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恐怖的家臣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侯爷,您来视察军备?”老江欢喜的打开大门,对于家主一年都来不了一趟的态度很不满意,好不容易见侯爷来了,当然要直接说重点,免得让他总认为自己是在吃白饭。

    “江叔,咱家就不要用军备这个词,我只是来看看你们几位,今年你们也不常去家里了,都窝在山包上干什么,守了一辈子城池还没守够啊,多走走,多转转,您几位没事出现在庄子里我心里也觉得踏实。“

    云烨把刚刚从集市上买来的一大包猪头肉放在门口的大木桌上,看老人总归是需要一点手信,精致的菜肴这些老兵们不喜欢,油肥油肥的猪头肉才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老江打开荷叶包,捡了一片子猪鼻子肉扔嘴里,对其他老说:“难得侯爷还记得我们的嗜好,刘锅头家的猪头肉味道就是好,肉先不急着吃,侯爷,给你看看我们老兄弟这半年的成效。“

    在一群老兵的簇拥下,云烨进了后院,正是出酒的时候,院子里的人很多,光着脊背穿着裤衩的精壮汉子拿着木锨从蒸桶里往外铲酒糟,嘴上捂着毛巾的妇人在把凉水往酒糟上浇,还有几个妇人在往酒坛子上贴时度数标签,每次蒸酒,度数都是不一样的,需要勾兑之后才能形成统一,云家的酒,现在风靡长安,程家商队拉着勾兑的酒到处骗草原,戈壁上野人的钱,掌柜的特意说了,不要好酒,就要勾兑的劣酒,度数越高越好。

    酒都没尝呢,就被老江拖到意见很大的屋子里,见老兵们各个一脸的得意,就知道他们一定干了很了不得的事情。

    老江在手心吐两口吐沫,拉着地上的一根粗铁链子双膀一较力,好大一块地面就被揭了起来。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另外一个姓赵的老兵吹着了火折子。踩着陡峭的木梯就走了下去,云烨一头雾水的跟着下去,当脚踩到实地的时候才发现,面前有一条极为深邃的地洞,老江点着了火把,大踏步的走到前面,示意云烨跟上。暗道极为曲折,好些地方还有石门,每走百步,就会有一间不大的石屋可以伸直腰板,云烨回忆了一下,发现暗道的方向正好对着云家庄子。

    走了一会。就已经走到了暗道的尽头,小山是石头山,有些地方还有水往下滴,看起来很不牢靠的的样子,地上散落着钎子,大锤,锄头等物。云烨转过头,心间酸楚的几乎无法说话:“江叔。你们这是?“

    “侯爷。狡兔还有三窟呢,咱家怎么能不提前做准备。我们都是上贯沙场的老兵,虽然弄不懂朝堂上的风风雨雨,但是我们见过的肮脏事决不在少处,有些事还是我们弟兄亲手执行的,杀人越货什么勾当没干过,原来以为到了云家,做的还是这些事情,没想到侯爷从来没有用过我们,云家,也从来没有什么肮脏事让我们去干。

    侯爷,这样的好人家谁不希望他公侯万代?侯爷现在受到帝宠,云家自然一帆风顺,侯爷不考虑将来的事,一则年轻,二则,没吃过亏,我们不能白白拿云家的俸禄,过着好日子就忘了将来的危险,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好了,在我们还有力气的时候,给云家凿出一条预防万一的活路,只要多过大兵围剿,以侯爷的本事咱家就算只剩下人了,想要东山再起也是转眼间的事。“

    “侯爷,咱家要绵延万年,子孙恒昌,请侯爷纳我等为家臣。我等誓死与云家共进退,若有反复,天打雷轰,子孙死绝!“

    唐朝人一般不发誓,一旦发誓,就是玩命也会做到,他们把自己的誓言看得比命重,很多关中的刀客,就靠着信义活着,所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说的就是他们,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承诺很少有没有完成的。

    “江牛,你愿意成为云氏家臣吗?“云烨掏出自己的解手刀送给老江,老江毫不犹豫的双手接过来说:”江牛愿意,百死不悔。“说完一刀子就割破自己的手腕子,举了起来,云烨取过刀子在自己的手腕子上也来了一刀,老江抬手就把自己的伤口和云烨的云烨的伤口贴在一起,这里有个说法,叫溶命。

