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只做主官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辛月卸妆容的样子云烨总是看不够,看着她把头饰一样样的取下来,看着她打开自己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看着她用清水洗脸,每到这个时候,心中就会无比的宁静。

    如果云宝宝和李容不总是这个时候闯进来问安的话,说不定就会有有活春宫上演,这个女人年纪越大,越是变得风情万种,或许,二十二岁的女人才是姿容最艳的时候?

    看着她牵着云宝宝和李容在院子里漫步,不时的从院子里的果树上摘下各种成熟的果子放在孩子拎着的小篮子里,云烨此时心中充满了幸福。

    李二病了,李安澜进宫去侍奉,皇家的侍奉其实就是一种礼仪,只能进宫去探望一下,然后大多数时间都是留在宫里等候父亲的召见,病中的人都需要亲情的呵护,尤其是李二因为长了一颗火牙,腮帮子肿的没法见人的时候。

    身体健康的李二原来一直吃得香,睡的香,但是大考之后,就不断地有大儒名宿进宫去探望皇帝陛下,奇巧淫技坏根基成为这些天他听到的最多的话,江山的根基有没有坏不知道,但是他的牙根彻底的造反了。

    云烨进去探望的时候,皇帝陛下面前的桌案上摆满了清凉去火的汤药,中医治牙疼这是一门大缺憾,不是治不好,而是慢的要命啊。

    “小子,想个好办法,让朕的牙齿不再疼,我就把那套贡瓷赏给你,没错,就是那套你早就看上的青瓷。“

    云烨小狗一样的在各种汤碗里闻来闻去,挑了一碗味道对劲的喝了下去,摸摸嘴角说:“还真有。就是治标不治本,能止疼,但是您想要彻底治好,还需要把这些汤药都喝了。“

    “快快拿来,朕都想把一嘴的牙全部拔掉了,先止住疼痛。让朕好好睡一觉再说。“李二急不可耐的伸手问云烨要药,长孙也是一脸的急迫,皇帝已经两天两夜没好好睡过觉了。

    云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石盒子,里面装的是熙童从北极之地采来的野罂粟,这是止疼最好的东西,而且还不会让人上瘾。被孙思邈调制成蜜丸,用温水送下,有奇效。

    李二接过玉盒,捻起一粒药丸看了看问道:“怎么这么像你以前说的那种罂粟?“

    “这是野罂粟。止疼的效果最好,却不会让人产生迷幻,最难得的是不会成瘾,是我朋友从极北之地带来的,和白熊皮是一个地方的产出,孙道长把它调成蜜丸,就这一盒子,您省着点用。要不是您实在是疼痛难忍,微臣不会拿出来。”

    “其心可诛。”

    李二怒骂了一句。就问清楚了吃法,一连吃了俩粒。

    药效需要半个时辰才会有效,云烨此时自然不能走,坐在地毯上陪着李二说话,他的寝宫里就一把椅子,还是桌案后面的。皇帝的椅子谁坐谁倒霉。

    “云烨,你告诉朕,你对这次的大考如何看法?如何评判这两类学子的优劣?“李二闭着眼睛等药效发作,一边为了分散自己的精神开始问云烨。

    “回陛下的话,微臣认为我们没有办法分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哪个更重要一些。我大唐的识字率低的令人发指,一百个人里面挑不出一个识字的,不识字就不能很好地接受新的生活方式,只能延续祖辈传下来的那些古老的东西,从做工,到耕作都是如此,在新的产业面前,他们几乎没有丝毫的抵抗力,您也知道,青雀他们造出来的织布机,一台机器一天的工作量就比得上一个农妇一个月的工作量,如果不是您下令不许将这种机器外传,天底下的农妇有很多人就不能再织布了,因为她们织的布价格不但昂贵,而且远远赶不上新机器。“

    “耍什么滑头,朕问的是学子,没问农妇织布。“李二睁开眼睛瞟了云烨一眼,继续闭目养神。

    “这不是微臣耍滑头,而是微臣身为局中人就没法给出一个准确的评判,想说书院的弟子强过那些人太多,您会认为我是在自吹自擂,如果昧着良心说那些士子比书院的强,微臣自己都觉得亏心,所以啊,陛下,咱们还是农妇织布比较好,这些评判还是交给房相他们来做吧,不管结果如何,微臣都会坦然接受,您不要的学生,外面好多世家,商贾抬着一箱箱的银子,盼着他们加入自己家呢,如果不是怕您不高兴,微臣都想收拢两个帮助微臣治理家业,您可要早下手,晚了就没了,我可听说,那些人在招揽书院学生的时候已经开始用上美人计了,您知道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万一受不住,损失的还不是陛下您么?”

