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捡便宜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孙没有回两仪殿自己的住处,而是来到一个院子里,还没有进门云烨就听到熟悉的“嗡嗡嗡”的纺车声音,直到院门被宦官打开,云烨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

    百十名老老少少的宫女正在纺毛线,上百架的纺车一字排开,蔚为壮观。还有一些穿着粗布衣服的宦官抱着一捆捆纺好的毛线连着线轱辘一起存放到旁边的屋子里。

    一个穿着粉红色衫子的小姑娘坐在桌案后面,认真的作着记录,云烨见是高阳,就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小声的对长孙说:“娘娘,您的心这是偏到东海去了,兰陵要做生意只能卖糖,高阳一出手,就是毛料,太过份了。”

    长孙不以为杵反而问道:“你认为毛料很赚钱?”

    “当然赚钱,您没看见微臣的眼珠子都红了,这哪里是赚钱,这分明是抢钱,挂着皇家名头抢钱,微臣想入一股,您看如何?”

    皇家卖毛料已经卖出笑话来了,卖的贵了,担心朝臣反对,卖的贱了,担心收不回成本,后来不知道是谁出了个臭主意,取了一个偏低的中间价,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参考的么?麻布!一不做宣传,二不作推广,公主府邸的下人傻不愣登的在西市开了一间铺面,堆成山的毛料就摆在柜台上,等着顾客上门,摆了两个月,百姓们愣是不知道这家店铺卖的是什么东西,光看水月轩这名字,以为是哪位贵人脑子抽风把消暑的别墅开到闹市里来了。

    两个月卖不出去货物,掌柜的都要上吊,结果,一位无聊中逛到这家店铺的漂亮女士。成了掌柜的救命恩人,看到毛料,问了价格,那位女士的眼睛就变得绿油油的,没说别的话,只说所有的毛料她都买了。有多少要多少,让掌柜的立马送到云家,现银支付,不耽搁,而且立刻与喜极而泣的掌柜定下了合约,还要这样的货物十万匹,据说这是公主府三年的产量。

    听说公主府里庆祝了三天,好顾客要一个就好,满世界的丢面子去卖毛料。公主府也丢不起那个人,果断的把西市的铺子关了,只要货物攒够一千匹,就送到云家,公主府的管事做别的不行,但是看银子绝对是一把好手,亲自验看了每一锭银子,上面有霉斑的都不要。一定要每一锭银子都是雪白,雪白的才成。弄得辛月不断地把自家的银子拿出来泡药水,刷出本色来,人家才要。

    当其他商人,比如何邵知道了公主府毛料滞销的消息后,也想替公主分忧,买一些毛料。问了人才知道三年之内,没货,掌柜的脚翘的比脑袋还高,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拍公主马屁的,云家是传命侯。这才有资格,何邵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等何邵带着厚礼拜见了辛月诰命夫人,想要替云家挽回一点损失,两家关系深厚为了云家少亏一点钱,十万匹毛料的合同,他想要一半。

    结果很不好,何邵还有他的欧洲小妾被刘进宝二话不说就给撵了出来,老粗都看出来了,何邵太不要脸了,当俺家也是公主府那样的傻蛋?把金子卖成麸子价。

    市面上出现了许多精美的斗篷,还有各种漂亮的毯子,西市里见不着,只有东市里有少量的货物出售,至于价格完全就是东市的价格,没钱的穷鬼只能站在店门外面咽口唾沫跳着脚骂娘,至于有钱的大爷,尤其是长安的阔少,如果没有一件毛料制成的印花斗篷,根本就没面子出门,披绸子的斗篷会被人家骂成娘们。

    “赚钱?你知不知道,这些宫女的工钱是本后在出?你知不知道毛料从羊毛变成最后的成品要经历多少道工序?你知不知道陛下之所以把价格定得偏低,就是为了让老百姓都买得起?你知不知到,陛下的打算被一个坏蛋破坏了,长安城的毛料全部变成了她牟利的利器?本宫去了东市的那家店铺,看了价格,本宫有一把火烧了东市的心思,你还有脸往毛料纺织行里掺乎?”

