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咸吃萝卜淡操心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脑袋齐全的,只有三百一十一人,现在全挂在上面,你也看见了,不但凶手死光了,天福寺里的和尚也倒了霉,张亮杀人杀的眼红,给和尚安了一个包庇的罪名,一锅端了,如果我没有陛下的令箭,老家伙连我都想干掉,现在带着剩下的人马,沿着运河追下去了,看样子还想干掉盖苏文。”

    “盖苏文他是追不上了,就是追上了,如果出了大唐边境,张亮说不定会吃大亏,那不是我们要去考虑的事情,人家是国公,脑袋够大,怎么做事情还用得着我咱哥俩教?就是这些人头挂半天就臭了,你看看那些绿头大苍蝇,长安城还让不让人进了。“

    贺天殇小心的拿外袍包住食盒,厌恶的看着城门上的人头说:“也就是挂到今日晚间,明天就不见了,招苍蝇就招瘟疫,你去皇宫吧,我回家,点心新鲜些才好吃,家母盼了很久了。“说完话,也不待云烨再多说,拍一下马脖子,一溜烟的就沿着城墙跑了。

    贺天殇的神秘,云烨也不是第一次领教,见他找借口跑了,自己也没有留在这里看人头的兴趣,捂着鼻子快速的穿过城门,不耽搁,直接就向朱雀门奔去。

    李二没兴趣见云烨,他忙着和其他大臣商量事情,万民宫的丹犀旁边站着很多的重臣,都在等着召见,很奇怪,高山羊子也在,看到这个女人就来气,杀了自己人给其他倭国学生铺路,这一招走的可算是稳准狠兼备啊,死了一个,伤了两个遣唐使,就能把其他的遣唐使前进的道路打开。买卖做的精熟,稳赚不赔啊,国子监如今开始对倭国学生打开了大门,不能不说这是高山羊子的大功绩。

    高山羊子正在很谦恭的和岑文本谈话,见到云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向岑文本告了罪,缓缓来到云烨面前施礼道:“久日不见云侯,今日得见,光彩如昔,真是让人欣慰。“

    “如果你们少在长安杀几个人,我的精神会更加的健旺,说不定会再去看看你的歌舞,别的不敢说,赏钱一定会有。“

    高山羊子面色大变。正要辩解,岑文本接过话头说:“云侯您也是我朝重臣,信口雌黄,一点家国的颜面也不留了么?“

    云烨转过头对岑文本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瞎说什么,被人家救了一回,就一口咬定他们都是好人,总有一天你会在九泉底下羞愧的不能安宁,我是传国侯。你只是四品官,你有资格告诉我什么是礼仪么?“

    “云侯对倭人如此仇视。莫非前来我府上谋刺的刺客与您有关不成。“

    这是彻底要撕破脸的前奏啊,对于一个总是看不清楚前路,凭着一付耿直的性格往前冲的家伙,云烨确实和他没有多少话说,见他把自己和刺客联系起来心头还是怒火勃发。

    “放肆,你的上下尊卑之道那里去了?前些天谣传说是我杀了郧国公满门。如今凶手的首级已经挂在城头,听说你给陛下上了万言书,确定我就是国贼,如今真相大白于天下,对于随口诬陷攀咬同僚。你就没有感到羞愧么?都说你岑文本耿直,告诉我,你的耿直性情哪里去了?现在又反咬我一口,如果我再次破案,找到谋刺你的铁证,岑文本你将如何自处?当场自尽?算了吧,你这种糊涂虫,糊里糊涂的把自己的一生过完也就是了,不要跳出来给自己大唐丢人现眼了。”

    “云侯,君子不道他人之恶,你为尊长,何必口出诛心之言,都是同僚,退让一步又如何?”杜如晦听不下去了,已经胡子一把的岑文本被云烨训斥却不能还嘴的惨状众人都看在眼里,心生戚戚的文官之首,还是要出来维护士大夫的颜面。

    “高山羊子,从今后我会死死地盯住你,你们倭人在大唐,最好连母马屁股都不要摸,否则我一定会按照有伤风化的罪名处置你,上一次是我疏忽了,让你们得逞,渊盖苏文的手下把罪责全部揽到自己的头上,要不然,你会被郧国公生吞活剥,好自为之吧。“

    云烨看到长孙的贴身侍女从大殿里出来,就知道自己一定又被皇帝一竿子支到皇后那里去了,很丢人啊,没工夫再和他们扯闲篇,迎了上去,随着宫女绕过万民殿,匆匆的向新修好的两仪殿走去,丢下一大群大眼瞪小眼的官员,岑文本面色铁青,高山羊子非常有眼色的痛哭失声。

