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玄奘回来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人生活的过程,就是一个奋斗的过程,哪怕你没有任何目标,你也需要为自己的肚子奔波,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希望出现强大的对手,没有对手的帝王将相是寂寞的,那些枯燥的公文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会把你所有的热情磨灭。

    历史上那些强大的帝王,晚年的时候为什么一个个都会变得暴虐,最重要的就是生活没了目标,或者陶醉于醇酒美人中麻痹自己,要么就会用杀戮来满足自己的嗜血欲,秦皇如此,汉武如此,唐宗也没能逃脱这个藩篱,作为距离李二最近的臣子,云烨能清晰的感受到李二心中那股子嗜血的欲望,有时候云烨怀疑李二在渴盼着出现大规模的杀戮。

    带兵打仗是他一直渴望的,一个无敌的统帅如今只能看着别人在疆场上纵横捭阖,自己只能坐在皇宫里等待胜利的消息,这样的日子让他无比的郁闷。

    “云烨,如果朕有机会带着十万铁骑,必定横扫天下,所向披靡,这个世界太小了,小的让朕窒息,皇宫的楼阁也太低矮了,让朕的目光不足以洞穿万里,如画江山,如画江山说起来好听,可是朕的眼光连长安都出不去,不如带着十万铁骑走到天之涯,海之角去看看,虽马革裹尸,朕也落得个痛快淋漓。”

    李二喝了一点酒就开始发酒疯,云烨确定他没有喝醉,就是很烦躁,和自己最近的状态很相似,劝是没用的,李二能听人劝才是笑话,每一回接受大臣的劝谏,其实就是他的一个自我的忍耐过程。弹簧都有挤压极限,更不要说李二是一个极度自恋的人。

    长孙听到李二说到死亡,不由得珠泪涟涟,哀求皇帝不要轻易地说这个字,还说如果皇帝走了,她也不打算再活。李二长叹一声,拉着长孙的手表情凄婉,非常的恶心。

    老天爷,不就是喝了一杯黄酒,吃了三只醉蟹吗?至于说胡话,两夫妻还表演痴缠的戏码么?吃个螃蟹也不消停?

    看不下去了呀,李二不在乎这些,他和妃子行房的时候都有宦官在旁边观察,记录。夫妻间偶尔表演一下情长,用不着避讳谁。

    看着盘子里发青的螃蟹,云烨一手拎一只,准备出去,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大唐皇家糜烂的生活自己还是看不惯。

    “云烨,朕问你话呢,为何不回答?”李二瞅见云烨要逃跑。立马追问云烨对自己理想的看法。

    “陛下,陛下高屋建瓴。虎视鹰扬,微臣钦之佩之,古人云,天子剑以燕溪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秋,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

    您只需坐在长安就能令天下臣服,这才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统帅风格,亲自带着军队东奔西突,夺城拔寨,有失陛下颜面,就是杀掉敌人也是给他脸面,划不着。“

    “滚,天子剑是什么朕知道的比你清楚,怎么选择朕自有主意,这些大而化之的废话,纵横家摇唇鼓舌的经典话,以后少在朕的面前说,有说这些屁话的功夫,多腌两坛子螃蟹送进宫来比什么都强。”

    李二的那股子劲终于过去了,坐下来继续开始吃螃蟹,长孙掰开螃蟹,拿银勺挖里面的膏肓给李二吃。九月的公蟹最肥,十月里的母蟹最好,菊花时节吃螃蟹,绝对是人世间最大的享受。

    “云烨,听说你一个人在听涛阁住了一个月?那个房子是卢国公家里专门用来撵客人的,你也能在那里住的习惯?”长孙对云烨的动向从来都很关心,云烨因为哀伤颜之推故世,一个人在世间最糟糕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月表示哀伤,这已经被长安士林传为佳话,云烨那晚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也被传了开来,“不要告诉我故友走了的消息。”已经成为长安城哀悼亡友最诚挚的感言,而云烨生生的一个人住在听涛阁住满了一个月,更是让每个人感受到了云烨那些浓浓的哀伤之意,有人出价五千贯想从程家买走听涛阁,据说被老程从家里给扔了出去,听涛阁,现在已经是长安的一处典故了。

    “回娘娘的话,微臣最近心里面好像压着一团火,本来还能勉强压制住,可是颜老先生的故去,彻底给这团火泼上了一罐子火油,微臣为了不失态,就把自己一个人关进听涛阁,想要找一个宣泄的途径。”

