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孔雀明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荐福寺的法会开的极度成功,那尊高达三丈的佛陀像立于青天白日之下,人站在他的脚下,显得何其的渺小,佛陀的一双慧眼慈悲的看着世人,像是怜悯,又有些不舍之意,信徒们用柳枝蘸着清水,替佛像洗浴,洗过佛像的清水又会从佛陀像上流下来,云烨看着那些张着嘴努力的去接洗过佛像的水的人,心头郁闷极了。

    法言和尚双手合十高宣佛号,趾高气扬的迎接云烨的到来,今日乃是荐福寺法会的最后一日,到了明日,这尊大佛像就要被帐幔覆盖起来,等着修建大雄宝殿。

    总是先有佛后有殿,这尊大日如来佛像,已经有灵,自然要快快的供奉起来,好在香火缭绕之下,接受八方贡献,殿堂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怠慢的,瞅瞅周围量地做准备的工匠,很多都是云家庄子的人,公输家的一个青年人,正拿着巨大的墨斗,四处弹线,寺庙的后门还有络绎不绝的马车进出,上面满载了各种建筑材料,连琉璃瓦都有,看样子这次修建的殿宇规格不低。

    随着法言进入了寺庙最幽深之处,看到玄奘穿着一袭月白色的僧袍,坐在蒲团上冲着云烨含笑点头,身后还是那俩个怪莫怪样的人,戴着毗卢帽的猴形孔雀王,居然就愣愣的坐在布满霜花的石头地上,云烨甚至能看到他腿上长长的腿毛。

    “云侯莫要奇怪,他本就是苦行僧,天为帐幕,地为床,日月星辰自然是他房间的装饰,不推窗就能青山入怀,饮一口水是为因,吃一口饭便是欲,不取时间一草一木,便是大自在。贫僧甚是羡慕。”

    玄奘的眼中全是暖暖的笑意。看不出有烦恼,也看不出有丝毫的悲苦,整个人就在那里坐着,他比那尊佛像更像佛陀。

    云烨到现在都认为,这一趟遥远的旅行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修行,效果一定要比弄回来的那些佛经更好,其实他只需要走到天竺。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修行,没必要带着这些树叶子回来,这些贝叶经才是他这回远途修行的最大败笔。

    “大和尚,修行归修行,带着这些劳什子做什么,还带着三个厌物回来。你觉得中原的信仰还不够混乱么?”

    玄奘依然微笑着说:“你不是我,焉知我的喜乐,你眼中的劳什子在我看来都是无上的妙音,你口中的厌物都是已经成就功德的大德高僧。

    听说你已经坠入红尘,灵根泯灭,日日为妻子家人奔波,造下了无边杀孽,贫僧都能看到你浑身的孽缘牵绊。不若抛了。随我入山修行,总能渡过红莲河。去彼岸一观。“

    “你少来忽悠我,和你在一起整天青灯古佛的怎么比得过和我妻子的鱼水之欢,青菜豆腐怎么和我喜欢的大鱼大肉相媲美,红莲河?在哪?只要你找出来,我就能渡得过去,找不出来就是你在撒谎,听说佛门打诳语是要下拔舌地狱的。”

    “云侯,你是贫僧见过的人中最具灵根的人,先天六识,你已开启,做任何事情都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舍弃大安宁,大自在,贪图红尘间的那点欢乐,愚不可及啊。”

    “

    玄奘,你少年落发,根本就不知道红尘的极乐,不如我带着你去一趟燕来楼,在红尘中打个滚,尝到十丈软红的滋味之后,再说佛门极乐世界如何?”

    玄奘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云烨说出这种几乎是亵渎性的语言,他连眼波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怜悯的看着云烨,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人明明能吃绝美的珍馐,却偏偏跑去吃狗屎一样。

    “都说度化,都说皈依,如果贫僧能在妓院度化云侯,这个臭皮囊受到玷污又如何,妓院是人间的悲苦交集之所,我佛慈悲,不如明日我们就去燕来楼如何?”

    云烨哑口无言,这家伙早就把所有人,所有的地方看成和他一般无二的人和地方,妓院和他的禅房没有区别,妓女和云烨也没有什么差别,想到这里云烨有些恼怒,大声说:“我以前看过一个虚拟的幻境,在那个幻境里有一个高僧,打算拯救一个九世恶人,一个九世乞丐,一个九世妓女,想尽了办法未能得逞,是因为他们的灵魂被一个强大的魔王抓走了,高僧去找那位魔王打算要回灵魂,魔王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玄奘笑着问:“却不知那位魔王说了什么,让云侯对这个幻境念念不忘?”

