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有恃无恐啊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姚四跑了,壮汉顿时愣在当地,百骑司虽然神通广大,但是律法却也森严,稍有犯错,就会丢命,身为李二的鹰犬,赏赐的时候是厚赏,但是惩罚起来也是要命的事,书院对于百骑司并不陌生,上上一任的大统领就是靠着书院躲过一劫,这在百骑司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如果说在大唐,有一个地方对百骑司毫无神秘感,也无畏惧感,那就一定是书院。

    沈功海感觉的到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细铁链有轻微的颤抖,就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八成,一副无所谓的痞子样把铁链子从脖子上取下来,塞回壮汉的腰间,笑着说:“我们刚从书院毕业,身无寸功,正是想立功劳想的发疯的时候,但是从自己人身上取功劳我们不为,也不肖为,所以你放心,我们没那么楞。

    这个恶婆娘做了十几年不要脸的婊子,又做了十几年的鸨子头,这里面逼良为娼的勾当不知道做了多少,可谓神憎鬼厌,但是,大唐律法没有治罪,这是为何?就是因为她这一个行当虽然缺德,却不犯法,自管仲设立女吕以来,他们在历朝历代就是合法的买卖,说句难听的,我朝的国库里,也有她们的贡献在里面。

    我们可以唾弃这个女人,鄙视这个女人,但是却没有剥夺她生活的权利,天赋皇权于陛下,就是要管理大唐的各色人等,这里面有道德鸿儒,无双猛士,也有安分守己的农夫,自然也会有窈娘这样的恶妇,有好的,就会有坏的。都是陛下的子民,好人就算是上苍对陛下的奖赏,坏蛋自然就是上苍对陛下的惩罚。

    我们家中出了败家子,老父亲就会哀叹,我造了什么孽啊,可是。哀叹归哀叹,狂揍一顿之后还不是要给他一碗饭吃?放在陛下身上也是一样,说不定陛下此时看着罪犯的卷宗,正在哀叹呢。“

    沈功海说的风趣幽默,尤其在众人脑子里印下一幅皇帝陛下正在烦恼的有趣画面,都不由得面露微笑,皇帝陛下很少重惩百姓,前几年甚至还开释了好多死囚,所以大家都认为沈功海说的很有道理。

    一个老汉站出来冲着窈娘吐了一口唾沫。对那两个百骑司的密探说道:“两位官爷,陛下仁厚善良,我们不能败坏陛下的好名声,这个恶婆娘,就是狗屎一滩,踩上她还不是要脏了脚,把脚抬一抬让过去也就是了,何苦弄脏自己。”

    “对啊。就该如此,我等都是良善之人。与污秽之人为伍不妥。”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也出言相劝,他好像忘记了自己刚从燕来楼出来,什么时候大白天嫖妓的人也成了良民?

    百骑司的人见众人都是先吐了窈娘一口吐沫,才和自己说话,心中顿时也自傲起来,老子整日里忙里忙外的。有多少大事要干,还要分精力巡视这个臭婆娘,如今她也就是烂肉一堆,确实不值得计较,上官下令的时候也是随口说了一句。自己没必要为这个婆娘弄得天怒人怨的,的确不值。

    沈功海攀着壮汉的肩膀说:“您两位也是公务繁忙的主,长安城的安危还要拜托您们日夜看护,看看时间,大概也到了下差的时间,不如我们去共饮一杯,这个婆娘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壮汉盯着沈功海还有元嘉,猪鬃看了看一字一句的说:“今日的事就这样了,如果窈娘再做出什么恶事,我会找你。”

    元嘉问旁边店铺的老板借过纸笔,随手写了一份保书,拿给为首的壮汉说:“这位大哥,这是我出具的保书,今后但要是窈娘犯法,你只管找我便是。”

    百骑司的探子见元嘉如此识情知趣,接过保书看了一眼,拱拱手就离去了,窈娘顶着满身的唾沫拽拽元嘉的衣袖小声说:“银子。“她居然还忘不了她的钱。

    猪鬃大怒道:“真是不知死活。“对于这样一个死要钱的主,再好脾气的人也会发作,抬起脚想要踹窈娘,但是一见她抱着头蹲地上的可怜样子,又恨恨的放下脚。

    元嘉掏出自己的一贯钱放在窈娘手里说:“你先去住店,洗个澡,买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明日就随我回玉山,长安城你算是没法待了。“

