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信念和现实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勾引男人是一门学问,如何更好地勾引男人更是一门学问,曾经魅惑的皇帝都不愿意上朝的天魔姬无疑就是掌握这门学问的宗师。

    每天午后,看到云家的女人一人抱着一小卷子地毯往小院子里走,云烨就不由自主的哀叹一声。

    天魔姬说了,小丫是学歪了,她说女人身体是武器,这种武器是隐形的,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能显露人前,就像一张弓,搭上箭,引而不发才是最具有威胁的,一旦射出去,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目的和方向,就像现在高山羊子,整天里给长安勋贵们跳艳舞,取悦大众,彻底的沦落为长安市井最大的笑话。

    云烨不想她祸害云家的女人,但是看到最淳朴的大丫,蒔莳都羞答答的钻进小院子之后,云烨就只好放任自流,每个女人都需要这样的技能,一味地打压,只会适得其反,当小武穿着自己最喜爱的牡丹花青纱裙风情万种的一阵风一样的从云烨面前跑过,本来还有点欣喜,到底有一个强大的另类没有被吸引,没有带着小毯子,就说明没去找天魔姬。

    这种喜悦只维持了一刹那的功夫,小武的小丫鬟背着小包,胳膊底下夹着毯子向云烨请安问好的时候,云烨的眼前就一阵阵的发黑,变态加魔女,不知道她将来的夫婿是谁?还能不能有一点点存活的空间。

    在书房处理完公文,一一归档之后,一天时间就已经消磨完毕,狄仁杰懂事的给师父倒了一杯茶,刚才的好些公文,都是狄仁杰批阅的,师徒二人研判了每一个案例,由狄仁杰先判断,云烨讲述事件背景,然后再判断。两个人有时候还会有辩论。达成一致之后,就形成了最后的意见,由云烨亲自写在公文上。

    岭南水师的公务很繁杂,包括,军事预演,船只和人员调动,风险评估。经济核算,人员奖惩,这一切都必须在岭南水师这个圈子里完成,不逾矩,不越轨,云烨发现李二最讨厌的其实就是不守规矩的人。只要你按照规矩来,什么话他都能听进去,魏征之所以能憋死他的鸟,就是因为他是给事中,参奏皇帝是他的本职,所以云烨从不做自己份外的事,皇帝拨一下,就动弹一下。不拨绝对不动。老老实实做木偶人才是当大官的诀窍,勇猛精进。胸怀大志这种事情,小官员需要大做特作,到了云烨的地步,不思进取才是正确的,随着时间的推进,个人威望,家族影响这些事情总会慢慢出现,现在再想着富贵险中求的,一定是脑子被驴子踢得不轻。

    如今家里的饭桌上,只有云烨,老奶奶,狄仁杰,再加上两个小宝宝,剩下的女人都在发疯,辛月认为自己的屁股有点大,腰也变粗了,最近在跟着天魔姬吃竹笋,据说这样能减掉腰上多余的肉,而不会把其他部位变小,云烨只要看见她抱着一个花碗咯吱咯吱的吃竹子,就有一种把碗扔掉的冲动,熊猫才整天啃竹子。

    李安澜认为自己的脸有些方,李家遗传的大方脸长在男人身上看上去威武霸气,但是长在女人身上,线条就有点硬了,只要到了睡觉的时候,脸上就带着一个白玉面具,两个圆圆的小洞里不时闪烁着寒光,让整间屋子里都鬼气森森。

    奶奶吃一口饭,就叹一口气,最后在重孙子的怂恿下,勉强吃了一碗饭,就带着两个孩子去花园里溜腿消食。

    目送着老奶奶出门,

    狄仁杰就欢乐的把鸡腿拧下来假模假样的请师父吃,见师父摇头,第一时间就塞进嘴里,一个人绕着桌子挑自己喜欢吃的菜,云烨放下饭碗,隔着窗户看花园子里那些进进出出的女人,这股风波现在扩散了,希帕蒂亚,还有程处默的老婆九衣,也参乎进来了,偶尔还能看见几个书院先生的老婆也从侧门进进出出。

    回到卧房准备躺一会,今天坐的时间有点长,卧室里的软榻最适合躺着看书,颜之推老先生写的《秦论》这本书的确应该好好看看,一个人老成精的人如果告诉你他的处世之道,你就一定要洗耳恭听,不管你的想法是不是比他强一百倍,你都需要静下心细细品味,老头子的书里面,详细阐述了他对先秦的认知,老狐狸不肯讲夏商周灭亡的原因,只愿意讲给周天子牧马的秦人是如何从一个牧马人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虎视鹰扬的大秦帝国。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云烨忽然吟唱起这四句话,他忘记了这四句话是从哪里来的,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四句话套在这个时候非常的合适。

