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白玉京总是魅力无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高山羊子的温柔的抚摸过画面,指着画面上的青衣男子对盖苏文说:“这个人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每一回都在用最下流,最无耻的方式凌辱我,让我求生不成,求死不能,昨夜,又梦见了他,他嘴里叼着我的一块血肉在冲着我笑,现在想起来,我的胸口犹自疼痛难忍,你想看我被咬之后的伤痕吗?‘

    盖苏文看了一眼画像,仿佛没有听见高山羊子的话,自顾自地说:“那就是说,你败在这个人手下了是吗?我丝毫不感到惊讶,这是一个恶魔,带给你恐怖的梦魇是他的专长,我们俩在长安没有和他作对的本钱,如果联手还有可能。“

    “荣华还在他手里,你能做什么?你在朝堂上的控诉我都知道了,那又如何?他是战争的胜利者,据我所知,在唐国,胜利者没有罪。“

    “几乎在所有的国家,胜利者都不会有罪,亵渎王权却有罪,我读过这个国家的史书,亵渎王权者不会有好下场,荣华是王妃,即使被亵渎,也只能由皇帝来亵渎,云烨还不配。“

    高山羊子再看了一眼卷轴,缓缓卷起来,放回盒子里娇笑着说:“我虽然没有达到彰显日出之国国威的目的,忍辱负重之下收获还是有的,意志坚定,不受魅惑的人总归是少数,这些天和权贵的交流之下,遣唐使被允许在唐国学习,当然,玉山书院就在云烨的掌控之下,他还不允许我们国家的学子进入,你有什么办法吗?”

    “云烨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很特殊,他的身份处在皇帝家臣和勋贵之间,对皇后,太子的影响力很大。你的愿望不可能达成,如果有一天他反常的答应了,你的那些遣唐使的性命一定堪虞,我敢保证他们一定活不到把学识带回倭国的那一天。

    我们只有击败他,杀死他,才能达到我们各自的目的。高丽的十万冤魂都在急迫的想把他拽进地狱,只有他死了,你捧着他的头颅安眠,才能把你从梦魇里解救出来。“

    “我抢了你们国家的黄金,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和高丽国的尊严比起来,十万两黄金无足轻重,事后,我会跟你要一个解释的,目前联手对付云烨才是我们该做的事。”

    “我是一个女人。除了身体,我一无所有,你想要吗?”

    “云烨能无视你的美丽,我也能,把你手下的武士借我一用就好,如果你身边的宦官能借给我,就不胜感激了、”

    “你要做什么?杀掉他?这里是长安,一旦败露。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我虽然痛恨云烨。但是还没有到同归于尽的地步,相信你也没有这种打算,说说你的打算把,理由不动听可不行哦,比如白玉京这个理由就很好,锁钥在云烨手里。如果为了这个东西,我所有的属下都任你调遣,说不定我自己也会亲自出马。”

    盖苏文抬头看了一会房顶,点点头,他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拿到玉牌。原想着悄悄地完成就好,想不到高山羊子居然也知道,而且直接挑破话题,把自己逼到了墙角。

    “也好,白玉京的秘密我们都想知道,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没办法达成目的,两家联手成功的把握性大些,就这么说定了,白玉京不是珍宝,他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我想多一个人进去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做好了约定,盖苏文就起身告辞,他对高山羊子做出的慵懒的姿态看都没看一眼,恨得高山羊子把银牙咬的吱吱响。

    天空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云烨就来到了朱雀门,身后跟着两辆马车,一辆带着铁栅栏的马车显得沉重无比,另一辆则是碧油香车,拉车的马匹都是纯白色的。

    这样奇怪的组合,立刻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李孝恭走过来,拿勿板敲敲铁栅栏,问云烨:“小子,这里是什么?”

    “李伯伯,这里是一位射雕手,原来技艺不纯熟,射箭射的让人看不下去,小子在战场捉到这家伙以后,就砍了他的一只胳膊,换上书院的最新发明,这样射起箭来才能做到箭无虚发,五石的强弓他能连射五十箭还能有余力。”

    “真的,假的?”李孝恭兴趣大增,想要撩起车帘子看看,却被云烨止住了“这是晚辈献给陛下的大寿贺礼,现在看不妥,一会到了宫里再看不迟。“

    李孝恭点点头,又指着香车问:“那里面是高丽王妃?小子你不会把她收归私房了吧。“

    “一个高丽女人晚辈还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但是很可惜,那个高丽女人偏偏喜欢上了我家的仆人,这就没办法了。“

