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长安半球试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妖孽?书院里这种人很多,魏王殿下,估计也能称得起这个名号,其他十八岁的少年人还在发奋苦读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和几位长者在大庭广众之下辩驳良久,今后几位先生要常驻玉山,会发现,他们其实很普通。“

    长孙无忌也不是好鸟,哪里会不知道泰山翁下山意味着什么,读书人一向讲究达者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四个老头进朝廷做官年纪太大,但是进了书院就没有这种顾虑,书院也是拿朝廷俸禄银子的,虽然说朝廷没出多少钱,哪怕一文钱,那也是管家的俸禄,书院的先生们没人在乎云家出了多少钱,更在乎的是朝廷出了多少钱,披上一个官家的身份,就是回到乡里,县令都要依例拜见,见了刺史,别驾,也只是一拱手,一抱拳就算是见礼了,皇家书院的教习,不能看有没有品级头衔。

    泰山翁一旦进了书院,朝廷就敢说四个老头正在为皇家效力,战乱年月你还能说自己要保命,或者不愿意助纣为虐,现在是盛世初现的好时节,再说这种话就过份了,老家伙们进了书院,就意味着出仕,以后再去乡间访贤人,别人就没了借口,这个时代不愿意做官的人多的是,而且越是有才能的人,就越不愿意当官。

    都是陶渊明带来的坏风气啊,什么叫不为五斗米折腰?朝廷现在一个月发两担米!好多的边远地方想找个熟悉当地风土的人做官都找不到,魏晋五胡传下来的坏风气,必须得到扭转,聪明人都不愿意做官,把蠢材放在官位上,只会让百姓轻看官府和官员。这对大一统的社稷极为不利。

    云烨和李泰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放暗号,李二长孙两人也在相视而笑,至于元章先生,只要希帕蒂亚说一句子曰,他就会在她的后脑勺抽一巴掌,说一句诗云。然后又是一巴掌,没两下,希帕蒂亚的发簪都被抽掉了,头发乱糟糟的,低着头不吭声了。

    文海老头子笑得开心急了,泰山是一个小地方,也是一个荒僻的地方,隐居于荒山虽然博得了老大的名声,其实跟随在身边的弟子并不多。甚至于出色的弟子几乎没有,所以好为人师的文海,对于传承衣钵的事情看得极重。

    “云不器,李青雀,你们都愿意跟着老夫研习学问么?“

    听到文海老头发话,云烨很想说自己一天忙的放屁的功夫都没有,那里有兴趣听什么子曰诗云,刚才听老头子和李泰辩经。其中的一段话听得云烨差点睡着,听都听不懂。那里还能学得会。

    五行妙用,难逃一理之中;进退存亡,要识变通之道。命之理微,圣人罕言。正官佩印不如乘马,七杀用财岂宜得禄。印逢财而罢职,财逢印以升官。命当夭折。食神孑立逢枭;运至凶危,羊刃重逢破局。

    什么意思?这是念经还是在辩经,当时云烨就从李泰愚昧无知的大眼睛里,看到了失败的结局,不是辩不赢。而是根本就没听懂老家伙说些什么,老家伙们用艰险涩怪的句子给了李泰致命的一击,拜这样的师父不就是等着被虐么?

    不拜不行,李二长孙,李纲,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几乎所有的大佬眼睛里都冒出凶光,如果不答应,死的一定比猪还惨。

    “能得先生教诲,云烨三生有幸,且容我大礼拜见。“云烨做的很光棍,逃不掉那就做,反应慢了一拍的李泰被云烨隔着袖子掐了一把,也反应过来。兄弟两一起趴下给文海老头行拜师大礼,见两人正式拜师,李二,长孙的脸上顿时就恢复了和蔼的模样,其余的大佬,也都捧手而立,做出一副观礼的恶心样子,慈祥的一塌糊涂。

    李二和长孙笑呵呵的走过来,李二拱手,长孙行蹲礼,礼毕之后大笑着说:“犬子李泰蒙文海先生收录,是他的福分,李泰,你听好了,从今往后当以师礼待之,不得有违,晨昏省定,不得有缺,朕这里有玉佩一面作为束脩,还请先生莫要嫌弃。“

    长孙也摸出一面玉佩双手奉上对文海说:“劣徒云烨,生性狡狯,好吃而懒做,本宫那是一介妇人,教诲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由先生教诲,本宫也就放下了心事,这是他的束脩,还请先生收下。“

