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考试而已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坐在椅子上笑的喘不上气来,颜老头啊,颜老头,白玉京可能真的是子虚乌有,你的华胥之国难道就一定是真的?

    以后世人挤人,人挨人的人口密度都没有发现桃花源,你的华胥之国凭什么能保持几千年的神秘?如果他们不与外人接触,说不定会就会走另一种发展的途径,人数多了,没有隐藏的可能,人数少了,光是近亲结婚就会把这个部族全部变成傻子,自己变成历史的尘埃。

    最近神仙太多了,谁家都想出那么一个两个神仙,莫非颜之推也有这个心思?老头子的思想才是知识,至于华胥国之类的被云烨自动归类于糟粕,中国历史太悠久,悠久的我们无法得知某些历史的细节,猜测太多,无法保证它的真实性,所以跳过就是了。

    老人家辛苦写的书总要通读一遍才是,一个月来,云烨就没干其他事情,专心的诵读颜老头的著作,不求甚解,只求看完就好。

    一个月很快的就过去了,书院两百一十一名学生就要随着李纲,元章先生去万民宫接受皇家的考核,李二依然把书院子弟和普通学子分开来对待,今年的进士科只有十六个名额,和往年持平,但是没有一个是为书院的学生准备的,为这事云烨去找皇帝理论,却被蛮横的皇帝陛下差太监给架出皇宫,丢在朱雀大街上,还被威胁说,如果再挑三拣四的,就送进宗人府问话。宗人府关我屁事?云烨跳着脚咒骂,皇帝不敢骂,骂断鸿他还是没有一点点的忌讳,断鸿天生好脾气,听云烨骂的口干舌燥了,才笑着说:“云侯,陛下命我等把你扔到朱雀大街上,奴婢忽然发现,您站立的地方还不算是朱雀大街。需要再扔一次。“

    云烨撒腿就跑。这家伙从不和别人开玩笑,说扔,就真的会扔,刘进宝给云烨找来一个长条凳,命人搭了一个棚子,还从人家借来桌子,沏了一壶茶。请侯爷在棚子下面等候。

    其他州府保送来的三百多士子,被安排在了礼部考试,和书院一样,都是糊名,然后由书吏把卷子誊抄一遍,才会由房玄龄。王珪,萧禹三个人主批,孔颖达等十一人进行辅助。

    书院的卷子就由皇帝陛下亲自批阅,长孙无忌,杜如晦,唐俭等人辅助,这一次考试,李二把它看成检验自己多年教化之功的一次检验。

    云烨坐在朱雀大街上心如油煎。坐立不安。算学题是自己和希帕蒂亚出的,自然之道自己的学生会考成什么样子。但是五经正义之类的题目自己却一无所知,参与出题的李纲,元章,玉山先生一个字都不给云烨透露,并且对云烨给学生圈定考试范围的行径,鄙视不已,为这事,李纲已经骂了云烨两回了。

    君子之风?我那里有这东西?云烨在心里咆哮,书院的这些弟子都是自己这些年教育的成果,和长孙冲,孟不同,尉迟大傻,断猛他们不同,这一回的学生,算得上是最正规的一批学生,上一批都已经进入了大唐的各个部门,走的门路都是勋贵们推荐,这次不同啊,勋贵们再也没有这个权利了,学生们想要入仕,就必须从考场里走一遭,接受皇帝的考核。

    王玄策,崔振,侯杰,元嘉,沈功海都是这期学员里的佼佼者,云烨期望最高的就是王玄策,侯杰,一个胆大包天,一个阴损缺德,崔振是门阀家的子弟,来了之后却能恪守书院的规矩,人是绝对聪明的,只不过和书院的其他学生还是有些格格不入。

    煎熬了半天,就看见王玄策悠哉悠哉的从朱雀门出来,见云烨在棚子底下坐着,立马跑过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后说:“先生为何焦躁不安,依学生看,这次的题目也就是算学难些,里面夹杂的一些物理,几何,药物学让人头疼,至于其他的都是中平的题目,陛下亲自出的策论要求我等评论大唐的敌人,这有何难,学生只用了一柱香的功夫就答完了。