    沈功海见窈娘进了客栈,不高兴的说:“娘的,为了一个鸨子头,害的哥哥我出了一身冷汗,姚四呢,这混蛋不会跑很远吧。“

    话音才落,姚四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大笑着说:“你们两个要是连这种小事都摆不平,还自称什么才子,我就在墙拐角,等着去燕来楼呢。“

    猪鬃早就被一堆花花绿绿的女人围住,上下揩油乐不思蜀,长相从来不是长项的猪鬃难得的受到了所有姑娘的欢心,也难怪,有钱,有义,看起来有点傻的才子,谁不喜欢。

    临进燕来楼的时候,沈功海不着痕迹的抱拳施了一礼,然后才大踏步的走进燕来楼,大叫一声:“美人在那里,庸脂俗粉哥哥我可看不上!“

    “姑父,你看看他,明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敢进青楼,我回去就喊家丁来打断他的腿。“一个穿绿衣服的小娘子不断地给一个长须老者撒娇,那个老者赫然就是房玄龄,小娘子一门心思的想要老房替她出气。

    “小蓉儿,不要闹了,有这样的夫君才是你的福分,你看看他们前后处理事情的办法,四个人配合的紧密有度,进退自如,轻轻松松的就化解了大危机,更难得的是,一个意志坚定,一个机变百出,一个淳朴厚道,一个口舌如簧,说他们都是大唐的才俊之士半点不为过,你那夫君就是察言观色,口舌如簧,颠倒黑白的高手,明知老夫在此他不会吃亏,所以才大胆直言,算得上谋定而后动,先把自己置于安全境地,然后才对抗强权,蓉儿啊,你运气啊,嫁给这样的丈夫,可以平安喜乐一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是姑父,他进了青楼。“小娘子仍然不依。

    “书院出来的都是坏种,他今日和友人在一起,你说什么他都会进青楼,要不然他在书院的面子就丢定了,他想通过这一手告诉你,以后他主外,你主内,好了,你的夫君已经看到了,我们这就回家,你姑姑大概都等急了。“

    “他进了青楼!“小娘子好像除了这句话不会说别的了,声音变得尖利。

    房玄龄对车夫吩咐一声,带着泫然欲泣的小娘子上了马车回家,脑子里却在回忆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叹了口气,州府的传统学子想和这些妖孽一较长短,实在是有力不逮啊。作为宰相,自己的职责里有一条就是把人才推荐给皇帝,看样子今晚还要写一封奏折,把这事源源本本的汇报给陛下,估计这四个人的名字会被写到陛下的屏风上吧。

    云烨的屏风上也写了很多名字,只不过看起来很渗人,最顶上的是太上老君,下面就是传说中的各路神仙,从盘古到女娲,再到三皇五帝,再到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还有各路乡间自愿供奉的毛神,把屏风写了个满满当当。

    背面写满了他所知道的所有佛陀的名字,写到阿弥陀佛的时候停下笔,怔怔的坐了下来,现在的大唐信仰的混乱就是来自于他们都没一个有序的等级,谁都认为自己信奉的神灵是最厉害的,最需要所有人呢敬仰的。

    有些人产生了一种类似幻觉的神秘感觉,就认为这是神灵对自己的启示,一个人不断地对自己进行催眠和麻醉,很容易就会进入这种感觉,恐怖的是这种感觉会传染,特定的环境底下,会出现集体迷幻的可怕场景。

    如果有一个著名的迷幻者出现了偏差,被心底的欲望勾引起了强大的征服愿望,那么宗教冲突就会出现。

    谁能告诉世人元始天尊和阿弥陀佛到底谁更加厉害些?人的精神世界里神佛的能力会得到无限制的放大,很多我们自身办不到的事情,神佛就会很轻易的办到,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搬山填海,这是人的一种很朴素的向往力量的愿望。

    佛经都是佛写的?据云烨所知,玄奘现在就在用自己的感触翻译佛经,里面夹了多少私货不得而知,但是唯识法相宗就是这么诞生的。

    西华大法师如何从一个被自己割掉舌头的残废然后成为著名神仙的过程自己知道的清清楚楚。

    总要做点事情的,中国的宗教只能在中国盛行,为什么走不到世界上去?这不妥当啊,为什么他们没有伊斯兰教和天主教那样强大的侵蚀性?

    云烨把这种现象归结于神佛系统的不规范性,一个到处是漏洞的体系,让聪明人怎么相信?

    云烨没打算掺乎到宗教里面去,只需要提醒那些一日三惊的高僧,高道们,处在危机中的人,一定会用最快的方法修正自己的谬误,压力就是最好的鞭子。(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