    两仪殿里李泰躺在地毯上很无聊的吃着葡萄,这家伙现在越来越没有臣子的自觉了,自从立了大志之后,在皇帝皇后面前就是一副小儿子的状态,就是这样的一付无赖样子,却博得了皇帝的称赞,“吾家四子有古人彩衣娱亲之孝。“还被颜家很老实的记载在起居注上,为了这句话,李二赏赐了颜家绸缎五十匹,结果被人家退回来了,颜之推发话说,如果收了绸缎,就要把把那句话删掉,魏王确实做到了彩衣娱亲,不庸置疑。李二事后赞叹:“,颜家可为万世师。“

    走近了看才发现他三岁的弟弟李治在抱着他的腿较劲,想要把自己哥哥的两条腿叠起来,好不容易叠好了,李泰就重新放下来,然后李治再继续,看样子这样干了好一阵子了,李治的小脸红红的,小模样招人喜欢。

    长孙斜靠在软榻上看书,没看清楚书名,大概不喜欢这本书,总是皱着眉头,放下之后,又拿了起来,见云烨进来,笑着说:“不错啊,就知道你会有办法,这样斯斯文文的把事情解决掉多好,火并这种事情以后少用,每回火并,本宫的心就像刀子割似的,都是大唐子民,为了私事就杀的尸横遍野的一点都不好。“

    “母后,这次也没少死人,儿臣今早进城的时候,看见城门上挂了一大排脑袋,腥气逼人,有好多挂的和西市上肉铺里的猪头一样。“

    长孙叹了口气,放下书站起来对云烨说:“青雀说的也是,这几年不知道是不是年纪渐长的缘故,对于无休止的厮杀,确实心中不喜,不过啊,这些都是你们做臣子的职责,妇人不该干政,本宫总想着天下和和气气的,到处兴旺发达,百姓安居乐业,就是祖宗保佑了,血淋淋的时间能少就少吧。“

    “娘娘,微臣前来就是交旨的,张亮家的灭门惨案已经告终,臣的差事也该交卸了,马上就要准备青雀的试验,这是书院的大事,耽搁不得,臣还要去兵部把印信拿回来,陛下不发话,臣去要,人家不给啊。“

    长孙好像刚刚酝酿了一番话想说,被云烨的几句话顶了回去,也就没了发感慨的兴致,从案子上拿过一纸公文递给了云烨。

    看到上面大大的李二印玺,云烨笑呵呵的准备退下,长孙这几年可能参与李二的政务太多,如今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心忧国事,这不好,李二一直很独,尤其是权利方面,对谁都有很高的警惕之意,从李承乾身上就能看出来,他不打算让别人分享自己的权利,长孙短时间之内这么做没问题,时间长了,很难说。

    “云烨,你现在怎么也和其他人一样,也打算对本宫敬而远之么?“长孙的声音有些哀伤,看样子她自己也觉察到了什么,很好啊,还是那个精明的长孙,没变化。

    “娘娘,微臣忙着回去把书院里青雀的房间收拾出来,做好准备,您最近气色不好,不如去书院住几天,青雀和微臣最近都在书院,您带着小治,晋阳,金城也一起去,秋日里的秦岭披红偎翠,美不胜收,远观高山上的白雪皑皑,近听山崖上松涛阵阵,于瀑布边烹茶寻乐,岂不美哉,一来可以信心养性,二来微臣也想请孙先生为娘娘调理一下身体,一举两得,待得秋风大起,再回宫静养不迟。“

    云烨的话立刻就得到了李泰的全力支持,上一次皇后去书院住还是四年前,如今再去,一定会更加的欢喜,抱着李治凑趣说:“母后,您去了之后,正好可以看看孩儿是如何谋划从家里的长辈那里骗钱的,有您在,孩儿一定能骗到更多的钱,您闲暇只是摆一摆木牌,就是上回孩儿告诉您的那种连锁反应效应的牌子,很有趣。“

    长孙见云烨和李泰都很希望她去书院,但是皇宫里还有一堆的事情没做,刚要拒绝,却无意中发现云烨眼中有忧急之色,转眼一想,有些好笑,冰雪聪明的她如何会不明白云烨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好笑之余,满心欢喜,点点头说:“也好,去书院散心不错,小治,晋阳,金城交给陛下就是,本宫放下心思,好好地畅快几天。“

    听了长孙的话,云烨就彻底放心了,长孙把孩子们都留下交给皇帝,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云烨,咸吃萝卜淡操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