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不疯魔,不成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干嘛只换最高处的,不换下面的?全换了也用不了几个钱啊。“

    “说你是人头猪脑你还不信,全换了,公廨房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上官没事干就喜欢到处走动,我这人又懒,喜欢偷个懒,发个呆,被抓住的次数多了,对我的官评不好,再说了,我就打算让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我这一块地方就够了,其余的地方让阳光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就好。“

    猪鬃对于王玄策总是说自己人头猪脑非常的不满,但是听王玄策做事古怪,不由得再问:“为什么?“

    这句话恰好问到王玄策的痒处,见猪鬃发问得意的说:“为了换桌椅啊,只要换了桌椅大家都能晒到太阳了。“

    “原来你前些天搬着梯子爬上爬下的就是为了计算阳光照射的角度?太自私了吧,万一堂官还是不同意换桌椅的话,就你一个人能在这个冬日里晒到太阳,其余的老汉都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像老鼠一样发抖?“

    “怎么会呢,所有人都知道就我那个最糟糕的位置可以晒到太阳,我自然不会独自享受,所以就把位置让出来,没给年龄最大的,而是给了身体最差的,这样其他人虽然还是不满意,却也无话可说。

    公廨里的事情你是清楚的,不患寡而患不均,没两天,年纪大的就说自己最近腰酸背痛腿抽筋,想来是太阳晒的时日过短的缘故,上过战场的,就说自己往日在战场上受的伤痛也被阴寒天气诱发了,需要多晒太阳,而且他们往日里都是不错的酒肉关系,这下子。三四天都不说话,身体弱的那位拼命的想要把位子让出去,但是迎接他的总是白眼,最后我无意中说了一句话,就是只要把座位抬高,大家不是都有太阳晒了。那个最好的位子就请那几位身体弱的,上过战场的,年纪大的同僚十天一轮,岂不美哉。

    结果同僚里面有见多识广的立刻就说便宜坊里有那种高高的椅子和桌子,只要买回来就好,听说花不了几个钱,那个坐在太阳唯一能晒到的位置上的同僚,这些天过的生不如死,公廨房里的同事都在莫名其妙的疏远他。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于是他就自告奋勇的去找堂官,声泪俱下的求堂官给所有人都换上桌椅,否则他只能死路一条。“

    “然后,你就椅子坐?”猪鬃吃惊的看着王玄策“你为了坐椅子,不惜孤立自己的同僚,有意识的把他们的矛盾表面化?你为了坐椅子,不惜让一个好好地公廨四分五裂?”

    王玄策坦然的看着猪鬃说:“为了达到目的坐椅子的目的。即使发动战争我都在所不惜,对他们。我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猪鬃摇着脑袋说:“你他娘的就是一个疯子,不,你现在已经疯了。”

    “我没疯,从来没疯过,相反,我的头脑无比的清醒。大唐如今处在有史以来最大的变革之中,我们要打造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盛世,并且要让他永远的延续下去,就需要疯狂,你看看史书上。哪一个彪炳史册的人不是疯子?冠军侯是疯子,八千铁骑突进三千里,才有了勒石燕然的功绩,班超是疯子,带着三十二位随从就敢把匈奴的使节杀光,让草原上的豪雄不得不向长安叩拜。

    嘿嘿嘿,猪鬃,不疯魔,不成活,你如果没胆量,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大唐腹地做个州府之官,整日里坐着牛车,替天子牧民,回到家里就和庸俗的老婆造人,把一辈子过的和一天一个摸样。

    我不一样,我要看最高的山,射下最高傲的雄鹰,在荒野和野狼撕咬,如果不死,凭我掌中的横刀,一定会为大唐子民,处理掉所有的威胁,甘做他们的鹰犬,敢有心怀叵测之辈,我一定会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地狱的恐惧。“

    看着王玄策满嘴的白牙,猪鬃拔腿就跑,和这个家伙待久了,自己说不定也会染上疯病,书院早就教过自己,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混蛋不是危墙,是一座马上就要爆发的火山,绝对会把自己烧成灰烬,当然,这家伙自己也会烧死,看他的样子,已经被平安祥和的长安逼成疯子了。

    “明天聚会,我会阐明我的观点,如果说服不了你们,老子自己单独干。”王玄策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清明而有条理。

