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守密的人是傻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可笑,他只会让我感到恐惧,按照你的理论,我们随时就会有灭顶之灾,一个漂浮在暗夜里的大球,随时随地都会有灭顶之灾,我们的生命还真是譬如朝露,啊,烨子,以后不要再说这么吓人的话。”

    云烨在心里鄙视了李承乾的无知,却不再多说话,兄弟们凑在一起很不容易,听他们的话,一个个都活的生不如死。想要率性而为?这个希望还遥远的不可触摸。

    很多的倒霉事情都是闲的蛋疼的时候自己鼓捣出来的,尤其是现在这里有七个快要发霉的顶级纨绔,站在柿子树底下等着柿子砸脑袋这种蠢事都能玩两个时辰的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太奇怪。

    长孙冲对于上回抢夺玉牌的事情耿耿于怀,时候才知道自己像狗一样被遛了一大圈,家将死了三个,最后什么都没捞着,说是想看看玉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进步,长孙家只玩阴的,这个不好指责,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特性,这是他老爹的性格决定的,不关他的事。

    啃着黄鼠煮的老玉米七个人来到了迷林,榆树的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当李恪看到挂在树枝上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还是呕吐了出来。

    不过洁癖归洁癖,和胆量没有任何关系,火炷给每个人都涂抹了一点药水,就让他们进了迷林,这本来是云烨一时兴起时随便捣鼓出来的玩具,如今已经是长安人嘴里的死地,话说的也没错,那些大蜘蛛连不小心落在树上的鸟都吃。自然当得起死地的称呼。

    “你看看,一到冬天这里的毒物一个个都行动迟缓,过一阵子就会彻底的进入冬眠,烨子,你在这里存放了这么多的宝贝不怕人家来偷?”

    “虫子,你如果闲的没事。可以让家将来偷,没关系,偷到就算你家的,作为兄弟,你的安危我得负责,你就不要进来了,出了事,我还要去祭奠,听你的三个儿子哭。很烦。”

    云烨没好气的警告长孙冲,冬天这里的蚂蚁可不休眠,反而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那些过不了冬天的毒虫就是靠它们来清理的,冬天干活谁都会不舒服,蚂蚁也一样,冬天才是它们最狂暴的时候。

    “你这么开柜子,就不怕密码泄露?”李恪现在掌管着皇宫的财富。对于密码这东西很是敏感。

    “柜子里有齿条,每个转轮就是一道锁。转轮上有一道豁口,只有豁口对正齿条,两者不接触,才能把柜子打开,九个数字呢,想要蒙准的概率太低了。只要最后放东西的人记住自己最后的拨好的数字就好。你看他打开的密码没用,下次就不是这一组数字了。”李泰对与这套精密的设计很是自得,这是他和公输木根据鲁班锁的原理设计出来的,只要方法对,密码可以转换。

    玉牌被拿了出来。长孙冲发现云烨居然有三个玉牌非常的吃惊,以他的毒眼,一眼就看出这三个玉佩的取材来自同一块玉石,也就是说,这三块玉牌都是真的。

    狗看星星啊,他们七个人把玉佩翻来覆去的看,除了发现玉佩不错之外,就看不出别的差别,只有李泰好像看出点名堂,他发现玉佩上的线条排列的很有规律,捡了一根小木棍测量了一下三块玉佩上最长的那根线,结果发现这些线段的长短都是一样的,最长的和最长的一样,最短的和最短的相同,这些线段一定表示着某种含义。

    “这是《阴符经》的写法,当初姜太公就是利用长短不一的木棍来表示不同的意思,这些线段也应该是如此,可是我们有谁知道第一个线段表示的什么意思?没有开头就不会有结尾。“

    “我早就决定了,把这东西作为书院的一项学术研究,已经在进行了,或许这东西在别的人眼里代表着财富,或者长生,但是在书院人的眼中,它代表着智慧和远古的遗留下来的信息,金竹先生已经开始研究了。“

    长孙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云烨会把这东西拿出来进行大规模的研究,这样的东西难道不该藏在密室,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把玩么?

