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似是而非的道理才好骗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三两口吃完自己碗里的饭食,把茶水倒进饭碗,喝了下去,指着云烨说:“小子,又拿你那套狗屁不通的道理来蒙混朕,想要玉牌?不想让朕求仙问道?就直说,朕还没有昏聩到现在就迷进去,大唐百业待兴,朕没功夫,也没脸面抛下一切去当神仙。”

    “那您把玉佩还给微臣好了,要嘛砸碎也好,那东西不管代表着什么都不是一个吉祥的好事,想当神仙不可能,微臣算是经历过一些怪事的,到了寿数也会死,您现在砍我一刀保证救不过来,我师父号称已达天人境,除了知道的比别人多,还不是会死,白玉京?那上面白天热的能烧开水,晚上冷的能把钢铁冻裂,到处都是被流星轰击出的大坑,走一步路都轻飘飘的,您确定想去?”

    李二看着云烨不言语,长孙也吃惊的看着云烨,李承乾的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李泰毫不理会继续大吃,见所有人不动弹,嘟囔说:“你不要把猜测的东西肯定的说出来好不好,上面是有大坑,也确实是被流星撞出来的,没有嫦娥,没有兔子,没有人烟,说这些就够了,非要说说一些猜想,你不能这么对我父皇说,我那天还见父皇抱着小象儿,指着月亮说嫦娥。“

    长孙听完立刻就捂着嘴大笑起来,李二的脸色顿时就变黑了,一脚就把云烨从凳子上踹到地上,回头又问李泰:“你怎么知道月亮上没有人?“

    “父皇,书院里的学生用蒸馏水造了好大一块冰,研磨成透镜,挂在空中,选了一个满月的日子,孩儿就是从这个巨大的透镜里看到了月亮的样子,到处都是坑,很凄惨,哪里有什么嫦娥,桂树。“

    “把冰做成这个样子?“李二从怀里掏出一个放大镜问李泰。又接着问了一句:”能用冰为何不用玻璃?“

    云烨揉着屁股站起来说:“水烧开之后再结冰里面的气泡很少。玻璃不行,现在怎么搞都有气泡,消不掉,再说玻璃的颜色也不对,小块的还有可能,大块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期待书院把最纯净的玻璃弄出来再说。“

    “你刚才说的都是猜测?怎么朕觉得你像是在说实话?“

    云烨还没说话。李泰接着说:“父皇,好多东西云烨都知道答案,这是他听师傅闲谈时说的,至于过程,好多都不知道。需要我们一点点验证,父皇。孩儿决定在三天后,进行一场大型试验,证明大气压力确实存在,还请父皇母后到时候观看。“

    长孙高兴地说:“希帕蒂亚先生前几天在皇宫也做了一个叫做压强的试验,青雀你要做的是和她一样的东西么?人家可说了,你没有太多的君子风范哦。“

    “不一样的,母后,那个丑女人只能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骗骗那些无知贵妇们掏钱,让她胡乱糟蹋。孩儿的试验就不一样,孩儿把两个半球扣起来,抽掉里面的空气,估计十匹马都拉不开。“

    “真的,那母后我可要好好看看,陛下,您三天后也去么?“

    “也好,欣赏完《天魔舞》再去看看青雀的试验,也不错,云烨,刚才看了奏章才知道,很多的勋贵都希望倭国王女能去他们家表演《天魔舞》这是何故?

    还有颜老先生也发出了邀请,书院好像也有邀请函,无忌,玄龄,克明一个个都要倭国王女去他家跳舞,真是胡闹啊,你们这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倭国使节留,人家在朕寿诞期间给朕跳一曲,那是做臣子的恭谨,给你们到处跳,这是在把人家当舞娘对待。

    算了,一个日出之国的抬头就让朕的怒火无处发泄,朕不管了。“

    李二起身离开,但是那面玉佩却留在了桌子上,可能自己也觉得无趣,长孙跟着走了,一直在拌乖儿子的李承乾说:“海参没了,烨子,你话太多,吃葱吧!”

