陀抓住,朝不保夕,我只有答应带着他的弟弟去天竺烂陀寺才能保住咱们所有人的性命,结果这家伙在天竺展现了一下自己的身手,结果就成了孔雀明王。这些天贫僧一直在等你,书信里不是都告诉你一切了么,怎么今天才来,害的经书的翻译都被耽搁了,这些都是贝叶,如果腐烂了。就没有了。“

    “道信告诉我你在倒霉,却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就要多观察些日子,总要确定这家伙的身份才好,要不是今天看到了纹身,我还不能确定。“

    “好吧,你走吧,以后不要来看我。你看我一回。我的梵心就大损一次,相见不如不见。你已经身在魔道,且自得其乐,由你去吧。“

    孔雀明王已经被装在布袋子里,由家将扛着往外走,出了禅院,才发现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傅奕坐在火盆后面浑身冒着金光,哈哈大笑的指着禅院里的佛陀雕像说:“你是佛,老夫也是佛,你晚上能发光,老夫不论日夜都能发光,不就是松香加上镜子么?你们这些和尚,见了神佛为何不拜?“

    法言目眦欲裂,恨不能把椅子上的那个老头子活活的掐死,听着那些善男信女的窃窃私语,他的心痛如刀绞,荐福寺做了如此长时间的准备,到底还是功亏一篑,在未来很长时间里,荐福寺怕是要冷冷清清了。

    云烨没工夫理会这点小事,早些弄清楚孔雀明王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敌人好像都是很有规律的不断出现,如果这里面有关联,那就太可怕了。

    至于拆穿荐福寺的把戏,有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傅奕就足够了,更不要说站在寺门外捋着胡须看热闹的袁天罡,他才不会放过这种捉奸在床的好机会。

    看着傅奕又得意的往火盆里撒了一把松香,火星四溅,身上渐渐消失的神光又变得光芒万丈的,如同神祗一般的大声咆哮,法言今天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

    云家的马车悄无声息地驶了过来,布袋子被抛进车厢,两个家将揉身钻了进去,云烨跨上旺财的背,轻拍一把,旺财就沿着大路一直向城门奔去。

    小元宝很忙碌,但是却很高兴,自家简陋的客厅里坐满了绿袍的官员,原来还担心茶叶不够,自从猪鬃塞给她一大包之后,就没有这个顾虑了,虽然听不懂夫君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听到他们敲桌子,砸板凳的激烈讨论,就知道说的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推翻道门的奏表很容易,只要告诉上官就好,但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是佛道两家第一次有人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也是大唐的子民,不是什么方外之人,十万僧尼,再加上十万道士,他们有数不尽的信徒,一旦使用强力,说不定就会引发大唐社会的动荡,为了区区一点银钱得不偿失。“

    王玄策站在椅子上不断地蛊惑大家需要另想办法,好好利用这一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让大唐百姓的信仰受到国法的控制,权利需要极度的集中,这样的国家才能集中全力办大事,比如扫平周边的边患,把大唐的疆域拓展到天的尽头。

    “没有人你就算是把月亮打下来有个屁用,大军不可能把所有的人杀光,大军过后,那些地方还是那些该死的胡子的,用不了多少年,他们又会卷土重来,我们怎么办?一茬一茬的杀?王玄策你是一时杀痛快了,这个仇结的越来越深,以后我们不要干别的事了,全拿上刀枪去杀胡子,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杀光?我们他娘的是人,不是屠夫。“

    “功海说的没错,朝廷的羁縻之策没有错,我听说朝廷已经有好办法控制草原了,那就是用羊毛来羁縻,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原料供应地,互相依存着生活,教会他们说汉话,写汉字,先生说过,强势的文明会逐渐吞并弱势的文明,只需要一百年,草原上的人就会忘记他们的语言,到处说的都是汉话,都是黑头发黑眼珠,你能分辨的出谁是大唐的子民,谁曾经是胡子?“

    “跑题,跑题,严重跑题!我们说的是道门的奏章,怎么扯到草原上去了,王玄策,警告你一次,不许偷换概念,否则取消你一次发言的机会。“

    “其实我也觉得王玄策说的有道理,现在长安城满世界都是神佛,陛下对此不闻不问,说是放纵也不像,研究过陛下的手段之后,发现陛下总是谋定而后动,然后再狮子搏兔用尽全力,做到一击必杀,道门和皇家渊源深厚,这么做不一定就是要蒙蔽皇家,说不定是他们自己露出来的一个破绽,如果朝廷抓住这个漏洞,把不可能的事做成铁案,让道家没有反抗的余地,此事说不定就会成为一个大的转机,道门的高层也好向其他的道士交代,说到底,他们不畏惧陛下的神威是假的。“

    “总算是有一个明白出现了,老子只不过随便说一下自己的志向,就被你们轰成了筛子,我又没说让道门占便宜的话,政策是谁家的?还不是朝廷说了算,其实啊,道门想要舍弃粮食种其它的东西,还不是因为现在的粮价低?随便种点什么都比种粮食强,这是大误区啊。以损害农民的利益来让全国的粮食价格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是对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最大的不公平。

    如今我朝的商税维持在三十税一这样一个低水平,富裕的商人,豪门大户们赚着大把的银钱,对国库却做着极地的贡献,让占我大唐人口九成的农户,拿着最低的酬劳,担负着国家最重的税务,租庸调,这三种制度,哪一种都是针对农夫的,和商人干系并不大,这公平么?道门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看到这里面有利可图,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说出自己的主张,用钱粮换取权利,他们凭什么?就因为老子姓李?“

    “王八蛋你住嘴好不好,我们这是在讨论国策,没人跟着你造反,别道门没收拾到,明天我们的脑袋被挂在城门口……”

    李二坐在案子后面趁着午后的阳光一页,一页的翻看记录,看到老子姓李这句的时候,哑然失笑,这些混蛋都需要磨练,把火气棱角打磨平之后都是一顶一的人才,这些话要嘛狂妄,要嘛激愤,要嘛中正,虽然有些地方还很幼稚,但是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来,他们都进行了认真的思考,说错话不要紧,办错事不要紧,朕有的是时间可以等你们慢慢成长起来。

    李淳风虽然聪慧,想要从这些机灵鬼的面前耍小聪明,还是不够的,不过这个叫元嘉的小子可能说中了,这是道门故意留给朕的一个漏洞,想要彻底的从税务漩涡里摘出来,确实需要大气魄,但是这种大气魄遇到朕,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愚蠢了。

    朕一辈子最讲究先手,争龙这种事情,你只要没了先手,不管你有多少手段最后都难逃一死,朕会把你们最后的一点命理都榨出来,然后就静静地等着另一个麻烦自投罗网。(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