    溶命溶了足足三十八次,还有十二次等随着商队外出的老兵回来之后才能继续完成,不管是谁,在自己的手腕子上不断地割伤口割了三十几次之后都会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侯爷,您只需要割一刀就好,为什么要割自己这么多刀,您的手臂上快没有好肉了。”仪式开始就不能打断,老江硬是忍到仪式结束才问云烨。

    “一刀一条命,我付出的不过是一道伤口,将来你们说不定付出的会是生命,仪式不可不隆重。”一句话说的老江等人唏嘘不已。

    此时的云烨虽然很想骂人,看在一屋子把自己的命,包括子孙后代的命都卖给自己的老兵不好张嘴就骂,想了想对老江说:“你们准备分家吧,每家分出去一个子孙,不参与云家的核心事宜,云家虽然重要,也不能让你们没了香火。”

    “哈哈哈,侯爷此言差矣,我等一入云家,何来自己的香火之说,我等死后,需要陪侍在你的身边,论年纪一定是我们先死,云侯将来选好墓地之后,我们先住进去,替你开路,打折好阴曹地府的小鬼,你受的香火,无论如何也会有我们一份,所以没必要分家,一分家就会多一份牵挂,使不得。”

    云烨仰头惨笑出声,看着老兵们说:“云家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身边的人每一个都幸福安康,所以在咱家,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言牺牲,云家的人命都贵重,一点恩惠,一点钱财还买不了。”

    听到云烨的话,老兵们也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回算是彻底的和云家捆在了一起,从今后他们从云家拿到的钱不再叫工钱,而是叫俸禄。

    带着一胳膊的伤回到了家里,辛月抹着眼泪给云烨包扎伤口,奶奶喜形于色,两只手一直合在一起拜菩萨,李安澜站在云烨身后,脸上羡慕的表情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烨儿,明日奶奶去酒庄,好好感谢一下他们,咱家也有真正的家臣了,这样的人手才牢靠,天魔姬那样的,少找两个。”

    “夫君,容儿也是您的孩子,您看是不是把家里的家臣也分派给容儿几个,五户就好,您看成么?”李安澜咬咬牙,跪在云烨面前恳求。

    辛月很不满意,家臣可不是铜钱珍宝,给几个就给几个,家臣在很多时候就是主人的命,哪怕是造反,最后陪着主人死的一定是家臣,但是在家臣问题上,辛月这个主母是没资格说三道四的。“

    “嗯,是这样,五十户家臣,容儿会有五户,草原上的丫头也会有五户,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就不要再问了,云家的家臣不容你们亵渎,知道么?”

    这话一出,不但辛月,李安澜躬身应是,就连老奶奶也点头答应,封建家族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封地和家臣,两者缺一不可。

    有了家臣,家主的地位一下子就无限提高,睡觉前,辛月端着一盆子水,李安澜也端着一盆子水,都要给家主洗脚,争执不下,只好让她们一人洗一只。

    洗完脚,辛月早早就爬上了床,忽闪着大眼睛勾引云烨,李安澜吱吱呜呜的坐在床头不愿意出去。

    “看也是白看,药劲没过呢,公主不愿意回去,那就一起睡,今晚有话对你们说。”云烨把李安澜推进床里,自己脱了衣服,也上了床,吹熄了灯火,帐子一放下来,床上就彻底的成了一个私密的空间。

    躺在两个女人中间,却没了说话的心思,感受着两边剧烈的心跳,云烨咬咬牙低声说:“云家到了现在,才算是有了一点点资本,咱家本来就是墙头上的草,头重脚轻根底浅,收家臣的事,需要极度谨慎,这五十个老兵,从陇右起就跟着我,一直尽心尽力的保护咱们这个家,算得上知根知底,所以我才会答应,我是一个多疑的人,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毛病,想要获得我的信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你们要小心,家臣虽然重要,但是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史书上的很多贵族谋反,不一定都是家主的决定,当所有家臣都决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家主其实是无力反抗的。

    辛月不清楚这些事,安澜应该多少听说过,你皇爷爷其实就是被家臣还有你爹逼得跳出来造反的,云家要杜绝这种事,有了家臣,不要让人家以为我们就有了造反的资本,现在的大环境底下,跳出来造反会死的比猪还要惨。

    云家我坐镇不会有问题,安澜,容儿那里你要看住了,苗头不对就立刻下重手清理门户,不可有半点的犹豫,天高皇帝远的时间长了容易滋生不好的念头。“(未完待续。)

    PS:第二节,还有一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