    大秦的军卒或许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拿着简陋的武器一次又一次向天下最精锐的魏武卒开战,一次,两次,三次,整整用了二十年才从魏武卒手里夺回了河东之地。

    自古秦兵耐苦战,这是事实,老头子没有说什么成王败寇,也没有说什么历史教训,他只是在阐述一种精神,战国七雄,争战天下,其他六国都是重甲士兵,唯有秦国士卒布衣轻装,难道他们不知道缺少防护装备死亡的几率更大吗?当然不是,老秦人为国争战,为生存而战,不惧生死。老秦人身处边陲荒凉贫瘠之地,骁勇彪悍,好勇斗狠,国家利益至上,虽然当时的国只是个邦国而已。

    老头子整部书里面都只是讲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需要从荆棘里赤手劈开一条路,而后努力的把这条路不断地向远处拓展罢了,一代代的人就是这么传承下去的,家国间的竞争,这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

    这是老头子留给云烨的课业,如果不领悟透,一定会有苦头吃,现在很多人都有把自己的书送给云烨看的习惯,李纲,元章,玉山,就连公输木都把自己写的名字叫《规矩》的书拿给他看。

    云烨在《秦论》这本书的后面贴了一张纸,上面写了,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誓不休战。一连写了三遍。

    用布皮包裹好了书,让仆人给颜之推还会去,颜家人的书是不外借的,云烨对老头子开玩笑说,颜家是书与老婆概不外借。

    谁知道老头子很认真的说:“万不得已的时候老婆可以外借,书不行。”噎的云烨一时间没话说。

    给奶奶说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刚吃完饭散步并不好,等上半个时辰再去散步是最好的法子,老人家不听,认为老祖宗的经验教训不会错。

    谁知道呢,健康这种事情说不来,有好多五毒俱全的人长命百岁,也有好些不沾恶习的人早早丧命,说不来谁对谁错,老人家喜欢,就随他去了。

    花园子云烨现在是不去的,一去就闹心,听见旺财哕哕的叫唤,就来到了前院,少了门牙的马夫,正在给旺财换马蹄铁,可是怎么都不能让旺财抬起蹄子。

    被拴在架子上的旺财见云烨过来,摆着头想要挣脱缰绳,云烨来到旺财身边,抱着长脸亲昵了一会,总算是让它安静下来。

    给它一边挠肚子,一边抬起它的前蹄,蹄铁果然该换了,马夫连忙接过来,把以前的旧马蹄铁翘掉,用刀子一点点把开裂的蹄甲削掉,然后很熟练的订上新的蹄铁,四个蹄子都换上了新的,这才解掉旺财的笼头。

    受了委屈的旺财紧紧地跟在云烨身后,溜达着就出了大门,旁晚的时候,集市上依然热闹,到处都是在甩卖尾货的小贩,高傲的旺财从来都是不吃尾货的,弄得好多小贩看着旺财脖子下的钱袋子眼馋。

    直接去找老江他们,这时候该是酒坊出酒的时候了,看看出酒也是不错的一件事,小山上的酒坊现在更像是一座小城池了,外面看起来单薄的墙壁,实际上足足有四尺厚,里面全是青石,这座小山扼守在道路边,任何想要通过大路进入云家庄子就需要先经过山脚,别人不知道,云烨清楚的知道,酒坊里有公输甲制造的大黄弩,甚至还有一种轮子一样的投掷武器,云烨都没见过,老江说这是用来摧毁攻城车的,旋转着投掷出去,威力惊人。

    云烨想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回到那种需要死拼的田地,所以不太在乎,但是老江他们却乐此不疲,老钱偷偷的告诉云烨,如果风云起,这些都是云家化龙飞腾的资本,家将的作用可不光是守家护院,这种小堡垒,大一些的家族都有,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皇帝也很清楚,一旦自己把天下弄坏,往日对他忠心耿耿的勋贵们就会立即反目,而且手底下绝对不会容情。朝代的更替就是这样进行的。

    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脑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李二是何等的可怕,他一辈子经历过的叛乱无数,包括两个儿子也反对他,最后的结果,反对他的人好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