    大唐的周边称得上敌人的就那么几家,以我大唐军威,平定他们易如反掌,只是吐蕃难些,南诏困难些,剩下的不足以论。“

    “少吹嘘,高丽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云烨依然烦躁、

    “征高丽难就难在他的冬季漫长,战事没有真正展开,就必须应对早早到来的严冬,如果不是严冬的缘故,前朝的时候高丽就被大军碾成渣滓了,学生观吐蕃不同,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新近才统一的国度,听商贾们说,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武士们骁勇善战,更讨厌的是,他们下到平原,气力会大增,我们上到高原却会战力大减,攻打吐蕃,我们是一路仰攻,他们借助山川地势可以一路狂奔,所以学生把吐蕃列为第一威胁。“

    “你上回就想去吐蕃见识一下,我当时没有同意,现在你还有这个胆量么?“

    “哈哈哈,先生,王玄策生来就胆大,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学生既然认为吐蕃将来会是我朝的心腹大患,去高原一观,正是学生毕生的心愿。“

    有王玄策在一边打趣,云烨的心情逐渐平复,而书院的学生也三三两两的从皇宫里出来,围在云烨身边,谈天说地很是热闹。

    书院学生至少学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平常心,就算是心里忧急自己的前途,但是表面上都装出一副淡然扥模样,这几年高官显宦见得多了,自然之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先生有所不知,州府推举上的那些人,不但要答他们自己的卷子,考完之后,还要答咱们的卷子,据家父说,这是陛下担心那些举子闹事,如今他们自己也试着做做我们的卷子,就知道什么是难,什么是容易。

    他们就考杂文两首,再加上箴、铭、论、表之类的实用文书体裁,了不起再加上一首赋,弟子不明白,他们就学这些东西将来如何为官?如何替天子牧民?

    一州一县,公务繁杂不堪,不但要知农事,晓工商,还要熟悉大唐律法,明白如何应对灾荒,最重要的是如何让自己的辖地百姓尽快富裕起来,不是说光坐在公堂上动几下嘴皮子就能干好的,家父说他自己也是摸爬滚打了七八年才弄明白如何做好一个地方官,那些酸腐的家伙果真能够胜任?那十六个进士名额,就是代表了十六个地方官,可怜又有十六个县治的百姓要遭受荼毒。“

    云烨看着这个幸灾乐祸的小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说:“你知道个屁,陛下这是为了平息其他学子的郁气,为什么以前每年都只招收十几二十几个进士,就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才会招的少些,大部分都是荐举上来的官员,可是荐举上来的官员也有缺憾,那就是上来的都是富家子弟,平民小户的子弟很难出头,时间久了就像汉朝末年一样出现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的荒唐事情。

    父亲做官,儿子也会成为官员,这样不好,对整个大唐没有半点好处,现在你们在书院就没有这样的顾虑,父亲是官员的,也不必担心人家说你当官是靠了自己的父亲,咱们书院里,如果自己不说,谁会知道你爹是官员,就算是知道了,你父亲的名字在书院没有半点的用处,洪城处罚你们的时候,可有看在你们父亲的名字上少揍两下?“

    云烨的话引来一阵大笑,眼看着学生们一个不少的出了皇宫,云烨笑着说:“你们合格与否,就看陛下的判断了,现在你们已经算是出了玉山书院的门,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吧,哪怕去青楼,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从今日起,书院的规矩就不再约束你们,十天之后来书院领取你们的毕业证书,现在需要找门路的,托关系的,拜访故旧的,现在就去吧。“

    云烨说了半天却发现那些学生都没什么动静,笑着说:“你们苦了这么些年,现在放纵一下,也没有关系,不要舍不得书院,翅膀长成了,终究是要飞走的,不要婆婆妈妈的,书院的学生,怎么连这点决断都没有,快去吧。你们看那些想要争夺你们的人眼睛都要绿了。“不知何时朱雀大街上已经站了好多衣衫华贵的人,都一脸渴盼的瞅着这些从皇宫里出来的学生,其中以商贾最多。

    云烨上了马车,刚放下马车帘子,就听得外面的学生一起大声说:“弟子等拜谢先生的教诲之恩,今生今世,不敢有丝毫的忘怀,书院院训,不敢有丝毫忘怀,先生保重,弟子去也。“

    听的云烨眼眶一热,眼泪差点流下来,敲敲马车,刘进宝就大喝一声,赶着马车向玉山走去。

    这一批学生已经通过了书院的考核,所以每一个都具备了毕业的能力,现在书院的一纸证书,含金量很高,如果学生入不了仕自然会有无数的书院,家塾,聘为先生,会被商号聘为大掌柜,甚至会被勋贵们聘为幕僚,从毕业的这一天,他们就已经站在了社会的顶端位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