    云烨看着玄奘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魔王说,让释迦摩尼来跟我谈!那个魔王不过杀人百万,就成了大魔王,我在辽东杀的人不会少于十万,做不了大魔王,一个小魔王还是没问题的,玄奘,让佛陀来跟我谈皈依的事情。“

    “一沙一世界,世界犹如恒河沙数一样多,九天十地的佛陀数之不尽,我就是佛陀,佛陀就是我,你也是佛陀,他也是佛陀,山是佛陀,水是佛陀,草木是佛陀,秋虫也是佛陀,佛陀无处不在,云侯也是有大智慧的人,为何拘泥于佛陀的表像?“

    “算了,不麻烦你了,明天抓一只寒蝉佛陀养起来让它慢慢度化我吧,百八十年总会有效果的,寒蝉佛陀不行,我就换别的佛陀好了,只要不是外面院子里的那具假佛陀就好,听说今天有一个浑身冒光的佛陀要过来砸场子,你还是先应付他把。”

    玄奘大笑起来指着云烨说了:“顽皮。”就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了云烨,继续说:“往日的因,结下今日的果,这本《西域记》是我在回国途中记下来的,西域五十六国,都有记载,了了你的因果贫僧也好早日修成正果。”

    “嘿嘿嘿,玄奘,你的这个因果结的有点大,我之所以要你的《西域记》就是为了大唐进军西域的五十六国的方便些,如今我朝大军正在边陲整戈待旦,一旦有了你的《西域记》领路,数十万铁骑就会像蝗虫一样横扫整个西域,到时候西域的城郭会处处冒烟,处处哭泣,人头满天飞,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什么昭武九姓,什么龟兹于阗,就是消失的楼兰我朝大军都要去找一找,确定最后一个楼兰人已经死了,我们才会放心。

    所以啊,玄奘,我感觉咱们两个将来一起在地狱里做魔王的可能性更大,我先回去排兵布阵,你在这里好好念经,等将来我们地狱见面后发现地狱的环境不佳,再讨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事。“

    玄奘念了一声佛号,并不动怒,反而笑着说:“当年地藏王菩萨发下宏愿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誓言说了三遍,天地动了三动,没关系,该是我的罪孽,贫僧自然应该承受,总能在地藏王菩萨成佛之前成就正果,也是好事。“

    或许成了高僧的人就是这个样子,胸怀已经练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哪怕外面传来巨大的喧闹声都不能让他有半丝的动容。

    云烨指着外面对玄奘说:“你听听,外面吵翻天了,一定是有人在破坏法会,您不去阻拦一下,以您的身份,估计没人敢造次。“

    玄奘起身慢慢往禅房走,边走边对云烨说:“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死了的人会活过来,我们当年有过这种遭遇,所以见得多了,就不奇怪,自己造的因自己享受果,不管是菩提果,还是苦果,总归要自己吃的,邪魔外道蛊惑人心,贫僧不为,也不肖为,法相唯识宗没有替别人说谎话的教义。“

    见到玄奘进了屋子,云烨问孔雀明王:“佛祖的滋味如何?生吞会不会难以下咽?“天竺苦修僧鬼魅一样的窜了出来,抓住云烨的胳膊就要发力,可是手掌上传来一阵剧痛,拼着双手受伤,还是把云烨重重的推了出去。再看自己的双手,上面全是密密的小洞,鲜血不断地流了出来,最为诡异的是除了刚开始有点疼,现在双手已经没有一点知觉了,大骇之下,朝云烨看去。

    早有准备的刘进宝在云烨刚刚飞起来的时候就抱住了自家侯爷,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消去了力道,扶着侯爷站起来。

    云烨掸掸身上的灰尘,撩起自己宽大的袍袖,从里面解下一副护臂,这副护臂上面全是锋利至极的钢刺,呈现出诡异的蓝色。

    天竺僧踏前一步,才要动武,却发现周围站满了云家的护卫,每一个手里都端着一架强弩,只要他再敢动一下,从云烨不怀好意的眼神里就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比刺猬的下场好一些。

    “我最恨人家抓我的胳膊了,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是不是会说中原话,没想到你果然会说,现在好了,夜陀已经死了,田襄子也死了,你万里迢迢的来到中原,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是夜陀的弟弟吧,看你大腿上的刺青就知道,你居然没有被虫子吃掉,告诉我,你来中原做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的?“孔雀明王嘶声问道。

    “和尚告诉我的啊,夜陀死了,人头我见着了,死了的人会活过来,部下活过来意义不大,那就只有夜陀的那个被虫子咬掉脑袋的弟弟复活了,你没发现,和尚和我说了很久的废话么?“(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