    长孙想笑,但是丈夫处在病痛中这样不合适,只能生生的憋住。

    “这个宫逼得好,威胁利诱全来,书院教出来的人是不是都是这个德行?皇后,你吧房玄龄的奏章拿给云烨看看,他教出来的弟子都是些什么样的混蛋,小小年纪就能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就连朕都不好下手拾掇他们,还说什么朕一定在为罪犯哀叹,朕是那种做事犹豫不定的人么?如果将来书院的学生都是这副鬼样子,朕的皇帝能好当么?“

    云烨奇怪的接过房玄龄的奏折,对于窈娘的下场云烨一点都不奇怪,但是看到沈功海,元嘉,朱宗,姚四的表现,云烨还是不由自主的自豪。

    “是不是很有成就感?自己多年的辛苦终于开花结了果,朕要是你,也会欣慰,青雀说书院里不出蠢人,一个个都是在书院里早就被骗的体无完肤的,所以面对小小的场面,有个迅速地应对策略,不奇怪,同样的事情放在州县学子身上他们的表现就显得生硬无比,要么避开,要不然就是舍命死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路可以走,这样的人,你让朕如何放心的把他们安插进各个衙门?恐怕要不了多少时日,他们的主官大概都会被架空吧,有学问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既有学问,又有手段的家伙,说实话,一下子涌出来这么多,朕很担心。“

    对于出乎自己预料的事情,不管是好事坏事,李二都会莫名其妙的警觉,只有自己能够掌握的力量才是好力量,这是李二的座右铭。

    “陛下,微臣记得您当初说过英才难得用尽了法子,开科考,又有亲自去乡间访贤,当初开第一科的你可是说过天下英才尽入吾彀中矣,怎么现在变卦了。”

    “小子,久旱之下,有小雨降临,自然是好事,,有中雨降临这是拜谢上天的好事,有大雨降临,这是祖宗保佑,可是,小子,如果下的是冰雹?你说朕应该高兴还是应该苦恼?你这样的小子,出一个是大唐的幸事,现在你用自己做模子,硬是给朕弄出两百多个你,告诉你,这比兵灾还可怕,至少兵灾朕知道怎么应对,目前的状况为前无古人之事,朕找不到可以参考的实例,所以才头疼。”

    云烨苦笑起来,后世的太宗摸着石头过河的勇气不是每个领导者都能有的,就是目前的唐太宗不也是为这事焦虑不堪么?忧思过度,再加上内火相激,想不上火都难。

    对于摸着石头过河这事,其实你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这句话有多么的可怕,需要多大的胸襟才能说出来,万一水太深怎么办?万一这里有漩涡怎么办?万一石头底下藏着毒蛇怎么办?千头万绪,一着不慎就是舟覆人亡的惨剧。

    “陛下不必为难,您只需要问问学子们愿意做什么不就知道了?喜欢建桥修路的您就派他去建桥修路,喜欢农事的,您就派他去司农寺,喜欢四处跑的,您就把他打发的远远地,喜欢建功立业的,您就给他一片不毛之地让他去治理,只要用事情拖着他,观察上一段时间不就真相大白了么?”

    云烨也不喜欢书院的学生起点太高,年龄毕竟还是太小,在书院或许学会了专业的知识,但是人情世故这需要在大环境里摸爬滚打,朝堂上的这些老狐狸自己的学生还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一旦过于出类拔萃,就会成为公敌,如果有两万个学生毕业,云烨不会考虑这些,如今只有两百余人,还是低调些为妙。

    “你觉得会不会太委屈他们了?”听到云烨这么说,李二反而有点不踏实。

    “不委屈,学子们既然认定了自己是做实事的人,那就让他们做主官,不管大小,只要是做主官,他们一定不会有意见,县令做不了,做里长都行,就是不做县丞,主簿,工部,礼部,司农寺,将作监,也是如此,主事一职足矣让他们欣喜。所以陛下不必为难,而后升迁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能者上,庸者下,这是我朝一向的策略,考功司按照功绩选拔就是,用不着看他是不是书院里出来的。”

    不知道是云烨的话让李二的心火熄灭,还是药真的起了效果,不一会,靠在靠枕上的李二呼噜声就响了起来,长孙把李二安顿好,带着云烨出了寝宫。(未完待续。。)

    PS:七夕鹊桥会,诸位兄弟姐妹们谨慎啊,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