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老实人说老实话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两人交谈的正愉快时,被一段铿锵有力地声音吸引过去了,万民殿拱形的屋顶有扩音的效果,竟然把这段话渲染的具有了金石之音。

    “自我皇御极一来,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无不归于陛下施行仁政,德被四海,遂有今日天下之安宁,臣蒙陛下简拔,起于微末,窃居于言官之职,每夜思之,无不感激涕零,遂许大志,揭发奸邪不遗余力,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尽到臣职,今有奸佞在朝,在内则贪渎无数,在外则遗祸无穷,朝中兖兖诸公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蓝田侯云侯,你身负国恩,为何肆意妄为,荼毒四海,在南诏因你一人,山野之民死伤无数,在岭南山神敲鼓,多少士子无辜丧命,如今,在高丽,十万平民死于祝融之口,你这等嗜杀之徒何德何能窃据高位,有脸面混迹于勋贵行列?“一番话说完,犹自怒火不平,大喝一声:“云烨何在?出来与老夫对质!“

    云烨惊讶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指着场中的人问薛万彻:“老薛,你知道这个家伙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干嘛这么大的火气?”

    “好像是从瓜州调上的地方官,这才当言官,想显示一下威风,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大殿上咆哮,以为他是谁?骂你也就算了,怎么连大殿上所有人都骂遍了,你看看,房玄龄的脸上都能拧出水来了,李靖的脸也黑的像石炭,不用理他,下回上朝就再也看不见他了,一个想升官想疯了的傻子。”

    李二的脸色也很精彩,如果骂词精彩,李二说不定有兴趣看看马戏,可是这样一个类似二百五的家伙,他已经没有理睬的兴趣了。

    魏征想把他拽回座位,却被他一大推开。瞪了眼睛四处寻找云烨在哪。

    高丽正使很会找机会。听到有人为自己国家鸣不平,赶紧出来放声大哭,磕头感谢这个言官的仗义执言,一边向皇帝哭诉云烨在高丽的暴行。高山羊子也出来向皇帝控诉云烨抢劫她的前后始末,大殿上众人的表情精彩极了。

    萧禹羞愧的几乎要掩面奔逃,这个人是他推荐给皇帝的,在瓜州之时。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儒者,个性耿直,经常与上官起冲突,人虽然迂腐,却不失为一个好人,这次不知道是受了谁的蛊惑。在大殿上义愤填膺的跳出来

    大肆指责。

    李二指着关庭珑说:“这些事朕都知道,不劳关卿提醒,退下吧。

    “本来这事皇帝在给他留颜面,但是关庭珑并不领情,而是跪了下来捧着勿板继续说:”陛下既然知晓,为何还要让这等屠夫立于朝堂之上,听说他今年只有二十一岁,太年轻了啊。微臣二十一岁的时候还是一个什么事都不通晓的愣头青。少年人执掌大权,难免飞扬跋扈。这些大错,一半在他,一半在陛下矣。

    土豆之功,臣亲眼所见,有哺育万民之功,玉米之力,臣也是亲眼所见,确为天下祥瑞,《算学初阶》臣研读再三,读到精妙之处,拍案叫绝,这样一个天下奇才,却生生的毁在权力上了,臣每每思及无不惋惜不已,权力欲的膨胀,最后导致了这样骇人听闻的惨事,陛下今后再启用少年臣子,当三思。“

    关庭珑说完话,自己摘下了官帽放在地板上,又说:“臣是陛下的臣子,知道说这些话不合时宜,但是天子有错,做臣子的必须指出来,这才是报答陛下洪恩的最好方式,如今臣的话已经说完,不管结果如何,总归是说出了心里话,也算是不枉京师一行,“

    给皇帝三拜九叩之后直起身子就要往外走,真正的奇人奇行立马就让整个大殿上的人彻底惊呆了,有谁一辈子做官,就是为了给皇帝谏言一次,然后立马弃官不做的?