    长孙发狂是有道理的,不论是谁看到自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好东西被别人赚了大钱,都会有放火的心思,长孙没有找上门和辛月打架已经算是顾及自己的体面了。

    “娘娘,您看啊,公主府的店铺开了好几个月,毛料堆积在那里无人问津,我夫人担心皇族的颜面受损,拼着亏本,连价格都没有商量,就买下了所有的货物,这是把皇家的包袱背在自己身上,这样的高风亮节您不赏赐她,把她的品级升一升,反而说她是坏蛋,微臣都看不下去了,白纸黑字的合同上面写的明明白白,话说高阳公主的印章的篆字谁写的?微臣每看一回,就心旷神怡一回。”

    长孙高耸的胸膛起伏不定,知道发火对云烨这种滚刀肉没有威慑力,堂堂皇家沦为云家的苦力,这如何能让心高气傲的长孙舒坦,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把合同上的数字改一改,改成一万匹,这已经是本后让步了。”

    “成啊,买卖这东西就是这样,有卖,才会有买,您要未来三年里的九万匹是吧,好说,原价翻三倍,您把云家已经付的银子还回来,再付一万四千贯就好,我们就能心情愉快的重新修订合同了,娘娘,您看如何?哎呀,快来人,娘娘头晕,快把娘娘扶住坐下

    。“

    长孙一口气喝了三杯水才让心情平缓下来,记账的高阳早早就跑过来伺候,见皇后不高兴,显摆的拿出账簿说:“母后,您看看,我们这个月的产量已经有两千三百五十匹,到了月底就会有三千六百匹,等到那些高丽人手艺熟练之后,我们的产量还能增加。这个月能从云家换回好多银子。“说完还得意的瞟了云烨一眼,脑袋仰的高高的,露出修长的脖子,宛如一只骄傲的天鹅。

    听了高阳的话,长孙的脸上的苦涩意味更加的浓重,怜爱的拍拍高阳的小脸,夸了一句:“真是能干的好孩子,你去吧,母后和云侯还有话说。“

    瞅着高阳离开,长孙担忧的问云烨:“房遗爱被你们调教成了人精,如今在兵部任职,已经有少年英杰的名声传出来,年底的官声考评,考功司一个上上的评语看样子是跑不了了,你认为高阳能够降得住他么?“

    “恐怕不容易,高阳性子暴烈如火,又被陛下给宠坏了,做事情肆意妄为,不知天高地厚,房遗爱现在只要经过磨练,想要抓住高阳的心不算太难,事实上这家伙早早就在进行了,对高阳寸步不让,无理的要求一概拒绝,但是却能做到共患难,上回淋雨的事情您有耳闻吧?这就是一个开端,反正他们将来的战事一定惨烈无比,不过微臣比较看好房遗爱,觉得他最后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

    长孙忽然笑了,指着云烨说:“你们的生意本宫不掺和,没得掉了身份,皇家也有人才,你们自己去拼,本宫不管了。“

    云烨听了之后大喜,只要长孙不掺和,皇家这些做生意的白丁,凭什么和自己战斗,从李二开始,他家就是玩弄权术的高手,论到做生意,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

    “啊,多日不见,云兄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之极,本王这厢有礼了。“一个软绵绵,懒洋洋,温乎乎的熟悉声音从云烨背后响起,回过头就看到李恪那张帅的让人想撞墙的脸。

    “小恪,你何时从蜀中回来的,为何不修书一封,我也好有个盼头。“

    李恪眼睛里亮晶晶的,似乎有水汽蒸腾,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清澈拱手说:“我也很想念你们,独自一人在蜀中,虽然那里气候温和,景色秀丽,可是,总觉得没有长安自在,母后一纸诏令命我进京,我就乘舟顺流而下,真可谓一日千里,跑的不比八百里加急慢多少。所以修书就免了。“

    “娘娘刚才说和我作对的人不会是你吧?“

    “哈哈哈。正是小弟,兄长做人不够大气,专门欺负我年幼的弟妹,听说光是毛料的生意皇家就硬硬的亏损了五万贯之多,小弟听后义愤填膺,觉得兄长已经走入歧途,需要小弟前来纠正。“

    “现在说这些有些晚了吧?你看看这是白纸黑字的合同,合同的效力想必不用为兄多解释了吧,只要大唐律存在一天,社会道德存在一天,它就具有普世价值观,所以想要减少损失,你就必须推翻合同才好,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合同,没发现有漏洞,你想扳回一局恐怕不容易,算了,你才来,给你面子,我退一步,补偿我一万贯就可以重新修订合同。“李恪的到来让云烨脑袋里的警钟响的咣咣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家伙这几年历练的已经很难对付了,需要小心应对,免得阴沟里翻船。

    长孙见两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坐在花树底下自顾自的饮茶,一言不发,看样子确实已经把少府的权利托付给了李恪。

    “(未完待续。。)

    PS:第一节,今日爆发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