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血夜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安八景中的骊山晚照从来都是关中的名胜,。每当夕阳西下,回光返照,复经折射,楼殿亭台,崖壁幽谷,苍松翠柏,仿佛金光笼罩,各呈异彩,景色格外绮丽,非富贵之家会昌寸土不可得。

    金紫光禄大夫,郧国公,相州都督张亮的田庄就在此地,当年在严刑峻法下依然没有出卖秦王李二的巨大功勋,使得他得以在关中最美的地方拥有这三百亩庄园,张亮的老母妻儿都居住在这里。两年前和云家的一场纠纷,使得张家元气大伤,京城里的大宅再也不复旧日光景,众多的假子随军的随军,遣散的遣散,如今张亮远在相州,家中自然没有了以前骄奢跋扈之气,没有要事,张家妇孺连长安都不跨进一步。

    夕阳染红了丛林,当最后的一抹亮光悄然隐没之后,周围只有黑黝黝的山岭俯视着张家零星的灯火。

    张福今晚喝了一点酒,带着微醺的酒意,将院门一道道的落锁,最后来到了佛堂,老夫人这几天心神不宁,总是睡不好,全家没有安寝,她是不会睡觉的。

    推开佛堂的门,老夫人依然跪在佛前祈愿,张福不敢打扰,把手中的钥匙放在佛堂的小几上,躬身准备退出。

    “阿福啊,所有的家院都已经锁好了?”

    “回禀老夫人,老奴亲自将所有的院门全部锁好,一道都没落下,天色已晚,老夫人早些安寝才是。”

    “这些天我总是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亮儿从边荒去了相州,正是忠勤王事的时候,家里万万不能出半点的差错,否则会乱他的心神,重获帝眷,是亮儿现在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个节骨眼。不能出错。你明日传我的话,告诉张家所有的人,从明日起不得踏出府门一步。”

    张福听了老夫人的话,心中有些黯然,当初老爷在长安的时候,张家是何等的显赫,门庭若市。高官显宦登门拜访络绎不绝,谁能想到张家子弟今日却连大门都不敢轻易迈出,云烨自辽东大胜归来,张家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往日里勤来勤往的勋贵,如今全都视张家如同瘟疫。听说三少爷的婚事本来都已经商量好了,就差一纸文书了,如今,人家却绝口不提此事,老夫人去了人家两回准备重提亲事,都因为主人有病在身未能见到。

    直到这个时候老夫人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得罪的不光是云烨一个人,他几乎把勋贵家族得罪遍了。

    张福给老夫人打着灯笼送回了后院,眼看着丫鬟把老夫人搀进了房间。这才离开。准备回到下人的住处睡觉。

    骊山脚下居住好是好,就是一到夜晚。各种蚊虫太多,引来漫天飞舞的蝙蝠,让人讨厌,现在满院子都是蝙蝠,透过朦胧的光线,甚至可以看到蝙蝠那张丑陋的脸。

    路过二道门的时候,还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锁,见到大门锁的很好这才放心。猛然间觉得身后有人,当他转过身来,一道雪亮的刀光斜着就劈了下来……

    喉管咕噜咕噜的往外冒着血沫子,仰面躺倒的时候,他看见了无数的黑衣人蝙蝠一样的越过围墙向内院杀去,高大的院墙根本就拦不住他们。

    这些人非常的有经验,行动迅速,脚下却寂寥无声,两个人一间屋子,短刀挑开门闩不待妇孺惊惶的声音响起,就手起刀落,只传出一两声钢刀砍进骨头的声音,就再无声息。

    张亮家的老三张举道也是一位沙场的悍将,两个刚刚进入他房间的黑衣人刚要举刀,迎面就飞过来一床被子,等到他们挑开被子,只听得一声大吼,沉重的衣架就横着劈在了他们的头上,脑浆四溅。

    张举道捡起黑衣人的两把长刀,大吼着冲出屋子,看见好多的黑衣人正在蜂拥而入,再看看自家的人都悄无声息,就知道已经是凶多吉少,红着眼睛挥舞着长刀杀进黑衣人群,战阵上养成的大开大合的马上功夫,一时间让他所向披靡,长刀过处血肉横飞。

    一个站在墙上背着五把刀的汉子冷冷的看着他,见他再次突破人群准备杀到上房去的时候,从墙上跃下,以此同时两把长刀带着风声旋转着飞向了张举道。

    张举道手中的长刀左右劈出还没有碰到那两把刀,第三把长刀就已经到了眼前,果断的丢掉长刀,俯身趴在地上,三把刀贴着脊背飞了出去,一个黑衣人见有机可乘,手中的刀就刺了下去,张举道扯过一具尸体,挡在身前,刀锋刺穿了身体,贴着咽喉掠过,趁着刀锋刺进尸体的机会,松开尸体捞住了黑人的脚腕子,人没爬起来,就已经把黑衣人抡了起来,堪堪挡住其他凶手的进攻。

