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春情的味道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连三天,云烨上午陪着铃铛在玉山里闲逛,一会儿去草丛里看看有没有小兔子,一会儿下到河滩里捡拾花纹最漂亮的石头,下午的时候两个人就躺在阳台的躺椅上,喝着茶,听云烨给她讲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小铃铛总是最好的听众,一会儿为有情人的幸福祝福,一会儿为女主角的悲惨遭遇流泪,听到骑士大战坏蛋的时候总是紧张。

    二十岁的年纪在后世还是花一样的女子,但是在大唐,超过十八岁还没有出嫁的闺女会被统统归结为问题少女,小铃铛难得的保持了赤子的心态,如果不是因为遇到的总是好人,以她逆来顺受的性格,不知道会吃多少苦头。

    对于柔弱的女子,男人总是对她的怜爱会更多一些,只要看到小铃铛娇羞的模样,云烨总会邪恶的联想到小楼里的那张大床,在那上面,铃铛总是显出一副任人摆布的可怜模样,老虎从来不会怜惜兔子,所以云烨的每个晚上,总是过得非常的癫狂。

    王子和公主的幸福故事里从来不缺少巫婆的,更何况云家现在有两个漂亮的巫婆,大清早的就蛮横的冲进卧房,在小铃铛的尖叫声里,被子已经被无情的掀掉了,一对光腚的情侣被人家堵在了床上。

    小铃铛无助的抱着胸口,被两个奸笑的女人上下其手,欲哭无泪。

    “夫君真是好福气,你看看铃铛的奶子,又挺有翘,白的不像话,腰也细,屁股和葫芦一个模样。怪不得能让夫君乐不思蜀,寿阳,我们这些生过孩子的是没法比了,你说我们生产完了之后,要不要和天魔姬学两手,好把夫君的心挽回来?“

    辛月粗暴的扯开小铃铛的手仔细看人家的胸部。嘴里啧啧不停地赞叹,李安澜笑嘻嘻的在铃铛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还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一下,撇着嘴摇摇头,表示味道不好。

    这下子铃铛算是活不成了,想把头扎进床缝里面去,云烨把被子抢过来给铃铛盖上,见她把自己紧紧地裹起来才毫无羞耻的光着腚站起来,让辛月伺候自己穿衣。

    当李安澜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发现云烨还是衣衫不整的,而辛月也是钗环横乱,不由得笑骂:“不敢胡来,想要了,去里屋,那里有一个新鲜的,衣服都没穿上,孕妇可不敢肆意妄为。多大的人了,还是没点节制。“

    当李安澜被云烨和辛月两个人剥成半裸的时候。只能咬着牙让云烨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只是死死地护住肚皮,不让碰那里,一回头就看见小铃铛瞪着大眼睛看自己,难得的有点害羞,想要叫出来。却见云烨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随便秃噜了两把脸,漱口,几乎是同步完成。朝自己的妻妾挥挥手,就背着手扬长而去,今天是孙思邈的受封大典,去晚了可就失礼了。

    老孙上回没有接受皇帝陛下的封赏,自己带着药人遁入荒山差不多半年之久,回来之后,皇帝陛下没有提,老孙也乐得忘记,可是袁天罡不干,拼着老脸不要进了三次皇宫才让皇帝陛下回心转意,重新给老孙拟定了道号,妙应宣化真人。

    玉山上原来不准备有寺庙道观出现,但是该死的袁天罡不知道是怎么说服孙思邈的,硬是把药庐改成了药庐观,从老君庙里星夜派人运来三清造像,当云烨知道的时候,药庐观已经存在七八天了,捏着鼻子也得认啊。

    老孙见到云烨还是有些内疚的,老实人就是老实人,最善于按照感情的远近来进行牺牲,这简直就是一个悖论,云烨这些年下来,和老孙相处的宛如一家人,可以说两人的感情最接近,称之为过命的交情不为过,所以悲剧就发生了,相同条件下,云烨和另外一个人都得重病,同时需要老孙施救,云烨相信,老孙一定会选择救别人,眼睁睁的看着云烨死掉,然后再自杀谢罪,仔细衡量过老孙的性格之后,云烨再一次确定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以后打死都不会让这种两难的选择出现在老孙的面前,做朋友做的很辛苦啊。

    给辛月就是另一幅样子,不要说选择,让她当场把另外一个活人的心挖出来救丈夫她也会立马下手,不耽搁。

    袁天罡心里乐开了花,道家的道场在不断地开辟,龙虎山感应观,九山地藏菩萨道场,大泽边上的北极大帝道场陆续开始了新建,整个道门呈现出了一片兴旺发达的势头,如今有把道观开到了玉山,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谁去管杜如晦到底念了些什么,只要妙应宣化真人的头衔落定,玉山的真人驻跸地确定,就是道门的大胜利,虽然佛门重启了龙门大佛的雕刻,可是费时费工,虽然有大愿力,想要雕刻好,没有百八十年的功夫不会有大作用。