    李二瞪大了眼睛很关心的问:“心头的那团火熄灭了没有?”他也有这样的问题需要面对,刚才那段话其实就是一种爆发的形式。

    云烨苦笑着摊摊手说:“没有,一点用处没有,我估计要是让我再去高丽一次,说不定就能平息。”

    李二把吃剩的一条螃蟹腿往桌子上一扔说:“我当你有什么好法子泄心火,原来也是想靠杀戮,征战达到目的,别想了,这几年我们君臣没仗打,有仗打的是李靖他们,朕还是窝在皇宫,你还是在玉山教书吧,万一压制不住,我们君臣就穿上铠甲,互殴一阵子如何,满大唐只有你一个人还算有那么一点胆量可以和朕真刀真枪的比划两下。”

    “不干,不是互殴,是您单方面的殴打我,我想撒气,去揍长孙冲,李怀仁,程处默他们,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也不会挨揍。”

    老实人说老实话,李二只能无奈的叹息,自己的问题还需要自己解决,旁人使不上力的,静心涤虑可能才是好办法。

    长孙看看皇帝,又转过头看看云烨,眼睛忽然亮了,拍着手说:“陛下,您的心魔又起,看样子云烨的心魔也不轻,不如妾身广招天下佛门高僧,道家名宿,甚至于乡野间的巫医,羁縻州的萨满,国师,让他们齐聚长安,开法会为陛下祈福如何?”

    云烨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思鼓掌欢迎,万一李二的烦躁心思压不下去,执意的要找自己比武,那才是人间惨事,每天一顿揍的日子没法过,至于高僧大德如何超度,道家名宿如何施法,巫神们如何飞沙走石,萨满们如何鬼神附体的打摆子关自己屁事,了不起到时候关闭玉山,不让书院子弟受荼毒也就是了。

    “哼哼,皇后有所不知,你就是不召唤,不出十天,神佛就会满长安,玄奘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孔雀明王化身,两位山野毛神,一个月前已经进入了玉门关,算来这几日就要长安了,据说玄奘此次收获颇丰,取得经卷一千三百五十卷,朕想让玄奘还俗为官,云烨,你以为如何?”

    云烨神情古怪,玄奘提前回到了大唐,很可能是被佛门悲惨的现状有关,没有猴子,弄回来一只孔雀是什么缘故?两个毛神?猪八戒,沙和尚?

    李二见云烨在想事情,也不以为杵,继续对长孙说:“人还没有进长安,故事倒是先一步进了长安,有人说玄奘在荒原之上遇到了地龙翻身,结果出来了一块石头,石头里有一个佛,问玄奘现在是什么时候,玄奘告知,那个石头里的佛告诉玄奘,马上就会有新佛降世,他要继续睡到新佛时期才肯醒来,朕很想知道这个新佛是谁?”

    云烨奇怪的说:“玄奘就是一个古板信仰坚定的僧人,能走几万里路去天竺取经,毅力自然是上上之选,但是想要做出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可不是他那个古板的脑袋能想出来,臣当年要求他必须把西域天竺的见闻写下来,想必他一定会遵守这个约定,至于天竺弄来的佛经,估计都是贝叶经,佛家的门派很多,佛祖说神佛多的像恒河沙数,有过去,现在,未来三种佛的说法,甚至于还有横三世的佛祖。

    如今我大唐命令佛门缴税,而且规定了童子不得剃度的法令,他们觉得陛下是在打压佛门,想要通过佛门的一些改革来获取佛门在大唐的新生,先把舆论造出来,然后改变起来就不那么突兀,微臣想,玄奘恐怕就是其中的节点吧。“

    长孙高兴地说:“玄奘是一个老实人,本宫见过他,确实有高僧的样子,如果他没有心怀叵测的话,本宫也对他开宗立派持欢迎态度。”

    “哼哼,不欢迎恐怕是不成了,全国的高僧都已经涌向长安,听说河北的西华法师也在往长安赶,孙先生的小道观也在抓紧修缮之中。都想当神仙啊,这里面恐怕只有孙先生是迫不得已,其他的人,朕打算看看再说。”

    听了李二的话,云烨的后脊梁都开始冒冷汗,什么叫看看再说?说不好了,难道又要动刀子?上一回死的人难道还不够多?

    不敢想,回到家里就闭门不出,谁都不见,玄奘的欢迎仪式不去也罢,把自己摘出来最要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