    “不要把它看得太重,能研究出来固然不错,研究不出来也没什么损失,大唐要注意的是将来,而不是过去,就我看来,世上没有白吃的果子,想要长生一定会付出等价的代价,就像白天和黑夜,寒冬对夏天,很有可能这种代价我们付不起。“

    李承乾只是把云佩把玩了一会就抛给了云烨,没有丝毫留恋的样子,云烨笑着把玉佩放进柜子里,随意的拨动一下转轮,记了一下数字,就把门关上,再打乱数字就带着大家出了迷林。

    云烨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了,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才是秘密,七个人知道的那只能算是秘闻,七十个人知道的秘密那就不是什么秘密,那叫新闻。

    白玉京从自己嘴里被散布到朝堂,自从出现就引来无数的猜测,以前还想着肚子享受这个秘密,后来却发现,这是一个极度愚蠢的行为,好奇是人类的天性,当所有的人都想知道你家独享的秘密的时候,这个家族就离败亡不远了。

    云烨本来就对白玉京没什么概念,凭什么要让云家为这个不值钱的秘密陪葬?李家,长孙家,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对这个秘密感兴趣。

    自从发现辛月和李安澜又有了身孕之后,云烨就把开放白玉京这个秘闻的事情提上了日程,实在是赌不起啊,白玉京和自己的妻儿比起来,屁都不算,既然今天人都在,彻底的放出来没什么不可以。

    “你这家伙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自己背负这个秘密太辛苦,就拿弟兄来顶缸,算不得好人,今后人家就会说白玉京的秘密长孙冲这小子也知道,要不要抓回来拷问一下,今后我如果出了事,八成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线段代表了一种《阴符经》的语言,亏不亏啊。”

    程处默鄙夷说:“难道你真的不想看?又没有人逼你。“

    “我当然会看,不让我看我才会生气,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你知道这里面有大的快乐么?所以明知道是坑,我还是跳的一往无前。“

    出了迷林,七个人直接去了书院的食堂,今天几个人都是空着肚子吃了很多的柿子,明知道这样不好,但是那种肆意的快乐的勾引下,谁还去计较。

    书院里到处闲逛的人少了很多,高年级的学生毕业了,新学生还没有招收,这个必须要等到开春才会进行,没了高年级的痞子,低年级的学生似乎更加开心,没人和他们争球场,没人让他们去干那些肮脏的活,比如清猪圈,去了图书馆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坐在往日根本就不敢占据的椅子,也可以大大方方的把桌子上那些恫吓的语言擦掉,要不然你总对着那些敢占老夫座位的家伙必杀其全家的屁话,谁有心思看书。

    他们每个人都在无比渴望的期盼着新学弟的到来,蹂躏那些乖巧的如同鹌鹑一样的小少年,无疑是自己最大的乐趣,或许今年不一样,有一个已经被一群女子凌辱的遍体凌伤的小子满怀仇恨的准备进入书院彻底的放开自己的心胸,开始自己的报复之旅。

    没办法,打不过蒔莳,又没有小武狡狯,也没有小丫刁蛮,小东总想嫁给自己,小南总是让自己吃新做出来的菜品,小西对自己的每个月的例份非常的感兴趣,只有小北算是正常一点,但是只要遇到需要民主的时候,自己总是少数派,一个大男孩去玩跳绳,翻花很有趣么?狄仁杰打死都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居然会绣花。

    李承乾虽然很想和李泰,李恪,长孙冲,李怀仁,一样住在书院,听说他们几个今晚打算吃火锅,顺便把白天没有进行完的牌局进行到底,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啊,但是想到明日的早朝,就只能怏怏不乐的回了东宫。

    云烨,程处默新婚燕尔,自然没兴趣陪着他们去熬夜打牌,在接受了长孙冲,李怀仁精尽人亡的恶毒诅咒之后,各自回自己新房陪老婆。

    小铃铛很害羞,给云烨洗脚的时候会脸红,帮云烨更衣的时候会脸红,甚至看到那张大床也会脸红,以前的小铃铛可不是这样,自从接受了李安澜野蛮的婚前教育之后就成了这副摸样。

    “二更天了,我们睡觉吧。“云烨随意的说了一句话,就这么随意的一句,小铃铛慌得把手里的铜盆都滑掉了。

    看她手忙脚乱的收拾地上的水,云烨笑着把她横抱起来,放在床上,吻吻她鼻尖上的汗珠,立刻就感觉到小铃铛瘫软在床上。

    眼睛闭得严严的,呼吸急促,云烨解开她的衣衫,才发现这个容易害羞的女子胸颈间呈现出一抹诱人的玫瑰色。(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