    “高丽王妃喜欢上了你家仆人?“李孝恭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追问。

    “是啊,一个高丽女人不喜欢上仆人还能喜欢上谁,您府上的新罗婢不是到了最后都嫁给仆人了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皇室的威仪这个东西很奇怪,勋贵大臣冒犯那就是大罪,但是普通百姓甚至仆人冒犯却不算一件事,好像碾到泥地里的明珠不是明珠,大臣们在乎的是不是云烨把这个女人收了,如果是仆人收了,那就是高丽人自甘堕落,和皇家威仪扯不到边。

    云烨就是把高贵的女人和低贱的仆人放在一起,不管是谁,都只会感到好笑,而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妥,最能让高贵受到玷污伤害的就是低贱。

    盖苏文来了,穿着高丽的官服,博袍广袖,头上戴着高帽,手里也抱着一副勿板,气度俨然,好一派名士风范。

    远远地云烨就大喊:“苏文兄,多日不见,身体无恙乎?“

    “云侯,高丽一别,想不到已是半年,渊盖苏文对云侯的恩赐一日都不敢忘怀,处理完琐事,渊盖苏文快马加鞭昼夜奔驰,就是为了早日见到云侯,一尝所愿。“

    “既然如此兄弟,我就必须要说说苏文兄了,当日为何不告而别,海上春潮阴冷,害的小弟为苏文兄担心了良久,到了长安,你也不到舍下一聚,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是男人的,就把荣华还给我,我们痛痛快快的一决生死。“

    “不是我不还给你,荣华已经和别人成亲了,现在肚子都大了,再有半年也就该生了,就是给了你,你也不要。“

    “你如此凌迫一个女子,我要杀了你?“盖苏文面色铁青,十指如勾,纵身就要扑上去将云烨活活掐死,只是两人中间出现了一位宦官,没见怎么动弹,盖苏文一下子就被甩了出去,伏在地上喘着粗气瞪着云烨。

    “朱雀门前不得喧哗,作为使节,连这点礼仪都不懂么?“断鸿阴着脸训斥盖苏文。

    “云侯,不知你献给陛下的礼物在那里,交给奴婢就好。“会变脸的断鸿又笑着跟云烨说。

    驾着马车的刘进宝嘿嘿一笑,打开了马车门,一拽手里铁链,一个身材高胆大的铁甲人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全身都被黑色的铁甲覆盖,脸上挂着一幅狰狞的鬼脸面具,左手已经变成一张巨弓,关节处布满了铁刺,就连额头上都有一根闪着寒光的铁刺,背上有一个特制的箭筒,黑色的尾羽,密密麻麻,每走一步就哗哗作响,大地似乎都要抖动。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不是这家伙的右臂被铁链子绑着,脚腕子上也有枷锁,众人只想离得远远的,这根本就是一头凶兽。

    “黑齿兄!“趴在地上的盖苏文悲呼一声,跳起来就要冲到前面去,却被其他的宫门侍卫死死拦住,嘴里被塞了核桃的黑齿长,说不出话来,只能剧烈的晃动身体,想要挣脱铁链,可是刘进宝把铁链子绑的很紧,不管他如何晃动,都奈何不得,激愤之下,只能透过面具的孔洞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面具的孔洞经过公输木改造之后像个喇叭一样有放大声音的功效,呜呜的哀鸣立马就变成了野兽般的咆哮。

    “云侯,这就是您送给陛下的礼物?很好啊,很好,就是看起来不怎么温顺。“

    “这家伙杀我大唐将士无数,就连我也差点丧命在他的铁箭之下,如果不是家将舍命相救,你想再见我,只能到坟堆上上香了。悍将么,当然不怎温顺,我怎么弄都不能让这家伙屈服,所以啊,能不能为陛下所用,就看你的了。”

    断鸿欢喜的搓着手绕着黑齿长走了好几圈,他最喜欢这种暴烈的汉子,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经受的住他那些不断翻新的新刑具。

    黑齿长哀求的目光让盖苏文肝肠寸断,两人是过命的交情,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齿长像狗一样的被怪笑着的断鸿牵进皇宫。

    盖苏文双臂一用力,甩飞了阻拦他的侍卫,才要去抓宫门前的黑齿长,两个随着断鸿出来的宦官,轻易地就扭住了他的胳膊,随手一甩,就远远的抛了出去,砸在地上尘土飞扬。(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