    耳边听着张家妇孺的惨嚎声,张举道大叫一声,疯虎一样的扑向了为首的黑衣人,黑衣人持着两把刀,随手一刀就把他手里的黑衣人劈成两截,污血带着内脏浇了张举道一头,还没等他后退,肋下就中了一刀,旋转着想要避开,大腿上,胳膊上,后背上,胸腹间就不断地中刀,等他摔倒在地,已经不知道中了多少刀,全身上下都在冒血。

    看着黑衣人清冽的眼神,张举道艰难的问:“为什么?”

    黑衣人一言不发,狠狠地一刀就刺进了他的胸膛。

    庭院里的各种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慢慢变得悄无声息,黑衣人首领从怀中取出一个铁片塞进张举道的手里,然后挥挥手,剩下的黑衣人就用油布包起战死的同伴,包括被劈成半截的尸体,劈开院门,出了张家,踏着月色,融进了无边的黑暗。

    岑文本正在书房审阅明日早朝时要上奏皇帝的奏折,原本用不了这么晚,无奈住在家里那五个倭国学子过于好学,竟然不间断的向他请教了两个时辰的学问,这让他既感到痛苦,又感到欣慰,这样的学生已经很少见了。

    岑家居住在长安城,屋舍并不大,妻儿远在洛阳不在身边,所以家中就只有四五个弟子和一个老仆,一个厨娘,倭国的学生也就暂时住在家里,等找到合适的居住地之后,就会搬出去,岑文本对这些能吃苦,勤劳的学生很是满意。

    门被轻轻叩响了,岑文本喊了声进来,只见那个叫做八倍种麻的倭国学生提着一个茶壶进来,给他施了一礼,换下桌子上早就冰凉的茶水,鞠了一躬,提着凉茶就要出去。

    “种麻,以后这些事你就不要做了,有老杜做就好,你渡海求学不易,多把心思用在学业上,先生还没有老到动弹不了的地步。”

    种麻跪下来磕了一个头说:“大唐的学生不是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了我们先生到现在还不得安眠,是我们的罪过,服侍先生是应该的。”

    曾文本正想要说话,却见一个黑衣人一头撞进了书房,见了曾文本兜头一刀就劈了下来,刚刚站起来的种麻大叫一声就扑在曾文本的身上,自己的后背重重的被劈了一刀,种麻把曾文本按到,不待黑衣人再举刀就拦腰抱住,推着黑衣人往书房外面走,黑衣人的刀够不着种麻,曲起胳膊一肘一肘的砸在种麻的背上,一时间鲜血飞溅,种麻依然一声不吭,努力的把黑衣人推出了书房,自己无力的扑倒在门槛上,犹自抱着刺客的一条腿不松手。

    黑衣人举起长刀准备把抱着自己腿的种麻的胳膊砍断,却听得院子里老杜在大喊“抓刺客”,黑衣人一惊,一刀刺在种麻的肩头,见他松开了自己,来不及杀人,匆匆的向院子里跑去。

    岑文本的弟子们都跑了出来,倭国的弟子勇猛的朝着黑衣人扑过去,想要抓住刺客,谁料想黑衣人凶性大发,斩下了一个倭国学生的首级,又砍倒了一个倭国学生,纵身跃上了墙头,到了墙头还把自己的长刀掷了出来,想要把抱着种麻哀痛不已的曾文本刺死,老杜抡圆了杠子敲飞了长刀,黑衣人这才跃下围墙,消失不见。

    街面上响起了混乱的锣声,巡夜的武侯就像受惊的驴子,到处乱窜,等到他们打开坊门,冲进岑家的时候,岑家已是哀鸿一片,种麻背上的伤很重,金疮药撒上去就会被流出来的血冲开,岑文本看着奄奄一息的种麻,再看看另一个倭国学生深可见骨的伤痕,最后抱起那个被砍掉的倭国学生的首级,捶着胸膛仰天长啸。

    长安城在第一时间开始大索凶手,凶手时隐时现,最后消失在兴化坊的梨园之中,在也不见踪影。

    四更时分,月亮好像也不忍心看这一幕幕人间惨剧,隐入了云层,不多时飘起了濛濛细雨,在黑漆漆的官道上,两匹快马疾驰而来,被城门官用吊篮搥上城墙之后,换了马匹,一骑奔向了皇城,一骑奔向了张亮在长安城的家。

    与此同时,一艘小小的快船扯满了风帆,快逾奔马的顺流而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一节,求票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