    傅奕看着花瓶里的红杏,摘了一朵,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后把杏花和那朵几乎枯萎的桃花放在一起,抬头对袁天罡说:“你想利用我?要知道,我对你们道门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过看在你们已经上表要求纳入大唐税制的管制之下,老夫也不以为甚,你们好歹还是知道进退,这些僧人已经丧心病狂了,一个泥胎木偶也妄图自称神佛,可笑,可笑。“

    “太史丞精于天文历法的精算,自然之道如何取舍,贫道只是不忍心看到世人被蒙蔽,自然要揭发他们的恶行,虽九死而犹不悔。“袁天罡的一番话说的道貌岸然,大气磅礴。

    傅奕轻笑一声,奇怪的看着袁天罡说:“果然只有敌人才最了解自己啊,你担心什么我清楚明白,你道门的神仙也不断的降世,和这次佛门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不过算了,这次只要能揭发他们的丑态,老夫被你利用一次又如何,告诉我,这些杏花出自何处?是谁有这样巧夺天工的手段?“

    袁天罡不说话,掏出一张五百贯的汇票推到傅奕的面前,见老傅须发皆张的要发怒,连忙说:“这不是给你的,云家的货物从来都不便宜,你想要的东西都在云家,你老傅清贫了一辈子,就算是见到了镜子,桃花,香料,你也只能干瞪眼,这些钱是给你购买哪些东西用的,别以为是给你的。既然是我们得利,百姓得利,我们出些钱财是应该的。“

    “想到了,也只有云侯才会有这种本事,或许人家才是真的神仙子弟,土豆,玉米,粉条造福大唐百姓,把好多的仙家手段用来调剂民生,这才有点神仙的样子,孙思邈一辈子行善无数,就算是没有神迹,老夫也会尊称他一声孙神仙。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越是真的神仙,就越是害怕人家知道,拼命地掩藏身世,唯恐和别人不同,越是假的玩意,就越是想搞的天下皆知,生怕百姓们把自己看成凡人,不是鄙视你们,整天的靠骗人揽财,真的很有趣?“傅奕老头子的话,让袁天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如果不是为了打击佛门,他才不来受这个气。

    傅奕是一个坐起而行的人,既然已经知道事情原委自然不会耽搁,命仆役架好牛车,就吱呀,吱呀的出了长安城,直奔云家庄子。

    云家庄子老傅也不是头一回来,没事干的时候,拿着自己的借书证在书院里的图书馆泡上一天已经是他休沐时候的一种习惯,中午再要上一份便宜但是并不简陋的饭菜,配上家里带来的米酒,能够熏熏然很久,他不喜欢荡舟,也不喜欢游山,唯独喜欢去庄子上和老农们叙话,听着他们说家里的日子逐渐好过,如果有一两个喜欢吹牛的就更加喜欢,这样就能从他们的话里探听到云家庄子的实际情形。

    今日没有功夫做这些自己极喜欢的事未免有些遗憾,老仆拿着拜帖去敲云家的大门,不一会,就看到青衣年轻人出门迎接,礼节周到,为人谦逊,门边上有一个农妇正在台阶上整理自己的果子,挡住了路,他也没有催促,而是耐心的等待农妇整理完了,这才邀请老傅进门,老傅没觉得这样失礼,反而觉得云家这样做才是豪门的风范,傲上而不侮下,从来都是士大夫们称赞的一种美德。

    “先生来云家庄子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回都有心请先生进府一叙,但是看见先生和庄户们谈笑的开心,就没有打扰,今日先生能够登门,云家蓬荜生辉啊。“

    傅奕笑着说:“云家高门大户,登一次不易,所谓夜猫子进宅,没有好事,老夫就是长安出了名的夜猫子,能少给人家带去晦气,就少带些,只是今日登门确实有事,失礼之处,还请云侯海涵。“

    两人谈笑言欢,并排向大厅里走去,傅奕一路上看到云家的井井有条的布置,就不断地出言赞叹,的确,云家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轻松,仆役们挑水的时候会唱歌,丫鬟们忙忙碌碌的做活也是笑声不断,老管家忙着踹仆役的屁股,踹人的和被踹的都是笑意盈盈,女管事跳着脚在哀求爬到树上的少爷从上面下来,两只土狗目中无人的卧在太阳地里,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一匹雄壮的战马把脑袋伸进窗户里看得津津有味,可能有侍女在换衣服,羞恼的把硕大的马头往外推,还夹杂着羞恼的笑骂声。

    这才是人间该有的气息,傅奕看着面前的青衣男子,忽然突发奇想,神仙地是不是就是这副模样?(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