    “小子小气啊,老夫只不过问你讨个秘方,不给也就算了,还一回家就连夜纳妾,看样子是把灵丹妙药都吃完了吧,一点都不体恤老头子想要多抱孙子的苦心,都是命啊,老孙平日里豪爽大气,这些天也变得小气,老夫特意出钱帮他休整了道观,也不领情,今天老夫来祝贺,他还黑着脸吼老夫。”

    云烨的眼睛都已经翻得只剩下眼白了,指望老尉迟干一点合心意的事,比母猪上树都难,孙思邈这些天一直就在为道观的事情糟心,如今找了幕后真凶,要是有好脸色才是怪事情,这事落在谁的头上,谁都会翻脸。

    云家秘方多了,泡酒的法子而已,壮阳强身的肉苁蓉,淫羊藿,补血补气的枸杞,人参,全放进烈酒里泡着,每日一盅,有奇效,听说就是太监喝了,也会有欲念,想要多子多福,除了努力耕耘之外,没有别的法子,当初跟驻地隔壁的老狱警学来的药方,听说药方的来历古怪,是一个马上就要执行死刑的老罪犯不忍心让这个秘方失传,见老狱警在他的断头饭里多放了两块肉,这才把药方传了下来,并且逼着他发誓,不能传的满世界都是,云烨足足花了三斤高档辽东莫合烟渣子,才换得这个秘方,荒山野地里喝了几口,鼻血流的老长,遭到老狱警的严厉批评。

    结过婚的男人都需要保养,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所以为了不让尉迟恭再来烦自己,拿走了老尉迟最喜欢的一把短刀,这把刀原本是一把长刀,为敌将所持,锋利异常,斩杀唐军无数,后来敌将被李靖无耻的用诡计干掉,把刀献给了秦王,秦王不忍心见到这柄杀伤自己数百部下的凶刃,命军中铁匠用大铁锤砸断,这把宝刀也不负重望,后来在铁砧上力抗大铁锤的九九八十三下轰击,无奈碎裂成两截,一截被尉迟恭改造成了短刀,另一截听说在李靖手里,平日里视若珍宝,从不轻易示人。

    “小子,你确定这东西有用?如果没用的话,老夫可就亏惨了。”尉迟恭狐疑的翻看手里的手帕,上面有云烨记录的药方。

    “您放心,伯伯也应该喝一些,说不定来年婶婶还能给小侄添一个弟弟。”尉迟恭羞恼的在云烨后脑勺拍了一巴掌,把刚刚吃下去的一颗素丸子又给拍了出来,之后向酒席上的诸位老兄弟告一声罪,连跑带颠的就进了药庐观,让制药的童子帮自己把这些药物全都检出来回家的时候好带走。

    “尉迟用那把短刀和你换了什么,平日里视若性命的东西也能放弃一定是了不得的好东西,说来听听,他为什么打你?”

    李靖对这把刀觊觎了很久,现在发现宝刀居然换了主人,自然要打问清楚。

    “小侄不过说尉迟婶婶会老蚌生珠,就挨了一巴掌,短刀是我拿秘方换的。”

    “该打!小小年纪拿长辈开玩笑打死都不为过,不过,这个药方真的灵验?”程咬金把脑袋凑过来小声地问。

    见云烨本着嘴不说话,程咬金对刘弘基使个眼色,两人悄然离席,也向观里走去,等到云烨把一盆子米饭吃完,才发现诺大的桌子上就只剩下自己的一个人,其余的都进了道观,秦琼这个气血两亏的人也进去了。

    端起酒碗来到孙思邈的面前祝贺老道被晋封真人,不再是有名无实的真人,老道惨笑连连,摇着手说:“老道本来打算这一生只需要钻研医术,让天下的人少受一些病痛之苦,谁会想到微末之功,竟然受到如此厚赐,老道汗颜啊。”

    “道长此言差矣,您的身份越高,就越是能轻易地推动新医学,为了您一生的心血,个人身份上的微小差别,算不得什么。”

    “云侯说的极是,道长想要在全天下推广您的新医学,咱们道门自然会义不容辞的进行帮助,只要道门还有用得着的地方,您尽管直言就是。”

    要的就是袁天罡的这句话,他们如此庞大的资源空闲着不使用的确浪费了。(未完待续。。)

    PS:第二节,还有一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