    李承乾的心里都要乐开了花,三个人里面,现在只有他还要进学,云烨无忧无虑,李泰只挑开心的事情做,只有自己在东宫里还要接受先生们无休止的轰炸,平日里对他们两人羡慕的几乎要发狂,现在好了,很公平,泰山翁这种老师拜一个就相当于拜了四个,烨子和青雀表面上满脸的荣幸,但是李承乾却从两人不断抖动的腮帮子上就能知道现在这两个家伙是如何的恼怒。

    才拜了师傅,夸阳就一巴掌拍在云烨肩膀上大笑着说:“作为晚辈,见老夫不需要孝敬,只要你再作一首诗就好,刚才的那首《山居秋暝》确实不错,再来一首有风骨的,若论诗赋风骨,建安才子为第一,如论清新优雅,后晋小谢又堪称一绝,算了,你就随便来一首让老夫再享受片刻。

    对于夸阳的提议,李二点头表示同意,长孙差点鼓掌欢呼,李纲乐的捻着胡须表示同意,云烨笑着答应,建安风骨?小谢清发?李白早就写过,没什么难度。

    佯作沉思片刻,张嘴就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诗念完之后,李二的脸黑的像锅底,长孙也很不满意,房玄龄苦笑,杜如晦叹息,李纲笑的前仰后合。

    黎杖翁把这首诗抄录下来,仔细琢磨了一番诗里面的意境,也不由得捧腹大笑,夸阳先生拍着云烨说:“好小子,合老夫胃口,这才答应出山,你就用诗歌劝我们浮舟于海上学范蠡一走了之,不过不行啊小子,老夫等人赌输了,就必须遵守赌约,等着,等今日实验结束,分出个子丑寅卯,我们就去大河上放歌,哈哈哈,陛下,您有这样的臣子一定心情舒畅啊,老夫等人为陛下贺。“

    李二的脸色由黑转白苦笑着说:“没被气死,已经是朕的心胸宏大了,今后就拜托诸位先生多多教诲了。“

    云烨和光想着建安骨和小谢了,完全没有考虑诗歌的意境,念完了,才发现这是一首李白倒霉的时候念的一首诗,大唐君臣才把泰山翁从泰山上忽悠下来,差点被自己的一首诗给忽悠回去,没办法,诗已经念出来了,收不回去,躲在长孙的旁边就是害怕李二突然发飙,特意把李泰推出来挡在自己面前,见李二的脸色变好了,这才放下心。

    小圈子里的人在吟诗,而广场上的马球戏已经结束,在万众的欢呼声里,两队马球缓缓地各归本队,今天的戏肉终于出场了,两匹黑马拖着一辆车进了校场,马车上放着两个铜半球,还有俩大桶水。后面跟着十六匹上等的挽马,各个雄壮异常,到了场中,立刻就有力士擂响了巨鼓,所有人的眼球都被吸引到了场中。

    特意邀请的嘉宾来到马车前,检验铜球是否有机关,弄梅先生一向喜欢摆弄机关之术,特意检查了铜球,确定没有机关勾连,这才准许李泰指挥力士在两个半球的把合面上将一条蒸煮之后捶地绵软的牛筋沿着半球的把合面放好,再小心地把另外的半只铜球扣上,打开气阀,往里面灌水,当水流出来的时候,停止,拿牛筋绳子死死地捆扎好气阀,打开底下的气阀,连接上风箱,开始往外抽铜球里面的水。

    云烨就站在一边看着,铜球里面的水并没有被抽干,勉强抽出来九成,看到七八个力士再也拉不动风箱的把手的时候,李泰吩咐立刻扎紧气阀,伸手推了推铜球,发现两个半球已经紧密的贴在一起,结合部还有被挤扁的牛筋露出来。朝着云烨点点头,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

    立刻就有大嗓门的官员举着书院特制的喇叭向校场上的众人宣布,两只铜半球,只是贴在一起,现在就看看气到底有多大的力道,看看十六匹最好的挽马,能不能把铜球拽开,拉开铜球的力道有多大,就说明气的力道有多大。

    听到这种粗糙的解释,云烨咬着牙根听着,如果放在后世,会被所有人嘲笑围观至死,可是现在,除了头发乱糟糟的希帕蒂亚和自己一样咬着牙忍着听之外,就是李泰自己也是得意洋洋。

    一边两匹马低着头在马夫的鞭子的威胁下,努力的发力,铜球都已经被拽了起来,两边挂钩上的绳子绷得笔直,可是他们无论如何发力也没有拽开铜球。

    夸阳先生吩咐一边再上四匹马,十二匹挽马奋力的向两边发力,但是铜球好像长在一起一样,纹丝不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三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