    “关夫子且慢,小子有话说。“

    见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云烨很想知道关老头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尤其是山神打鼓,和南诏之事,这两件事几乎知道的人很少,绝对不是关庭珑这样的六品官能知道的。

    关老头停了下来看着云烨说:“你就该是云烨吧,果然长得一表人才,留着爵位传给子孙,把官职都辞了吧,好好做学问,怎么样也比杀人强。“

    “关夫子说的是,云烨也自认为做学问最适合我,也总是想着躲在玉山,教授学生一辈子不出山,只可惜我到底是陛下的臣子,世俗的忙碌还是逃不掉,云烨之所以出来,是有几件事情想问一下关夫子,以关夫子的品性想来不至于欺我。“

    关庭珑点点头说道:“也好,你先回答老夫的几个疑问可好?也不得欺瞒。“云烨笑着拱手答应,请关夫子发问。

    “我来问你,南诏惨事共有六千死亡,其中还不包括山林野人,可是如此?“

    “当时我被窦燕山胁迫到了岭南,为了脱身,用金矿使了请君入瓮之计,确实死了很多人,但是对于六千这个数字不认同,好像还要多些,当时去南诏采金的亡命之徒就不下五千之多,估计死的人会有八千人,这还不算后来自己去南诏找死的人。“

    “嗯,为了自保而诛除国贼,死伤的惨重一些,这一条也说得过去,就这件事,老夫给你赔罪。“云烨怎么也没想到老头子居然真的跪下来扣了一个头。

    还没反应过来,老头子又站了起来继续问:”山神打鼓这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事件,当事人都不愿意多说,包括冯盎自己也是托词不定,作为事主,你该是清楚的,老夫问你,为何要假借山神之名行不法事?“

    “当时晚辈孤身一人穿越了整个林莽,当时处在一种极度暴虐的情绪之中,整日里与野兽为伍,当时只知道弱肉强食这一森林法则,寿阳公主母子被人欺辱,云烨的心里只有无穷的杀意,所以利用野兽的容易惊恐的特性,将那些欺辱寿阳母子的所谓士子诱入兽道,结果,您是知道的,他们全死了,那里是羁縻州,我大唐的律法不适用那里,现在不同了,那里已是大唐的领土,自然不会再有山神打鼓的事发生。“

    云烨说的很诚实,除了火药的事没说,其他的事都说了个底掉,李二放下心来,饶有兴趣的听一老一少之间的问话,朝堂上的官员也很有兴趣,只有盖苏文目光阴冷,高山羊子面有恐惧之色。

    “老夫知道了,你当时处在一个识障的关口,多日孤身一人与野兽为伍,难免沾染了兽气,幸好你渡过来了,否则就会灵智尽失,化为野兽,能渡过识障,真是可喜可贺,这件事也就罢了,你在荒岛上以尸体立威,想来也是兽气未尽吧?这件事也就作罢,老夫……’

    云烨拦住又要下拜的关庭珑说:“恐怕是云烨要给您下拜了,那些大食人的确是被我下令杀死的,而且也是我下令将他们的尸体钉在木桩子上,摆了满满一岛,其中的意思就是为了;立威,大唐领海,领土不容他人染指,下令的时候,云烨非常的清醒,与兽气无关。“

    说完话云烨就要给老头子磕头,人家表现的如此光棍,自己没必要畏畏缩缩的,对错这回事不重要,不能欺负老实人。

    关庭珑拉住了云烨说:‘这件事对一半,错一半,我们谁也用不着道歉,你是将军,该知道如何立威,老夫就不多言了。可是高丽的祝融之火,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如何解释?“

    看着老头子指着还在趴在地上哭泣的高丽正使,过去站在他的头前,转身对关老头说“这个还真的不好说,我当时领的命令是取回前朝阵亡将士的遗骸,毁掉京观,您也知道,我的麾下全是水军,想要到达京观的所在地大王城,就必须从辽水溯流而上,可是在辽水河口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很讨厌的地方,一个是卑沙城,一个是三山浦,我一旦不理睬他们进入辽水,一旦被他们封锁了河口,我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卑沙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年来护儿攻破此城,遗尸三万具,我是只有一万余人填不起,只好用火攻,最后他们就被烧成了白地。

    我是军人,军令是拿回尸骸,所以不管前面有什么,我都必须自己克服,最后完成使命,后面的大王城也是一样,不管烧死了多少高丽人,哪怕是把所有高丽人烧死,我也必须这么做,我不想自己的部下死的太多,那只好让高丽人死了,您只知道高丽人死得多,却不知道我的部下也伤亡了足足三成,为了这些尸骸,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之所以给您说这些,不是因为我心虚,我只是想让诸公都明白,战争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中间不敢有半点的闪失,战争容不得慈悲心,将来诸公如果决定了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那么,就请多可怜可怜我们自己的儿郎,云烨说完了,如果关夫子认为云烨错了,我向你磕头认错!“(未完待续。)

    PS:第三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