    从皇家半饥半饱的回来,云烨端着一大碗面条蹲在屋檐底下猛吃,李安澜愁闷苦脸的挨在身边一直在嘟囔,都听不出来她在说些什么。

    天魔姬也记不清楚是谁给的,当初她受宠的时候,收到过无数的礼物,其中就包括长孙,对于玉佩她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欢欢喜喜的拿着那个树皮做的面具抱着装蘑菇的盒子回自己的小院子里去了,她现在唯一的兴趣就是装扮自己的小院子,小丫很乖巧的帮着她一起做。

    “夫君啊,父皇的寿诞马上就要到了,妾身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礼物,冯盎的礼物可是一只巨大的乌龟,听说已经有八百年了,容儿的礼物不能比他的差才行。”

    “家里的宝库你不是打开了么,进去挑就是了,看上什么就是什么,你爹的马屁咱家还是要好好拍拍的。”

    云烨快乐的打个饱嗝,繁忙的一天终于过去了,该做的事情也全部做完了,就是被李二踹了一脚让人心头郁闷,不过还好,胡说八道一通,总算是把他的注意力转移了,好像还有一点愧疚,这就好,不去找白玉京就是进步。

    李安澜拽着云烨的胳膊进了云家的宝库,虽然是云家的宝库,云烨这个主人倒是第一回进去,果然琳琅满目啊,各色珠宝摆在架子上,五颜六色的好看,盘子里的大珍珠只要一碰,就滴溜溜的乱动,这就是传说中的“走盘珠”吧。

    云家最多的就是珊瑚,最名贵的红珊瑚,架子上放了十几个三四尺长的。玛瑙石都是程家送的,走西域的商队他家是第一。

    琉璃制品已经彻底的从云家宝库里消失,从箱子里刚拿出两个金锭准备揣袖子里,就被后面过来的辛月夺了过去,又放回箱子,没办法,乡下人没见过金子,见了金子总有一种往怀里揣的冲动,而且不管是谁的。

    “夫君啊,你现在怎么还是喜欢拿金子?这宝库里的东西那一样不比金子值钱,咱家的银子都不往这个库房里放,妾身没事的时候,就是喜欢在里面逛逛,看着踏实,都是夫君一点点赚来的辛苦钱,足够孩子们富足一生了,咱家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孩子少。”

    扯着珠圆玉润的辛月扳着脸看了好一阵子才说:“那可没办法,你们两个再守十天的活寡吧,孙先生的药还有十天才过劲。”

    羞臊的辛月擂鼓一样的擂云烨的脊背,李安澜抱着辛月在她耳边叽叽咕咕的说了两句话,妩媚的看了云烨一眼,像个妖精。

    云家的宝库只能说明一个字“俗”,幸好有《黄庭经》撑一下颜面,要不然云烨会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暴发户,辛月勉强算的上是大家闺秀,可是收集的宝贝,却是什么值钱收什么,而且还喜欢大的,桌子一样大的玛瑙石,被放在檀木架子上,这东西放反了,该把檀木架子放在玛瑙石上,连那个值钱都弄不清楚。

    “如果送《黄庭经》你爹一定会龙颜大悦,他觊觎咱家的这本经贴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给你爹拿去,我保证冯盎就算是送万年乌龟也比不过。”

    “那不行,《黄庭经》就一份,还要给孩子们留着,给我爹的,另选。“不但李安澜是这个意见,辛月一样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陛下明年还要过寿,今年送的太贵重了,明年送什么,你让别人家怎么送,冯盎为什么送八百年的乌龟,不送一千年的,就是害怕把事情做绝了,以后没了退路。咱家送别的,《黄庭经》不行。”

    既然两个女人都是同样的意见云烨也没有意见,忽然想起来,李二最近好像闲的蛋疼,没事干总爱琢磨个东西,那就送他一个航模好了,公输家族不是有能在天上飞好几天的竹子做的鸟么?送他一个木头鸟不就完了,整天放鸟,也比瞎捉摸人强。

    看到公输木一脸得意的放飞传说中的竹鸟,云烨扭头就走,竹鸟是飞起来了,可是你在下面扯着一根绳子做什么?一只长得像鸟的风筝也敢拿出来丢人,这要是送给李二,不被一口唾沫吐出来才是怪事。

    不指望公输家造出飞机,还是自己老老实实地画图坐船模吧,总尺寸一米二,这就开始,被讽刺了的公输木,结过云烨的图纸,随手就扔给老伴,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还用不着他动手,他还要忙着去看《天魔舞》,今晚是高山羊子的第三场演出,老公输最喜欢看,这能让他早就腐朽的少年心再次抽出嫩芽。

    日出之国的演出团队很忙碌,不断地出入各大豪门和重要团体演出,迅速的积累了自己的人脉,观看途中,许多心潮澎湃的少年郎,稳重斯文的中年人,德高望重的老人都不约而同的喜欢上了《天魔舞》。

    颜之推,李纲,这群人看了半截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只有希帕蒂亚从头到尾的看完,并且三场全看了,回来后还怂恿辛月,李安澜也去看看,说是很好看。(未完待续。)

    PS:第二节,还有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